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到肉串考好了以後,小舞就迫不及待的跑了過來,伸手就抓了兩個肉串,然後跑到唐三的身邊,獻寶似的交給了唐三一個烤串,示意唐三吃以後她自己也開始吃了起來。

寧榮榮看到小舞的動作,也學著跑上來抓了幾個烤串,然後給寧風致他們送了過去,寧風致接過一串烤串,優雅地咬了一塊肉,在嘴裡輕輕的嚼了一下,頓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充斥著他的整個口腔,居然讓吃遍美食的他感覺胃口大開。

第一波烤串很快就被眾人瓜分完了,林辰自己都沒有吃到多少,還是兮兮看他沒有吃的,分了他一塊肉而已。

搖了搖頭,林辰繼續著自己的燒烤大業,不過林辰總感覺這麼烤肉串太慢了,烤出來的還不夠他們吃的,剛剛自己烤了這麼多,沒吃上就被他們分完了,這麼烤下去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吃上烤串啊。

想了想,林辰才想到自己身上不是有異火嗎,用異火烤不就行了,以前剛收穫異火的時候還想著以後沒事兒做的話就去賣用異火烤的烤紅薯,現在看來,以後也可以去賣烤串了。

伸出雙手,林辰召喚出了自己體內的青蓮地心火,這還是林辰抽空去斗破裡面收取得異火。(這兒本來是沒有青蓮地心火的,不過有人說骨靈冷火是冷的,烤不了東西,所以我只能寫成抽空去斗破弄的青蓮地心火了。)

再青蓮地心火召喚出來的一瞬間,周圍的溫度開始急劇的升高,骨斗羅他們都驚訝的看著林辰手中的青色的火焰,這種火焰的溫度居然如此之高,就連他們都感覺到了威脅,要是林辰的實力等級再高一點,估計就連他們也對付不了這種神秘的火焰了。

寧風致不由得問道:「林小兄弟,不知道你這青色的火焰是什麼火焰啊,溫度居然如此之高?」

林辰笑了笑,「沒什麼,這東西叫做異火,是一種應承天地所生的火焰,你們不一定見過,但是它的威力可是不可小瞧的。」

「異火?」幾人聽到這個詞都感覺到無比的陌生,他們可沒聽說過這個詞。

看著思考的幾人,林辰不由的笑了笑,心中暗暗的吐槽道:「你們就別想了,能想出來就有鬼了,異火又不是你們世界有的東西。」

沒有去理會眾人,林辰繼續著自己的燒烤大業,還別說,用異火來做燒烤就是不一樣,由於自己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著異火,這些烤串林辰可謂是一下就能烤熟一堆,味道就先不說了好不好吃,效率可是沒說的。

沒一會兒功夫,林辰就烤出了一大堆烤串,把烤好的烤串都端上桌了,林辰找個位置坐了下來,開始品嘗著自己的勞動作品。

吃著吃著,林辰才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擼烤串怎麼能沒有啤酒呢?

給系統兌換了一大堆飲料,林辰一股腦的全部給取了出來。

看著地上的一大堆箱子,眾人都一臉懵懂的看著林辰,似乎再等著他的解釋。

林辰微微一笑,「專門吃烤串可不行,我們還得有一些喝的,這些飲料剛好可以和烤串配套。」說完林辰就開始給眾人介紹了起來。

什麼啤酒,可樂,雪碧,紅酒,涼茶。可謂是聽得眾人一愣一愣的。什麼時候吃個東西都這麼的講究了。

……………………

終於,天色逐漸暗淡,唐三小舞和兮兮幾女聚在一起打牌喝雪碧,而骨斗羅喝劍斗羅正在拼酒,只有寧風致和林辰是閑著的。

寧風致想了想對著林辰說道:「林小兄弟,我聽榮榮說你這兒的好東西很多,不知道你這兒還有沒有綺羅鬱金香啊?或者可以讓我的七寶琉璃塔轉化成為九寶琉璃塔的東西。如果有的話我想和你做個交易。」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寧風致來見林辰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的武魂而來,他總覺得林辰一定會有辦法幫助他解決的,前面擼串的時候不方便說,現在時間剛好。

林辰拿著一罐啤酒喝了一口,然後有趣的看著寧風致,滿臉笑容的說道:「哦?寧宗主想要和我交易?」 月千歡透過水鏡,知道墨九卿他們談妥了。她轉身看向月江離,「地方確定選在天陷之坑嗎?天道會不會有所覺察不肯來。」

「這就要看誘惑夠不夠大了。」月江離說。

天陷之坑,是一個藏在中三重和上三重之間的獨特空間。中三重和上三重都有入口能進去,也能輕鬆出來。這個地方對他人沒有限制,但對天道有。

名為天陷之坑,光從名字就能猜到一二。

當然這比不上月江離封印天道的地方,但也能壓制天道一二力量。天道原本就被月江離封印了一半的力量,再來天陷之坑缺失一二。他們要殺天道,幾率大大增加了。

地點選好。就看天道能不能被誘惑過來?

墨九卿和霽華他們很快回來。收拾好,他們準備往天陷之坑去和幻靈族會和。周圍只有月千歡和墨九卿時,墨九卿開口:「這次天道一定能殺了他!」

「嗯我相信。幻靈族對天道的仇恨和積怨很深。他們有機會殺死天道絕對不會放棄的。我們要做的就是牽制住天道,盡量減少因果形成。」月千歡說道。

只要不沾染因果,不是他們親手殺死天道,他們就不會被影響。

雖然不能親自殺了天道,心裡有些不甘心。但比起自己的小命來說,這點不甘心微不足道。既能滅了天道,又能趕走幻靈族這豺狼。他們是大賺了!

準備好,他們出發。

一路順利在天陷之坑裡會和。幻靈族中,實力最強者都來了。他們還帶來了百萬大軍,看到月千歡他們。血修羅谷方候陰測測說:「這是為了以假亂真,讓天道相信我們真的抓了你們。」

「要是只有我們幾個人,天道怎麼會相信?不過,你們若是最後騙我們,這大軍還是能發揮作用的!」修羅王谷方昱接過話,赤果果的威脅。

威脅警告月千歡他們。要是失敗了,他們就會先拿他們開刀!

月千歡壓根不將他們的威脅放在心上。不過聽到了總有些不悅,她冷笑說:「你幻靈族來了百萬大軍。中三重和下三重沒問題吧?」

幻靈族一眾人刷刷變了臉。被戳心了,他們憤怒瞪著月千歡他們。

雙方本就是仇敵,為了同一個目標而聯手結盟。但這個盟約脆弱堪比泡泡,隨時都有可能破裂消失。

白羅王谷方臣也來了。他重傷還未完全痊癒,他看到月千歡他們,眼底並沒有怨恨。恨月千歡從他嘴裡問到關押明芊芊的地方。害他被天道懲罰。

谷方臣只是複雜的看著月千歡,「你們要假裝被我們抓住,怎麼假裝?」

他們要騙的可是天道!此方世界,擁有最強力量,最為棘手的敵人。普通的幻覺幻象,根本不可能騙到天道!

修羅王谷方昱聽見了,冷笑說:「不如咱們真的動手打一場?你們別掙扎反抗,添點傷才能更有信服力怎麼樣?」

「你想得美!」月瀾星懟回去。

想藉機對他們下手,白日做夢吧!

月千歡笑了笑,「我有辦法,不用你們操心。」 只見月千歡拿出來一堆化妝的工具。谷方臣好奇走過去聞了聞,發現大多數都帶著股淡淡的藥味,和他見過的女子用的化妝品並不完全一樣。

接下來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看到月千歡從她自己開始,一個個的親自為他們易容化妝。從她手中,一個個身受重傷,氣血兩虧,虛弱頹廢的人出現。要不是親眼所見,幻靈族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這要說出去,是他們真的傷了月千歡他們,把他們打的奄奄一息垂死,都十分貼切符合。化妝易容能有這種奇效?

更逼真的,是月千歡拿出來的血。灑在他們身上,十分逼真!

谷方臣忍不住好奇,追問:「月千歡,你這血是怎麼來的?而且不像是假的血,你們每個人身上的血都很真,不一樣!」

凡人眼中,血都是一樣的。鐵鏽味,猩紅色或者黑紅色。但在修士眼中,尤其修為越高越能辨認出鮮血屬於誰。因為每個人的血都是不同的,都帶著屬於他本身的力量。

月千歡正在給霽華易容,聞言瞥了眼谷方臣。她開口:「都是我們自己的血,當然是真的。」

「你們自己的血?這麼多沒事嗎!」

「呵呵。量多不代表我們真的流了那麼多。」月千歡淡淡說。這是她曾今研究出來的小玩意。只需要一瓶子的血,她就能兌出一盆。

這還是為了騙住天道,保持血液中的力量。月千歡已經稀釋調的很少了。

全部做好工作后,已經是一天後了。

幻靈族護衛們拿來了繩子。月千歡他們拒絕了,自己拿過去互相捆綁上。這繩子也不是普通的繩子,特殊製造能捆住他們還是沒問題的。不過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繩子全部留了活接。

畢竟,真捆上了。到時候跟天道廝殺起來,光靠幻靈族還不行!月千歡他們行動不了,也有危險。

最後剩下月千歡和墨九卿還沒捆上。血修羅谷方候走過來伸出手,「把匕首給我們吧!你們既然是被我們抓來的,當然不可能讓你們出手攻擊天道。」

「不錯。還是給我們,到時候偷襲才能出奇制勝!」修羅王谷方昱也這麼說。

月千歡看向墨九卿。墨九卿拿出匕首給他們,然後和月千歡互相綁上對方。走到月瀾星他們那裡坐好。他們來這兒一共有七個人。除了擁有四族嫡血的月千歡他們五人,還有霽華和鳳九黎。

月千歡他們負責緊急情況下攔住天道,別讓天道跑出這個天陷之坑。而墨九卿和鳳九黎,需要親自出手對付天道。剩下霽華,他負責和外面巫靈清他們聯絡。

本來不讓霽華來冒險的。但他堅持,月千歡也只得同意了。

萬事俱備,現在只差天道來!

幻靈族的眾人看了眼月千歡他們。開始戰爭起來后,第一次聯絡天道。天道似乎一直在等幻靈族求救,所以他很快回應了幻靈族的呼喚。

然而天道萬萬沒想到,幻靈族呼喚他不是求救。竟然是抓住了月千歡他們! 寧風致眼神有些火熱的看著林辰,輕輕的點了點頭,「不知道林小兄弟可有辦法?」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林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正襟危坐的看著寧風致,「咳咳,不瞞寧宗主,你需要的東西我這兒確實有,不過我這東西可是我花廢了大代價才弄來的,如果寧宗主想要,這就要看寧宗主的誠意了。」

聽到林辰的話,寧風致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激動的潮紅,迫不及待的問道:「不知道林小兄弟需要什麼,只要我能拿的出來的,我都可以用來和你交易。」

寧風致只關注到林辰的話語了,卻沒有注意到林辰的嘴臉浮現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

林辰默默地給系統兌換了一株綺羅鬱金香,居然花費了自己的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兌換點。

林辰無奈的吐槽著系統,「你就不能直接收十萬兌換點嗎?就一兌換點你還在這兒給我裝。」

薄情總裁,請放手! 原以為系統會多扣除一兌換點,可是讓林辰沒想到的是,系統居然說道:「本系統商品在宿主新手期之間明碼標價,絕不多收。」

對於系統再次提到的新手期,林辰覺得很是無奈,新手期明碼標價,不多收,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過了新手期你就會亂收了,這可是讓我沒有一點兒賺取兌換點的動力了。

沒有去多想,林辰直接從戒指中拿出了綺羅鬱金香,看著寧風致說道:「寧宗主,你就是綺羅鬱金香,就是不知道你能付出多少代價了來換取它了。」

看到林辰手中的綺羅鬱金香,寧風致臉色更加潮紅了,激動的看著林辰,有些口齒不清的說道:「林辰……你直接說吧,你需要我付出什麼才能把綺羅鬱金香給我?」

林辰笑了笑,看著一臉激動的寧風致說道:「咳咳,寧宗主啊,你也知道,綺羅鬱金香屬於仙品藥草,屬於天材地寶中的極品,它能讓你的武魂進化,能活血化瘀,能…………」林辰長長短短的給寧風致說出了一大堆好處,不管是不是關於綺羅鬱金香的,只要是有一點兒挨著邊的,林辰能說的基本上全部都說了。

寧風致滿頭黑線的看著林辰,他知道林辰說的除了開始的話,基本上都是廢話,但是他也只能忍著,畢竟綺羅鬱金香現在只有林辰的手上才擁有。

強忍著一巴掌拍死林辰的衝動,寧風致無奈的說道:「對對對,你說的這些功效我都知道,現在你就直接說你需要什麼東西吧。」

林辰嘿嘿一笑,看著快忍不下去的寧風致說道:「寧宗主,可否讓我去你們七寶琉璃宗的寶庫挑選一些東西啊,放心,我就只挑選藥材之類的天才地寶,而且我只挑選二十株,怎麼樣?用二十株藥材換取綺羅鬱金香,你不虧吧!」

聽到林辰的話,寧風致的臉色凝固了,七寶琉璃宗宗門寶庫的珍藏有多少東西他基本上都知道,林辰要求要他自己去挑選二十株藥材,那麼他就一定會挑選好的,也不知道具體價值是多少,不過回頭一想,寧風致就打算答應林辰了,因為自己宗門裡面的藥材對自己一點兒用都沒有,還不如和林辰換取一個七寶琉璃宗的未來。

想清楚以後,寧風致就看著林辰,悠悠的說道:「好吧,我答應你,不過你只能挑選藥材,不能挑選其他的東西。」

得到寧風致的肯定后,林辰不著痕迹的笑了笑,心中默默地想到,以七寶琉璃宗的珍藏來說,自己這次應該能小小的賺個兩百來萬的兌換點。

林辰拿著手裡的啤酒對著寧風致說道:「寧宗主,我們合作愉快。干一杯!」

寧風致的臉皮抽了一下,然後拿著一罐啤酒和林辰碰了一下,仰頭就喝了起來。

看著寧風致有點兒鬱悶的樣子,林辰不由得笑道:「寧宗主,你就別鬱悶了,你想啊,你們宗門的藥材對你根本沒什麼用,而我的綺羅鬱金香卻能讓你的武魂進化,怎麼想你都是賺了。」

寧風致並沒有回答林辰的問題,只是默默地喝著啤酒,現在他知道了,出來的時候寧榮榮為什麼會說找林辰幫忙,林辰一定會答應的,以林辰的這種性格,給他足夠的好處以後,他能不答應嗎?

………………………

天色完全暗淡了下來,讓林辰沒想到的是,骨斗羅和劍斗羅這兩位封號斗羅,居然承受不住啤酒的迫害,居然喝的有了些許的醉意。

看著正在耍酒瘋的兩人,林辰和寧風致對視了一樣,然後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無奈。

林辰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看著寧風致說道:「好啦,寧宗主,我們走吧,今天的野餐到此結束吧,你們離開七寶琉璃宗的時間也有些長了。」

寧風致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無奈的看著兩位耍酒瘋的斗羅說道:「骨叔,劍叔,走了,會宗門了。」

可是骨斗羅他們像沒聽到一樣,只是自顧自的在吹著牛,什麼他當年面對三大封號斗羅的圍攻重傷一人後全身而退,什麼一人獨對兩大封號斗羅毫無壓力,說的林辰都快聽不下去了。

看著一臉無奈的寧風致,林辰笑了笑,然後轉頭對著兩位封號斗羅說道:「好啦,我們走吧,等回到宗門我再給你們喝一種更好喝的酒。一定讓你們滿意。」

聽到林辰的話后,兩位封號斗羅眼神一亮,同時站了起來,看著獃滯在原地的寧風致說道:「小兔崽子,還等什麼呢?不是要回宗門嗎?走啊。」

看著被說的一臉懵逼的寧風致,林辰不由得笑了笑。

對兮兮她們交代了一下后,林辰就帶著寧風致他們來到了史萊克學院的操場上,然後從戒指中拿出了自己的直升飛機。

看著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骨斗羅和劍斗羅的酒意頓時醒了一半,有些驚訝的看著林辰,「你這個大傢伙又是什麼東西,幹嘛用的啊?對於林辰的手段他們已經麻木了,就像寧榮榮說的,他時不時會拿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叫直升飛機,一種用來代步的工具,速度不比你們的低。」小智被林辰升過一次級,現在的速度已經不亞於封號斗羅的速度了。

三人跟著林辰走上了直升飛機,至於寧榮榮的話,她還在和兮兮她們打麻將呢,一會兒麻將,一會兒撲克,讓林辰都有點兒懷疑,自己當初給她們弄這些東西是不是一種正確的做法。

上了飛機以後,小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尊敬的機長,歡迎回歸,小智為你服務。」

林辰點了點頭說道「定位七寶琉璃宗,開始極速飛行。」

說完以後林辰就示意寧風致三人做下。

寧風致不由得好奇的問道:「你這直升飛機是不是榮榮說過的能飛的那種大傢伙。」

林辰點了點頭,「它確實能飛,而且速度不慢,好了,我們很快就會趕到七寶琉璃宗的。」

這時候小智提醒道:「請注意,飛機即將起飛。」話音落下后,直升機的螺旋槳就開始旋轉起來,然後飛機慢慢的開始飛升,飛升了一個高度以後就朝著七寶琉璃宗飛去。

寧風致三人一臉好奇的打量著飛機,然後感受著這種飛行的感覺。

沒多大一會兒,全速飛行的直升飛機就來到了七寶琉璃宗的上空,靜靜地懸停著。

而七寶琉璃宗裡面的魂師看到久不離開的直升機,就釋放了一個訊號煙花,召喚著人手,準備應對著這個大傢伙。

看著閃亮的訊號煙花,林辰說道:「小智,打開飛機艙門。」

能飛機艙門打開以後,林辰對著寧風致三人說道:「寧宗主,我想以你們三個的實力,從這個高度跳下去應該摔不死吧。」林辰覺得還是先讓三人下去解釋一下,別一會兒自己被群攻就不好說了。

三人走到艙門旁邊,然後對視一眼,直接跳了下去。

看著三人落到地下,林辰就說道:「小智,開始降落。」

走出直升機以後,林辰就轉身把直升機收了起來。

看著一旁的寧風致說道:「走吧,寧宗主,我們過去吧,一會兒我還有事兒呢。」

寧風致點了點頭,然後示意這林辰跟著自己,就往前走了。

沒一會兒,林辰跟著寧風致來到了一道大門前,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大門,給人一種異常厚重的感覺。

寧風致掏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大門,然後就帶著林辰走了進去。

剛走進去,林辰的鈦合金雙眼差點兒就被閃瞎了,因為進去以後,到處都是一片金燦燦的顏色,給人一種金山的感覺。

林辰看著寧風致說道:「寧宗主,你們七寶琉璃宗不會窮的就剩下金魂幣了吧。」

寧風致搖了搖頭,然後朝著前面走去,帶著林辰來到了另外的一片空間,沒錯,就是另一片空間。林辰從來沒有想過,七寶琉璃宗居然會有這類似於秘境之類的地方存在。

寧風致指著秘境內生長著的藥材說道:「這些都是我們宗門子弟或者長老外出的時候發現的有價值的藥材,都被移植到了這兒,全是我們宗門所有的藥材珍藏了,你自己挑選吧。」

林辰也不客氣,到處的轉著,還別說,很多藥材的年限還是比較久遠的,看來是七寶琉璃宗立宗以後就開始收集的了。

尋找了半天,林辰想要的藥材有四十多株,年份都不短,而且價值不菲。

林辰這下就尷尬了,自己說好的是二十株藥材,不能多拿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