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瞬間的、猛烈的光芒之後,妖皇和妖后倒在了血泊里,米家老頭獲得了勝利!

這一刻,米家成了人類世界的霸主!

提供無彈窗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巔峰霸主最新章節,本章節是第506章雷劈血嗜(下)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米葭葭已經淚流滿面,雖然神情依舊有些不穩定,但她握緊了手裡的大刀。

她不是沒聽老僕講過米家的過往,可這是她第一次親眼見到米家的祖先是經過了怎樣血與火的考驗最終站在人類巔峰的高度。

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手裡的大刀竟然是由天空中的驚雷錘鍊而成,而赤焰神瞳也是由天雷送給米家人的!

一切的開始都是因為那個在叢林里散步的老頭,因為那一滴彷彿註定了一般的血液,從此米家人和天雷有了不可分割的關係,也正因為如此米家人才走上了統治鴻淵大陸的道路,而且這一開始就是好幾萬年!

在米葭葭的意識里,她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在現實中只不過是短短的一瞬!

天空中那片和殘破大刀一模一樣的閃電還沒有落到地面,妞妞替她擋下的那一擊還沒有完全消退!

就是在這樣的混雜能量里,米葭葭終於恢復了正常!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玩吧!爭取不會墮了米家的威名,不辜負上天的眷顧……」米葭葭喃喃地說道,然後舉起了她手中的殘破大刀。

一旁的妞妞微微一愣,她聽到了米葭葭的話,雖然沒有感覺到對方身上的能量變化和提升,但她彷彿意識到了什麼,這讓她的神色有些複雜!

和妞妞的情緒不同,兩名少女對面的神道巔峰高手都驚愕地看向了米葭葭,因為他們赫然發現地上這個丫頭竟然在這一瞬間的失神里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改變,好像和天空中那個怪物白小白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了契合!

妞妞不知道自己之前為什麼會情緒複雜,當看到那兩名神道高手的神情變化和他們看向白小白的眼神時,她終於知道了,原來她是在……吃醋!

但不應該啊!小白哥哥和葭葭姐姐兩人是小姨和外甥的關係啊!

怎麼會是吃醋呢?

妞妞微微有些臉紅地想著,但她還沒能想明白的時候,米葭葭就扛著大刀殺了過來,而那把殘破大刀之上,赫然有天雷的味道。

妞妞使勁甩了甩頭,努力擺脫她想不明白的問題,跟著米葭葭一起殺向了那兩名高手!

她們決定速戰速決,然後去幫助白小白!

此刻,天空中那宛如瀑布一般的閃電終於落到了血嗜大陣的上方。

這一刻,白小白再次皺起了眉頭,因為他有些驚愕地發現,好像不論天雷有多麼強大,都無法對血嗜大陣構成什麼威脅!

那盤踞在無界上空的血嗜依舊宛如處變不驚的絕世高手,任由閃電落到它的身上,驚不起任何漣漪!

那六道閃電赫然彷彿被血嗜大陣吞噬了一般!

白小白眯著的眼睛瞬間一亮,因為他發現當天雷的力量提升之後,雖然還是沒有發生預想中的猛烈爆炸,但血嗜所泛出的暗紅色更加濃郁了一些!

有反應就好!

對於白小白來說,最不缺的力量就是天雷,只要給他時間,不論多少強大的閃電都可以弄下來!

雖然在這個過程中會消耗赤焰神瞳的力量,但這消耗和攻擊力比起來,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無界里,書童的臉色有些凝重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白小白竟然會強大到這樣的程度,而另外一邊的戰場上赫然出現了他怎麼也沒預料到的情況!

「國師,那兩個傢伙……死掉了!」書童的聲音十分凝重。

吳人國師撇了撇嘴,罵道:「廢物!」

書童抿了抿嘴,說道:「國師,現在似乎不是罵他們的時候……」

他知道天空中的閃電越來越強大,之前那六道閃電落下來時,雖然沒有對血嗜大陣以及它包裹著的無界總部造成什麼影響,但那狂暴的力量還是讓已經成為神道巔峰強者的他忍不住顫慄了一下——如果是以個人力量來對抗那些閃電,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一合之敵!

吳人國師這一次做了完全的準備,不像之前仿製寂滅被閃電攻擊時他差點拿不住那塊黑布,這一次他有備而來,根本沒有受到那些閃電的影響,黑布依舊被他隨意地拿在手上,在不影響吃燒雞的情況下,盡量用單手撐開黑布,露出裡面的白小白以及偶爾閃現的妞妞和米葭葭。

「我從來就沒指望過那兩個廢物能保護我!」吳人國師繼續撇嘴說道。

書童見這條路「走不通」,於是換了一個角度,說道:「只是這樣一來,陛下那邊就得不到消息了!」

吳人國師繼續撇嘴,這一次赫然帶上了一絲憤怒:「白小白出現的時候我就知道無法傳遞出消息了!這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根本原因還在於陛下身邊出現了內鬼,不然白小白不可能在老子馬上就要團滅造反軍的時候出現!」

書童聞言,眯了眯眼睛,說道:「內鬼……是誰?」

「誰他媽知道是誰!」吳人國師抿了抿嘴,雙眼裡閃過一抹狠戾:「不過,大概有個範圍!」

書童立刻問道:「範圍……是那些人有可能?」

吳人國師冷哼了一聲,說道:「這件事情本來知道的人就不多,再加上如果是一般人給白小白通風報信,不可能瞞得過我!」

「你的意思是……」書童瞬間愣住了。

吳人國師仍舊冷哼著,說道:「除了那些自命不凡的狗屁供奉還能有誰!」

書童聞言,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子,他現在的身份也是魔域的神道供奉!

「有可以懷疑的對象嗎?」書童真的很想知道是誰竟然瞎了眼不選如日中天的魔皇,竟然站到了隨時都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的白小白!

吳人國師思考了片刻,臉上露出了陣陣戲謔,只聽他說道:「如果猜得沒錯!應該就是那個賤女人!」

「賤女人?」書童猛然間愣住了,腦海中下意識地浮現一個綺麗的形象,只聽喃喃地說道:「費落落……她不會修行啊!」

「嘭!」

一聲輕響,一塊燒雞骨頭砸到了書童的頭上,雖然沒什麼力量,但還是讓他嚇了一跳! 「你他媽能不能別老想那些男女之事,老子已經說過了,等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就把費落落弄到你的床上去!真不知道一個比你年紀大那麼多的女人有什麼好惦記的!」吳人國師的怒吼聲響起。

書童瞬間臉紅,他垂涎費落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直到他晉入了神道境界才大著膽子偷偷告訴了吳人國師並且請他想辦法!

至少從目前來看,好像還沒有什麼事情是吳人國師辦不了的!

「如果不是她,那會是誰?」書童疑惑了。

「你小子現在就是精蟲上腦,都已經不會思考了!」吳人國師恨鐵不成鋼地罵道:「神道巔峰的女人,而且還是個賤人,魔山上還有誰?」


書童一愣,腦海中再次浮現另外一個女人的形象,只聽他忍不住脫口而出,說道:「飄渺仙子!?」

吳人國師冷笑了一聲,說道:「除了她還會有誰!」

「不對啊!飄渺仙子是陛下的得力手下,她怎麼可能會背叛?」書童驚疑地問道。

吳人國師撇嘴說道:「十幾年前,陛下和他的好兄弟白戌兩人遇到了兩名高手,一個叫穆恩一個叫飄渺。當年這兩人都是發誓效忠魔域的,可這中間又有點小區別!」

「什麼區別?」書童立刻問道。

吳人國師說道:「當時我就在現場,因為時間緊迫,穆恩是對陛下許下的誓言,而飄渺是對白戌!」

書童一愣,旋即反應過來,說道:「也就是說穆將軍的神道羈絆在陛下身上,而飄渺仙子的在白戌身上?」

「沒錯!」吳人國師說道:「現在白戌已經死去了那麼多年,飄渺身體里的羈絆已經消退了很多,但唯一無法解決的就是效忠魔域的事情!她……現在可是在為自己尋找出路!」

「什麼出路?」書童問道。

吳人國師冷笑了一聲,看著書童,說道:「神道巔峰的強者除了對老天爺虔誠,就不會再願意被任何人束縛,我說得沒錯吧!」

書童瞬間愣住了,旋即立刻擺手,說道:「國師,我是心甘情願給你當書童的,你不能懷疑我!」

書童的年紀不大,此刻看上去還有些青澀,臉上認真的表情不似偽裝。

吳人國師擺了擺手,彷彿剛剛在說一件極其無聊的事情,然後繼續著之前的話題,說道:「飄渺因為神道羈絆被束縛了那麼多年,白戌死後,她一直在尋找解脫的方式。這個時候白小白出現了!」

「白小白能解決她對魔域的神道羈絆?雖然沒有了白戌,可她當年發下的誓言是效忠魔域啊!」書童有些不理解。

吳人國師搖了搖頭,冷笑道:「我猜她的目的是想……推翻陛下的統治,讓白小白來當魔域的皇帝!」

書童這一次徹底愣住了,下意識地聲音變大了起來,說道:「她怎麼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吳人國師冷笑道:「 左手愛,右手恨 ,她為什麼不這麼做!」


「不對啊!」書童皺著眉頭說道:「就算……白小白當了魔域的皇帝,魔域也仍然存在啊,她的神道羈絆怎麼可能消失?」

吳人國師搖著頭,混不在意天空中再次落下的無數閃電,繼續說道:「白小白雖然姓白,但他體內屬於魔域的血脈已經不再純正,有一半是來自米家的!這樣的人當了魔域皇帝,魔域便不再是現在的這個魔域,神道羈絆當然也就不存在了!」

無界大殿里瞬間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吳人國師啃燒雞的聲音。

書童已經完全愣在了原地,他已經被吳人國師的推測給嚇壞了!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夠推翻魔皇的統治?而且這個人是白小白?

這怎麼可能?

無界之外的天空中,白小白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引下天雷去轟血嗜大陣了,他一直沒有放棄的原因是無界的上空那層赤紅色光芒越來越盛!

他打算用最粗暴的力量將那道所謂的陣法給摧毀!

妞妞和米葭葭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只是她們沒有出現在白小白身邊,而是按照他的吩咐警惕著血嗜大陣里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敵人!

妞妞有些耐不住,想要上天去幫助白小白,可是那裡的閃電能量實在是太過強大,她無法近身!

米葭葭經過了之前的某些領悟,倒是可以和閃電稍微接觸一下了,但她知道現在的她雖然可以走到白小白身邊了,可是還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她選擇在警惕血嗜大陣里的人時,瞬間繼續參悟那把殘破大刀里所蘊含的力量!

說起來這把刀已經陪著她戰鬥了很長時間,但這還是她第一次知道在這把刀的裡面竟然存留著米家先人留下來的某些訊息!

她要消化這些訊息,因為她已經感覺到只要把那些訊息都消化了,她的實力會提升很大一截!

天空中,白小白抿了抿嘴,一般人到了他這階段早就已經沒有耐心了,但從小在善堂長大的他比任何人都有耐心!

因為在善堂的那些時光里,他還不會修行,如果連耐心都沒有,他早就已經死了!

突然,血嗜大陣里傳來了一個聲音,使得白小白眯了眯眼睛!

當年在魔山上,他對這個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是吳人國師!

「白小白,到此結束吧!」吳人國師憊懶的聲音響起:「記得到了那邊,替我跟你父親問聲好,畢竟當年他對我還不錯!」

白小白抿了抿嘴沒有說話,而是警惕著血嗜大陣!

「再見!」沒有等到白小白的回答,吳人國師似乎玩膩了這個遊戲!

在他那兩個字說出來的時候,血嗜大陣猛然間光芒四射,這一次除了那些原本屬於它的暗紅色光芒,赫然還有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天雷之力!

白小白猛然間睜大了眼睛,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之前那些天雷之力去了哪裡!沒想到血嗜大陣竟然擁有和當年在魔域十八城經歷的光系異能陣法有異曲同工之處——血嗜大陣將那些驚雷的力量轉變成了自己的力量,而這一刻,血嗜大陣正在將這股力量送向白小白! 「小白——」

地面上,首先大喊出來的是米葭葭,她現在的感知力溝通天地,甚至在這個瞬間較之妞妞都強大了不少!

「小白哥哥——」

妞妞的大喊聲較之米葭葭更加直白,聲音里飽含著擔憂和震驚!

這兩個少女也沒有想到血嗜大陣竟然會如此強大,竟然敢攫取天雷的力量!要知道,之前她們面對的仿製寂滅都只是因為遭受天雷的攻擊后出現了反噬,而現在血嗜竟然能夠將天雷的力量化為己用!

它是怎麼辦到的?

它如何敢這麼做?

難道不怕遭到天譴嗎?

無界大殿里,吳人國師已經從寶座上站起來,憊懶到極致地伸了個懶腰,然後順手扯開手上的黑布,對裡面的白小白說道:「這個場面是不是很熟悉?」

黑布中,白小白眯著眼睛「看了過來」,說道:「魔域十八城!」

「年輕就是好啊!記憶力那麼強!只不過……」吳人國師大笑了起來,說道:「當年你們是用陳刑名的死來換取了最後的勝利,我真的很想知道這一次你要用誰的命來救自己!那兩個小女孩嗎?哈哈哈哈……」


現在整個天下都知道,白小白身邊有兩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少女,一個是他的小姨,另一個是他的妹妹!這兩名少女對於白小白來說,甚至比他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對了!忘了告訴你,這一招叫血嗜審判!」 鬼門傳人 ,說道:「是不是很熟悉?就像當年的光系異能一樣,巔峰審判啊!只是,在我血嗜的世界里,巔峰審判什麼都不算,就是個狗屁!真正能夠審判一切的只有血嗜!」

白小白眯了眯眼睛,此刻在他的眼裡,血嗜大陣的反擊已經慢慢成形!

他沒有躲避,因為他發現根本無法躲避,那些天雷的力量是他引下來的,而血嗜大陣的目標也在那一刻放在了白小白身上,兩股強大到了極致的力量都和他有關係,現在的他已經無法走出這片絕望。

只是……他還沒有放棄!

放棄這兩個詞從來沒有出現在他的世界里過,哪怕是在某個瞬間曾經閃爍了一剎那,但最後也都被他粉碎!

從小在善堂長大,他知道在這個冰冷的世界里,放棄就意味著死亡!

「我覺得你似乎已經沒有掙扎的必要了!何必呢!都是徒勞而已!對吧!」吳人國師冷笑著說道,通過那塊黑布,他的聲音宛如來自天界。

白小白抿了抿嘴,說道:「你這麼做就不怕魔皇不高興?」

當年魔皇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斬殺白小白,但那不是他的目的,他要用白小白的命來給魔域爭取休養生息的時間,給他發展起能夠對抗整個妖族的力量!

「之前也許會,但現在似乎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吳人國師笑著說道:「你覺得如果我告訴他,魔域的堂堂神道供奉飄渺仙子已經和白小白勾結,目的是為了推翻魔域現在的統治!你覺得到那時候陛下還會讓你活著?」

「陛下要的是魔域一統天下,而現在你竟然和飄渺仙子勾結,試圖推翻他的統治!」吳人國師依舊笑著:「陛下首先要考慮的當然是對魔域的統治,這樣才能談得上對付妖族!你現在已經威脅到了他的根本,所以你的死才是他現在最想看到的!」

白小白一愣,旋即默默地低下了頭,他之前就想過,他和飄渺仙子的交易很可能瞞不過魔域,沒想到直到現在兩人都只不過接觸了三次,就被吳人國師給發現了!

半晌之後,白小白抬起頭看向陰霾的天空,他雙眼裡還有殘留的赤焰神瞳的力量在閃爍。

「你之前派人衝出來,就是為了去給魔皇報信?」白小白問道。

「是的!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用了,因為你會死在我手裡!」吳人國師冷笑著說道。

這時,就見空中的白小白猛然間低下了頭,臉上出現了一抹他現在不該擁有的笑容,只聽他說道:「也就是說,現在知道飄渺仙子站在我這邊的人全部都在血嗜大陣里?」

吳人國師看到白小白的表情,瞬間眯了眯眼睛,他沒有說話,但臉上已經出現了些許凝重!

他的實力並不強大,這些年之所以能夠無往不利,是因為他從來沒有輕視過任何對手。雖然每次對敵的時候都是一副憊懶的樣子,但其實他每一次舉手投足、甚至是在吃燒雞的時候都在思考要如何才能將對手徹底打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