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白宇浩立刻看向慕乙女所站的位置,果然已經不見人影了。

不久之後,慕乙女和西門雪便帶回了一個龍族的女性族人,隨後,就用龍族語言和其交談了起來。

那女族人之前還一臉懼怕,但聽到慕乙女的龍族語言后,似乎一下子就安靜了不少,隨後,便也有龍族語言回應,不時驚慌地搖著頭。


經過一番交流之後,慕乙女便看向眾人,搖頭道:「她不知道龍皇被關在哪裡,只知道半年多前,確實有一位身受重傷的人類被帶回龍族。」

白宇浩等人一聽,立刻相互看了一眼。

「那現在怎麼辦?」姬無雙眸光一眨道。

「慕神將,你在龍族待過,應該知道可能關押龍皇的地方吧?」西門霸天雙目炯炯發光地看著慕乙女,問道。

「我覺得龍皇可能被關在那個地方,可是,如果真是那裡的話,那可就麻煩了。」慕乙女嬌容嚴肅的說道。

「有多麻煩?」白宇浩問道。

「一旦我們進入那裡,想要出來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就算龍皇真的被關押在那裡,以我們的實力,想要救出龍皇也非常困難……」慕乙女認真的說道。

白宇浩等人聽完,神色也十分凝重。

「先到那個地方去看看吧,總比漫無目的的亂找好。如果能確定父皇真被關在那裡的話,到時候,再先辦法……」白宇浩深思片刻,便道。

眾人也贊同地點了點頭。

「那好吧,但現在行動不方便,我們還是等天黑了再說。」慕乙女看了看天色道。

「那她怎麼辦?」曹晴嵐立刻看向那女族人。

「帶上她吧,說不定還能派上用場。」白宇浩沉思了一下,便道。

隨後,白宇浩等人就先在附近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休息,等待天黑的時候。

「西門家主,能否單獨談談?」這時,白宇浩突然走到正打算閉目養神的西門霸天身邊,問道。

西門霸天見白宇浩神色凝重,便點了點頭,很快的,兩人就到了偏僻的角落。

「龍玄皇子,是不是有什麼想法?」西門霸天開門見山的問道。

「我想讓西門家主幫我一個忙。」白宇浩目光輕凝道。

「幫忙?龍玄皇子有話就儘管講吧。」西門霸天一聽,也是面露異色,但神色一穩道。

「雖說我手中有和龍族談判的籌碼,但如果一旦營救失敗,把籌碼交出去的話,龍族有可能會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責而將我們殺人滅口。因為一旦綁架龍皇的事情敗露的話,龍族也會因此失去聖龍國的信任。」白宇浩直白的說道。

「確實有這個可能。」西門霸天銳目一凝,接著道:「那龍玄皇子有什麼應對之策嗎?」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如果能夠順利救出龍皇,我希望西門家主能夠和慕神將,還有我師父全力護送龍皇離開龍族。」白宇浩篤定的說道。

「龍玄皇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西門霸天聽完,不禁神色一變的問道。

「西門家主應該知道,這靈族之中單是那些靈眾的實力,就已經非常厲害,更別說是靈宗了,而我們本來就勢單力薄,所以,必須要有人留下來掩護你們。」白宇浩聲音低沉的說道。

「就算如此,要留下來也是我或者慕神將,雖說龍玄皇子你的實力如今也算是不俗,但單是要對付靈眾就非常吃力了。如果是我和慕神將的話,或許還能抵擋一會。」西門霸天搖頭說道。

「可是,不管是你和慕神將,都是聖龍國的頂樑柱,缺一不可,而且,想要帶著龍皇突破重圍的話,也只有你和慕神將聯手才能做到。最重要的是,靈物在我手中的話,他們絕不會輕易得到……」白宇浩早就有所考慮,不然,他也不會找西門霸天談話。

西門霸天一聽,也知道白宇浩似乎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惜一切代價地救回龍皇。可是,他也明白如果白宇浩一個人留下來的,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你跟慕神將說了嗎?」西門霸天雙目緊盯著白宇浩,心裡也是一陣感嘆,因為以白宇浩的年紀,卻有如此的膽量和魄力,實在連他都自愧不如。

「她絕對不會同意的,所以,我才想麻煩西門家主幫我一個忙,到時候,西門家主你……」白宇浩低聲說了幾句。

西門霸天聽完,白眉緊蹙了一下,猶豫片刻,才終於點了點頭,因為既然白宇浩都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他沒有理由反對,身為聖龍國的忠臣,他自然也要以保護龍皇為己任。

「那就麻煩西門家主了。」白宇浩淡定一笑。

「要是龍玄皇子有幸能夠安然無恙的話,若是有朝一日,龍玄皇子能登上龍位的話,我西門霸天以及西門家族定會鼎力支持。」西門霸天那粗厚的大掌,直接拍在白宇浩的肩膀上,許下承諾道。因為對他來說,白宇浩如今的所作所為以及所表現出的氣節,無不讓他感到由衷的欽佩,身為一個皇子,卻如此身先士卒,這絕不是其他人能夠做到的。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白宇浩平靜說完,便先轉身離去。

不久之後,這天色就黑了下來。

營救隊伍馬上出發,在慕乙女的帶領下,前往可能關押龍皇的地方,因為龍族的區域內,這靈異獸是不敢踏足的,所以,這一路上還算順利,只是也要更為小心,因為一旦暴露了行蹤,他們面對的可就是整個龍族的包圍。

大概一個時辰之後,繞了整個龍族區域大半圈,終於,營救隊伍出現在了一個山谷外頭,這山谷的入口呈一個下坡形,十分陡峭,而山谷之中,隱約有燈火閃現。

「慕神將,這個地方是……」白宇浩立刻看向慕乙女問道。

「這裡是龍族的死谷,就像是監牢一樣,專門關押觸犯了龍族禁忌的族人,而且,一入此谷,終生不得而出,只得老死於此。」慕乙女嬌容微變的說道,似乎提起這死谷,也勾起了她的一些不堪回首的記憶。

「父皇,就關在裡面嗎?」白宇浩看向慕乙女問道。

「雖然沒有絕對的把握,但可能性很大。」慕乙女猶豫了一下道。


「那,準備行動吧。」白宇浩等人立刻相互看了一眼,隨後,便開始商議營救計劃。

因為從白宇浩他們的位置觀察,這死谷內超過三十個的靈奴以及五個以上的靈眾所守衛,再加上還不知道龍皇被關在哪裡,所以,要在這樣的守衛森嚴之下找到龍皇,並且救出來,不用想就知道是難於登天的事情。

「如果能先吸引那些靈奴的話,剩下的靈眾我和西門家主應該能夠對付。」慕乙女立刻策劃道。

「那些靈奴就由我去引吧,師父,還有無雙你們分頭負責去找龍皇。」白宇浩考慮一下道。

「徒兒,龍皇由你去找,那些靈奴由我和三個丫頭負責吸引。如果你找到龍皇的話,就先把龍皇帶走,剩下的我們會看著辦的。」徐老頭難得正兒八經,十分嚴肅的搖頭道。

「可是……」白宇浩知道要吸引那些靈奴,本身就是十分危險的事情,他自然不想讓徐老頭,還有姬無雙她們去冒險。

「龍玄,如果想要順利救出龍皇,你所擁有的隱身能力是必須的。」姬無雙立刻說道。

白宇浩還是眉宇緊蹙。

「別婆婆媽媽的,難道你就這麼小看我們,連幾個靈奴都對付不了嗎?」西門雪哼了一聲。

「不用擔心我們。」曹晴嵐也立刻安慰道。

「就讓她們去吧。」慕乙女似乎也站在姬無雙她們一邊。

白宇浩見眾人似乎都決意讓他去找龍皇,最後也只能單拳一握,然後,說道:「那你們一定要小心一點。」

眾人立刻點了點頭。

隨後,營救計劃便隨之展開。

很快的,徐老頭和三女紛紛召出自己的御靈獸,直接就沖入了山谷之中,引起了不小的動靜,這守衛死谷的那些靈奴,也立刻被驚動,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上。

徐老頭和三女見已經吸引了那些靈奴后,第一時間就迅速後撤,退出了山谷,引著那些靈奴追出了山谷。

另外,守在死谷深處的幾位靈眾,見竟然有人夜闖死谷,也是面面相窺。

就在此時,突然有兩道身影同時出現在幾位靈眾的面前。

那幾個靈眾馬上嘰里咕嚕地叫了起來,面露警惕之色。

隨後,兩道身影直接就殺入了幾位靈眾之中,以二對多,瞬間就將幾位靈眾牽制住了。

幾乎同時,一道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死谷的最左側,開始沿著那些猶如監牢般,縱橫交錯的壁洞尋找起來,而被關押著壁洞裡面的一些龍族族人,似乎聽到了外面不小的動靜,馬上就發出各種各樣的興奮叫聲,響徹整個死谷。

「父皇,你在哪?」無奈壁洞太多,白宇浩找了半天,還是毫無音訊,而分散在其他兩處地方尋找的龍赤和龍麟,似乎也沒有什麼進展,最後,他不得不直接喊了起來,希望龍皇能夠聽到。

就在此時,白宇浩忽然經過了一個壁洞,就在經過的那一瞬間,他忽然被那壁洞中所衝出的一股十分驚人的氣息給震懾住了,就好像面對著遮天蔽日的驚天巨浪,讓他禁不住停下了腳步。

「小兄弟,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不過,你身為人類,居然敢勇闖龍族來救人,你的膽量還真是不小!」那壁洞之內突然發出一陣冷沉的聲音。

「你知道我父皇在哪?」白宇浩神色一震,立刻追問道。

「當然。」壁洞內的聲音應道。

「你該不會是想以此為條件,讓我放你出來嗎?不過,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白宇浩立刻猜疑道。

「哈哈,我想出來的話,區區死谷怎麼可能擋得住我。我只是想提醒你,你這麼做無疑是自尋死路,如果你們現在走的話還來得及,一旦等龍族的靈宗趕到的話,你們就必死無疑了!」壁洞內的聲音發出狂妄的笑聲道。< 「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從得知父皇還活著之後,我就有一種想要救出父皇的衝動,但實際上他並不是我的……」白宇浩被這壁洞中的聲音一問,突然目光顯得有些矛盾起來。其實,直到進入龍翼峽谷之後,他就覺得這次的營救行動過於莽撞。但是,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深處有什麼在驅使著他一般,讓他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正常的,因為龍皇是他的父親。

這時,那壁洞之中突然好似兩盞明燈閃爍地綻放了一下,強烈的視線瞬間凝視在白宇浩的身上。

「我知道是什麼原因了……因為你的靈魂並不屬於這個身體,而真正屬於這個身體的靈魂正在蘇醒,所以,你的意識會在潛移默化之下受到影響……」壁洞中的聲音沉默了片刻,然後,緩緩說道。

「什麼?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難道是……」白宇浩聽得神色一震,他原本以為真正的龍玄已經死了。

如果這壁洞內的聲音說的是真的話,那也就是說,真正的龍玄並沒有死,他的靈魂依然還在這個身體之中,只是因為被白宇浩的靈魂所佔據,而一直陷入沉睡之中。

「你是不是經常超越自己的身體極限,使用身體所無法承受的力量?」壁洞內的聲音繼續問道。

白宇浩目光一簇,然後,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超越自己的身體極限使用力量的話,不僅僅對身體會造成傷害,對靈魂也同樣會損害,或許你還不知道,你現在的靈魂已經出現了殘缺,所以,也導致你體內的另一個靈魂開始蘇醒,而另一個靈魂的意識會在無形之中影響你的思想,但你卻不會意識到這是另一個靈魂的意識,只會認為是你自己的想法。這也就能解釋,你現在的這種情況了。」壁洞內的聲音解開了白宇浩的疑惑。

白宇浩聽著壁洞內傳出的聲音,顯得有些難以相信,但是,這也恰恰能夠解釋,在他身上所發生的奇異情況,難道他的意識真的受到龍玄的靈魂影響,所以,這一次會如此義無反顧地要救出龍皇嗎?

「或許你還不相信我的話,但你要相信靈魂的力量是很強大的,靈族也曾經因為迷戀靈魂的力量,而使得古老的物種滅絕。所以,小兄弟,你要好自為之,不要再過度的使用力量,否則,終有一天,你會後悔的!」壁洞內的聲音勸誡道。

「那就當最後一次吧,既然來都來了,如果救不出父皇的話,那不是更虧。」白宇浩鎮定一笑道。

「你這脾氣和我女兒真是像,當年,她也是不惜一切的沖入死谷想要救我。你們都是有孝心的孩子。但如果你父皇知道你這樣冒死來救他的話,他並不會高興。」壁洞內的聲音發出幾分感傷道。


「他在哪?」白宇浩目光輕凝地問道。

「應該是在最上面的那個囚牢吧?」壁洞內的聲音考慮了一下,便道。

「謝了!」白宇浩一聽,馬上就縱身飛躍,不斷向頂端而去。

很快的,白宇浩就抵達了最上面的壁洞,叫了一聲道:「父皇……」

不久之後,就聽左側的一個壁洞之中,發出微微顫顫的蒼老聲音道:「玄……玄兒,是你……你嗎?」

白宇浩聽到那蒼老的聲音后,馬上就飛移了過去,在夜色之下,就見壁洞之中隱約顯現出一道十分憔悴的身影,盤坐在地上,形如枯木,雖然壁洞很暗,但依稀還能辨清這身影,正是聖龍國的龍皇。

「父皇……」白宇浩見狀,神色一震。

「玄兒……真的是……你?你怎麼……來了?快走……這裡很危險……」龍皇有氣無力地叫道。

「我是來救你的。」白宇浩說著,立刻抽出霜風炎刃,全力朝封住壁洞的木欄斬去。

但見一陣火炎暴漲,就見木欄前突然閃爍起一道結界的光芒,將霜風炎刃的力量給彈了回來,而木欄卻毫髮無損。

白宇浩接連斬了幾下,木欄還是紋絲未動。

「這壁洞……被布下……了結界……不是你……能打破的……快走吧!」龍皇語氣急促,有氣無力地叫道。

白宇浩見狀,只得釋放第六層封印的力量,這來龍族的路上,他已經將第六次的封印力量解開,由體內的靈魄容器封存,以便能夠隨時使用。

但見白宇浩的氣息瞬間提升,一下子爆發出帝尊五級的實力,又一次轟向了木欄,可是,還是一無所獲。

「玄兒……你的實力……居然已經精進……到如此程度了。」見白宇浩氣息提升的龍皇,龍皇顯得幾分詫異道。

「可惡!」白宇浩緊握霜風,目光冷寒,明明就差一步了,卻被這該死的結界給擋住了,氣憤之下,他的右手猛地就朝木欄砸去。

而就在白宇浩的拳頭砸在木欄上的同時,他手中上的六道龍戒忽然亮了一下,緊接著,一道靈影瞬間投射而出,然後,猶如蜘蛛般張開,與木欄前的結界上碰觸在一起,頓時,光芒四溢。

「六道……龍戒……玄兒……你進入過……皇族禁地……了?」這時,龍皇立刻詫異的叫道。

「龍族讓我帶靈物來交換父皇,所以,我就進去了皇族禁地一趟。」白宇浩應了一句,同時,注意著正和結界強烈碰觸的六道龍戒的靈影力量。

「你把……靈物……帶來了?」龍皇一聽,立刻有些激動道。

白宇浩點了點頭。

「絕不……能讓龍族……得到靈物……否則……」龍皇臉色一變道。

「靈物的事情我已經都知道了。我自有分寸!不過,這六道龍戒為什麼會這樣?」白宇浩看著不斷從六道龍戒射出的靈影,不斷與結界碰觸,就快把整個結界籠罩。


「這六道龍戒……乃是我聖龍國第五代龍皇……所持有的靈器,第五代龍皇……也是聖龍國歷代龍皇之中……實力最強的御靈者……」龍皇費力的說著,然後,咳了幾聲,又道:「據說,已經達到了霸聖……九級頂峰的實力……而這六道龍戒……最厲害之處……就在於它根據持有者本身的意念……進行不同形態化的攻擊或是防禦,將力量發揮到極限……」

「不同形態化?」白宇浩目光一簇,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後,就將手掌按在了在靈影碰觸下,浮現而出的結界中心。


頓時,以白宇浩的手掌為中心,一道道靈力猶如湖水般漣漪波動,沿著靈影所形成的猶如蜘蛛般籠罩整個結界的紋路,不斷向四周擴散。

而在靈力波動共振之下,這木欄的結界也開始出現劇烈的波動,片刻之後,整個結界的波動越演愈烈,逐漸開始出現了裂痕。

「喝!」只見白宇浩目光一睜開,猛地從掌心之中再衝出一股強烈的靈力,嘭地一聲,整個結界一下子就猶如玻璃般碎裂開來,消失無蹤。

白宇浩將結界衝破之後,馬上揮動霜風將木欄攔腰劈斬開來,然後,沖入其中,來到了龍皇身旁。

而湊近之後,白宇浩就見眼前的龍皇一頭蒼白的銀髮,整個面容顯得極為清瘦憔悴,雙眼凹陷,從殘魄龍袍下露出的手腳也是枯瘦不堪,就像是受盡了非人的虐待。

「父皇……」白宇浩忍不住身軀一顫,一股強烈的情緒從他的體內深處湧出,這絕對不是屬於他應該有的情緒。

「孩子,不要擔心,能撿回這條老命,已經算是不錯了。最重要的是,能夠再見到你……」龍皇那滿是皺紋的老臉,泛起欣慰的笑容。

「我們走吧。」白宇浩立刻轉身將龍皇直接背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壁洞,一路飛落直下。

與此同時,正在和慕乙女並肩作戰的西門霸天,突然一個閃身到了慕乙女身後。

「慕神將,你到底有什麼目的?」西門霸天突然目光一沉的問道。

「西門家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慕乙女剛剛震退一個靈眾,便聽到西門霸天的話,有些詫異的回眸道。

「龍玄皇子提議冒險營救龍皇,是因為他的念父心切,所以,這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身為聖龍國神將的你,應該全力阻止他才對。可是你卻沒有,這絕不是你的作風。」西門霸天沉聲道。

「那西門家主不也沒有阻止嗎?」慕乙女冷眸輕凝的反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