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盤波石落在徐川手中,接著自然而然便融入他的掌心中消失不見,旋即出現在他的靈台中,而後有無形的波動迅速的滲透他的身體各處,一道道法門滲透進入他的靈台,十劫傳承第十層,才是真正的十階仙法入門!而入門就必須達到元嬰層次,得到天道允許,才能修行。

金丹層次,十劫仙波最多提升增幅二十倍。

徐川若有所思,天道限制,很有趣。

比如天道限制,修為越高,壽元才能越長,比如天道限制,修為每次大提升,造化蛻變,都要迎來天劫,都說修真者是逆天而行,可其實天道早就設定好規則。

但是天道限制,也會有特例。

就像夏皇,肯定沒有轉化仙人之體,但是卻活了兩萬三千年,這就是特例!

再者修士正常只能有一個丹田,一個金丹,徐川卻有九個!這也是特例。

這算是違背天道限制,可造化神奇,又屬於天道變化之中,仔細想來,真的是難以揣測,徐川縱是經歷地府投胎轉世,見過的世面也不小,還是感嘆在天道面前,自身的確太過渺小。他現在才算是真正在這規則中有些成就了。

收了盤波石,旋即徐川心神沉浸進入靈台中,氣運根金色光點中浮現出了一個嶄新的圖紋。

這圖紋呈現暗金色,是一個奇特的面孔,這面孔眼睛呈冰冷的黑色,半張面孔籠罩在迷霧中。

隨著徐川心神一碰觸,頓時一股讓他感覺顫慄的戰意瀰漫而來。

「斗戰修羅,以理智,意識為代價,獲得修羅戰意,短時間內爆發強大實力。」

徐川的腦海中瞬間得知這訊息,旋即驚嘆一聲。

強悍!

散財修羅,是消耗財物引動爆炸,可是爆炸的真元威力雖然廣,但金丹意境層次就可以強行束縛引導,到了元嬰,哪怕是火雲道人那等修為處在爆炸中心都能保住性命。

單純說威力,散財修羅對強者的威脅極低。

可是斗戰修羅,卻是以喪失理智為代價,換取強大實力!理智意識失去越多,實力飆升越恐怖…

當然,如果完全喪失理智意識,即便是實力再強大,也會徹底淪為一個只知道殺戮的傀儡,所以使用「斗戰修羅」需要謹慎再謹慎。

最後是稱號「鴻運當頭」,煉化稱號,可令福緣提升。

稱號描述很少。

簡單說,這就是一個運氣加成的稱號。

查探完了這一番的收穫,徐川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宮殿,心意一動。

轟隆隆。

整個十劫洞宮殿震顫起來。

「嗯?」一直等在外面的蟲子正翹首期盼著,只要徐川闖過第十劫,就能獲得十劫洞傳承,離開這裡。

它正期待著徐川走出來,可是整個洞窟竟然震動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

小蟲子看著,任憑它見多識廣,也沒親眼見過得到十劫傳承的景象,一對小小的黑色眼睛盯著震動的洞窟。接著整個洞窟消失了,憑空消失不見。原地出現了一道青衣身影。

徐川站在那裡,手裡多了一個精緻的洞府,隨身洞府,也是十劫仙君留給徐川的保命之物,躲在十劫洞中,可抵擋仙君之下任意攻擊。

一等一的保命之物。

當然,要是被鎮壓,被束縛慢慢煉化,還是無比兇險的。

看著這一幕,

蟲子那雙眼睛中很是人性化的露出了驚喜光芒。

徐川微微一笑,收起宮殿洞府。沒了十劫洞,這洞窟更空曠起來。

接著徐川看了一眼另外一旁的聖心洞。聖心洞的考驗是進入其中,要麼活著出來,要麼死在裡面,這考驗可比十劫洞嚴苛的多。

徐川心裡雖然有些把握,可也覺得不急著去嘗試,首先他現在實力提升堪稱達到一個極致,聖心洞怕是消耗不短時間,不急在一時。

其次那一千五百點氣運提升,如今氣運根都突破一萬,就算是再提升一千五百點氣運也不會有再大的變化。

「算起來,我來七聖山也近乎半年之久了,該出去了,等到將來意境層次更高,再來闖闖這聖心洞吧。」

該離去了!

他畢竟還年輕,這麼長時間呆在一處修行,這是第一次。而且他為了專心修行十劫傳承,都是斷絕傳訊的,除了和夏無爭,妙音公主等人先前的幾次傳訊外。如今外界發生了什麼,他都不知道。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哈哈,我們可以出去了,可以出去了!」小蟲子歡呼起來。

徐川聽到它的聲音,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兩個選項:「一,恐嚇蟲子不帶它出去。氣運+100。」

「二,爽快帶它出去。氣運+10。」

嗯?

徐川一怔,這次的選項,怎麼有點不太正經?

「怎麼了?你不是要闖那聖心洞吧。」小蟲子看到徐川表情不對,連忙問道。

徐川若有所思,笑道:「聖心洞不急,我準備先出去一趟,小蟲子,我們後會有期了。」

「啊?不行啊,你說過要帶我出去,我可不想待在這個地方。」小蟲子頓時急了。

「帶你出去?我什麼時候說過?哦,我說過帶你離開那魔君洞府,現在可不是那魔君洞府。」

「你!你這個大騙子,我要咬死你!」小蟲子蠕動著胖嘟嘟的身軀爬過來。

「哈哈,這裡安靜又安全,可是個修行的好地方,你就在這裡待著吧。」徐川笑道,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小蟲子看著徐川真的做勢要走,真的急了,心裡雖然恨不得真把徐川咬死,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氣道:「我不白讓你帶我出去,我給寶物,很多寶物。」

「你有寶物?」徐川腳步頓住,心頭微跳,臉色卻是狐疑的看向它。

小蟲子一對眼睛白了徐川一眼,道:「那當然,不過先欠著,等我到了仙界再給你。」

「開玩笑。」徐川回頭。

「等等,我說真的,我願意立下天道誓言!」蟲子急道。

徐川這才腳步頓住。

於是乎,洞窟里響起了一番討價還價的聲音,當然,不時會傳出一句…「啊,你太狠了,我要咬死你。」

……

熊州,雲霄關城,規模不在峽明關之下,關城中諸多修士匯聚,如今修真者如日中天,整個天下修真之風大盛,這政策對那些凡人而言的確是暗無天日,邊關秩序重整,也讓更多的關外修士像聞到了一塊美味的蛋糕,紛紛撲進來,對妖族他們畏懼,對凡人卻是色厲內茬。

幸好夏皇的規矩還是在的,修真者也必須效忠朝廷,才能得到法律上無可媲美的地位,這才讓十九州保持著一種暗流洶湧卻又秩序井然的怪異景象。

進入雲霄關,有一處村莊,時值清晨,一抹炊煙自山林間裊裊升起,旭日的光輝灑滿了大地。平緩的山坡上有幾畦山田,田中的穀子十分茂密,山坡下是方正的百戶人家,山坡間,卻有竹籬圍起的三間小屋,茅頂土牆,甚是簡陋。

炊煙就是從中間那幢房屋上邊的煙筒里冒出來的。犬吠雞鳴,沉寂了一宿的夜重新煥發了活力。

此刻這戶人家牆外正站著一道身影,淡紅的陽光映在他的臉上,一身青衣,身材頎長,面容俊郎,一雙分外明亮的眼睛正打量著面前的風景。

正是徐川。

「還是外面的世界好。」他的領口處趴著一隻蟲子,一雙黑色的小眼睛看著面前的世界,貪婪的呼吸著林間的空氣。

徐川笑了笑,是啊,還是外面的世界好啊,修行長生,也要在世間行走,才愜意舒坦。

這時一個面容俏麗,略顯稚嫩的少女從身後的屋子裡走出來,穿著乾淨樸素的衣裝,有些羞怯,又有些恭敬的道:「徐大哥,飯菜做好了。」

徐川轉頭看去。

鄉下人間的早餐很簡單,自家種的莊稼煮出的小米粥香氣撲鼻,新鮮的蔬菜和腌制的鹹菜也都是自家所產,此外還有一盤滷肉,那是主人在山上下了獸夾捕到的小獸,一點酒水,也是莊戶人家自家釀製的粗糧酒。

這戶人家,男人四旬上下,身材很是健壯,赤紅色的臉龐,眼角帶著淺淺的皺紋,樸實、憨厚,一件獸皮衣打了好幾個補丁,也不捨得換換,他的頭髮用粗繩系著,有些散亂,娘子是個勤快和善的婦人,大女兒出嫁了,小女兒和他們住在這裡,一家人淳樸而勤勞,生活幸福而寧靜。

「這次多虧了徐兄弟出手搭救,不然我這條性命怕就做了山間的亡魂了,來,我敬徐兄弟一杯。」

「少喝點。」一旁還在灶前忙活的娘子回頭道。

「這是謝恩酒,怎麼能少喝。」

「娘,你就讓阿爹多喝點吧。」一旁忙著給婦人打下手的少女紅著臉輕聲道。

大漢名叫徐山,粗通鍊氣,在山中打獵,種些麥田為生,娘子徐寧氏,女兒徐雅。

徐川從關外而回,御空路過這山頭,正好看到徐山在山中中了旁的獵戶設下的陷阱,就要身死在一頭黑熊口下,他出手相救,這位熱情的漢子便拉著他來家中感謝。

徐川看著這一家人的幸福生活,竟然不知為何有些羨慕,他也想過和蘇晴如此這般隱居山中,遠離塵世喧囂,生兩個孩子,以他的修為,自然不需要擔心柴米油鹽,膩了就遊覽山川大河,倦了就老婆孩子熱炕頭,一家人親親熱熱……

徐川感覺自己的道心還不夠,因為他心中牽挂太多,他渴望長生,卻不是一個清心寡欲的合格修仙者。

他的年紀太小了。

他更渴望家人的溫暖。他希望他的成就,能有人和他一通共享。

「蘇晴也該回來了吧。」徐川心裡想著。是的,實力驟增,身懷大機緣,徐川想的不是別的,只是蘇晴。

他微笑著舉杯。

這時徐山喝了兩杯酒,笑眯眯道:「徐兄弟,你我是本家,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託大問你一句,你是不是修真者?」

徐川笑道:「大哥怎麼這麼說?」

他修為內斂,意境內斂,救徐山也只是嚇跑大黑熊,可沒施展修真者手段。

「嘿嘿,大哥早些年也進過宗門,見過修真者,不過兄弟你若是修真者,可太看得起大哥了,所以應該還沒成,不過沒事,大哥看你遲早有一天能成修真者。」徐山笑道。

如今天下修真之風盛行,功名利祿?算什麼,只有成修真者才是人上人,修真者看他們,就是看豬狗,怎麼會把酒談笑?

徐川不置可否的一笑。

就在這時,他的眉心一挑。

山坡小路上,五六個青年結伴而來,領頭的是一個身材矮小,容貌醜陋的年輕後生。

「小師弟,你放心便是,你中意的那小丫頭,跑不了。」

「哈哈,多謝兩位師兄撮合。」

「略施小計而已。」

幾人談笑著,一路朝著這小屋走來。

(大家中秋快樂哦。) 「阿姐?」石晗玉看到石招娣神色不對,輕輕的出聲。

石招娣勉強的笑了笑:「阿姐累了,你嚇死了阿姐了,讓玉竹她們伺候着,阿姐去睡一會兒。」

「哦。」石晗玉總覺得心裏不對勁兒,可又感覺不到是從哪裏來的一種隱隱的不安感。

看着石招娣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樣子,這種不敢感就更重了。

玉竹端著熱粥過來放在旁邊,帶着幾個宮女幫石晗玉清理了一下,這才端來熱水給石晗玉擦拭一遍,這才端過來熱粥:「娘娘嘗一嘗合口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