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到向着我們這邊飛擲兒來的黑色桃木劍,我衝着張虎和貓女大喊一聲,跟着自己也小心翼翼的注視着向我們這邊飛來的桃木劍。

我看到,向着我們飛擲而來的這個桃木劍此刻劍身之上黑煙更盛,間接還發出了猶如厲鬼索命的刺耳鬼嚎聲。我甚至看到,劍身之上的這些黑煙已經慢慢的凝結成了一條條黑色的騰蛇,這些黑色的騰蛇此刻正張牙舞爪吐着黑色的信子朝着我們飛撲而來。

當黑煙滾滾的桃木劍向着我們壓來之後,一股強大的陰氣也同時向着我們席捲而來,我隱約感覺,這樣飛刺而來的桃木劍,們…我們好像躲不過……

“看來躲不過了!張虎,憑空畫光盾!”我猛的衝着張虎大喊了一聲。

我跟張虎說的是張虎會的一種比較難以悟出來的防禦道法,這種道法我還沒悟出來,但這小子已經悟出來了。

這種道法是結合自身的念力,然後用桃木劍憑空劃出一個運轉且發出金光的八卦羅盤。

被我這麼一提醒,張虎這小子也不慫,直接都跳了出來擋在了我和貓女的身前,然後就拿着桃木劍在半空之中開始比劃了起來。

“太極生像,八卦歸位。體有金光,覆映吾身,急急如律令,開!”

隨着張虎的法咒念成,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個運轉的巨大金色八卦轉盤,金色的八卦轉盤猶如一個巨大的金色鐵餅,

就那麼嚴嚴實實的擋在了我們的面前。

可是讓我無法相信的是,當冒着濃濃黑煙的桃木劍刺來的時候,擋在我們身上的八卦羅盤就跟玻璃一般直接發出嘎嘣一聲,然後瞬間瓦解。下一刻,黑色的桃木劍直接就向着頂在最前頭的張虎而來。

就在張虎陷入了危機的時刻,我看到貓女突然眼神變的無比的犀利。下一秒,她直接衝了過去就推開了張虎。然後……

只聽“噗呲”一聲,那把巨大的黑色桃木劍直接從貓女身體的前心貫穿而入,在從後心而出……

在貫穿了貓女的身體之後,巨大的桃木劍又在半空轉了一圈兒之後,再次飛回到了屍魁的手中。

看到貓女被桃木劍刺穿了身體,我急了,於是我立刻跑了過去。

“三八貓?你怎麼樣?你沒事吧?”我焦急的問道。

我看到貓女現在的情況很糟,被刺穿的地方是心臟的位置,這讓我很揪心,我隱隱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溼潤。

似乎看到了我要掉淚,貓女對着我露出了蒼白的笑容道:“瞧你那點出息,我死不了,我可是還有九條命呢!就算這次丟了一條性命,我還夠死上六次呢!”

聽貓女這麼一說,我一下就放下了心來。話說我把貓女有九條命這個事兒給忘記了,想要留下的眼淚又被我給硬生生的忍了回去了。

聽說貓女死不了,命多的很,原本站在一邊傻眼的張虎這會兒也緩過神來了。然後,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們面前的屍魁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苗爺爺,今天我不允許你傷害我的朋友,除非我先死了!”

對着屍魁說完這話,張虎就衝着屍魁跑了過去。

看到張虎這小子要犯渾,我趕緊把貓女放在了一邊的石頭旁安頓好,然後快速跑過去支援張虎。

我認爲張虎這小子可能是看到貓女爲他丟了一條命,這會兒急了,要跟屍魁送菜去。但是我卻忽略了張虎這小子的縝密心思。

就在張虎就快來到屍魁的身邊,準備跟屍魁搏命,然後屍魁揮舞起手中的桃木劍,眼瞅着就要砍了張虎腦袋的時候,在面對如此危險的情況下,張虎卻詭異的笑了。

下一秒鐘,他突然從懷裏掏出了一張符籙,然後向着站在一邊得意洋洋看熱鬧的夜叉就撇了過去。

張虎的這個變化不僅嚇了夜叉一跳,也嚇了我一跳。在生死存亡之際,他沒有想着去躲過屍魁的攻擊,而是在瀕臨死亡之時,去選擇了把目標對準了夜叉,這心得有多大啊!這簡直讓人不可思議!……

……

PS:今天是傳統節日端午節,大家記得都要吃糉子,吃雞蛋鴨蛋,記得要綁五彩繩,這是傳統的禮節哦。 渡夫成仙:家有總裁初長成 還有,看書的讀者如果你是在電腦上看的,希望你能給我投一張月票,月票是免費的,只要訂閱超過五塊錢就有一張。多謝大家支持,謝謝!最後祝大家節日快樂。

(本章完) 張虎的搏命之舉讓準備揮劍向他砍去的百年屍魁猛的頓住了,下一秒鐘,百年屍魁突然把揮舞向張虎的黑色桃木劍猛的轉移方向,快速向着張虎撇下的那道符籙丟去。百年屍魁丟過去的桃木劍是又快又狠,等它把桃木劍丟過去之後,它的腳跟着猛的用力踢向了張虎,直接就把張虎給踢出了好幾米遠。

等張虎被踢飛出去了之後,我看到,眼瞅着那符籙就要擊在夜叉身上之時,那把黑色的桃木劍就及時的跟了上來,然後直接將飛向夜叉方向的符籙給穿透之後釘在了破廟一側的牆壁上。

看到張虎搏命的一擊沒有奏效,我挺是爲張虎感到可惜的,不過眼下可不是合計是否擊中那夜叉的時候,而是要去看看,被百年屍魁踹飛出去了之後,張虎那小子現在怎麼樣。

等我跑過去扶起來張虎之後,我看到張虎那小子還算可以,雖然被踹的不清,但是還能勉強站起來。不過看他這樣,已經算是失去了戰鬥力了……

眼下,貓女丟了條性命,現在處於恢復階段,張虎又沒了戰鬥力,能與之抗衡的也就只有我了。但是問題是,我現在還沒到動手的時候,老奶奶所說的那種情況貌似還沒有發生過呢……

就在我盯着我面前的百年屍魁和那個夜叉看過去的時候,那個夜叉臉色突然變的尤爲的陰冷。跟着,他冷聲對我喊道

“好傢伙!差點着了這小子的道兒了,差點讓我小命不保啊!你們這可是激怒我了哦!”對着我說完這話後,夜叉鬼物又拍了拍隨後趕到他身邊的百年屍魁。跟着他對百年屍魁下達命令道。

“幫我弄死了他們!我要立刻馬上!而且要用你最強大的招數!”

等夜叉下達完了這個命令之後,我看到百年屍魁的身體突然出現了一些抖動,隨後,他就向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在向着我們走過來的時候,我發現在百年屍魁的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八個黑乎乎的大字。隨着這八個大字的出現之後,百年屍魁那巨大的身體居然猛的沖天而起,然後跟腳底下踩了雲朵似的,就這麼飄在了半空之中。

跟着我發現,那八個大字居然分列八個方位,化成八個特殊的黑字。這八個黑字我看的很清楚,它們分別爲“乾”、“坤”、“震”、“巽”、“坎”、“離”、“艮”、“兌”。

等八個黑字在天空之中列位排好了之後,百年屍魁的身子已經出現在了八個大字的正中間,跟着百年屍魁巨大的手掌胡亂的比劃了一翻之後,一個發着灰黑色的像是陣法似的東西出現在了半空之中,跟這八個字組成了一副八卦金圖陣,圍繞着老頭子便旋轉起來!在陣法成了之後,觸目驚心的一幕發生了,我發現那圍着陣法的八個黑字突然變成了極爲顯眼的血紅色!

陣法成了之後,百年屍魁的身子飄在了八卦陣的中央,跟着百年屍魁口中大喝道

“太極分

兩儀,兩儀分四象,四象化八卦,八卦衍八荒!八荒金光陣,開!”

隨着百年屍魁的喊話聲落下,只見圍着百年屍魁運轉的灰黑色八卦陣突然黑色的光芒匯聚成束,然後匯聚成束的黑光如同利劍一般,又似黑色的狂龍,跟着就狠狠地向着我們這邊飛衝而去。

“完了,這下我們可算是徹底倒毛了…..”

看到飛衝而來的八荒金光陣,我是心如死灰……

茅山術書中記載,八荒金光陣乃是茅山禁術,施術的道人聚集全部之修爲,開啓這種殺招。當這招被開啓之後,中招的不論是惡鬼還是生人,都將被金光化爲瓦礫。當然,施術者一旦開啓這個道術之後,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施術者將不能動彈,一兩個時辰之內全身無力。隨隨便便來一個人,都能要了施術者的性命。

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百年屍魁歲施展的八荒金光陣是黑色的,但是我明白,這就是這個陣,我們必然是逃不掉的。

就在我認爲我們已經徹底沒了生的希望之後,我突然看到。天空中的百年屍魁身子是一陣抖動,然後他竟然開始抱着腦袋一臉痛苦的表情,嘴巴里也大聲喊道:“不!我不能這麼做!不!”

隨着百年屍魁的變化,向着我們飛過來的黑色如狂龍般光劍突然速度上變慢了很多,像是受到了什麼阻力一般。

看到百年屍魁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我知道機會來了!

之前老奶奶在我耳邊跟我說過,當苗鬼眼的靈魂被抽離在那個百年屍魁的身上後,由於他們之間初次的結合,苗鬼眼那個被安放在百年屍魁的身上的靈魂一定不會是那麼的牢固。在我們對付的時候,只要百年屍魁出現了異變,靈魂稍有異動,表現出痛苦之類的狀況,那就是證明苗鬼眼的靈魂在反抗,不想存在於百年屍魁的身體裏,這個時候,是我最佳動手的時機!

我帶着的包裏,有苗鬼眼用來裝着夢魘惡殺鬼的寶葫蘆“鬼見愁”。

鬼見愁能夠收容一切無形的陰魂鬼物,現在苗鬼眼離體的靈魂也算是陰魂的一種,理論上,苗鬼眼的靈魂也能被鬼見愁所收容,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利用苗鬼眼的靈魂和百年屍魁的身體相互鎮壓反抗的時候,把苗鬼眼的靈魂給徹底的收在鬼見愁中!

使用這個鬼見愁的方法老奶奶也在我的耳邊告訴了我,我也不知道她爲什麼會知道使用鬼見愁的方法,不過到了這個時候,我也沒時間去考慮這些,這是一個唯一能拯救我們,也能拯救苗鬼眼靈魂的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想到就做,於是我利用百年屍魁發狂,黑色的光劍遲鈍的時候,趕緊從包裏面取出了那個鬼見愁葫蘆。然後我將葫蘆口上的瓶塞打開,跟着我念念有詞道

“太上有命,搜捕精魂,八方威神,使我自然,急急如律令,收!”

隨着我這一個收字喊起,我就

感覺從我的四肢百骸,所有的力量都被我手裏的這個葫蘆給抽空了一般,然後突生了一種無力感。就在我這種無力感生出來之後,我看到從葫蘆的瓶口突然出現了一束灰色的光束,跟着這束灰色的光束直接就照在了百年屍魁的頭上。

隨着這股光束的照射,我發現這具百年屍魁突然就變的更加的狂躁不安了起來,身體也在半空中亂揮亂舞,猶如瘋掉了一般。而與此同時,原本陰着臉的夜叉也臉色大變,嘴巴里不停的低語道

“不!這不可能!怎麼會變成這樣?這不可能!這是我辛苦在完成的實驗,不可能的!”

沒理會夜叉的低語,我則是牢牢的把持着我手裏的鬼見愁,然後看着天空中的那個巨大的百年屍魁到底有怎樣的變化。

就在我把持着這個鬼見愁葫蘆就快堅持不住的時候,突然之間,一團黑氣從百年屍魁的腦袋裏蹦了出來,然後順着鬼見愁所放射的灰色光束而鑽進了鬼見愁的裏面。

見到這個情況,我面色一喜,然後我趕緊塞上了塞子,生怕那團黑氣跑掉了一般。我基本可以肯定,那團黑氣就是苗鬼眼的靈魂。

不是親家不聚頭 等我塞好了塞子之後,我累的是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我沒想到,發動這個葫蘆需要念動咒語不說,還要攝取我身體裏所有的力量,這特麼太坑爹了。幸好我堅持住了,要不然功虧一簣。

等我再次仰起頭看着天空之中的百年屍魁之後,我發現那個原本有些發狂的百年屍魁居然一動不動了。而圍着他的的那個八卦陣也消失了,甚至就連要衝向我們的黑色光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消散於無形。

在半空之中靜止了大概五秒鐘左右,巨大的屍魁身體突然間開始腐爛,然後他的身體猛地向着地面上砸了下來。

看到他下墜的身子,我心裏清楚,這要是被他給砸瓷實了,那小命可當真不保了。

不過還好,這個巨大屍魁的落地點不是我們這邊,除了濺起漫天的灰塵之外,在就沒有什麼了。

等煙塵散去,一切都恢復了平靜,然後我看到,那個原本巨大的屍魁,不知道是何原因,屍體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幾乎都快化成了一灘黑水了。

就在我看着那腐爛的巨大屍魁出神的時候,張虎在一邊提醒我道:“我靠!這什麼情況?對了!薛晨大哥,快抓住那個夜叉,抓住它興許我們就知道很多事情了!”

張虎一提那個夜叉,我立刻就打起了精神來。可是當我仰起頭一看,哪還有什麼夜叉啊!更重要的是,我現在身上可是一丁點的力氣都沒有了,別說是對付夜叉,就是來個十歲的小孩,打我都沒任何脾氣……

就在我懊惱夜叉很有可能逃走了的時候,突然之間,我看到從破廟裏,貓女向拽死狗一樣,拽着那個夜叉就向着我們的面前走了過來……

……

(本章完) 發現貓女像拽死狗一樣把夜叉從破廟裏拽了出來,我是非常的驚訝。

“你什麼時候好的?他…他是個什麼情況?”我指着夜叉對貓女問道。

見我這麼問,貓女一臉輕鬆的回道:“剛剛活過來沒多久就看見這個黑傢伙想要溜走,然後我就追上來了。”

對我回答完這話的時候,貓女已經把夜叉帶到了我的面前。

當夜叉被帶到我的面前趴在地上之後,我一臉狠厲的對他道:“你到底是幹什麼的?爲什麼要這麼對付我苗爺爺?還有,周大海是你的手下嗎?你們到底在醞釀着一個什麼陰謀?屍湯是怎麼回事兒?說!”

見我一連串問了他四個問題,夜叉慢慢的擡起臉,然後對我流露出了一抹邪笑。

“嘿嘿!我什麼都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我也不會說的!想從我嘴巴里套出點什麼,可能不會隨了你的意願哦!”

見夜叉不肯說,我就對他大聲喊道:“你特麼在要是不說,我就讓你灰飛煙滅!”

我這話不說還好,這麼一說,夜叉居然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十一王,不勞你費心,落在你們的手裏,就算你們不讓我灰飛煙滅,我也會讓我自己灰飛煙滅的!”

“十一王?你也叫我十一王?你認識我?”聽眼前的夜叉這麼稱呼我,我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看着他。

“當然認識了,十一王可是我最親近的人呢,是我願意用生命爲保護的人呢!”夜叉從嘴巴里慢慢的說了出來。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麼?我過去都發生些什麼?快告訴我!”見這個夜叉似乎是很瞭解我的過去,我對着他吼道。

可是接下來夜叉回答我的話根本就跟我的問題完全不搭邊。

“十一王,我們還沒輸,我們會贏的!我們會贏的!”

“什麼贏不贏的?你在說啥?我怎麼聽不懂啊?”聽夜叉這麼說,我就更加的不知所云了。

“十一王,我們會贏的,會贏的!嘿嘿!”

夜叉就好像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似的,整個狀態透着一股瘋癲……

“你特麼說什麼呢?能不能好好回答我?!”我有些火大了。

“桀桀——”

我們會贏的,會贏的!桀桀——”

夜叉依舊自顧自的說着話,在說話的時候,我發現,夜叉的身體正在發生着變化。他的身體在慢慢消失,在慢慢化成無數個黑色的顆粒。黑色的顆粒越散越多,最終身體消失,這些黑色的顆粒也消失在漫天的世界裏……

“臥槽!這是咋回事兒?”看到夜叉這樣,我有點發懵。

“薛晨大哥,你傻了啊?夜叉這是在自燃魂體,他自己選擇了消亡!”

聽張虎這麼一說,我這纔想起來,在茅山術的書中,好像真有這樣的記載。而夜叉的狀況也確實如書中記載的那樣。

看着夜叉就這麼消失了,我是特別的窩火,這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正主兒,他就

這麼消失不見了,說不窩火那都是假的。

其實讓我更鬱悶的是,我不知道他爲什麼會認識我。而且他最後說什麼,我是他最親近的人,他願意用生命保護我是怎麼回事兒?要是他願意用生命保護我,爲什麼現在就這麼對待我?這麼對待我身邊的親人朋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更讓我不理解的是,他說他們會贏的,他們指的是誰?又到底要贏什麼?

我是真的搞不懂,真的太琢磨不透了。

不過眼下,既然夜叉已經消失了,我也不需要多想了,眼下,我第一件事想的是,看看能不能跟鬼見愁葫蘆裏苗鬼眼的那道靈魂達成溝通。

於是我先是搖了搖鬼見愁葫蘆,然後衝着裏面喊道:“苗爺爺,苗爺爺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小兔崽子,你放我出來!你亂晃什麼?”

當我喊完話之後,從葫蘆裏傳出來的居然是夢魘惡殺鬼那難聽的聲音。

“你特麼給我閉嘴!沒跟你說話,在說一聲我就煉化了你,讓你變成一團黑渣!”

被我這麼嗆聲,那個夢魘惡殺鬼果然沒聲音了。

“苗爺爺,你在裏面嗎?能聽到我說的話嗎?”我又問道。

等我問完了之後,這一次,從葫蘆裏果然傳出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哦!我在呢,孩子,我在葫蘆裏能看到你們,你們都還好吧!”

聽苗鬼眼開口說話了,這給我激動的不要不要的,而我身邊的張虎都激動的哭了……

“苗爺爺,你還好吧!你知道,這些天你可嚇死我們了!”我聲音中帶着哭腔。

“嘿嘿!害怕啥?我老命一條,死了就死了唄!反正我也活夠看了。不過我做夢都沒想到,你們兩個混小子爲了救我這麼拼命,這些我都看在眼裏,雖然我的靈魂一直被壓制控制,身體裏的死氣一直在折磨我,但是我有看到,有看到!你們真讓我不可思議,真的很不可思議啊!你們長大了,你們沒有讓我失望,真了不起!”

聽苗鬼眼這麼誇獎我們,我和張虎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了……

跟着我對着苗鬼眼問道:“苗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個夜叉是什麼來頭?爲什麼周大海要聽他的?還有他爲什麼要把你跟屍魁結合在一起?這是怎麼回事兒?”

聽我這麼問,苗鬼眼在葫蘆裏對着我回道:“他什麼來頭我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其實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知道的是,他是想讓我跟那個百年屍魁結合,讓道法跟鬼氣結合,打造出一個更強大的怪物,或者說我的靈魂和百年屍魁的結合,會成爲一種叫做“鬼道士”的怪物吧!”

“鬼道士?”我吃驚的聽着他的話重複道。

“沒錯!用我多年精學道法的魂力,和陰氣極重的百年屍魁結合在一起,這也就意味着是將道氣和鬼氣想融合。本來這兩股氣是一正一邪的,完全融不到一起去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當我們融合了之後,所施展的道法會成爲攜帶着陰邪鬼氣

的特殊道法,而且威力更加的強大,這非常的讓人難以置信。”

聽苗鬼眼這麼說,我也是唏噓不已。

跟着我又問道:“苗爺爺,現在高潔被我們除去了,夜叉也被我們除了,就剩下逃跑的周大海,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

聽我這麼問,葫蘆裏的苗鬼眼輕笑了笑:“到底還是年輕,道行太淺啊!其實你們錯了,夜叉沒有消失,夜叉一直還在呢!”

“啊?不可能!他就在我們眼皮子地下自行消散的,這個我不能看錯!”一邊的張虎信誓旦旦道。

“我沒說你們看錯了,其實這裏面……唉!算了,關於夜叉的這些事兒咱們以後再說。眼下,你們需要去做其他的事情。”

“怎麼做?”我問道。

“如今百年屍魁因爲我的靈魂離竅,所以身體瞬間腐爛了。不過它那腐爛的身體由於陰氣重,會給這個破廟帶來災難的。所以這個地方,這個破廟,你們需要用火給燒掉的。甚至於,連我的那具被綁在石柱上的身體也要用火燒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