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白眉也怒了,爆喝一聲,再度出拳,這一拳威力同樣無比驚人,而且速度也快了很多,帶著滔天的威勢瞬間就把漫天的幻影打的潰散開來,而後,那能夠轟碎一座小山的恐怖拳頭,狠狠的落在了林逸的胸口上。

「砰!」

一聲悶響,整座山體猛的一顫,再度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山洞。

「瑪德,還是不行啊!」

林逸不滿的聲音再度從山洞內傳來,隨後再度朝著白眉沖了過去,依舊是以手為拳,以身為劍,強橫無匹的殺了上去。

「砰!」

一聲巨響,林逸再度倒飛了出去。

「哈哈,好,好啊!」

林逸哈哈大笑著,再度從山洞走沖了出來。

白眉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不耐煩的神色,他的顯聖可不是無休止的,也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旦在短時間內無法殺了林逸的話,等到顯聖結束,他進入了虛弱期,等待他的可就是死亡了。

再一次把林逸打的倒飛出去之後,白眉不在站在原地等候了,身形一晃,帶起一股滔天的颶風,瞬間便出在了山洞門口,林逸剛剛冒出一個腦袋,他便一拳打了過去。

「哎吆我糙!你個糟老頭子,壞的很啊!」

林逸在山腹內,哈哈大笑的臭罵道,這一拳可是把他的鼻子都打破了,鮮血直流,看起來好不狼狽。

「瑪德,給老子死,給老子死!」

白眉就像是發狂的巨人,瘋狂的揮舞著手臂,朝著山體上砸了過去,砰砰的巨響不絕於耳,整座大山都在他的轟擊之下,不斷的被壓縮變小。

五分鐘后。

白眉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無比緊張的看著面前的大山,林逸在他眼中簡直就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他的心裡實在有些恐懼了,一個你根本殺不死的人,他就像是瘋子一般,不斷的朝著你衝去,那種感覺簡直要讓白眉瘋掉了。

「死了?」

站在遠處的焦俊等人,同時送了一口氣,盯著那已經被捶打的矮了一截的山峰,有些緊張的嘀咕道。

「我擦你大爺的,你以為是蓋房子打地基呢,用那麼大的力氣!」

林逸不爽的聲音再度在山體內傳來,此時他全身的骨頭幾乎都被恐怖的力量砸的斷完了,如果不是有神府這等逆天的至寶護著他的性命,他說不定早就已經死了。

「什麼?竟然還沒有死?」

白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啊!都他瑪德給老子過來,把這整個山頭都給老子炸平了,我一定要他死!」

白眉怒吼道,他能夠清楚感受到體內的力量已經開始變得衰弱起來,按照目前的情況,三分鐘內如果不能殺了林逸的話,等待他的可就是死亡了。

「這他瑪德到底是哪裡來的怪胎啊?」

焦俊等人都是一臉緊張的嘀咕道。

「砰!」

山峰突然炸開,林逸宛如呼嘯而出的神龍,軌跡怪異的朝著天空上而去。

「荒天劍法!」

一聲怒吼驟然響起,隨後林逸手腕猛的一抖,軒轅劍就像是一枚刺目的小太陽一般,驟然釋放出了千萬道刺目的光芒。

「咻咻!!!」

一道道劍芒閃爍著犀利無匹的寒芒,每一道劍芒都不是很長,不過兩三米的樣子,可這些劍芒卻非常的犀利,不管是那一棵棵上百米高的大樹,還是一塊塊重達十幾萬斤的巨石,在這犀利的劍芒之下,都宛如豆腐一般不堪一擊,輕易被洞穿。

焦俊等人一看,個個亡魂俱冒,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幾乎沒有任何遲疑,轉身就朝著遠處逃竄。

「該死的,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白眉簡直要瘋掉了,就這麼幾分鐘的功夫,林逸足足承受了他十幾拳了,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林逸的狼狽不堪,每一拳落下,幾乎都能夠重傷林逸,打的他骨頭斷裂,可他就像是一個怪物,當他從山洞中再度爬出來的時候,總能夠恢復如初。

甚至都讓白眉的心中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林逸就是打不死的一般。

「噗噗!」

焦俊的隨從跟白眉帶來的人一個個被劍芒洞穿,宛如小青蛙一般,趴在了地上,眨眼間便有十幾名神農氏的強者死在了叢林之中。

「白眉長老救命啊!」

焦俊看著看著不斷落下的劍芒,扯著嗓子瘋狂的尖叫了起來,此時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轟炸機鎖定了一般,不斷有可怕的劍芒從天而降,每一道劍芒都彷彿能夠輕易要了別人的性命,劍芒如雨,讓他根本無處躲避。

「該死的,這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怪物啊!」

白眉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吼道,隨後身形一晃,整個人就像是一頭鯨魚在天空上飛舞一般,攜帶著鋪天蓋地的殺機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同時,雙手連連揮動,一道道磅礴,兇悍的氣息,不斷的從他的手中飆出,打的那些劍芒不斷的炸開。

可林逸此時卻像是永不知疲倦的機器一般,只是一心的揮動手中的軒轅劍,並且隨著他不斷的揮動,手中的軒轅劍就像是在磨刀石上打磨了一般越發的光亮森寒起來。

「瑪德,老子跟你拼了,白髮遮天!」

白眉見狀,咬著槽牙,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他跟林逸之間糾纏的時間實在太長了,此時他體內顯聖的力量已經開始急速衰敗了,在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可就擋不住林逸的攻擊了,所以他只能在顯聖完成之前,殺了林逸,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隨著白眉的瘋狂怒吼,他的氣息也變得更加的陰鷙起來,那一頭蒼白的頭髮也瘋狂的擺動起來,就像是一名名妖女在對著林逸彈奏琵琶一般,有一股奇怪的感覺慢慢在空氣中蕩漾開來。

「林逸小心!」

焦曼仙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急忙看著赤虎呵斥道:「如果你不想你師父死的話,馬上咆哮。」 「是!」

赤虎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他從來都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既然輸了,他就會全心全意的給林逸當徒弟,當即眼睛一瞪,張口便是一聲悠揚恐怖的咆哮,可怕的音波,在山林之中肆虐,吹的落葉滾滾飛舞,漫天灰塵,看起來好不可怕。

「該死的,赤虎,你難道真的要背叛我神農氏族?」

白眉恨欲狂,咬著槽牙,瞪著眼睛,無比猙獰的盯著赤虎咆哮道,他的這一招攻擊非常的恐怖,甚至比那三屍腦神丸都要好用,可他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便是不能遭受到至陽至剛的打擾,一旦遭受到至剛至陽的干擾,這一招便無法發揮出他真正的威力,自然就談不上控制林逸了。

縱觀整個神農氏,唯有赤虎,他從小跟猛虎長大,不管是氣息,還是血脈,都是至剛至陽,雖然赤虎的輩分實力跟他相比有天差之別,可赤虎的聲音,就是能夠干擾他的功法。

「神農氏一族是我的家,我永遠不會背叛,不過你想要殺我師父就是不行!」

赤虎虎目冷冷的看白眉一眼,便繼續全身心的咆哮起來,那傢伙活生生就是一隻猛虎在山林之中肆虐,說不出的威嚴可怕。

而此時,在虛空之上的林逸,嘴角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他知道自己的荒天劍法終於小有所成了,當即猛的鎖定了白眉,獰笑道:「你剛剛打了我那麼多次,現在也應該讓我打你一次了吧?」

「什麼?不好!」

白眉一聽,頓時面色一變。

「咻!」

破空聲響起。

林逸宛如離玄之箭一般,虛空之上只見一道足足有五六十米長的幻影驟然出現,而後,林逸便神情玩味,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冷笑,靜靜的站在了白眉的背後。

「嗯?」

白眉神情一怔,急忙低頭看了過去,只見他的身上根本一點傷勢都沒有,不禁洋洋得意的大笑了起來,「老夫還以為你有什麼本事呢,現在看來……噗嗤!」

白眉的話還沒說完,軒轅劍便直接從他的背心中飛了出去,一股滾燙的熱血,就像是泄閘的溪水嘩嘩的朝著地上流淌。

林逸見狀,白凈的大手輕輕一抬,抓住了一塵不染的軒轅劍,淡淡的冷笑道:「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連翻暴打,我沒有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荒天劍法練至小成的境界。」

「你……磨刀石!」

白眉嘴巴一動,一股濃稠的鮮血,便從嘴巴里流了出去,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林逸一直都是在挨打,可還如此瘋狂的進攻,原來,林逸從一開始就拿他當磨刀石在磨礪自己。

「他真是一個瘋子!」

焦曼仙黑溜溜充滿威儀的鳳眸,靜靜的盯著林逸的背影嘀咕道,磨刀自然是好的,可也要有一個適當的考慮啊!白眉在顯聖之後,那可是擁有真正仙人的力量,可怕的簡直令人咂舌。

可以說林逸每一次都面臨著頻死的威脅,可竟然還敢拿對方來磨礪自己,這簡直就像是在懸崖上走鋼絲一般,隨時都可能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你,你不要過來,我告訴你,不要以為自己能夠打敗白眉就了不起了,我們神農一族的實力根本不是你能夠想象的,白眉長老在我族中的實力,也僅僅只是中等而已。」

焦俊看著林逸神情有些慌張的尖叫道。

「白眉只算是中等?」 開局一個金錢掛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有些詫異了,白眉在顯聖之後,那戰鬥力絕對可以殺天龍之境的超級強者啊!可現在,竟然僅僅只是中等?林逸顯然有些懷疑了,這等程度如果只算是中等的話,那這山林中的靈石礦脈根本就輪不到血佛來開採了,當即目光看向了美的冒泡的焦曼仙,淡淡的問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焦曼仙微微點了點頭,不過馬上又急忙補充道:「那是在沒有動用顯聖的丹藥情況下,這種丹藥在我們神農一族也非常的珍貴,除了大長老有之外,其他人根本沒有資格得到,使用。」

說道這裡,焦曼仙的心情再度沉重了一分,如果事情真的跟她想的一樣的話,那這次便是有林逸幫她,她也無力回天了,實在是大長老在神農一族的威望實力都太恐怖了,那就像是神明,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惹的。

可下一秒,林逸的話去讓她整個人愣住了。

「走吧!不去你的王宮,我如何拿到我的建木呢?」

林逸淡淡一笑,收起軒轅劍便朝著山頂之上走去。

「喂,大長老很恐怖的,他已經是天龍之境後期,而且修行有秘術,手中更是掌握有十幾種的丹藥,一旦他要顯聖的話,這天下無人能夠擋住他!」

焦曼仙急忙上前,追上了林逸在他的耳邊焦急的說道。

「呵呵,為了佳人,便是一死又何妨呢?」

林逸扭頭意味深長的盯著焦曼仙淡淡一笑,便轉身大步流星的朝著山上走去。

「喂,主人,你又在耍小心眼了,有個公主還不滿意,這還想要再弄一個女王啊?」

楚紅見狀身形一晃,飄然而至,盯著林逸略帶鄙夷的嘲諷道,她跟隨林逸的時間可不短,十分清楚林逸的臭毛病,這明擺著是心動了。

「咳咳,你放屁,人家一個小女孩子被欺負了,老子幫幫忙怎麼了?」

林逸瞪著眼睛底氣不足的呵斥道。

「嘚嘚,您回去只要能夠跟家裡的那幾位交代清楚就行了,反正我可管不了,誰讓我只是一個婢女呢。」

楚紅冷冷的笑道。

「怎麼著?想要上位啊?要不,你泡一下我啊?我假裝掙扎一下就答應你好了,這樣以後你就不是婢女了啊?」

林逸盯著楚紅,伸著腦袋壞壞的笑道。

「哼!血佛,主人找你!」

楚紅冷哼一聲,便飄然而去,宛如山澗的鬼魅一般,直接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主人有何吩咐?」

血佛一聽,不敢遲疑,急忙轉身看著林逸恭敬的問道。

「呵呵,別聽她胡說,等會兒小心一點。」

林逸看著血佛淡淡的笑道。

「林逸,山上真的不能去。」

焦曼仙急忙匆匆追了上來,直接擋住了林逸的去路,焦急的說道。

「呵呵,不如我們再打一個賭好了,就賭你我,我若是贏了,幫你拿回了屬於你的東西,你就當我的媳婦兒,若是我輸了,我便當你的媳婦兒怎麼樣?」林逸盯著焦曼仙無比認真的說道。 焦曼仙一聽,那絕美的小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那黑漆漆的的大眼睛里也浮現了一抹溫怒之色,盯著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了。」

「瑪德,放信號箭,我就不信,這小子還無敵了!」

焦俊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十八年的準備啊!為的可就是今天,反正現在他已經完美的製造出了另外一個「王」便是焦曼仙真的出現在了神農一族他也沒有絲毫的懼意,跟何況,他相信,大長老一定會把這件事兒搞定的。

「是!」

一名神農族人急忙從身上拿出一支穿雲箭點燃,咻!一道刺耳的厲嘯,穿過茂密的叢林,清楚的響徹天地間。

在神農架最深處,一片無比兇險的懸崖峭壁之下,聳立著一座簡單,卻充滿磅礴氣息的宮殿,而在那宮殿之中,則是跪著一名形如枯槁的老者,他的臉頰瘦的簡直就像是山羊臉一般,似乎沒有有點多餘的贅肉。

「殺了他們!」

一道淡淡的聲音,從老者的口中傳出。

「是!」

奢華的宮殿內響起一道冷漠的聲音,隨後一名穿著黑色夜行衣,帶著青銅面具,宛如鬼魅一般的年輕人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此時,林逸卻宛如閑庭信步一般,竟然徑直朝著宮殿所在的方向而去,那種感覺,彷彿他曾經來過這裡一般嫻熟。

「嗖嗖!」

破空聲響起。

數道手持明晃晃利刃的強者,宛如下山猛虎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來。

「拿下!」

林逸停下腳步,淡淡的說道。

血佛跟赤虎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便沖了上去,血佛仗著境界恐怖,殺這些人簡直沒有任何的負擔,而赤虎則是仗著一股悍不畏死的瘋狂,同樣沖了上去,打鬥來的快,去的更快,僅僅只是用了三五個呼吸,眼前的這群人就被血佛跟赤虎全部放倒。

跟在後面的焦俊等人臉上的恐懼也越發的濃郁起來。

「難道他們真的能夠走到王宮不成?」

焦俊的腦袋海中浮現了這麼一個連他自己都覺得荒謬的想法,隨後眾人繼續前行,每隔差不多接近五十米的樣子,便會有殺手出現,只是根本都不用林逸出手,這些殺手便成為了屍體。

當林逸一行人擋住第四波殺手的時候,焦曼仙跟小翠也沖了上來,兩人就像是兩名保護林逸的女將軍一般,站在林逸的面前,一人手持銀蛇劍,一人手持鑲嵌無數寶石的長劍,英姿颯爽,仙氣飄飄的在山林之中揮動寶劍,在斬殺敵人的同時,也帶給了林逸一種美的視覺享受。

辣妹媽咪太囂張 不過當殺了七波殺手之後,林逸等人便不得不放慢速度了,這裡已經到了神農架最深處,地上全部都是厚厚的落葉,踩在上面軟踏踏的,就像是踩在蟒蛇的身上一般,讓人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周圍那些參天大樹之上,更是依附著很多毒蟲,便是林逸也不敢大意。

神農架存在了無數年,可這裡對於很多人來說卻是禁地,最大的原因便是毒蟲,大量的毒蟲,多到無法去防禦,否則,以人類的好勝之心,這裡怕是早就被探索完了。

「接下來的地方不適合伏擊,沒有人會在這個地方偷襲的,我們可以放心的過去,走過這一片森林就能夠看到我們住的地方了。」額頭上帶著一些細密汗珠子的焦曼仙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哦,挺不錯,林密風小,再加上毒蟲的話,倒是一處天然的屏障,這應該是你們一族故意圈養的吧?」林逸看著焦曼仙淡淡的笑道。

焦曼仙那黑溜溜的眼睛猛的一瞪,帶著濃濃的震驚看向了林逸,她實在不明白林逸到底是什麼人,彷彿他們這無比神秘的神農氏一族在他的眼裡就像是沒有任何秘密一般。

「主人,前方有一名老者實力深不可測,另外還有二十名天命之境的強者,兩名天龍之境的強者在哪裡等著咱們。」

楚紅此時卻悄然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焦急的說道,這麼恐怖的陣仗,足以殺他們十次百次,就算是林逸戰鬥力再逆天,他畢竟還只是一名天威之境的強者,境界擺在哪裡,他可以戰一個天龍之境,可兩個呢?三個呢?十個呢?要知道,前面那可是二十名天命之境的強者啊!

楚紅不知道林逸如何能抵擋,更不知道林逸該拿什麼去抵擋。

「你有沒有辦法把你的族人都召集到前方去?現如今,你想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只有一條路,藉助你們的族人,當場跟那個冒牌貨做個了斷,要不然,咱們今天怕是有點闖鬼門關的意思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