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看似輕若鴻毛,但乍然爆發之後,卻又重若泰山。銀瓶乍破水將蹦,最後一點觸發,如滔天的黃河水傾泄一般。無盡的力量如一座從天而降的大山一般轟然的砸在了余宏宇的劍上,像是洪水沖泥房一般,瞬間便摧毀了他的劍勢,金光頓然暗淡無色。

滂沱了力量,如泄洪口一般的噴涌而出,一瞬間,余宏宇便感覺到了數億均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劍上。直接令他的劍一下跌落了下來,砰然的斬在了冰層之上,冰層爆裂,冰塊如箭四射了開來。這股磅礴的力量由劍湧上了他的手臂,再由手臂又迅速的席捲了全身,瘋狂的肆虐了起來,如同火藥包在他體內炸開了一般,血液頓然沸騰了起來,肌肉撕裂作痛,似是要斷裂一般。

氣血翻湧,血氣逆流,很快便衝上了喉嚨,濃濃的血腥味塞滿了口腔。

「噗嗤!!!」

余宏宇本想強把血壓下去,但卻發現血液沸騰的猶如泛濫的黃河一般,任他強力壓制,奈何根本壓制不住。鮮血如柱,衝破了牙關的阻撓,噴了出來,殷紅染艷了一片天空。

強大的力量,也像是巨浪推舟一般把余宏宇打的直接倒飛了出去。

「踏入勢門檻,果真是強大」,余宏宇睚目毗牙,好歹他也是通靈境極限的強者,已經有觸摸到勢門檻的趨勢,一身的實力自認為算是強大。但是與洛歸明一次交鋒之後,他才驚然的發現,自己面對洛歸明,根本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

光是這一劍勢,相差就不止一星半點。

一個回合,便讓他吐血不止,受了重傷。再來一下,他相信他絕對會失去了戰鬥力了。

絕世劍魂 余宏宇怎麼說也是通靈境極限的強者,在受傷受挫的情況下,卻並沒有亂了陣腳。藉助這股力量,他把劍插沒入到了冰層裡面,同時雙腳猛然的踩踏冰面,控制著身形極速的爆退。在爆退的同時,他也極力的調整自己的身形,以便能夠隨時出擊。

「噝!」

余宏宇眨眼間便退了數百米,劍在冰面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縫隙出來。

「沒死」,洛歸明撇了下嘴,馬上追殺了上去。

「不,洛歸明,你不能殺我」,余宏宇心生的懼意,此時也再也不顧什麼尊嚴了,語氣里明顯有求饒的味道。不過此時,洛歸明又豈會放過他。

「洛歸明,我認輸了,你已經殺了余超了,你不能殺我,殺了我,你會受到懲罰的」,余宏宇急聲道,想讓各歸明有所顧率。

「哼,懲罰,我說過神仙也救不了你,今天就算是拼著受懲罰,我也要殺了你」,洛歸明冷哼了一聲,絕了余宏宇最後一絲的念頭。

「不,我不能就這樣死了」,余宏宇心中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不幹,他不幹心就這樣窩囊的死去。同時,他也後悔了,後悔鋌而走險的想要殺洛歸明除掉,結果反到把自己兩人的性命搭了進去。

說一千,道一萬,也改變不了眼前的事實。

余宏宇真正的絕望了。

此時,還有誰能救的了他?

「就算是死,我也不讓你好受」,絕望中的余宏宇小宇宙徹底的爆發了,表情變得猙獰,睚目毗牙的瘋狂向洛歸明沖了過來,反正橫豎都是死,能給洛歸明帶來點傷害,那就賺了一點。

余宏宇是真正的拼了命了,絲毫不理會洛歸明的劍,把劍勢催發到了極致,向洛歸明劈斬了過去。

這種自殘式的打法,不得不說,還是有點殺傷力的。

「哼,找死」,洛歸明冷哼了一聲,劍鋒猛然一轉,匹練的劍勢肅殺的向余宏宇的劍上打了過去。

「鏘!!!」

交鳴聲如洪,空間都被生生的撕裂了開了一道可怖的口子。

余宏宇的劍被震偏了出去,洛歸明劍橫斬了過去,對準余宏宇的脖子切割了過去,寒光凄厲。

余宏宇依然不躲,手中的劍再次向洛歸明的身上揮斬了過來。

洛歸明要是這劍斬下去,是可以一劍切開余宏宇的喉嚨,收割了他的性命。但是余宏宇的劍,也必然會斬在了洛歸明的身上。余宏宇這最後拚命的打法,一劍爆發出來的威力,也絕對不可小覷。雖然說,縱然是傷不到洛歸明的根本,但可能也會造成不小的傷。

這一點,不是洛歸明想看到的。

「懾心術」,在這千均一發的關頭,洛歸明使出了懾心術,詭異的力量瞬間侵入到了余宏宇的識海和靈魂當中,余宏宇的身體頓時一陣獃滯,手中的劍失去了力量的支撐,自然也停在了空中,再也揮斬不下。而洛歸明的劍,則是速度不減,輕鬆的從余宏宇的脖子處劃了過去,帶起了一縷殷紅的血帶,血霧噴洒。

直到此時,余宏宇才恢復了神志,死亡的氣息已經將他籠罩,無盡的痛楚轟然的砸在了靈魂之上。

余宏宇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著洛歸明,眼裡儘是不幹。

這樣拼了命的打法,到最後竟然還是沒有觸碰到洛歸明的衣角。

余宏宇臉上的肌肉開始劇烈的抽搐了起來,滿臉痛苦的表情,身體後向退了幾步,便再也支撐不住,直直的倒了下去。生機如退潮一般迅速的流失,當最後一絲生機流盡,余宏於的身體再也動不了了。除了那雙瞪大的雙眼裡,寫滿了憤恨和不幹之外,只留下了一灘血跡。

在陽艷的照耀之下,映紅了半邊的天空。

確認余宏宇已經死去,洛歸明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回到了剛才的地方,余超也早已經死去,亦是瞪大著雙眼,表明著他死不瞑目。

「哼哼,我都還沒去找你,你到是自己送上了們來。也好,省了我不少事」,洛歸明冷淡一笑,余超他一直就想殺,只是一直都沒有好的機會。沒想到今天,卻是有了意外的收穫。

「哼,懲罰我,最好不要太過份了。」

余超和余宏宇必竟都是天洪閣的天才,如今又都是通靈境的強者,對於天洪閣來說,兩人無疑也是巨大的財富。雖然天洪閣方面沒有嚴令禁止說同袍之間不能撕殺,但顯然誰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再者,余超和余宏宇的家族勢力在天洪閣好像還不錯,這件事情,麻煩肯定是會有的,也只是大小的問題。

站到了踏入勢門檻的高度,此時洛歸明的心境自然也不是從前那般。

報告首長,萌妻來襲 如果長老和總閣主真要因為這件事而懲罰他,只是做個形勢隨便意思一下,洛歸明到也就接受了,如果要弄的自己灰頭土臉的話,那洛歸明到是要考慮一下,還在不在天洪閣呆下去了。

畢境來說,這件事情,洛歸明完全站的住理,問下無愧,對的住自己,更無愧於天下。

沒有對兩人的屍體進行處理,洛歸明直接離去。

這件事情,洛歸明可不認為能夠瞞天過海,神不知知鬼不覺。既然自己做了,也沒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果然,回到生活區才不到半天的時間,余超和余宏宇兩人被殺的事情,就已經傳遍了整個一號惡魔基地,弄的人盡皆知,都在紛紛的猜測兇手。

從現在的情況,很多人都猜測的出,對他們下殺手的,肯定是踏入勢門檻的強者。

如今,一號惡魔基地踏入勢門檻的強者,一共也就是四人。天洪閣的阮涇明和洛歸明,歐盟府的維塔斯,美利府的坎特。而因為余超和余宏宇是天洪閣人,自然很多人的懷疑對象都對準了維塔斯和坎特。

一時間眾說紛雲,猜測不斷。

在這個緊張的時期,余超余宏宇兩人的死,更是把氣氛弄的更加的緊張壓抑了起來。 其他三府的強者或許沒有將目光懷疑到洛歸明的身上,不過華龍府的強者知道余超余宏宇和洛歸明之間以前就有過一些恩怨,很快便把懷疑的目光投到了洛歸明的身上。

余超和余宏宇的死,對天洪閣的強者來說,確實不亞於一場地震。

做為一號惡魔基地華龍府翹首的阮涇明,自然很快著手起了這件事,余超兩人的屍體很快便被抬回了生活區,天洪閣方面也得知了情況,正在派人趕過來。

「哈哈歸明,你是不是你殺的。不用說,看你的眼神就知道肯定是你了。我一聽到這個消息,馬上就想到是你了,所以馬上就趕了回來」,一進門洛歸雲朗笑摟過了洛歸明的肩膀說道。

洛歸明淡淡一笑,目光瞥向了門口:「他們來了。」

只見幾道身影出現在了門口,為首的正是阮涇明,身後是萬終慶,夏秋四人還有龍嘯天。

阮涇明陰沉著臉,進門后便直視著洛歸明,眼裡泛著幾許尋問的味道。

萬終慶走到了洛歸明的身邊,拉了拉洛歸明關心的問道:「歸明,人不會是你殺的吧?」

洛歸明撇了下嘴,目光毫不避諱的直視著阮涇明說道:「沒錯,人是我殺的。」

「啊,還真是你殺的啊,開始他們說我還不信極力反駁,洛歸明,你,這——」,萬終慶也是一怔,瞪了瞪眼睛看著洛歸明道,有些驚訝,有些擔心,也有些憂慮。

看的出來,他是真心的關心洛歸明。

夏秋也是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無聲的嘆了口氣,輕搖了搖頭。

阮涇明得到洛歸明親口承認,臉色不禁又凝重了幾分,眉頭深一皺了起來,眼裡閃過了幾抹異色看著洛歸明,有些複雜。

「哼,洛歸明,你好大的膽子,越來越為所欲為,心狠手辣了,你要殺多少人才肯罷休?」,許杵情緒有點激動的雙目圓睜的怒視著洛歸明指責道。洛歸明先殺他的學生周偉,現在又殺了周超。周超可是他帶過最優秀的學生,兩人都死在了洛歸明的手中,叫他如何不憤怒。

洛歸明冷掃了許杵一眼,以前或許洛歸明要懼他三分,也要敬他三分。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實力和地位的提升,此時洛歸明完全沒必要給許杵臉色。

「許執事說話請注意一點,我還輪不到你來指責」,洛歸明冷淡的說道,毫不給許杵面子。

「你——」,許杵氣極,指著洛歸明臉色漲的通紅。

洛歸雲狠狠的瞪了眼許杵,直接開罵道:「操你什麼你,你算是老幾,在這裡指手畫腳的,信不信老子廢了你。」

「放肆」,許杵氣的臉都綠了。

被兩個後輩如此指著鼻子罵,叫他老臉往哪裡擱。

「操」,洛歸雲瘋牛脾氣馬上爆了出來,掄拳就要向許杵招呼過去,完全把生活區不對動手的禁令拋到了腦後。

萬終慶眼疾手快,馬上一把抱住了洛歸雲,勸道:「不要衝動,算了!」

洛歸雲不解氣的對許杵道:「老傢伙,別太囂張了,以後在外面被咱碰到,一定干翻你。」

許杵鼻子都氣歪了,咬了咬牙,還是忍了下來。

洛歸雲的瘋牛脾氣在一號惡魔基地可是出了名的,絕對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莽夫,誰要是惹毛了他,准沒有好日子過。

洛歸明看向了阮涇明說道:「阮哥,你帶這麼多人過來…」後面的話雖然沒說下去,不過誰都聽的出來話中的意思。

阮涇明對眾人說道:「好了,你們都回去吧,我跟洛歸明談談。」

眾人紛紛退了出去,龍嘯天今天臉色也微微有些凝重,走到了洛歸明的身邊拍了下他的肩膀輕聲說道:「沒事,阮哥會站在你一邊。」

待眾人都退出去后,阮涇明坐了下來,對洛歸明仰了下下巴示意:「坐下說。」

阮涇明的態度,到是贏得了洛歸明不少的好感,洛歸明坐到了他的對面。

「洛歸明,你來一號惡魔基地也有半年時間了吧。對你的為人,我還是了解的。我也一直都很欣賞你,你是我見過最有天賦,心境最為沉穩的人之一。我知道其實你是個心裡善良的人,你不會輕易殺人。今天你殺了余超和余宏宇,肯定有你必殺他們的理由,能告訴我你的理由嗎?」,阮涇明說道,語氣中肯,像是一個長者和一名晚輩之間的真心談話一般。

年過三十的阮涇明,在洛歸明面前,確實可以算是長者了。

洛歸明說道:「他們兩人設計殺我,結果被我反殺了,這個理由,夠充分嗎?」

阮涇明說道:「洛歸明,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但是光我相信沒用,長老他們和總閣主能不能相信,那才是最重要的。洛歸明,你能祥細的跟我說下他們是怎麼設計於你的嗎?我到是很奇怪,他們明明知道你的實力,如果沒有一個萬全之策,怎麼敢對你下手。我實在是想不出,以他們兩人的實力,能有什麼有把握的計策能夠設計的到你,他們既然敢冒如此大的風險,想必來說他們自認為有十足的把握殺你吧?」

傍邊的洛歸雲聽阮涇明這麼一說,也生起了幾分好奇。

洛歸明把自己被設計的經過祥細的說了一遍。

聽完洛歸明的訴說,阮涇明眉頭皺的更深,若有所思了起來,幾晌才看向洛歸明說道:「洛歸明,我不防實話告訴你,你說的那種『毒液』至少我是聞所未聞,而且我敢保證我天洪閣寶庫裡面絕對沒有這樣的東西。這種奇怪了,如果有如此歷害的東西,我怎麼沒聽說過。」

洛歸明撇了下嘴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事實就是這樣。」

阮涇明搖了搖頭,輕嘆了聲道:「洛歸明,如此看來,情況對你非常的不利啊。一來你沒有人證,二來你也沒有物證,三來你說的那種能令你麻痹的毒液,也沒有聽說過。這件事就算是到了長老那裡,恐怕你也是百口難辯了。這次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天洪閣方面不可能不追究的。而且來說,余超他們家族的勢力在天洪閣也是有一點影響力的,長老中都有幾位和他們家走的很近。」

「操,這兩個傢伙想殺我兄弟,被我兄弟殺了,那是死有餘辜,該殺。你們天洪閣也不能這麼不講道理吧,哼,誰敢動咱兄弟,咱跟他不死不休」,洛歸雲叫罵道。

阮涇明對洛歸雲搖了下頭道:「年輕人不要那麼衝動,放心吧,以洛歸明現在的實力和地位,就算是總閣主要懲罰他,最多也就是做個形勢,然後稍微的懲罰一下,不會真的有多重的懲罰的。」

「操,那也不行,咱兄弟沒錯,憑什麼要受到懲罰,老子可不幹」,洛歸雲怒道。

洛歸明拉了拉他道:「算了歸雲,不要說了,先看看再說吧。」

聽到洛歸明的口氣,阮涇明也感覺到了洛歸明對這件事的態度。

阮涇明拍了拍洛歸明的肩膀,如一位兄長關心弟弟一般的說道:「不管怎麼樣,希望你都能冷靜一點,為一時衝動是沒有好處的,到時我會再向總閣主稟告一番,以總閣主的英明,應該會給你一個公正的處理。」

正在這時,一股濃濃的氣息傳了過來,三道身影大步走了進來。

為首的是一名看起來有三十五六模樣的男子,體型健壯,一臉的威嚴,身上散發出了氣息也是讓人畏懼三分。他的身後,還有兩名男子,看起來也有三十左右。三人大步走來,氣勢洶洶,有著幾分來興師問罪的架勢。

三人穿的都是清一色的銀灰色戰甲,胸膛掛有一徽章,上面寫著執法兩個字。

很顯然,這三人是天洪閣的執法了。

為首之人一進到屋內,目光便如虎一般的掃量了起來,最後目光落到了洛歸明的身上。

阮涇明拉了下洛歸明,示意他起身,對洛歸明說道:「這位是諸執法。」

從諸執法身上散發出的氣勢,洛歸明身上的血液竟然有些興奮的感覺,就種感覺是棋逢敵手的振奮感。洛歸明心中暗然,眼前這諸執法,恐怕也是踏入了勢門檻的強者。看來正如阮涇明所說,這件事情鬧的太大了,天洪閣方面必然會有所行動。

派出了一名踏入勢門檻的執法,也足以看出天洪閣方面對此事的關注度。

當然洛歸明並不懼,坦然的正視著諸執法那如隼鷹一般鋒利的眼神。

「諸執法」,洛歸明禮貌不失的喊了一聲。

「哼,承受不起」,諸執法重哼了一聲,顯然來者不善啊。

「操,牛鼻子別甩這麼高」,洛歸雲啐罵了一句。

「嗯」,諸執法鋒利的目光掃了過去,劍眉一皺,臉上泛出了一絲怒火。

「洛歸雲,不得對諸執法放肆」,阮涇明厲聲責到,不過聽的出來是在幫洛歸雲。

「哼,哪裡來的狂野小子,阮涇明,馬上把他帶出去,不然我可保不準磨練下他了」,諸執法說道。

阮涇明不等洛歸雲再開口,就強行的拉著他快速向外走去,很快洛歸雲就被阮涇明拉出了屋子,屋子裡面,只留下了洛歸明和諸執法三人。

兩人四目相視,一個鋒利,一個平淡,但是誰都占不了誰一絲便宜,就像是兩虎相視一般,令屋子的溫度也驟然下降了許多,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壓抑了起來。 兩人四目相視足足有三秒的時間,似是都想在氣勢上震懾住對方似的。

洛歸明忽然嘴角溢出了几絲淡笑說道:「諸執法,請坐吧。」

諸執法劍眉微皺,厲聲說道:「洛歸明,我今天不是來跟你喝茶做客的。」

洛歸明撇了下嘴,說道:「我知道,你是來興師問罪的是吧?」

諸執法目光隱晦的一挑,看著洛歸明說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孰是孰非總要問清楚,我奉長老授意特地前來徹查此事,希望你能好好配合。你到放心,我不會冤枉於你,今天你交待的一切,我都會如實的向上面稟告,至於如何處理這件事,再由上面決定。我希望你能如實的交待清楚,如果你所說有半點虛假,我都會徹查到底。」

洛歸明淡然一笑,道:「配合,當然配合,諸執法想問什麼,儘管問。」

洛歸明的態度,到是稍讓諸執法一怔,隱晦的打量了洛歸明一眼,臉色依然是無比的威嚴,厲聲說道:「余超和余宏宇是否皆被你所殺?」

洛歸明並不否認道:「是我所殺。」

「把你殺他們的經過祥細的給我說一遍」,諸執法臉色威嚴中泛起了一絲陰冷。

洛歸明到也配合,把自己被兩人設計,再到自己擊殺了兩人的過程祥細的說了一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