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見逍遙子醒了過來.黃樹狼再一個手勢.幾條大漢從幾個方向同時向逍遙子撲了去.

情急之下.逍遙子一把抓住身邊的靈蛇毒龍.緊接著果然施展出了土遁術.身軀一下幽然不見.

但逍遙子並沒有逃脫秦剛的透視眼.逍遙子在地下的一舉一動都清晰地展現在秦剛的面前.

「這邊這邊這邊.」秦剛的手指指著逍遙子.嘴巴里不斷喊道.「那邊那邊那邊.」

在地中遁走的逍遙子發現自己遁走到哪裡.地面上的獵兵就追到哪裡.頓時想到了秦剛.如果不將秦剛這人毀了.這土遁術就會失靈.環視了一圈.終於發現了秦剛的身影.逍遙子當即作出了決定.沖向了秦剛.

「往我這裡來了.」秦剛驚呼了起來.身軀不斷向後退.

「『大龍』.攔銀槍.」看見就要跑到秦剛的腳下.逍遙子伸出手來.向靈蛇毒龍道.


靈蛇毒龍趕緊從天絲如意袋中摳出.將攔銀槍遞給了逍遙子.還沒有看清楚槍的倒順.逍遙子就將槍刺向了秦剛.

「在我腳下.這傢伙在我腳下.」秦剛一邊向上跳.一邊驚呼道.

跑到秦剛身邊.圍在了秦剛四周.獵兵手中的傢伙不斷地向秦剛的腳下土地上招呼.雖然能夠抑制逍遙子從地下向上的攻擊.但同樣也抑制了秦剛落地.

「這傢伙是我土遁術施展的最大障礙.如果不除掉此人.恐怕永遠都沒有出頭之日.」逍遙子恨得咬牙切齒.發現自己的槍拿倒了.趕緊調頭便奮不顧身向秦剛的腳心刺去.

看見逍遙子的槍頭從地里向上刺來.秦剛一下躍了起來.秦剛哪裡知道.逍遙子刺來的只是虛晃一槍.看見秦剛躍起.逍遙子趕緊收手.攔銀槍並沒有從地上刺出.並注視著秦剛的動態.

那秦剛躍起之後.身軀接著往下落.就在這時.逍遙子的攔銀槍一下刺了上來.正好刺中秦剛落下的腳板.

「哎唷.」秦剛的腳被逍遙子刺穿.鑽心刺骨的疼痛使得秦剛大叫了起來.身軀也跟著向地上倒去. 就在這時.獵兵手中的傢伙向地上招呼而來.恰恰碰到了秦剛倒地.那一刻.所有的傢伙都招呼在了秦剛的身上.

「你們看清楚了再砍啊.這下傷到了秦剛.再也看不見地里那傢伙了.」黃樹狼驚慌失措地跑了過來.大聲斥責道.

看見得手.逍遙子哪裡會放過除掉秦剛的機會.看見秦剛倒地的那一剎那.逍遙子手中的攔銀槍再次刺出.這一槍頓時「噗」地一聲刺穿了秦剛的肚皮.

感到了有些憋悶.有些乏力.逍遙子知道是該冒出地面的時候了.趕緊將攔銀槍一拔.拖槍就往邊上遁走.

一股鮮血從死去的秦剛肚皮噴出.飆出了一丈高.並隨風飄揚.

黃樹狼見狀.趕緊大聲向獵兵喊道:「大家小心.快散開. 激情燃燒的歲月 .也要注意自己的腳下.別像秦剛那樣.被他暗算了.」

聽到黃樹狼一說.這些獵兵亡命似的轉身向圈外跑.留下來了一塊很大的空當.

沒有了秦剛.逍遙子這下是放心多了.眼看獵兵以秦剛所在的位置為中心四處散開.逍遙子便在秦剛的身邊處一下冒出了地面.旁若無人地喘著粗氣.胸膛劇烈地起伏.手中的攔銀槍環抱在了胸膛.頭枕在秦剛的身體上.

「大家快看.看到沒有.這小子已經不行了.只要這小子沒有精力鑽地下就好.兄弟們.將弓箭準備好.他若從天上飛.就將他射下來.」黃樹狼看到逍遙子的樣子.頓時一臉的興奮.高聲地命令道. 甜妻當道:總裁中了我的毒 上.」

他這幫兄弟都是隨他到這山中捕殺妖獸的.一向都聽從他的調遣.黃樹狼的命令一下.那些獵兵迅速地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手中早已經彎弓搭箭.對準了逍遙子.

有了上次追捕逍遙子的經驗.黃樹狼等人高度戒備.小心翼翼.生怕逍遙子又放出那奇怪的東西.將他們置於死地.

「向噹噹.你小子今天就是我黃樹狼菜板上的肉.想怎麼弄就怎麼弄.你若求饒.我們還可以給你留一個全屍.你自己仔細想一下.你今天想從這裡安全離開.比登天還難.」黃樹狼一邊領人向逍遙子靠攏.一邊向逍遙子喊話.

沒有理會黃樹狼.逍遙子轉眼望著身邊的靈蛇毒龍道:「『大龍』兄.還有返還丹嗎.我累得實在是全身都沒有了力氣.」

靈蛇毒龍望著逍遙子.輕輕地搖了搖它那蛙頭.

「唉…….」逍遙子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心中有一絲淡淡的悔意.不該將所有的返還丹都給了天霓裳.以至於現在想有那麼一顆返還丹都不容易.

輕輕地撫摸著胸前的佛珠.在心中問道:「師父.你天絲如意袋內真的沒有返還丹了嗎.」

寂靜.寂靜中還有輕微的鼾聲.逍遙子有些無奈.以至於還有些悲觀.怎麼在關鍵的時候都給我撂挑子呢.

「逍遙子.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如果要負隅頑抗.我們手中的弓箭一定會將你射成刺蝟.」黃樹狼繼續使用心理攻勢.

「咦.秦剛這傢伙的身體還有在動呢.難道……」

就在逍遙子剛剛感到意外的時候.一雙胳膊突然一下圍了過來.緊緊地箍住了逍遙子的頸子.同時身後傳來了秦剛那有氣無力卻又幸福不已的聲音:「我抓住向噹噹了……」

這情形頓時被黃樹狼看得一清二楚.黃樹狼一下興奮了起來.同時身軀快速衝到了逍遙子的身邊.一下撲在了逍遙子的身上.攔腰將逍遙子抱住.並高聲命令道:「快拿繩子來.將這小子綁了.」

幾個腰桿上扎著繩子的獵兵將手中的傢伙一扔.解開身上的繩子就沖了上來.七手八腳地將逍遙子反手綁得結結實實的.

別頭看向首先抱住他的秦剛.此時突然腦袋一歪.一命嗚呼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靈蛇毒龍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閃身躍開之時.逍遙子已經成了俘虜.

這時.靈蛇毒龍本想在此時現出原形救逍遙子.可掐指一算.逍遙子該當有此一劫.便閃身跑進了樹林中躲藏了起來.

對靈蛇毒龍這樣的小動物.黃樹狼根本就沒有在意.也看不上眼.就任由它來去自如.

「啪.」幾人快速綁好之後.將逍遙子架起.黃樹狼順手一記耳光扇在了逍遙子的臉上.然後吩咐道:「這小子有土遁術.就將他吊在樹上.好好收拾他一下.出出我們心頭的惡氣.然後將這小子活剮了.」

黃樹狼這一巴掌扇得好重.將逍遙子的半邊臉都打腫了.臉上現出烏紅的手指印.很是清晰.口中也吐出了血來.

「黃樹狼.老子弄你祖宗十八代.今天我向噹噹落在你手裡.就沒有打算活著.如果老子僥倖活了下來.第一個就要殺你.再就殺你全家.」逍遙子將口中的血再次一吐.吐向了黃樹狼.並怨毒地大罵黃樹狼.

「你就罵吧.罵個痛快.等會活剮了你.就沒有機會罵了.將死之人.我黃樹狼也就不與你計較了.」看著獵兵將逍遙子吊上了樹丫.黃樹狼也就開心地笑道.「說實話.小子.我還是很佩服你的.能夠煉成土遁術.那是很了不起的事情.那叫入地.你身上長出翅膀.更是了不起的事情.那是上天.你上天入地都行.真的很了不起了.像你這樣的人物.嘖嘖.死了也怪可惜的.不過.雖然可惜.但卻必須得死.你不死.我黃樹狼就睡不著覺.寢食難安啊.」說著.指著逍遙子道.「所以.你必須得死.」


黃樹狼隨後轉頭問身邊的獵兵道:「你們說.要活剮這小子.先從哪裡下第一刀呢.」

「先從額頭.人皮掉下好遮住雙眼.免得一下就駭死了.」有人提議.

「不.讓我先解恨.你們看.我這雙腿.就是那天這小子放火燒的.如今潰爛成了這個樣.」那個大腿被燙傷的獵兵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亮出了他那受傷的大腿.聲討逍遙子.

「好.這個建議好.有仇的報仇.有怨的抱怨.」那個獵兵的聲討頓時引來了獵兵的響應. 這些獵兵響應之後.紛紛圍在了逍遙子身體下方.手中的傢伙緊緊拽在手裡.就等著黃樹狼發話.只要黃樹狼一聲令下.手中的傢伙便會紛紛招呼在逍遙子的身上.

「向噹噹.你現在看見了.他們有多恨你了吧.」黃樹狼得意而挖苦道.「你說.你小小年紀怎麼就得罪了我們白鯊獵兵團呢.你知道得罪了白鯊獵兵團的下場嗎.那就只有一個.死.在你死之前.那就先讓你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隨後一下伸手抓住逍遙子的下巴.怒喝道.「快說.那天傷我兄弟們的是什麼.啊.」

被黃樹狼這麼狠狠一捏.逍遙子頓時覺得下巴都要脫臼一般疼痛.淚水不知不覺地噙滿眼眶.

逍遙子掙扎了幾下.強忍著下巴的疼痛.再一次將帶血的口水吐在了黃樹狼的臉上.

此刻.逍遙子也很納悶.如意綠鎧中的陰蛟和陽蛟沒有動靜.好似消失了一般.靈蛇毒龍也跑得無蹤無影.師父也沉寂無聲.好像以前有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一場夢.夢醒了.也就回到了現實一般.

將臉上的口水緩緩擦去.黃樹狼的一雙眼睛慢慢變得毒辣了起來.眉頭一豎.厲聲命令道:「給我打.狠狠的打.要他長記性.即使是死了.也要讓他記住得罪我白鯊獵兵團的下場是什麼樣子.但.現在不能將他打死了.我還要留他一口氣.掏出他的財寶和土遁術.」

「嘭嘭嘭……」那些獵兵聽到命令之後.手中的傢伙便向逍遙子身上招呼而去.一時之間.響起了傢伙打在逍遙子身上的密集響聲.

此刻.逍遙子只感覺到那些傢伙打擊到身上火辣辣的痛.口中不時湧出甜甜的感覺.他知道那是血.

「我不能死.我還要救我爹爹.爹爹受苦.母親肯定也在受苦.我得活下去.」逍遙子以這強烈的信念在心中支撐著.

「這小子小小年紀還真是一條硬漢子.這麼多傢伙招呼到他身上.都沒有哼一下.要是今後讓他成了氣候.肯定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看來.這傢伙不能留.留下一定是一個禍害.」黃樹狼陰狠地剮了逍遙子一眼.心中思忖道.「可是……那堆積如山的金幣…….或有這奇妙的土遁術……真是誘人啊.如果讓他這麼死了.豈不可惜.」

「黃隊.這個向噹噹好像暈死了過去.」收拾逍遙子的獵兵見逍遙子的腦袋耷拉了下去.趕緊讓其餘人停下了手來.並轉身向黃樹狼報告.

「什麼.讓我看看.」黃樹狼驚了一下.想到了金幣和功法.幾步走到逍遙子的面前.伸手一探逍遙子的鼻息.感覺到逍遙子已經氣若遊絲.「將他放下來.剮了算了.」

「咀」「咀」兩道清脆的破風之聲在空中響起.接著兩道如閃電般的光華自空中射下.一道光華斬斷了吊逍遙子的繩索.一道光華托住了逍遙子.

兩道光華帶起了強大的罡風.將逍遙子身邊的獵兵掀出了幾個跟斗.連黃樹狼也不例外.

那些獵兵順著光華飛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仙女站在雲端.一身紫色的怪衣非常顯眼.衣袂飄飄.

再轉頭一看.逍遙子腳下已然是一把劍托著.真向那仙女飛去.

「快.用箭射下向噹噹.」翻了幾個跟斗.免用撐起身體.黃樹狼指著向天空托去的逍遙子.大聲命令道.

但那些勉強射向逍遙子的箭羽還沒有飛到逍遙子的身邊.就已然折斷掉下了地面.

就在這時.一道紅芒一閃.地上的攔銀槍也隨紅芒飛向了天空.迅速站在了逍遙子的身邊.隨著逍遙子的身體飛向了那紫衣仙女.這紅芒就是靈蛇毒龍.

無疑.這紫衣仙女就是天霓裳.

天霓裳與紀庚纏鬥之時.看見了逍遙子在他進入藍虎嶺的地方飛離了藍虎嶺.知道逍遙子已經得手.便施展強攻的手段.將紀庚逼退.接下來就向困爺坪追趕而去.知道到了困爺坪之後.根本就沒有發現逍遙子的身影.想了想逍遙子的那點微末功力.以女人的直覺.猜到逍遙子出事了.便沿途搜尋而來.恰巧看見逍遙子被人出氣的那一幕.

被天霓裳施法救向了空中.見逍遙子的身體被飛劍托到了身邊.天霓裳一下將逍遙子抱在了懷中.探了逍遙子的鼻息.感覺氣若遊絲.不由得眉頭一皺.接著又伸手抓住了逍遙子的眉頭.那皺起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

「還好.脈搏還算強勁.」天霓裳眉頭展開之後.欣慰地道.然後轉頭看了看逍遙子身邊的靈蛇毒龍.「是你給噹噹護住的心脈.」

靈蛇毒龍茫然地搖了搖頭.接著一下悟到了什麼.心中想應該是毒梟娘吧.毒梟娘的存在不能讓天霓裳知道.於是便又趕緊點了點頭.

「多虧有你的幫助.向噹噹才撿回了一條命.」見靈蛇毒龍點頭承認.天霓裳仔細地看了看逍遙子的傷勢.帶著感激的口吻對靈蛇毒龍道.

「我就知道你毒梟娘不可能不管向噹噹的死活.」靈蛇毒龍望著逍遙子身前的佛珠.心中想到.

天霓裳橫抱著逍遙子.神色凝重.駕雲快速地向困爺坪而去.


到了困爺坪的上方.按下雲頭.天霓裳抱著逍遙子緩緩地落在了困爺坪上.將逍遙子輕輕地放下.然後將其扶起跌坐.自己坐在了逍遙子的身後.輕閉雙眼.雙手在胸前一劃.一雙手掌頓時泛起了白芒.並輕輕地貼在了逍遙子背上的大椎穴上.

靈蛇毒龍站在了逍遙子的跟前.望了望逍遙子緊閉雙眼而卡白的臉色.心中那種憐惜之感油然而生.

輕輕伸出前爪.淡淡的紅芒湧現.映照在逍遙子的眉心上.與天霓裳共同施功救治逍遙子.

「咳、咳、咳」不一會.逍遙子咳嗽了起來.從嘴巴里湧出了一口血.雙眼緩緩地睜開.第一眼看見的便是靈蛇毒龍.


「『大龍』兄.這裡是哪.我是不是已經……已經死了.」逍遙子聲音很微弱.還有些沙啞.

靈蛇毒龍將功一收.伸出前爪.輕輕地替逍遙子擦去嘴角上的血跡.一顆蛙頭搖了搖.然後指了指湖.指了指逍遙子熟悉的雄獅石.指了指草坪.再就指了指逍遙子的身後.

逍遙子雙眼隨靈蛇毒龍所指的地方.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原來我還沒有死啊.」 www.「別說話.收回意念.注意體內的靈炁所走方向.勿忘勿助.不丟不頂.順其自然.」聽到了逍遙子的說話.雖然天霓裳也很高興.但卻沒有忘記.此刻正在為逍遙子療傷.便趕緊提醒著逍遙子道.

聽到了天霓裳的招呼.逍遙子重新閉上了雙眼.心神隨天霓裳輸入進來的靈炁周轉.按照天霓裳所說的方法.順其自然地跟著.

在靈炁周轉了一圈之後.逍遙子明顯感到了精力在恢復.那種極度疲倦的感覺也在悄然消失.

「呼.」逍遙子感覺背後那源源不斷的靈炁突然終止.不由自主地徐徐吐出了一口濁氣.別頭轉身一看.見是天霓裳.便欣慰地叫道:「多謝姐姐.」

「你怎麼與那幫獵兵結下了梁子.今天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你恐怕凶多吉少了.」天霓裳十分不解.「我見你離開藍虎嶺.以為你已經回到了這裡.回來一看.沒有見到你.便預感到你凶多吉少.就出來找你.你怎麼會落在那個地方呢.」

「唉…….姐姐有所不知.那白鯊獵兵團是大青山鎮的三大獵兵團之人.有一次.獵兵團的少領隊要強我的東西.我傷了他.也就與白鯊獵兵團結下了仇.你與紀庚大戰那天.我又殺了他們幾個兄弟.這仇就越結越大了.成了死敵.落到他們手裡.就沒有打算活著.」逍遙子將事情說了一個大概.「我在藍虎嶺上仙宮中.不小心閃了腰桿.靈炁流通不暢.一氣只飛過了斷魂澗.就落在了草叢中.那些獵兵可能發現了我.趁我不注意.被他們逮住了……」

「你在藍虎嶺上仙宮就受傷了.難怪你只飛那麼點遠.」天霓裳明白了過來.心中過意不去.「都是我的事情連累了你.」

「不怪你.是那斑紋虎靈晶太重了.也怪我當時太大意了.以為那麼大點的東西.再重也重不到哪裡去.就伸手去拉了一把斑紋虎靈晶.結果就閃了腰.」逍遙子有些沮喪道.

「那.斑紋虎靈晶呢.」說到斑紋虎靈晶.天霓裳有些激動.她還沒有見過斑紋虎靈晶的模樣.問道.「是什麼樣子.」

「你借斑紋虎靈晶還不知道斑紋虎靈晶的樣子.」逍遙子感到意外.見天霓裳搖了搖頭.這才又道.「樣子就像赤練藍虎一樣.只不過.那東西太小了.是超級縮小版的赤練藍虎.頭腦聰明異常.而且很重.重得來你無法想象.」

逍遙子說這幾句話后.感到明顯的疲倦了.天霓裳也知趣.不再問有關斑紋虎靈晶的事情了.

「噹噹兄弟.你身體還很虛弱.說話耗氣耗神.我送你到床上躺躺.等你傷勢好轉之後.再談斑紋虎靈晶的事情吧.你看如何.」


「不.還是應該跟你說清楚的好.你出來借斑紋虎靈晶也有好多天了.門派中的事情一定積壓了不少.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哪個門派.但從你高貴的樣子和你超強的法術可以看出.你一定是你們那門派的重量級人物.你還是帶著斑紋虎靈晶走吧.別耽誤了你祖師婆婆交給你的大事.」

逍遙子緩慢而有氣無力地說到這裡.別頭望著靈蛇毒龍:「『大龍』兄.你把斑紋虎靈晶給放出來吧.」

隨後.逍遙子又對天霓裳道:「這斑紋虎靈晶有九十多條赤練藍虎那麼重.如果就此放出來.它若不想走.你有把握弄走它嗎.」

「等等.那東西有九十多條赤練藍虎那麼重.我的天.如果沒有天絲如意袋.真的很難弄.」天霓裳吃驚道.接著又不解地問道.「那.你是怎麼將斑紋虎靈晶弄進天絲如意袋裡去.」

「唉…….說起弄斑紋虎靈晶.我還真是大費周章了.想了一個絕妙的辦法.讓它自己走進了天絲如意袋中.這才搞定.」

「好辦法.讓它自己進天絲如意袋.真是好辦法.讓你費心了.」天霓裳讚不絕口.隨後豁然開朗.「難怪走之前.祖師婆婆特別吩咐.要我帶一隻空天絲如意袋.說是專用來裝斑紋虎靈晶.我當初在想.這斑紋虎靈晶會是什麼樣子呢.怎麼還專門用一隻天絲如意袋來裝.我還以為.就是一塊東西而已.哪知道.這東西不但重.而且還是一個有生命的動物.放出來看看吧.」

強烈的好奇心.讓天霓裳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隨後.天霓裳又補充說道:「噹噹兄弟既然有辦法弄進天絲如意袋.那麼.這辦法一定可以重複用一次.相信噹噹兄弟一定有這個能力.」

「『大龍』兄.放出斑紋虎靈晶來吧.」別頭望著靈蛇毒龍.吩咐道.

靈蛇毒龍在身上摳了摳.前爪掌上多了一隻雪白如玉的天絲如意袋.將天絲如意袋輕輕放到草坪上.默默地念動咒語.不久.一個超級縮小版的赤練藍虎模樣的小東西慢慢走到了天絲如意袋的邊緣.抬頭左看看.右看看.眼神很是奇怪.

「噹噹東西.我家天王呢.怎麼沒有看見.你不是說.天王讓你把我帶出來的嗎.」斑紋虎靈晶質問逍遙子.還沒有等到逍遙子回話.眼睛又望向了天霓裳.仔細地打量了一會天霓裳.這才又問道.「她是什麼東西呢.是不是你說的女人老虎.」

逍遙子苦笑地搖了搖頭.臉上還有些尷尬.瞟了天霓裳一眼.這才對斑紋虎靈晶說道:「你家天王說.你隨這位姐姐走.姐姐會帶你去一個更加好玩的地方.」

「這是哪裡呢.我以前都沒有見過.」斑紋虎靈晶再左看看.又看看.上看看.問逍遙子道.

「這裡是困爺坪.這地上的是草.那上面的是天空.周圍長得高大茂密的是樹.那邊是湖泊.」逍遙子不厭其煩地給斑紋虎靈晶解釋道.「還有石頭.」

「哇.到處都是綠綠的.真的很好玩吔.」斑紋虎靈晶在天絲如意袋口邊天真爛漫地轉了幾圈.然後一下跳出.落在了草坪上.

「嘭」斑紋虎靈晶落在草坪上.突然草坪一下凹了一個洞.斑紋虎靈晶也陷進了洞里.

「噹噹東西.你這是什麼鬼地方啊.你弄出一個陷阱專門來害我嗎.」斑紋虎靈晶在洞中望著指頭大小而又很深的一個洞.質問逍遙子道.

游龍西行紀 是你太重了.自己的身體壓出的洞.這裡是土壤.不是岩石.表面支撐不了你的重……重量.」逍遙子說到後面.身體有些不適了.緩了一下氣.「以後不要叫噹噹東西.就叫噹噹.」 「哦.知道啦.真啰嗦.」斑紋虎靈晶翹起了嘴巴.隨後焦慮道.「那.我怎麼上來啊.以後該怎麼走啊.」

「噗嗤.」天霓裳忍俊不住.被這兩個活寶給逗笑了.她沒有想到.這斑紋虎靈晶原來還這麼好玩.這麼可愛.今後有了這東西.一定不會寂寞.

「要上來也不是沒有辦法.只不過呢.你得聽我的話.為了好叫你.我得給你起一個名字.」聽到天霓裳笑出了聲.逍遙子瞥了天霓裳一眼.向天霓裳搖了搖頭.這才又對陷進土壤里的斑紋虎靈晶道.「譬如.我就叫向噹噹.」

「你準備給我取一個什麼名字呢.」斑紋虎靈晶抬起了它那顆虎頭.好奇地問道.「要好聽一點.如果取的不好聽.我就不理你了.」

「想來想去.你也應該跟著我姓.姓向.怎麼樣.」

「姓向好啊.繼續.」斑紋虎靈晶在土壤洞中抬頭望著逍遙子.不斷點頭.並催促道.

「我叫向噹噹.你就叫向晶晶.怎麼樣.」

「嗯.不錯.這名字真不錯.」斑紋虎靈晶感嘆地贊道.於是大聲喊道.「向晶晶.我叫向晶晶了.我有名字了.我有名字了.……」

這聲音之大.令逍遙子和天霓裳都吃了一驚.大有聲震九霄之勢.

看見斑紋虎靈晶的高興勁.逍遙子想到了自己所走過的短暫人生.不由得有些潸然.也有些感概.同樣是生命.也不知道斑紋虎靈晶跟天霓裳一走之後.會遇到什麼樣的命運安排.是好或是壞.

「你好.向晶晶.如果你想出來呢.就積極配合.如果不想出來呢.你就永遠呆在裡面.我們就走了.」逍遙子伸出手來.趕緊向天霓裳打手勢.

天霓裳起身.趕緊扶著逍遙子離開.這當然是配合逍遙子做給向晶晶看的.目的是讓向晶晶聽話.但天霓裳搭上逍遙子的瞬間.手上有一種顫抖.讓逍遙子為之一愣.

「好.我聽話.聽話還不行嗎.」斑紋虎靈晶急了.趕緊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