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盛老太太一點也不懷疑自家孫子的魅力,但是這姑娘能夠讓盛威允許她住在他的房子里,應該沒有那麼簡單吧。

她還想著來警告她不要再纏著盛威,哪知人家先說了自己有男朋友,還說跟盛威只是室友關係。

呵,她孫子會需要一個室友嗎?

但她仔細觀察了這姑娘,她說這些話不像是虛假的。

難道,是她想多了?

「您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秦菲菲禮貌的對老太太微微彎了一下腰,然後推開車門。

從車上下來,她整個人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兩世為人,前世也沒有跟這老太太怎麼打過交道,但這突然的找上門來,還是讓她有些心悸。

她挺直了腰,走了。

車上,盛老太太看著那姑娘真走了,問司機,「小李,你說是不是我想多了?」

「老夫人,這位秦小姐,不簡單。」

「是不簡單。她看到我,居然這麼鎮定。而且跟她談話中,我居然沒有先聲奪人。反而被她搶了主動權。」老太太皺著眉頭,「她要是真的對阿威沒有非分之想,倒也還好。就怕她是個不安分的。」

「老夫人會不會多慮了?她不是說她有男朋友了嗎?」

「不能是編的?」


「那要不,我們去看看?」

老太太很不想做這種事,但還是跟去了。

……

秦菲菲到了約定的餐廳,向陽已經在了。

看到她,向陽站起來朝她招手。

秦菲菲走過去,「不好意思,出門的時候遇上了點事,來遲了。」

「沒事。」向陽紳士的拉開椅子,「吃什麼?」

「都可以。」

點了餐,兩個人聊著天,氣氛很和諧。

他們不知道的是,餐廳外的一輛黑色轎車裡,有兩雙眼睛正盯著他們。

「真是男朋友啊。」老太太看著裡面的那一對男女,哼哼道:「那男人的不及阿威一半。」

司機笑著點頭,「少爺可是盛家的少爺,哪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老太太得意的揚起下巴,盯著秦菲菲那張笑臉,輕哼道:「居然只把我家阿威當成室友。什麼眼光?」

司機愣了一下。

要是人家真把少爺當成男朋友,不知道老夫人得多氣。

「哼,算她有自知之明,知道配不上我家阿威。」老太太看著那倆人的笑覺得礙眼,收回了視線,「走了。」

「好的。」

……

「周末有沒有空,一起出去玩一趟?」吃過飯後,向陽問秦菲菲。

「去哪?」

「就在周邊逛逛,看看山水。之前公司有幾個同事組織了露營,有個地方很適合。看他們發的照片,有很大的草坪,還有馬,羊,感覺挺不錯的。」

秦菲菲也覺得,自己是該出去散散心。

「好啊,你到時通知我。」她沒有拒絕。

向陽心中一喜,「好。」

兩個人分開后,秦菲菲回了公司。

盛老太太也到了自家孫子的辦公室。

盛威還在開會,老太太也沒有去打擾。

等到會議結束,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

盛威一回辦公室就看到老太太坐在沙發,有點意外,「奶奶,您怎麼來了?」

「來看看你不行嗎?」老太太抬眸,「努力工作是好,但也要身體。我還沒有吃飯,陪我去吃吧。」

盛威看了一眼手上的工作,最後還是妥協了。


就在附近的餐廳,老太太吃東西很慢,很優雅。

盛威只下吃完就安靜的坐在一旁等著。

「我去見過那個女孩子了。」

盛威手微微握緊,「見她做什麼?」

「別緊張。我只是跟她聊了幾句,原來啊,人家是有男朋友的。」老太太慢條斯理的吃著菜,不時拿眼看著他的神色。

不過他的表情管理一向很好,除非什麼大事,否則在他臉上是看不到什麼表情變化的。

盛威鬆了鬆手,她有男朋友了?

是那個做IT的?

「那您還去找她。」盛威冷冰冰的開了口。

「我就是去看看那姑娘跟你配不配,是不是真心的喜歡你。你是不知道人家怎麼定位你們倆的關係的。」老太太一臉感嘆的搖搖頭。


盛威不知道秦菲菲和她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老太太問了些什麼,不過看老太太並沒有生氣的樣子,想來他們談話的過程,也沒有那麼糟糕。

秦菲菲會怎麼定位他們的關係?

他們之間,似乎也沒有什麼關係可定的。

「好歹也是住在一起過,人家只把你當室友了。」老太太輕笑著。

那笑意落在盛威眼裡,他看到了一絲嘲諷。

所以,他是被嘲諷了?

室友?

呵,還真是定位形象,沒毛病。

才從他那裡搬出去幾天,談了男朋友,還把他當成室友,真是優秀。

這女人,腦子裡到底想的些什麼。

老太太見他沉默不語,放下筷子,收了笑意擦了擦嘴,「既然你跟龐露之間沒有別的女人從中作梗,那你們倆的婚事就不會有問題。反正你也沒有喜歡的女人,娶了誰都一樣。」

又是老話重談。

盛威擰眉,「兩個人結婚,要麼是有感情基礎,要麼是有利益捆綁。我跟她,兩者都沒有。奶奶,這個婚約,我是不會履行的。」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只要你倆結了婚,兩家的利益就在一起了。有什麼不好?難道你打算做個無信用之人嗎?」

「定下這個婚約的不是我,是我父親。」

「你這是什麼意思?」老太太怒了,「你現在是在談你父親了嗎?」

盛威冷靜,「不是怪,只是他在我沒答應的情況下給我安排了這麼個事,我可以不接受。如果龐家非得要一個交待,讓他們去找我爸。」

「閉嘴!」老太太拍了一下桌子,怒意橫生,「你這是說的什麼混賬話?」

「奶奶,這是公眾場所,注意一點。」盛威絲毫沒有一點反省。

老太太深呼吸,「我告訴你盛威,龐露你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您是打算綁了我?」盛威笑了,「您可以綁我去結婚,但這個婚,也只能是個形婚。」

「你!」老太太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盛威看了眼時間,「我還有事,讓老李送您回去。如果在這裡待不下去了,您還是讓阿水送您去機場。」

老太太恨不得給這小子兩巴掌,可偏偏拿他也沒有辦法。

……

盛威到了公司,還有很多工作。

第一次,他竟然工作不下去。

那女人,有男朋友了。

還說,他們只是室友。

呵,真是可以。

她是怎麼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了備胎?

心頭不爽。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才驚覺自己剛才的情緒有多麼的不對。

他怎麼會為了除了工作以外的事而分心?

又怎麼會想到那個女人?

盛威擰眉,很不滿意自己的情緒變化。

喝了杯咖啡,坐到辦公桌前埋頭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只是那個女人時不時的就在腦子裡轉一圈,在工作上從來不會走神的人,今天不知道走了多少次神了。

等他把手上工作處理完,天都已經黑了。

抽了支煙,才回了家。

家裡冷冷清清的,老太太已經睡了。

看了一眼廚房,沒有煙火氣息。

那個女人,是真的離開了。

回了房,洗澡躺在床上,該死的,他居然會去想那個女人。 還想到了那個吻。

那天,是情不自禁的。

第一次吻一個女孩子,他也是瘋了。

煩躁。

越想越是睡不著,從來沒有這麼失控過。

太糟糕了。

索性起床下樓去開了一瓶酒,仰頭就喝。

偏偏喝了酒之後,那女人的模樣在腦子裡更為清楚了。

她的一顰一笑,她說的話,她看他的眼神,她穿著睡衣,她的唇……全都在腦子裡一遍遍的過著。


一瓶酒,已經全都喝掉,他卻是沒有半分想要睡的意思。

男朋友?室友?

呵,真他媽該死!

……

周末,向陽一早就開車到秦菲菲家門口等她。

秦菲菲背了個包,裡面裝了一些必備品。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蘇敏芝追出來,問著。

「明天吧。」

向陽接過秦菲菲的包,跟蘇敏芝說:「阿叔,您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菲菲的。」

蘇敏芝對向陽哪能不放心,這孩子是個居家過日子的好人選。


「放心放心。只是路上注意安全,晚上要多穿點。」蘇敏芝笑著叮囑著。

「知道了,媽,那邊附近也有酒店,露營要是扛不住,我會找酒店住的。」秦菲菲對她揮手,「媽,回去吧,我們走了。」

「好好,小向啊,開車要注意安全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