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到幕多如此的不識抬舉,蒼羅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開口道:「動手。」

蒼崖閣的弟子得到蒼羅的話,大吼一聲,一起攻向行雲府的人。

轟轟轟!

砰砰砰!

大堂內亂作了一團,行雲府的弟子和蒼崖閣的弟子打成一團。

幕多渾身靈氣涌動,把周圍圍上來的蒼崖閣弟子一一打飛,周圍行雲府的弟子也與蒼崖閣的人大打出手。

不受控制的左牧,在幕多放開他以後,大吼著直接沖向了無尚。

「老賊,我殺了你!」

無尚臉色癲狂,面露興奮之色,他在蒼崖閣不受重用,鬱鬱寡歡,還受到蒼崖閣人的排擠,心中早已經有些扭曲,在看到左牧衝來,他癲狂無比。


「左牧,回來!」幕多在一掌把一名靠近他的蒼崖閣弟子打飛以後,看到左牧沖向無尚,臉色一變,著急吼道,這左牧根本不是無尚的對手。

「啊!」左牧大吼著,渾身殺氣騰騰,靈氣擴散而出,一掌拍向無尚。

無尚,一臉癲狂著也直接沖了上去。

砰砰砰!


兩人才交手幾招,左牧便被無尚打飛了出去。

左牧大口吐血,眼中滾滾殺意,滔天的恨意直衝霄漢,大吼一聲,又是直接沖了上去。

砰!

再次一掌被無尚排飛。

「咳咳!」左牧直接又是一口猩紅的血液,在大吼聲中,又是一次沖了上去。

幕多看得著急無比,準備過去,就在這是,蒼羅一掌拍來,哈哈大笑:「幕兄,你的對手是我!」

轟!

磅礴的靈力席捲而出,轟向幕多,幕多無暇分身,忙於對付蒼羅,看向左牧那邊,卻是著急不已。

緊接著述再次一掌被無尚排飛。

「怎麼,心痛了!」蒼羅冷笑,一隻手攜帶者滾滾的靈力,打向幕多的肩膀。

轟!

這一掌被幕多擋住,一道驚人的氣浪漣漪向四遍八方擴散開來。

幕多衝著無尚大吼道:「你連一點情分也不念嗎?」

無尚停了下來,一臉的癲狂:「情分,哈哈哈,我恨,我恨!啊啊啊啊!」他大吼著沖向左牧!一腳狠狠的踢在了左牧的腹部上。 左牧渾身痙攣,顫抖,把苦膽都吐了出來。

被女主拐進書里掰彎了 ,衣衫破裂,多處傷痕,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再次去找無尚報仇,可他受傷過重,只是徒勞掙扎。

「我要殺了你!」左牧匍匐在地,臉貼著地面,嘴中還在流著血液和苦汁,眼中恨意滔天,滿臉的不甘與痛苦。

他再一次掙紮起來,啪,一下子摔倒在地。

「哈哈,你起來啊!」無尚大笑,一腳再次把左牧踹飛。

幕多一臉寒意,眼神如電,疲於抵擋蒼羅的攻擊。

想要去救左牧,可是該死的蒼羅攔住了他。

「幕兄,你可要認真對待我們之間的交手!」蒼羅的聲音響起。

一把赤紅色的巨型彎刀,泛著森然的光芒,靈氣沸騰,攜帶著一道刀芒,劈向幕多。

刺啦!

一直不時關注左牧的幕多,肩膀一痛,衣衫破裂,血肉劃開,流出猩紅血液。

他吃痛,精神立刻集中,嘩嘩嘩,雙手出現一把靈力幻化的秩序神鏈,嘩啦啦的泛著鋼鐵特有的脆響與冰冷。

啪!

秩序神鏈甩動,猶如蠍子的尾巴,甩向了蒼羅的手臂。

嗡嗡!

秩序神鏈散發赤霞,一陣陣光芒閃爍,不斷地收縮抖動,壓制蒼羅的手臂。

蒼羅冷笑,根本不為所動,另一隻手靈力涌動,拍向幕多受傷的肩膀。

幕多雙手掌控秩序神鏈,渾身靈氣爆發開來,瞬間數百條之秩序神鏈延伸著嘩嘩,像多條手臂,抓向幕多。

「你叫啊!你接著叫啊!哈哈!」這時候傳來殘忍而又惡毒的叫聲。

幕多回頭,無尚正在一腳一腳的踢在左牧的腹部。

「混扎!」

他臉色大怒,秩序神鏈瞬間改變方向,舞動著,帶著赤霄,帶著怒氣,帶著狂風。

啪!


砰!

秩序神鏈甩動,纏繞住無尚,在他驚恐的眼神中狠狠的排在了牆上。

轟!

突然,幕多背後劇痛,被蒼羅一掌拍到,大口吐血。

秩序神鏈衰弱的停了下來,無尚掉在了地上。

正在攻擊行雲府之人的無諾,急忙跑了過去,扶住無尚:「師傅,你沒事吧!」

不過卻被無尚一把手甩開,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液,癲狂的大笑,又走向左牧:「我能殺了洪濤,也能夠殺了你!」

無諾看向倒在地上渾身鮮血的左牧,撇過頭不敢再看。

幕多半跪在地上,嘴角有一絲血液, 連哭都是我的錯 ,全部已經身亡。

他站起身,立刻被蒼羅一掌拍倒。

「呵呵,怎麼了幕兄,沒有力氣了?」蒼羅哈哈大笑。

幕多呼吸紊亂,受傷的青筋暴露,滿臉不甘,在此受如此屈辱,實在可恨。

這時候蒼羅眼神驀然一冷:「你去死吧!」

他手中光芒閃爍一掌劈下。

哧!

這時一道急促的風聲從蒼羅的耳邊傳來,一件東西閃爍霞光,一下在打在了蒼羅的手臂上。,令她攻擊驟停。

他面色冷冽,急忙回頭:「是誰!」

杜命!

杜命!

杜命!

場中同時三四道驚訝的聲音響起,蒼羅皺眉,是這個小子,隨即卻高興起來,他身上有天命筆。

幕多驚訝杜命居然沒死,可惜來了這裡也是送死。

無尚一臉寒光的看著杜命,就是這小子,破壞了他的計劃,否則滅了行雲府,他一定會受到蒼羅的重用,也不會淪落至此,對此,他十分痛恨。

無諾眼睛死死的盯住門外走來的身影,他恨,是杜命搶走了他的暮雲,自從他來到行雲府,屢次讓自己受辱,讓自己難堪,讓自己在幕多心中的地位發生改變。

就連暮雲自己青梅竹馬的女人,在杜命來到以後,一顆心全部掛在了他的心上,否則暮雲早就和他在一起了。

曾經的大師兄地位,讓人敬仰,而這一切,如今的一切都是杜命所賜,他又怎能不恨!

無諾咬牙切齒,目光怒火滔天,殺意騰騰,緊緊的盯住杜命。

杜命一襲黑色衣衫,眼神如鉅,冷冽這看著這一幕。

他面容堅毅,黑髮烏黑透亮,兩鬢間的藍發讓他看起來妖異無比。

從絕羅居出來,他便一刻沒有停留的快速趕往蒼崖閣,可還是來晚了。

大堂內,行雲府的弟子橫七豎八的躺在那裡,滿身的血液,死狀慘烈,再也沒有任何生機,幕多半跪在那裡,顯然受傷極重。

他眼睛一撇,頓時一股森然的寒意從體內爆發開來,那是左牧,趴在地上,滿身猩紅血液,一隻手狠狠的抓住無尚的腳踝。

已經近乎沒有了意識,可依然可以看出他的眼神中一臉的恨意,嘴裡在低聲的嘶吼:「殺了你,我殺了你!」

在行雲府,除了暮雲,他唯一當做朋友的也就是這左牧了,如今卻是這副凄慘模樣,一切都是蒼崖閣所害。

「你們真是該死!」杜命低聲喝道,表情冷酷無比,顯然憤怒到了極致。

「杜命,快走吧!你…..咳咳不是他的對手!」幕多虛弱的說道。

「呵呵,來了,就不要走了!」蒼羅冷笑,渾身靈力涌動,準備動手。

「杜命,杜命,你終於來了,我要殺了你,我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無諾一臉的狠戾,聲嘶力竭道,因無法控制的仇恨而渾身顫抖。

杜命一回頭,皺眉喝道:「你是誰!」

狠戾的無諾一愣,而後更是大聲嘶吼憤怒:「啊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他轉身直接跪向了蒼羅:「居主,把他讓我好嗎》我以後一定為奴為仆,為蒼崖閣效力!」

他面容癲狂而卑微,在低賤的跪求,想要獲得這種憐憫。

蒼羅皺皺眉,而後有些厭惡般的:「快點。」

無諾仿若得到什麼天大的恩賜一般,居然歡天喜地,這種恨是如何的深,來自於內心深處,他轉頭對無尚懇求道:「替我殺了他,好不好,替我殺了他,我好恨啊!」

無諾險些要哭出來一般,異常的激動,他不是杜命的對手,懇求無尚來幫他殺了杜命。

杜命皺眉,如今的無諾怎麼這副德行,就是連無尚也是,背叛了行雲府,在蒼崖閣應該會受到更好的禮待才對。 無諾曾經的行雲府弟子第一人,受行雲府所有弟子尊崇的大師兄,暮雲敬佩的諾哥,在幕多心中可以繼承行雲府基業的最合適人選。

英俊且風流,如今卻是這副看起來瘋瘋癲癲,被仇恨迷失了頭腦的樣子,如同一個跳樑小丑一般,讓人可憐。

杜命心中憐憫,可這全部是無諾咎由自取,這一切都要自己負責。

「師傅,替我殺了他好嗎?替我殺了他!」無諾大聲嘶吼懇求,望向無尚,

無尚癲狂的樣子恢復平靜,然後皺眉看看無諾,再次露出殘忍笑容:「好啊!」

無諾大喜,「謝謝師傅,」接連在地上跪拜。

「小子,你要是交出天命筆可饒你不死,否則最後還是落入我們手中!」蒼羅恰如的加入一句。

杜命直接道:「少廢話,來吧!」

轟轟轟!

無尚一臉的殘忍面容,衣衫襤褸,面容枯槁且瘋瘋癲癲。

他一步一步走來,每走一步氣勢便強上一分,渾身靈力涌動。

嗤嗤!

猛然間無尚桀桀一笑,露出雪白的森寒牙齒,快步掠來,掌心靈力涌動,直接便是大殺招,要斬殺杜命,為無諾了卻心愿。

龐大的能量猛然間爆發開來,在這片靜謐的空間中響起一陣爆鳴聲,如雷貫耳,動搖心神。

帶起龐大的呼嘯聲音,一掌拍向杜命。

杜命一動未動,無尚的臉上露出狂喜之色,攻擊速度徒然加快,更加殘忍無比。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杜命動了,一隻手臂猛然蛟龍,快速出擊,看不到軌跡,一把抓住無尚的那隻手掌。

然後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在無尚驚駭的目光中拔地而起,飛向後方。

砰!

牆壁碎裂,灰塵四散,一道人影狠狠的落下,發出震天的響聲。

無尚驚駭莫名的望著前方那道身影,怎麼回事,自己可是十紀修為,在自己的強勢攻擊下,他居然能夠迅速反擊,速度如此之快。

前幾日他還知道了杜命的真實修為,如今為何提升幅度如此之大,

蒼羅在一旁觀看,暗罵一聲:「廢物!」

連這小子也解決不了,要你何用,他已經決定,待到這件事情結束,這個曾經背叛行雲府的人不能夠再留在這裡。

「怎麼會!這不可能!」無諾嘶吼,滿臉不甘,看著倒下的無尚,他嘶吼慘叫:「師傅,殺了他,快點殺了他!」

「咳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