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發現老大這邊出現了一個硬茬子,其中一人將另一邊的黃金鑽石裝好好,趕緊持着槍跑過來:“大哥,怎麼了?”

那位老大在震驚後,一把拿過來對方的槍:“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小子,下輩子記得別萬事出頭。”

那老大話說完,對準蘇言就要扣動扳機,蘇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子瞬移到了他身後,在他耳邊輕聲道:“你知道爲什麼正義總是戰勝邪惡嗎,因爲反派在最後總是廢話特多,記得,下一次有機會出來的話,乾脆點。”

蘇言話說完,一腳就將對方踹飛了出去,一陣玻璃碎裂聲,對方口吐血沫,已經昏迷了過去。

蘇言的這一腳動用了魂力的加持,在這個世界,他蘇言就是天,是神,區區幾個劫匪,還真用不了太大的力氣。

那位被大哥搶了槍的劫匪震驚的看着,大哥彷彿一個羽毛球似的飛了出去,再一看這位cosplay的少年,充滿了驚恐,他的這一腳該有多大的力氣,連忙後退,邊退邊趕緊從包裏找斧頭。

“華子、彪子,快,快。”

“豬頭,跟你說了別叫我名字,這人怎麼回事,大哥呢?”不遠處又有兩個人提着拉鍊包過來了,見着蘇言笑眯眯的樣子,不解問道,他們剛纔都着急拼命往包裏塞東西了。

而這邊的變化,讓的許多趴在地上的顧客也是在害怕時,看向了蘇言這邊,難道有挺身而出的英雄,可是,對方手裏有槍呀,可惜了這麼一個好孩子,一定還沉迷在二次元的世界裏,分不清現實的危機了。

在蘇言身後的櫃檯裏,那個女孩店員和經理戰戰兢兢悄悄起身,透過玻璃看見蘇言的這一腳,充滿了驚訝,不過,對方還有六個人呢,乘着劫匪沒看過來,女孩趕緊按下了警鈴,終於舒了一口氣,而後滿眼擔憂的看向蘇言。

而就在這時,所有人全都不可思議的看向眼前這個少年,因爲就在此時,蘇言全身彷彿鋼鐵俠變身一般,從下往上,咔咔作響,傳來金屬般的合體聲。

蘇言施展了血衣候的血色鎧甲上身,披風而出,青銅面具凝固在臉上,劫匪們瞠目結舌的忘記了開槍,顧客和店員們忘記了害怕。

尼瑪,這也太科幻了吧,我眼花了嗎?

咔嚓!

隨着一聲相機拍照聲響起,一個女店員尷尬一笑,再次趕緊蹲下身,而此刻的蘇言通過不遠處那碎裂的鏡子,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帥氣,這要是頭上再帶個金箍,活脫脫的至尊寶呀。

事實上,許多女店員都是那麼想的,腦海中同時浮現了那麼一句話:“我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聖衣、駕着七彩祥雲來娶我,而這次,他真的出現了,來救他們來了。”

“你你你……”

五個歹徒全都將槍瞄準了蘇言,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就不信,他還能擋住子彈。

砰砰砰呸砰……

五個人同時開槍,一陣掃射,許多女的直接嚇得閉着眼一陣尖叫,當煙塵散去時,劫匪們驚恐的看着蘇言周圍那一顆顆懸浮的子彈,彷彿他周身有一個無形的壁壘,讓的子彈都穿透不過,太詭異了,這不科學。

“盡興了嗎,那麼,可以輪到我了嗎?”面具下,傳來蘇言的恥笑聲,不等他們表態,蘇言腳下一動,已經來到了一個人面前,一個上勾拳,直接將他打到了頭頂的天花板,插在了上面,而後移形換影似的,砰砰砰,剩下的四個人根本連蘇言的身影都鎖定不了,當發現時,已經到了跟前。

只是短短瞬間,跑來搶劫的七個劫匪,已經有六個倒在了地上,不對,還有一個在上面插着,翻着白眼暈死過去。

衆人全都震驚的看着蘇言,一個個爬起來,揉揉眼,這一幕幕,感覺跟電影中的黑客帝國似的,太匪夷所思了吧,難道是那些傳言中的異能者。

“大哥,樓上的已經解決了,錄像也毀了,我們得趕緊……”從樓上跑下來最後一個劫匪,話說道一半就呆住了,因爲全都在地上躺着,而他的面前,是一個彷彿演歷史劇跑錯劇場的將軍人影正對着他。

還沒來得及質問,蘇言隔空五指成爪,那個劫匪全身一軟扔掉槍,掐着自己的脖子拔地而起:“怎,怎麼回事?”他只感覺氣踹不過來了。

衆人更是不可思議的看着蘇言此刻的動作,再看看已經升到兩米空中的劫匪,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蘇言一甩手,那個胖乎乎的劫匪就被猛地甩飛了出去,撞在一個柱子上暈死了過去。

解決了,so easy!

整個店面此刻靜悄悄的,衆人全都起身看着蘇言,忘記了報警,忘記了逃跑,只是看着這個異能者。

蘇言轉身向櫃檯走來,鎧甲聲鏗鏘有力,充滿了霸氣,蘇言也感覺自己帥爆了,原來在那個世界自己是個動不動就認慫的菜鳥,在這裏,會這麼厲害,他也只是感覺稍微活動了一下。

那個已經徹底起身,之前招呼蘇言的女孩徹底被蘇言迷住了,兩手握在嘴邊,眼睛眯成了月牙兒,激動的都開始跳踢踏舞了。

不知爲何,蘇言心裏一動,走到面前,彷彿郭襄要看大哥哥的樣貌,楊過似的,緩緩摘下臉上的面具……

PS:齊天羽的星空璀璨,看到後麻煩加一下羣,等你好久了呢,許多書友在等着你現身。 “帥嗎?”蘇言板着臉,語氣平靜道,女孩眼睛早已冒出了星星,趕緊點頭,蘇言嘴角露出一絲邪笑,然後雙手掃過紙鈔,一點點消失不見,只留下了大概六七萬左右的樣子,推給臉上露出劫後餘生的經理。

輕輕一彈櫥櫃臺玻璃,其中一根銀色項鍊彷彿有了生命一般,從櫃檯裏一下子站起,而後穿越玻璃出來,被蘇言拿在掌心,然後打開,戴在了女孩的脖子上。

別給我刷黑科技啦 好人就該有好報,好姑娘也是,這是蘇言感謝她剛纔冒着被辭退的危險提醒他吃虧了的報酬。

“哥不差錢!”蘇言身上的鎧甲一點點的消失,直至再次恢復了之前那個一身白衣古裝的少年形象,一個瀟灑的轉身,然後向着大門離去,因爲外面,已經隱隱約約聽到警車聲了。

蘇言走出門來,外面已經圍觀了許多人,因爲誰都看得見大門的血流和槍聲,蘇言立馬臉上模糊起來,他相信現在的社交平臺是怎樣的,在小夏過上穩定的生活前,自己不能露面。

好在黃金店裏的錄像都被刪除了,唯一的一張照片還是自己的血衣鎧甲形態,應該沒事的,他的時間有限,怎麼說,也要留下點什麼,證明自己回來過,存在過。

外面許多人在打了報警電話後,就緊張刺激的躲在車和建築,甚至於衣服店內,用手機在拍照,突然看見終於出來了一個人,卻發現是一個cosplay打扮的人,這破手機,什麼前後幾千萬像素,連個人臉都拍不清楚,話說,他是怎麼出來的,難道是劫匪?

“不許動,舉起手來,”蘇言剛走了幾步,一輛輛警車瞬間開了過來,打開車門,警察持槍而立,武警更是第一時間佔領最好的射擊位置,一名警官向着蘇言喊道。

雖喊着,但是眨眨眼,因爲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看不清此人的臉。

蘇言看了看時間,約莫下午三點了,晚上十二點一過,就是自己消失的時候,這系統也算摳門,來回路上的時間都已經提前報銷了,他可不想在這裏繼續逗留下去,保不準帶回去錄口供就麻煩了。

蘇言看着圍觀的衆人和警察們,突然心神一動,反正裝逼了,爲何不裝的高調些,保不齊他還能進靈異檔案呢。

只是一剎那,蘇言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對紫色的巨大羽翼,上面雷弧閃動,徹底驚呆了衆人,這是什麼,天使嗎?

但是,此刻的蘇言卻是一身古風裝扮,就算是天使,也是華夏的雷震子。

羽翼一揮動,灰塵流動間,蘇言一句話不說,彷彿只是天上偶然經過此地的神仙一般,直接飛入了天際,消失不見。

衆人這才明白,不是自己的眼睛和手機像素出現而來問題,而是神仙不可觀面,天啊,真的是神仙,會飛的神仙,我不會是在做夢吧,這不會是哪個科學家搞得3D投影吧,這根本就是扯犢子呀。

蘇言沒有理會衆人,更不知道那個被他贈送給女孩的項鍊哭哭啼啼的也被警察收走,裝在透明塑料袋內密封去檢測,周圍的所有人都被控制,包括整條街的攝像頭,嚴厲傳播此事,這件事有些邪性。

“媽媽快看,天上有隻大鳥。”

有嚼着棒棒糖的小孩一擡頭,看見一個長着翅膀的人從天而降,落在了一個大排檔前,這條小吃街,曾經是他和小夏來的次數最多的地方,無論是生日,節日,發工資,加薪,他們都會相互簇擁着來這裏慶祝,不爲什麼,便宜,好吃。

同甘共苦過,才知道,哪怕是街頭攤的東西,也是彼此心目中最好吃的,蘇言換了錢,原本去高檔飯店的,在空中突然看見這條熟悉的街道,身體不由自主飛了下來。

路人們紛紛震驚的拍照,連着車道都擁擠了,交警們哨子都忘了吹,蘇言來到曾經一家大排檔前,看着此刻同樣呆滯的老闆,微微一笑,地方沒變,老闆沒變,變得是,此刻只有他一人。

蘇言一揮手,這個福叔大排檔瞬間被一股光膜所罩住,符文流動,裏面的景象也是模糊了起來,所有人頓時炸裂了,紛紛聚集拍照,打電話呼朋喚友的,給記者、電視臺的,只是片刻,偌大的區域,最起碼交通這塊徹底癱瘓了。

一些不明所以的,還以爲哪位明星出來了,嗤之以鼻。

而蘇言看着略微有些發胖的福叔,知道對方看不見自己的相貌,而是收了羽翼,找了一個地方而坐,因爲還沒天黑,這裏還沒人,看得出來,他剛纔應該在準備碳火中。

“老闆,先上20個肉串,來一盤麻辣小龍蝦,再來瓶啤酒和可樂,算了,可樂不要了。”

蘇言輕聲開口,他喜歡點啤酒,哪怕現在不喜歡喝了,小夏總是愛喝可樂,每次來的時候,他都下意識的來這麼一句口頭禪。

福叔嚥了一口唾沫,終於是反應過來,雖五十,但是見地還是有的,這手段,通天了呀,是神仙嗎?他老漢不確定,但是,有一點可以保證,他這個大排檔接下來要火了。

“您、您、您稍等,馬上來,馬上來。”福叔麻溜的,趕緊去準備,看着他有些佝僂的背影,蘇言猛地想起來一件事。

自己還是太自私了,光想着了卻這邊的事,卻從來沒爲小夏考慮過,她有頸椎病,以前有時候疼的半夜打電話讓他過來給他揉捏,現在自己明明有通天手段,怎麼忘了這茬。

不行,得趕緊去找小夏,悄悄幫她治好病,系統倉庫中有好些洗精伐髓的丹藥,地球這邊空氣這麼污濁,靈力幾乎爲零,最起碼保證她輩子無病無災的好。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蘇言直接起身:“福叔,東西留着,我待會回來打包帶走。”

正串肉的福叔一個踉蹌,原來認識他,不會是有人搞奇異真人秀吧,這一切都是現在的高科技手段吧,攝影機是不是藏在暗處呢?

蘇言剛要走,突然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眉頭緊鎖,卻是再次緩緩坐了下來。

“你,怎麼會來?” 走過一條條小巷,聞着那股淡淡的桂花香,看着曾經樹下和蘇言的愛情牌,盛夏一步步而來,直至來到了曾經的大排檔前,這裏,留下了他們很多的歡笑,自從蘇言走了後,他害怕來這裏,但在今天,她卻下意識的來到這裏。

一眼就看到了許多人圍着此地在拍照錄視頻,大聲打着電話,一個個神情激動,彷彿UFO來了似的,她這才發現,在人羣中,有一個透明的光罩在慢慢流動,將曾經的大排檔給遮住了,她也是一驚,趕緊往前跑了兩步,突然腳下出現了一個銘文圈,被她一腳踩了進去,消失不見。

盛夏一個踉蹌再次而出時,這才發現眼前裏三層外三層的人已經消失不見,出現在她面前的,是曾經熟悉的大排檔,裏面的老闆福叔正在忙碌,偌大的排場裏,許多桌椅空着,但在其中一角,卻有一個穿着詭異鎧甲,帶着面具的人靜靜的看着她,在她面前的飯桌上,還擺着一副周易算卦的東西。

蘇言的另一幅樣子,她之前見過,所以,他改變了樣子。

“好運的小姑娘。”蘇言壓低着聲音,又加上面具的隔閡,甕聲甕氣的,讓人分不清本該的樣子。

“你是……”盛夏到現在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見着盛夏問話,蘇言一緊張,將剛纔好不容易下定決定準備的言辭忘得一乾二淨,只感覺腦海一片空白。

“許、許褚。”蘇言趕緊轉過頭來,撥弄了一下桌上的龜殼和錢幣,這還是他當初在平陽城混日子打劫一個算命而來的,當初順手就留了下來,然後叫了一聲。

在盛夏震驚的目光下,從地面上爬出來了一個巨型的鎧甲人,手提着巨錘,然後向着蘇言一拜:“主公,有何吩咐!”

蘇言也不知道自己爲何會將許褚召喚出來,但是,老闆福叔是嚇得連連後退,盛夏更是充滿了不可思議,這,這到底是什麼。

“你覺得我選中此女怎麼樣?”蘇言問向許褚,許褚不知何故,但從從蘇言的語氣中還是能聽到,主公希望他的回答是怎樣的。

“好!”

蘇言滿意的點點頭,一揮手,旁邊的一個白色塑膠椅子飛過來,落在了盛夏的身後。

“幸運兒啊,請坐!”

盛夏呆呆的坐了下來,蘇言卻在外面沒有感知到那江靖宇的氣息,這人怎麼這麼不靠譜,求婚成功,不應該是吃飯慶祝嗎,怎麼讓小夏一個人來這裏了?

“你叫什麼名字。”

“盛夏。”盛夏到現在還沒從眼前的視覺衝擊力緩過神來,跟愛麗絲夢遊仙境似的,從蘇言的魂魄歸來和她對話,到如今從地面鑽出來的巨人,這一幕幕,感覺跟神話故事似的。

“倒是好聽的名字,本尊逍遙子,您可以叫我李逍遙,是一個途經此地的仙人,剛好心有所惑,準備在此地留下一份恩澤做因果,恭喜你,被選中了。”蘇言笑呵呵道,看着小夏此刻呆萌的樣子,蘇言充滿了得意。

還記得上一次這麼近距離裝扮和她打招呼,是裝扮成布朗熊給她生日驚喜的,卻被她給認出來了,這次就不可能了。

“我?”盛夏一愣,指着自己。

“對,就是你,我將給你洗精伐髓,保你這輩子都生不了任何病。”蘇言話說完,兩人隔着好幾米,蘇言就開始給她輸入魂力,第一時間去看她的頸椎,果不其然,魂力順着經脈而過,遇到了堵塞。

而此時的盛夏只感覺一股奇異的感覺遊走全身,尤其是第一時間來到脖頸處,讓她好舒服,癢癢的,暖暖的,有種被按摩的感覺,好……熟悉。

看着眼前此刻的人影認真的樣子,她的心裏猛地一顫,似乎,似乎……

此刻的蘇言很快就打通了這一關,繼而繼續操控魂力走着,將許多隱藏在暗處的雜質全都一一清理了出來,直至本來潔白如瑕的盛夏臉上出現了一層油膩,還有一些黑頭之類的東西,蘇言這才常舒一口氣,幸好及時發現了。

如果不是帶着面具,一定會發現蘇言滿頭的汗水,看得出來,這樣做對他而言,還是挺費力的。

雜質排除來後,盛夏只感覺整個人彷彿全身通透了一般,那種舒服而又奇妙的感覺,根本說不出來,就像,就像嬰兒初次降世那般。

而蘇言則快速在系統找了一圈,最後花費了一萬魂星兌換出了兩個玉佩,這是挑選了半天,最昂貴,也最符合地球此時的東西。

“這枚玉佩包含着仙力,記得時刻帶在身上,他能在你最危險的時候保你性命,比如猝不及防面前衝過來一輛車,你又沒有反應的時間,它會在你身上瞬間出現一層保護光罩,車廢了你都沒事,還有遭遇搶劫,天災等等,算是本座的不二法寶了。”蘇言一揮手,那個玉佩便飛了過去,被她接住。

“還有這個,也是差不多,留給……你的孩子。”蘇言看了另一個,也是慢悠悠飛過去,而這一切,福叔是看不到了,因爲此刻的他已經猶如木頭人一動不動,被施了法。

女人的感覺有時候就是那麼準,它所來的懷疑不會經過任何考證的,哪怕只是一個小小想法。

接過兩種玉佩,盛夏將它們牢牢攥在掌心裏,突然指着蘇言的桌子底下道:“咦,那裏有五十塊錢。”

“哪裏哪裏。”蘇言近乎本能的第一時間用腳胡亂去踩,這才發現沒有,頓時臉色一擺:“放肆,小心本尊收回對你的獎勵,你以爲本尊沒錢嗎?”

蘇言語氣裝作有些不悅,這丫頭這麼還跟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愛開玩笑,我現在可是神仙,神仙你都敢調戲。

看着她此刻沒心沒肺笑的樣子,蘇言一揮手,整整十萬出現在他面前:“看見了吧,錢,我可以隨時變出來,算了,也一併送給你吧,”

十萬就這麼飄過來,落在盛夏旁邊的桌子上,盛夏缺是看都沒看,只是笑着看着蘇言,不知道爲什麼,蘇言竟然被她看到有些心虛了。

心神一動,許褚消失不見:“本尊還有其他事,就不逗留此地了,被選拔出來的幸運兒呀,記得珍惜,或許你這輩子的運氣都用光了。”

蘇言乾咳一聲,身上的雷靈翼瞬間幻化出來,直接飛了出去…… 蘇言再次以靈異人物飛走了,迎來無數人追趕,甚至於許多小型無人飛行器追了上去,但是實在速度太快,眨眼就沒了影子。

圈內,盛夏一動不動保持着之前的樣子傻笑着,笑着笑着就哭了,起先抽泣,到最後頭靠着雙膝嚎啕大哭。

有些人,有些習慣,他自己都不覺得,不知道,只有跟在他身邊,從頭到腳,從內到外才瞭解他的一點一滴。

“姑娘,那人呢?”福叔清醒後,端着一盤燒烤和啤酒過來,看着曾經的開胃菜,盛夏突然破涕爲笑,什麼都沒問,什麼都沒說,而是一擦眼淚,將桌上的錢往他身邊一推:“福叔,謝謝你,這些,送您了。”

盛夏說完起身就要走,大排檔上空的魂力光罩一下縮小,瞬間凝現在她叫腳下,一眨眼就傳送了出去,不知所蹤。

福叔手一抖,正要大叫,卻發現自己的大排檔前圍滿了衆人,一個個手持着手機在咔咔拍照……

蘇言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目的地在何處,剛纔經過和盛夏的一番接觸,他的內心又有了絲絲波瀾,他只想儘快逃離此地,不想高調了,當他說將另一枚護身玉佩交給她孩子時,蘇言的心很痛,曾經,他們也曾幻想過孩子以後生出來像他還是像她媽媽……

此刻他知道,像她媽媽絕對多一點。

聞着空氣中污濁的空氣,亂哄哄的車鳴聲,蘇言心裏越發的焦躁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掃貨,無論是超市美食還是電子器材,在無數人尖叫聲中收入倉庫中,而後找準了方向,向着泰山飛去。

記得最後一次和盛夏通電話,就說週末去爬山,然後一起依偎着看雲海上的日出,那天是星期五,那天,他出事了,就此成爲了遺憾。

一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蘇言卻在此刻有些煩了,只想找一塊安安靜靜的地方,躲避城市的喧囂,不知爲何,他突然有些想那個世界了,古樸,原汁原味,所以,他想到了泰山。

看着上空中飛過的蘇言,在一處水泥橋下陰暗的地方,走出來兩個拿着骨棒,一身黃衣的鬼差,看了看外面的陽光,其中一個稍微年輕的嘆了一口氣,終究是沒敢走出去。

“地球這邊有異能者嗎,是不是他們又搞的什麼高科技東西?”年輕鬼差看向老鬼差,將骨棒支在下巴底下,百無聊賴道。

老鬼差往後走了走:“不可能的,就算有,也只是一個個活的比較久的而已,還是在那深山老林中,就這地方,估計能減好幾年壽命。” 悅君曲:嫡女傾國 老鬼差不以爲然道。

年輕鬼差點點頭,老鬼差則看向這個自己所帶的新徒弟:“你運氣好,也不好,第一次當鬼差就能被分配到這裏,說實話,我調來調去,這都第三個地方了,當初來到這個位面,也是嚇了一大跳,跟咱們以前生活的地方根本不一樣,很不可思議。”

年輕鬼差頓時來了興趣,連忙轉身向着黑暗處走去,眼睛亮晶晶盯着師父:“是呀,根本不一樣,太新奇了,對了師父,那你在其他位面看到的是怎樣的?”

老鬼差一笑,找了一個石頭坐下,年輕鬼差連忙去幫捶背:“其他位面嘛,一個很普通,無非就是冷兵器時代,但是有一個卻是充滿了危險,在那裏,上天遁地都是小兒科,天地靈氣非常的濃郁,有很多強者甚至於鬼使大人們都不敢惹。”

“這麼強?”年輕鬼使被嚇了一大跳,每次開月會回地府,偶然看見那高高在上的鬼使門們,他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但沒想到,在其他位面,還有比他們強悍的,太不可思議了。

感覺肩膀上的手停了,老鬼差乾咳一聲將他驚醒,連忙再次輕捶起來。

“這還不算什麼,那裏和你我一樣的鬼差,可是分爲兩種,一種爲日差,一種爲夜差,所謂日差,就是白天出去定魂。”

“白天?”新人鬼差大吃一驚,再度看了看外面的太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他也試過,但是,全身彷彿烈火灼燒一般,哪怕用遮掩之物,也只是稍微減輕了一點而已,白天都可以出去,這在他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怎麼,不信?哎,這也不怪你,那個世界靈氣到處都是,所以鬼差們一個個都很強大,他們皆是可以通過天地靈氣而修煉,還有一種礦石也可以。”老鬼差眼睛閃過一抹回憶。

新人鬼差騰出一隻手撓撓頭:“哦,原來是這樣,可是,爲什麼要白天出去呢?”

老鬼差一笑:“你以爲像這裏呀,那裏的亡魂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將它封印在體內,有可能會通過靈氣加上主人生前的怨恨,會轉變成厲鬼,不像咱們這裏,你死了亡魂能飄出來十米算我輸,稍微碰到一點陽光,直接成飛灰。

所以,很多亡魂出來後,會全身發冷,自動會回到體內的,然後在夜晚時分,就輪到咱們出場了,雖說天地沒有絲毫靈氣,但是晚上也有一些念力強大的亡魂有機率成厲鬼的,我們只要在檢查後,再定一下就完成任務了,其他交給鬼吏便是。”

新人鬼差如有所思的點點頭:“那師父,你爲什麼會被抽調回來在這裏呢?”

“上天給你一些東西,也會拿走你一些東西,那裏雖然很好,但是任務繁重,地域也大,很多時候你需要第一時間,甚至於在他死之前就要等着他的魂魄從靈臺出來,很累人,而且也有極大機率碰見厲鬼成型,你還準備定他們?沒把你當祭品就不錯了,而且,也有一些人是抓捕咱們鬼差的,很危險。”老鬼差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絲心悸。

“抓捕咱們?不可能吧,我們可以算是半個神仙了呀。”新鬼差再次失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