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白狼暴沖,手中只有三米多的大鐵索棍瘋狂的砸在江面上。

每一次暴砸,都有棍影狂暴的砸向方昊天,逼得方昊天不得不全力去擋棍影。同時間裡,江面上都有,江面上都暴起一條水蛟龍,然後懸停在一旁。

速度很快,轉眼就是三十九砸,江面上便懸停了三十九條水蛟龍。

「狂龍暴!」

白狼一聲喝,三十九條水蛟龍同時暴動向方昊天狂撞而起。

一時間,場面猶勝翻江倒海。

三十九條水蛟龍咆哮,瘋狂。

梵乾身上魔氣涌動,人劍合一,變成了一團不斷散發無數劍光的魔氣巨團。

砰砰砰……!

三十九聲急促沉悶的撞擊聲響在這一片區域轟隆如雷。

當三十九條水蛟龍散開之時,梵乾也消失了,顯示出方昊天的身影來。

方昊天臉色慘白,嘴角隱約滲出血比。

「去死!」

就在方昊天的身體顯示出來的一剎那,白狼再度怒吼,手中的大鐵索突然脫手而飛,縮捲成團,變成了一個大鐵坨撞向方昊天。

方昊天揮劍。

砰!

大鐵坨與方昊天的劍撞在一起。

又是一次次砰然巨響!

方昊天倒撞出去,哪怕不斷有絮亂氣機牽扯試圖阻下後退頹勢,但仍是徒勞無功。

他一直往後,直到身軀撞在江邊的一面峽壁之上,撞出一個巨大凹陷。

如同一座墳冢。

但方昊天也不是沒有反擊,九魂劍同時狠狠的刺在了白狼的身上。

雖然九魂劍不能刺穿白狼的身體,但也將他撞倒噴血倒飛,摔落到江邊的岸上。

白狼第一時間彈身飛起,在半空吞下一枚丹藥,臉色陰森到了極點。

嗖!

白狼向前飛射,當接近方昊天所在的那面峽壁之時,峽壁突然巨震,碎石狂射,如同萬劍齊發。

白狼眉頭微皺,雙拳砸出。

砰砰!

所有碎石被砸飛,然後白狼看到方昊天已經飛到了峽壁之頂,手中執劍,劍斜指而下,破爛的衣袍迎風拂動,明明身受重傷,衣衫破爛形象狼狽,但給人卻還有一股不可一世的無敵之姿。

咻咻咻……!

九魂劍飛回,然後瘋狂暴射向白狼。

方昊天眼神冷厲,將一枚丹藥塞進嘴裡,雙眼直盯著白狼。

「這麼經打……」

白狼意外。

他的手腕一翻,一口大劍出現。

噹噹當……!

白狼揮劍,與九魂劍戰成一團。邊戰他邊說道:「方昊天,你這身實力確實不錯,但你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本王念你年輕有為,不忍殺你,如果你臣服與我,與我一起成就霸業,一統絕龍蠻荒……」

「得了。」方昊天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打斷白狼的話:「你這論調我聽得多了,明明知道無力殺我居然還在這裡大言不慚,如果用嘴巴就能一統絕龍蠻荒的話,我承認你有這個資格。」

說完,他的眼神驟然一冷,九魂劍攻勢突然變化。

「劍虎殺!」

九把魂劍,皆是施展九虎殺,等同於五名天人境五重巔峰的強者同時施展「劍虎殺」聯手襲殺白狼。

白狼臉色劇變:「你,你是魂武雙修武者……怪不得,怪不得你明明只有天人境二重的修為就有這麼強大的戰力,你的魂武修為分明遠超玄武修為,是天人境五重!」

來到這裡這麼久,白狼是第一個看出了方昊天底細的人。

魂武雙修,舉世罕見。

白狼真的震驚了,他的內心中升起了一絲恐懼,但也因為這一絲恐懼而對方昊天徹底動了殺心。

任誰都知道,魂武雙修武者,若能成長下去,歷史以來無一不是絕世強者的存在,當今世上就有一人為例。

公孫無敵,就是傳說中的魂武雙修武者。

既然方昊天至少有成為第二個公孫無敵的巨大潛能,現在已經與之為敵,白狼怎麼可能還讓方昊天有機會活著離開?

「砰!」

白狼猛一咬牙,身上氣勢陡然狂涌,一身修為居然生生提升到了天人境六重巔峰。

這才是他真正的修為。

「你果然隱藏了修為。」

方昊天微凜,控制的九魂劍攻勢更加兇猛了,「劍虎殺」一次又一次的瘋狂出擊。

「滾!」

完全暴露修為後的白狼,整個人威勢更加兇猛,手中的劍也是剎那爆發刺眼的劍光。

砰砰砰……!

九聲巨響,九魂劍被他砸得亂飛,最後都不受控制的射入江底。

嗖!

白狼身形一閃就到了方昊天的面前,然後一劍刺出,直刺方昊天的眉心。

劍很快!

此時的白狼真正顯示出足可匹敵他野心的實力。

方昊天之前能白狼的估計完全偏低,如果辰鈞這次閉關不能突破的話,白狼的實力應該已經在辰鈞之上。

劍快,方昊天的發應也快,電光火石之間,赤霄炎龍劍擋住了白狼刺來的劍。

叮!

輕輕脆響,之後才是狂雷轟鳴聲。

方昊天渾身一震,身體到底倒飛。

白狼不停,踏步前行,他每踏一步就跟方昊天只有三米的距離,然後揮劍。

方昊天倒飛中再擋,再倒飛。

白狼再前進,再出劍。

十八劍,白狼出劍十八次,方昊天居然被逼退一千八百米。

一劍一百米。

「結束了!」

白狼淡冷而道。

話落,方昊天的面前居然出現十八道劍光,就好像剛才的十八劍現在才真正施展出來,而且是同時出現。

「這是什麼劍法?」

方昊天頭皮發麻,白狼在劍上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不過方昊天不會束手待斃,剛才悄然召回的九魂劍再度出現在面前,然後再度九劍同出。

每一把劍,都是「怒劍寒光百萬丈」。

砰砰砰……!

轉眼間,九魂劍的劍光消失,但白狼的那十八道劍光現在刺來。

方昊天雙眼眯起,心念驟動間,翻滾的九魂劍一震便是再度呼嘯,繼續著剛才的劍意,劍招順之變化。

「風雲枯竭一劍鋒!」

九把劍,每一把劍變成了兩道劍影,正好十八對十八。

砰砰……!

十八道劍光瘋狂撞擊。

九魂劍再度顯示出本體,而白狼的十八道劍光如芒附影,又如不散陰魂。

「不可思議!」

方昊天內心凜然,但沒有半點的驚慌。

如此強敵,而且面對如此詭異可怕的劍招,他反而更加冷靜了,一部份感應力不斷的捕捉對面十八道劍光的奧妙變化。

白狼不是魂武者,他這是一種古怪的以氣御劍之術,但他別走偏鋒,劍還在他的手中,但卻能催動劍氣形成了如此可怕的十八道劍光。

此時的情況是方昊天不斷變招應付白狼的十八道劍光,但過程是方昊天一直在退,白狼一直步步緊逼。

「哼!」

方昊天戰意越濃,身體向上升起,九魂劍也隨他而動,也是升起,隨後方昊天在三十米的高空後退,九魂劍卻是俯衝而下。 喬翠兒記得自己前不久才去三亞參加過東方玉卿跟秦菲的婚禮,印象中自己可從沒做過傷害他的事情,而如今,東方玉卿的怨恨從何而來?

就在喬翠兒恍惚中,電梯門「叮」一聲已在頂層打開,秦瓊二話不說又把她給連拉帶拽地拖了出去。

喬翠兒後知後覺地反抗,「你快放開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見男人依舊不為所動,喬翠兒終究是忍不住喊了一聲「東方先生—」,且在情急之下,不停地晃動著她的雙手雙腳。

無奈男女力量上的懸殊,不管喬翠兒怎麼折騰都無法逃離秦瓊的掌控。

秦瓊就這樣一邊拖著喬翠兒往前走,一般嗤笑出聲:「這一整層都被包過場,你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我奉勸你還是消停點!」

「你們要帶我去哪?嗚嗚,我警告你們,不要亂來—」

東方玉卿和秦瓊對視一眼后,依舊沒有要放開喬翠兒的打算。

不過,秦瓊卻變相的警告她,「待會最好別胡說八道,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你能站著離開。」

話音剛落,喬翠兒就被秦瓊禁錮在天台的欄杆上。

幾十層的高樓大廈,身後就是令人眼花繚亂的車水馬龍,喬翠兒嚇得花容失色。

她下意識想跳回天台,可是秦瓊卻冷著一張俊臉死死地鉗制著她的手腕,讓她壓根無法逃離。

喬翠兒害怕極了,小身子不停地顫抖著,眼淚再也藏不住,一個勁地往下流,哽咽出聲道:「快放我下去!你們這樣做,秦菲知道嗎?」

因此喬翠兒這幅梨花帶雨的模樣落在東方玉卿的眸底,讓他忍不住想起之前秦菲也是這麼哭的。眼裡翻騰著的怒意在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連他自己都不太懂的複雜情愫。

其實東方玉卿不可能讓秦瓊真的對喬翠兒做什麼,只不過是因為見她跟楚柏穗關係融洽,一時間怒火攻心,才想要找她來問話。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早在四年前她就無緣無故地消失過一段時間,如今又跟楚銀南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是需要他替秦菲搞清楚的。

秦瓊微愣,倒是沒想到這個小妮子還好意思拿秦菲說事。

「即便待會知道了,那又怎樣?」東方玉卿冷著強調反問。

喬翠兒停止了哭鬧,怒視著秦瓊,緩緩開口:「你最好快點放我下來,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

壓根不等喬翠兒將話說完,東方玉卿先發制人,「很抱歉以這樣的方式請你過來……我只問你一次,你跟楚銀南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處心積慮地接近我老婆?」

果然,看到喬翠兒眸底劃過一抹慌亂,不過很快便恢復如常。

只見她佯裝鎮定,四兩撥千斤地回應,「我想東方先生肯定是誤會了,我跟蘇菲是多年的朋友,以後還有可能成為親戚。」

東方玉卿自然知道喬翠兒是故意提起「蘇菲」,也是故意讓他誤會秦菲跟楚銀南之間的關係。看來自己猜測的沒錯,這個貌似無公害的女人,其實心機頗重。

不等東方玉卿回應,秦瓊就本能地斥責,「你少胡說八道,若是不想你男人找你麻煩,就懂得適可而止。不該你覬覦的東西,還是安分守己的好。」

陰陽怪氣地說完后,秦瓊就擅自將喬翠兒拖下來。

猛然間雙腳落地,喬翠兒只覺得全身軟綿綿的,有些站不穩。幸好秦瓊及時扶住她,才免於跌倒。

喬翠兒單手扶著欄杆站好,想起剛才這個男人對她的所作所為,不由得生出一抹恨意,隨手推開秦瓊的攙扶。

見喬翠兒水汪汪的眸子全是對自己的控訴,秦瓊的薄唇微微張合,正準備說些什麼,就看到迎面甩過來一個巴掌。

秦瓊微微愣住,並沒有閃躲。

原以為自己的臉頰會結結實實地挨上一巴掌,誰知喬翠兒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原來是東方玉卿及時握住了喬翠兒的手腕,然後將她拽開,「有什麼儘管沖著我來,別傷害我妻子和朋友,否則別怪我遷怒於你的家人。」

秦瓊眸光微閃,第一次有了一種想要上前熊抱他家二哥的衝動,無奈理智終究是提醒著此刻的劍拔弩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