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著阮清霜,蘇招娣點點頭,隨後輕笑。

「好吧,看在你如此疼我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認你這個大姐吧,大姐姐。」

阮清霜白她一眼,但卻很享受她叫她姐姐,兩人在屋裡打鬧起來。

一眾下人也都跟著笑,屋外寒風呼嘯,屋內溫情脈脈。

偶爾傳來蘇遠清郎朗的讀書聲,讓這個梅園都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氛圍之中,那些波詭雲譎,那些陰謀算計,彷彿都不曾存在。

日子過的很快,眼看著年關將至,蘇招娣院子里的那些丫頭們都扯了新步,夏蟬帶著一眾丫鬟都在做衣裳,前院都打掃的乾乾淨淨,就連幾株銀杏樹也都修剪的很是整潔,後院的臘梅這些日子都需要時人力提著桶澆水。

這個營生蘇招娣交給了柳青,他帶著三四個小廝照看那些臘梅,到日子就去澆水,也會多看著點兒,怕被凍死了。

但這臘梅果然生命力頑強,自從栽種下去之後,便沒有一株死掉,都活的好好的。

臨近年關的前兩日,阮夫人帶著蘇招娣跟阮清霜出門,蘇招娣一直都默默的跟著,阮清霜則是挽著阮夫人的胳膊,說是想去集市上看看。

阮夫人本也是來買東西的,這些日子採購的都差不多,且那些瑣碎東西也都由著管家去置辦,她則是置辦一些過年宴請時的東西,或者給幾個姑娘小姐們置辦些首飾衣裳什麼的。

這日帶了阮清霜跟蘇招娣,便是想著給她們兩人一人打一套首飾,雖說是不小的花銷,但阮清霜跟阮湘雲是阮府正兒八經的小姐,是門面,總不好過年見客讓她們倆穿的,戴的太寒酸。

從首飾鋪子出來,阮清霜便說要去集市逛逛,阮夫人便同意了,可是到了集市,她看著前方全是人,便忍不住皺眉。

「這人這麼多,還是改日再逛吧。」

阮清霜有些不高興,立刻跟阮夫人請求,讓她先回去,她跟蘇招娣則去逛逛,反正有丫鬟跟著,也不會走丟。

阮夫人猶豫了一會兒,便同意了。

阮清霜異常興奮,拉著阮清霜就走。

這集市著實比前段時間要熱鬧的多,尤其黃昏將至,這集市上的人不減反增,兩人一打聽才知道,原來今日晚上還有花燈節,為的是祈求明年歲歲平安,且也有年輕女子乞巧之意。

蘇招娣今日出門未帶面紗,雖然妝容淡雅,卻更顯清麗,她一襲白色衣裙,被前方的阮清霜牽著,竟入墜落凡塵的仙子。

阮清霜如今喜穿青衣,斗篷都是青色,兩人走在這人潮擁擠的集市上,著實很是扎眼。

兩人以真面目示人,阮清霜察覺到周圍那些目光,湊到蘇招娣耳邊道。

「二妹妹,你不是出門都拿著面紗的嗎?今日可拿了?還是戴著吧,你看這些人,老是看我們,剛才我見都有女子看外面的目光很不善了。」。 魏舒雲咬牙切齒的看著被掛掉的電話。

這女人也太自來熟了吧,她們認識嗎?居然讓她訂餐。

魏舒雲立馬撥了池岳的微信視頻,氣呼呼的把這件事說給他聽。

「小雲,我不是和你說過嗎?駱哥的事情,自己會處理,你不要干涉。」

池岳有些無奈,他其實有些不明白,別人也就算了,對於太子爺和他女朋友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好奇而已,可小雲是駱哥的表妹,難道還不清楚駱哥嗎?

太子爺脾氣暴躁,但卻從未真正的把任何人得罪死了,自然,尤其過分的都處理掉了。

能讓人畏懼而又尊敬的人,情商怎麼會低?

「你也不幫我?」

魏舒雲撇嘴,有些委屈,那個野丫頭是妲己嗎?她一來,連池岳哥哥都拉偏架了。

「不是,小雲,我對你的心你還不清楚嗎?我的意思是……」

池岳苦笑,他可以在那群老古董面前舌戰群儒,但面對自己心儀的女孩,總是會被說的無法回答。

他現在相信葉青的話了,在女人面前,語言技巧屁都不是。

真是,話糙理不糙。

「什麼意思?那女人長得比我好看。」

池岳嘆氣,道:「在容貌這方面,你長在我心坎上,我看你帶濾鏡,你不要和其他女人比,我的主觀因素太多,對她們不公平。」

聽完這些話,魏舒雲臉色緩和了不少。依然沒說話,在池岳哥哥幫助野丫頭這件事上,她始終耿耿於懷。

「你們約在哪裡吃火鍋,我也去。」

池岳怕魏舒雲太衝動,和駱哥生了嫌隙,不好。

「這還差不多,我去那個火鍋店等你。」

魏舒雲心滿意足的掛了視頻。

兩個小時后。

魏舒雲目光如炬的看著包廂門外,重重的把手機扔在桌子上。

「信了鬼了,我怎麼就來這裡和她一起吃飯了。」

池岳沒敢說話,而是悄悄的給駱秋霽發了微信。

「駱哥,你家那位和小雲約了火鍋,你們什麼時候到?」

他沒敢說他們等了一個多小時,駱哥那人,也不是個有耐心的,逼得急了,直接帶著那女孩走了。

「到樓下了。」

這次回的很快。池岳鬆了一口氣,拉著魏舒雲的胳膊說。

「駱哥他們到了,其實他們也沒有故意拖時間,他們和你約的就是看完電影后吃飯,現在剛兩點……」

只不過魏舒雲對那個女孩的執念有點大,提前一個多小時到了。

池岳怕她衝動,一直陪著。

「哼。」

魏舒雲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她倒要看看,這個能入了大哥眼的野丫頭,到底是何方神聖!

兩分鐘后。

包廂的門被推開。

魏舒雲下意識的挺直腰板,目光炯炯的看著門口。

池岳面無表情的坐在一旁。頗有些無奈。女人的這種奇奇怪怪的勝負欲,他不懂。

小云為了自己的妝容不花,一個多小時,愣是一口水沒喝。

火鍋店的包廂燈火通明。

燈下看美人,柔三分。黃昏看桂林,醉九分。

大哥的容貌魏舒雲從小看到大,早就免疫了,可他身邊的這個女該她是第一次見。

好仙!好美!好小!

魏舒雲咽了咽口水。

很從心的打招呼。

「大哥,你來了,這位是?」

魏舒雲,承認吧,這是個看臉的世界。

就沖姑娘這張臉,她也願意給姑娘億個小時解釋解釋。

「我女朋友,安宜。」

駱秋霽知道魏舒雲對安宜的不滿。在對面兩人的注視下,牽著安宜的手,坐在了主位。

安宜看著魏舒雲,笑了笑,沒說話。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池岳,點點頭,沒說話。

阿秋沒有向她介紹這女孩,估計是想逗逗她,畢竟是阿秋承認的妹妹。固然有些衝動,人品不會太差。

「哦,安宜妹妹你好。我叫魏舒雲。」

魏舒雲捏著池岳的手,狠狠的掐了他一下。

為毛不告訴她這是個美女???

池岳被掐的有些疼,但他沒敢說話,而是拍了拍魏舒雲的手,有些委屈的說話。

「小雲,我們吃飯吧。」

兩點多,確實餓了。

魏舒雲只顧得生氣了,點餐的時候都是隨便點的。

看了一眼旁邊的兩人,她拿著點單用的平板,果斷的換了位置。從池岳和駱秋霽的中間,換到了安宜的右手邊。

「安宜妹妹,不知道你愛吃什麼,剛才點的有些隨意,你看看,你愛吃什麼,他們家火鍋湯料很好吃的,在網上也有名,這是菜單,你看看!對了,你愛喝奶茶還是飲料,他們家附近有個賊好喝的飲料店,我們可以點個外賣……」

這突然爆出來的熱情,讓三人都有些搞不清劇情發展。

池岳和駱秋霽對視一眼,對魏舒雲這神逆轉有些無奈。

反倒是第一次見面的安宜,適應的很快。

「我加幾個菜就好,奶茶就不喝了,有些麻煩。」

「好。你想吃什麼,我替你下單。」

魏舒雲近距離接觸安宜,看著她的側顏,更覺的驚人,皮膚居然這麼好,連臉上的絨毛都清晰可見,想必沒怎麼化妝,這五官,這氣質,絕絕子。

加了幾個菜之後,魏舒雲就開始和安宜聊天。

眾所周知,女生的友誼很神奇。

在等餐的間隙,兩人就互加微信和互關微博,並且交流了一下日常喜好。

短短十幾分鐘,魏舒雲能感覺的到,這個叫做安宜的女孩,是個很真誠的女孩子。

至於學習和出生那些事,她沒問。

只要人品沒關係,那都不是事!

一段飯吃的賓主盡歡。

魏舒雲麻溜的結了賬,還要拉著安宜去逛街。

駱秋霽:「……」

他回頭瞟了池岳一眼。

對面秒懂。

「小雲,我陪你去逛街吧,你喜歡的H家的包包出了新款,我們一起去看看。」

魏舒雲皺眉,有些不舍的說道:「安安,你想去看看包包嗎?我有他們家的會員,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安宜搖頭,微笑著說道:「我還要回學校,就不去逛街了。」

魏舒雲無奈,一臉可惜的和池岳去逛街,她要血拚,用包包來治癒沮喪的心情。

駱秋霽拉著安宜的手,解釋道:「魏舒雲雖然有點傻,但人不壞,就是……偶爾會被人忽悠。但她有個毛病,連池岳都不知道,她對長得好看的女孩子,毫無抵抗力。」

安宜:「看的出來,她很活潑。」

。 孫婕妤一看是貴妃,更來勁了,絲毫不慌,如同看到了主心骨一般。

凌冉:「???」

這人怕是有點毛病吧……

是她給了她什麼錯覺嗎?

「回稟娘娘,這賤婢竟然敢對嬪妾出言不遜,嬪妾也只不過是小小教訓她一下而已。」

孫婕妤指著跪在地上的青衣宮女說道。

凌冉先入為主的以為是她撞見了嬪妃教訓奴才,正當她在考慮要不要多管閑事時,那青衣宮女抬起了頭。

青衣宮女一張慘白的小臉楚楚可憐,淚濕眼眶,真是我見猶憐。

哎~等等,這不是女主嗎?

「蘇貴人?」她不確定的開口道。

孫婕妤毫不客氣地說道:「娘娘,她早已不是貴人了,她只是一介宮女。」

哦~她想起來了,她第一次見到女主,就將她貶為奴才了。

即便是這樣,她也是女主嘛,算了,她還是不多管閑事了,這都是女主自己積的德。

女主一入宮便大殺四方,她得罪的人還多著呢。

「文琴,回宮吧,本宮乏了。」

凌冉秀氣的打了個哈欠,雙眸有了些許濕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