全球高武

砰!

一道鬥氣之光直接穿透了妖魔化的白魔大帝的後腦勺,陳鳴的龍拳竟是直接穿透了白魔大帝的巨口,而陳鳴的身軀,也跟著穿透了白魔大帝。

嗷嗷嗷……嗷嗷嗷……

白魔大帝渾身是血,在天空中爆發出恐怖的嘶吼,但他的頭顱被穿透后,竟是還沒有死。

「不……不可能,我的妖魔吞天,每次攻擊,必然將敵人殺死,這幾百年來,沒有一次失手,造就了我這個帝王。為什麼,為什麼這一次,不但沒有將敵人殺死,還遭到了重創……」

白魔大帝渾身是血,但他的頭顱竟是開始逐漸的癒合,竟是有著奇特的身軀。

「白魔大帝,你選錯了對手,我陳鳴,是無敵的,你選一個無敵的人作為對手,結果只有死。」

陳鳴飄了過來,神態平靜的望著癒合中的白魔大帝,並沒有出手擊殺的意圖。

「不——」

白魔大帝望著陳鳴,忽然感到陳鳴異常的高大,好似一座山,甚至好似一顆星球,不可摧毀,無與倫比。旋即,白魔大帝的身軀爆發出一陣太陽一般的強光,竟是使用了逃脫鬥技。

這種強光,令得陳鳴都是眼睛一痛,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到陳鳴睜開眼睛的時候,白魔大帝已經消失了。但陳鳴依然能夠感應到白魔大帝的氣息,此時如果去追,還可以追上。

「夫君,白魔大帝跑了。」

穆子怡嬌怒的說道。

「無妨,我其實就是想讓他跑了。」

陳鳴淡定的說道,他的話令得穆子怡絕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詫異,但看到夫君如此的鎮定,穆子怡旋即放心,轉而把目光投『射』在了龍網中的七位天神境的帝王身上,此時的這些帝王,都是瓮中之鱉。 「大鳴帝國的帝王,饒了我吧,我其實是被白魔大帝逼的,是他想要破壞您的建國大典,我們勢力弱小,不得不聽從他的,現在見到了您的威力,我們可以不再聽從他的,轉而聽從您的!成為您偉大的鳴帝國的附庸國。」

龍網中的天賽帝國的帝王,此時一臉的哭像,他看到最為強大的白魔大帝都被陳鳴輕易的擊敗,並且逃之夭夭,他們面對陳鳴,簡直是弱小得猶如螻蟻,旋即開始乞求。

「陳鳴大帝,我們都是被逼的。」

剩下的六位帝王,一位位都是天神境的偉大斗者,此時面對實力強勁的陳鳴,都屈服了,甚至一位位都跪了下來,俯首稱臣。

「你們是被逼的?你們話我能夠相信嗎?你們的花言巧語,在我的面前無效。現在,拿出你們身上的寶物,如果寶物的價值足夠高,我可能會放過你們。」

陳鳴嘴角浮現出恥笑的弧度,金色的身軀從龍網中直接穿透進入,出現在了八位帝王的身旁。

「寶物?好的,好的。」

天賽帝國帝王在內的八位帝王,旋即開始把他們的儲物寶貝,儲物指環、儲物手鐲、或者儲物寶珠,等能夠儲物的寶物,都取了下來,一件件的飄到了陳鳴的手中。

「你們這些帝王,雖然垃圾,但在聖元大陸弱肉強食的法則下,也是有著許多珍貴的寶物,但現在,這些寶物都歸我的鳴帝國所有。」

陳鳴接過一件件的儲物寶貝,把神念滲透進入其中,一件件的掃視。每一件儲物寶貝之中。都藏著很多的寶物,價值連城,但這些寶物,對於神通境、天元境的斗者來說不錯,但對於已經是天神境的自己。用處並不大,陳鳴決定,這些寶物用來以後獎勵給為帝國做出貢獻的斗者。

「陳鳴大帝,放了我們吧。」

天賽帝國的帝王說道。

「呵呵……」

陳鳴閉著眼睛淡淡的一笑,等到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那漆黑的眸子中射出冰冷的光澤。厲聲說道:「你們這些膽大包天的斗者,在我鳴帝國建國大典的時候搞破壞,罪該萬死,念在你們把寶物送了過來,我可以讓你們死的舒服一些,但想活著。那是不可能的!」

轟隆!

陳鳴說完就出手了。

「龍沖!」

陳鳴使用的是很早就學會的龍鬥技「龍沖」,整個身軀化為了一條金色的蛟龍,朝著八位帝王暴沖了過去。那龍沖,在神通境的時候威力並不是十分強大,但陳鳴現在是天神境六段,再使用出來,那威力簡直是提升到了萬倍!

刺啦啦!

金色蛟龍穿透一位位的帝王。他們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喊叫,都化為了幻影,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鳴帝國!」


「鳴帝國!」

「鳴帝國!」

看到陳鳴擊殺了來犯的八位帝王,鳴帝國的首批子民都沸騰了,激動的望著天空中神一般的陳鳴,高呼著鳴帝國,一位位的心中都在發誓,以後為了鳴帝國,流熱汗、撒熱血,都在所不惜。


「侵犯我鳴帝國。雖遠必誅!」

陳鳴傲然的說道,他的聲音猶如神的旨意,傳播下來,聽到所有斗者的耳中,令得所有斗者都變得熱血沸騰。

「表哥。那白魔大帝在鳴帝國的東方,離我們越來越遠了,再過一會兒,我恐怕就無法感應到他的氣息了。」

此時,百獸女帝野性的聲音進入到了陳鳴的腦海中。

「白魔大帝,果然沒有離開鳴帝國,他是去了沙羅妖魔的巢穴,很好,很好,就讓他指路,我們坐收漁翁之利。」


陳鳴嘴角微微一笑,他的目光朝著一側的龍情看了一眼,龍情隨即會意的點點螓首,而陳鳴則是化為一道金光,消失在了這處空間中。

「咦,夫君去了哪裡?」

劉丹丹嬌軀飄了過來,訝異的說道。

「妹子們放心,夫君他去追殺白魔大帝了,現在,由我們主持建國大典,開始酒席。」

龍情袖手一揮,地面上上千位的巨龍帝國的侍女走了出來,她們的手中都端著美味佳肴,開始張羅了起來,而美妙的音樂,也隨之從神秘的地方發出來,整個建國大典逐漸的熱鬧了起來。

……

雲層之上。

白魔大帝的身軀包裹著一層白色的光霧,朝著鳴帝國的東方暴飛著。

「可惡,可惡啊,陳鳴竟然是如此的強大,我已經成為了天神境巔峰的斗者,和他戰鬥起來,竟是無法佔到任何的便宜,他擊殺真神聶客卿,果然是有著逆天的實力。如果我現在回到我的乾坤帝國,就是自投死路,陳鳴一定會去我的帝國將我擊殺,我現在必須去沙羅妖魔的巢穴,雖然那裡也很危險,但我有著很大的機會獲得其中的結晶斗核,也許能夠把的實力提升到真神境,到時候,也就不怕那陳鳴了!」

白魔大帝如此的想道,他那妖魔化的身軀在這個時候也逐漸的收縮,成為了原本的姿態。

「到了。」

白魔大帝忽然一個俯衝,竟是落到了地面上。

此地,已經是到了陸地的盡頭,再朝前方十來里路,就是無邊無盡的海洋,其中更是隱藏著聖元大陸中的無數秘密,就算是白魔大帝,也不會輕易的飛度海洋。

「誰能知道,沙羅妖魔的巢穴,就是在這不起眼的山腳下呢?」

白魔大帝所處的位置,是一座海拔只有三百多米的小山的腳下,他發出得意的笑聲,忽然一拳轟擊在了地面上,這一拳打得奇妙無比,腳下的山石飛射而出,但並沒有任何的聲響發出。

而一口深不見底的地洞旋即暴露了出來,白魔大帝則是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就在白魔大帝進入地洞后,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一道金色的身影落下,正是陳鳴,陳鳴望著深不見底的地洞,嘴角展現出來了微笑的弧度,他腳尖一動,化為一道金光的進入到了地洞中。

「這地洞好深。」

以自由落體的速度下落,陳鳴足足下落了十幾分鐘,竟是還沒有落到底部,心中不禁有些驚詫。

「還是朝下飛吧,這樣速度更快!」

陳鳴一個翻身,頭朝地面,化為一道金芒,在黑暗的地洞中超高速的下落,而不到十來分鐘的時間,他雖然還沒有下落到底部,但看到了一道銀白色的鬥氣之光,竟是那白魔大帝。

此時,竟是追上了白魔大帝。


「陳鳴?是你,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找到我的?」

白魔大帝感應到一位天神境的斗者追著他往下落,還以為是某一位發現了沙羅妖魔巢穴的斗者,但他決然沒有想到,竟然是陳鳴!白魔大帝更是無法想到,是陳鳴身上的百獸女帝,萬里追蹤到了他。

「白魔大帝,你以為你可以逃脫我陳鳴的手掌心嗎?你得罪了我鳴帝國,只有死路一條。現在你為我指明了沙羅妖魔的巢穴,是時候算總賬了。」

陳鳴的話,使得沙羅妖魔倍感吃驚,沙羅妖魔不明白陳鳴是如何得知他們的計劃的,沙羅妖魔的巢穴都知道了,那結晶斗核,肯定也是知道了。

陳鳴說著的時候,就一拳轟擊出一道金龍,那金龍發出一聲嘹亮龍吟,在黑暗中猶如一條金色的長河,轟隆一聲的撞擊在了白魔大帝的身軀之上。

「嗷——」

白魔大帝瞬間的妖魔化,但遭到陳鳴那金龍的一擊,整個身軀都開始湮滅。

「陳鳴,別殺我,我們一起去得到那些結晶斗核,那些結晶斗核,得到起來非常困難,就算是我,也無法瞬間得到,就算是你,也會遇到強大的阻撓,你別殺我,有我幫你,你一定會全部得到的……」

白魔大帝發出吼叫。

「死吧。」

陳鳴並沒有收手的意思,那金龍穿透了白魔大帝的身軀,而白魔大帝的氣息也隨之徹底的消失。

「這是他的儲物指環。」

陳鳴手指一勾,一枚銀色的儲物指環從白魔大帝消失的地方飛了過來,隨即,陳鳴的神念進入那銀色的儲物指環中,看到了上千件的武器和防具,都是神通境、天元境級別嚮往的寶物,還是沒有天神境級別看的上的寶物,正在陳鳴有些失望的時候,忽然雙目一亮。

在那儲物指環中,竟是有著一瓶藥水,用琉璃瓶子裝著,呈現出粉紅色,這樣一瓶藥水在儲物指環中,和諸多寶物放在一起,可見其並不普通。

旋即,陳鳴把琉璃瓶子拿出來,放在手心中,大為好奇。

「表哥看不出這是什麼藥水吧?表哥將其打開,表妹我只需要嗅一下,就能夠知道是毒藥水還是靈藥水,這樣,至少可以解除表哥心中的一點疑問。」

百獸女帝野性的聲音傳來。

「恩,可以。」

陳鳴擰開琉璃瓶子的蓋子,旋即一股茉莉花般的香味撲鼻而來。

「這是靈藥水,喝了一定有益處,但會是什麼益處,卻不得而知了。」

百獸女帝也是好奇的說道。

「早知道就不那麼快擊殺白魔大帝了,至少要問一下這是什麼東西才好。」

陳鳴的臉上浮現出自嘲的一笑,而百獸女帝則是發出一聲有趣的笑聲。看來這實力太強悍,有時候也會帶來一些不便啊。(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唔,那裡是?」

漆黑悠遠的地洞,下落中的陳鳴,忽然看到底部浮現出七色的神光,那是某種神奇的物體閃耀出來的神光,雖然距離還有數百里,但還是讓陳鳴看到了。

「表哥,到了,那就是盡頭,那是?哇,好多的結晶斗核!」

陳蓉蓉是百獸女帝,她比陳鳴還快的看到了地洞底部的一切,沙羅妖魔巢穴的真容,很快的進入了陳鳴和陳蓉蓉的視野中。

轟。

陳鳴腳踏實地,在那地底旋即引發一聲轟鳴,這是由於高速下落引發出來的,那下落的地面也隨之揚起了一陣碎石,相當於神通境高手的一次攻擊了,但卻是陳鳴無意中引發出來,天神境的威力,便是如此。

「好美啊。」

陳鳴的腹部一道潢色的光線飛出,在空間中化為了陳蓉蓉野性的嬌軀,旋即,陳蓉蓉左顧右看,欣賞起來這奇異的世界。

這裡,是一處巨大的洞天,除了通往地面的一條數萬里的地洞外,還有一條唯一的地道通往未知的世界,而這洞天的洞壁之上,竟是鑲嵌著無數的結晶斗核,每一顆結晶斗核都是有著獨特的顏色,所有結晶斗核的光澤匯聚在一起,形成了那種絢麗的色澤。

格。

陳鳴手一抓,就把洞壁上的一顆結晶斗核抓了出來,是一顆遠古的奪命境級別的斗核,經過數百萬、甚至上億年的地底世界凝變,成為了結晶斗核,雖然是奪命境的,但蘊含著巨大的能量。

轟隆。

一股龍鬥氣沖入其中。陳鳴把那奪命境的結晶斗核朝著地面上一砸,旋即引發出來了炸彈般的破壞力。

看到此幕,陳鳴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怎麼了?表哥。」

陳蓉蓉手中也拿著一顆結晶斗核,也是奪命境的,這處地洞中的結晶斗核。都是奪命境的,但越往裡面,結晶斗核的等級也會越高。

「一顆奪命境的結晶斗核,毀滅時所產生的破壞力,竟是和神通境的斗者的攻擊差不多的……」

陳鳴的眉頭一皺,沉吟般的說道。

「是呀。這結晶斗核,都是經過長久時間的變化,蘊含的鬥力,無法想象。」

陳蓉蓉美目放光的說道。

「如果那深處出現了天神境的結晶斗核,恐怕會很危險。」

陳鳴的話一出,陳蓉蓉也是俏臉一個變色。

不錯。如果深處有著天神境的結晶斗核,如果爆炸,所產生的威力,那是會超越天神境,達到真神境的境界,那種強度的威力,能夠瞬殺了陳蓉蓉。就連陳鳴也很難做到不死,尤其是在地底世界,變化更是無法預測。

「表哥,怎麼辦?」

陳蓉蓉此時才覺察到了危險,美目深邃的望著陳鳴,如果不是陳鳴提醒,她貿然進入深處,很可能遇到危險。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那裡越危險。也越能夠得到奇遇,那天神境的結晶斗核如果真的有,如果被我們得到,必然能夠將我們的境界提高到一個新的程度。而我,正需要那種東西!」


陳鳴的嘴角一動。露出了激動的表情。他體內的小金龍,自從開啟了100片龍鱗后,就無法再開啟了,這也讓得他提升境界的方式,回歸到了原始,無法再利用小金龍繼續提升了。而得到結晶斗核,加以煉化,無疑是一種極快提高境界的方法。

嗖嗖。

陳鳴和陳蓉蓉化為兩道光,朝著深處飛去,而陳蓉蓉在飛的時候,已經進入了陳鳴的腹部,隱藏了起來。

「奪命境的結晶斗核……神通境的結晶斗核……那是?」

飛行中的陳鳴,逐漸的看到了比奪命境的結晶斗核更高級的神通境的結晶斗核,而當他即將飛行到沙羅妖魔巢穴的盡頭的時候,竟是看到了天元境級別的結晶斗核!

一顆天元境級別的結晶斗核,就鑲嵌在數百顆神通境級別的結晶斗核之中,眾星捧月般,呈現出來西瓜那麼大的透明晶體的形態,其中蘊含著雄渾的斗元,就算是現在的陳鳴也是極為想得到,如果煉化,不可想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