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病人兒子指著副刀隨後又指著吳主任,「剛剛那人進了手術室又是什麼意思?」

被病人家屬質疑,李院長、楊副院長等人臉上都不光彩。

「抱歉。」

「並不是手術出了什麼意外,而是他遇見了難題,所以我過來接替手術,希望能夠成功的完成手術,可是……我們已經儘力了。」吳主任搶先說道。

畢竟副刀出了錯,他這個心臟科主任也是要背鍋的。

「你們……」病人兒子一臉悲憤,「儘力了,儘力了,你們儘力了就是讓我爸死在了手術台上,可你們還特么的在手術室外面勾心鬥角,有沒有你們這樣的醫生,有沒有你們這樣的醫院,簡直太讓人寒心了。手術都特么結束了,你們特么的還在手術室外面勾心鬥角的不滾幹什麼?」

「抱歉!」

「請你冷靜一點!」

吳主任連忙說道。

「我爸都特么死在你們醫院的手術台上了,你特么還讓我冷靜,我冷靜你嘛個頭啊。」病人兒子被吳主任這麼一說,頓時就炸了。

「抱歉。」

「抱歉。」

「是我的錯,我這個人在市一醫院裡面擔任了十多年的心臟科主任,但我的專業能力實在不夠格。這是我的錯,我的鍋,我沒能成功的完成手術挽救你父親的性命。這不,剛剛不是還進去了一個小夥子嗎?」

吳主任連忙指著手術室道,「那個小夥子能夠救你父親,是啊,那個小夥子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專業能力是很好,也不怪其他副院長大人質疑我的專業能力,確實是我的專業能力不行啊。」吳主任一副自責的模樣,但是說出來的話怎麼聽著怎麼不對待,帶著特么一股子陰陽怪氣的味道。

「你特么當勞資是沙壁啊,死了,你們都特么的已經出了手術室告訴我們你們已經儘力了,說勞資爸死在手術台上了,現在又特么給勞資上演一處什麼啊?」

「啊,啊,你們究竟是幾個意思啊?」病人兒子情緒激動的說道。

「小夥子,你別激動,你先冷靜冷靜!」楊副院長冷漠的撇了一眼陰陽怪氣的吳主任,解釋道,「這個華醫生啊,醫術很好,或許能夠治好你父親。」

「你特么當勞資沙壁啊。」

「勞資他爸已經被你們弄死在手術台上了,現在又給我說,還能救,呵呵,呵呵,死人也能救,你們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能耐啊。如果勞資爸沒死,你們特么跑出手術室給勞資說什麼你們已經儘力了是幾個意思啊?」

「哎!」

「小夥子,是我的錯。」

「我的職業能力不行,所以他們才請了這麼一個小夥子過來看還能不能救你父親,希望是要有的,不能放棄啊!」吳主任一副自責的模樣,可嘴巴裡面說出來的話要多噁心李院長和楊副院長兩人就有多噁心。

「呵呵,呵呵。」

「這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還真特么能耐了,十多年的老資格心臟科主任醫師職業能力還沒有一個小夥子強?這特么是逗我玩呢,還是你們特么的是神經病啊。」病人兒子情緒激動,一口一個特么的道,「你們特么的究竟要鬧那樣。」

「是我的能力不行,既然院長和副院長都說那小夥子能力強,那就讓他試試吧或許還真能讓你父親起死回生也說不定,哎,都怪我都怪我。」吳主任自責的說道,同時還不由用眼角的餘光看向楊副院長和李院長兩人,眸子里儘是戲虐之色,似乎在說,瞧瞧,瞧瞧,人家病人家屬都能看出你們特么這是猴子請來的逗比,都已經宣布死亡了還能救活,簡直特么的笑話。

「你們特么的市一醫院真是能耐,真是能耐。」病人兒子氣極反笑,「一個手術搞成這個樣子,也是沒準了,人都已經被你們宣布死亡了,還給勞資搞這麼一出,不僅在手術室門口,病人家屬面前勾心鬥角,還特么陰陽怪氣的說話,你特么還以為勞資聽不出來么?勞資要申請醫療仲裁,你們就給我等著吧。」病人兒子點指著吳主任斥責道。

「市一醫院真是能耐啊,今天真是長了見識啊。」

剛剛跟隨華新而來的那群病人和病人家屬上來之後,就沒怎麼說話。

此刻,聽著病人兒子的質問,雖不清楚具體過程,卻還是看出了點門道。

婚淺情深:御念衷心 「呵呵。」

「手術連連出錯,主刀醫生換了一個又一個。」

「這還不止,手術失敗,出來告訴病人家屬,自己已經儘力了。」

「哦,儘力了,儘力了還特么有力氣在手術室門口就開始勾心鬥角,這可是當著人家失去了親人的家屬面前勾心鬥角啊,真是讓人呵呵了,呵呵了。」

跟隨華新而來的那群病人和病人家屬陰陽怪氣的說道。

頓時說得李院長、楊副院長等人臉色一陣難看。

尤其是對著吳主任指指點點的,眼中全是質疑和譏諷。

「夠了!」

「這裡是手術室門口,不許喧嘩!」

剛才被李院長和楊副院長質疑,又被病人兒子威脅申請醫療仲裁,現在又特么被一群不知道那裡冒出來一看就是窮比的人給譏諷,吳主任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陰沉著臉吼道,旋即意識到自己口氣有些沖,不由順帶噁心了楊副院長和李院長兩人一把,陰陽怪氣的道:「你們這樣大聲喧嘩,還怎麼讓人家華醫生進行手術,怎麼幫著病人起死回生呢?」 「沙壁!」

「白痴!」

「噁心!」

……

跟隨華新而來的病人和病人家屬哪裡聽不出吳主任言語之中的揶揄和陰陽怪氣,不由紛紛撇嘴沖著吳主任罵道。

「哼!」

吳主任臉上肌肉一陣痙攣,輕哼了聲,但心裡卻把他們罵了個遍。

「咔嚓!」

這個時候,手術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

一個護士MM走了出來,小心翼翼的關上了手術門,沖著眾人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噓!」

「噓!」

「你們能不能別這樣吵?」

護士MM壓抑著聲音,略帶埋怨的道:「你們這樣很影響華醫生進行手術,你們知道嗎?還有啊,告訴你們,病人已經恢復心跳了,所以,請你們安靜一點。」護士MM環視了眾人一圈說道。

「什麼?」

吳主任聞言,頓時驚叫出聲。

「噓噓。」

護士MM略帶責怪的眼神凝視著吳主任:「吳主任,你聲音能不能小點啊。華醫生還在裡面替病人進行手術,這樣很影響華醫生的。」

「什麼?」

「你說什麼?」

吳主任震驚的瞪著護士MM,實在是內心太過驚訝,聲音難免大了些。

「噓噓!」

「噓噓!」

護士MM連忙沖著吳主任比著禁聲的手勢,旋即才說道:「是的,華醫生已經把病人救活過來了,已經恢復了心跳,現在正在進行手術。」

「這……」

再次得到護士MM的證實,吳主任內心一陣震驚。

實在是他確實證實病人已經搶救不過來了,他已經儘力了。

到了這種程度的病人根本救不過來了,所以只能宣布死亡。

只是,他完全被這個消息震撼住了。

華新,那小子真的救活了病人,讓對方起死回生了。

這……吳主任立刻就感覺四周彷彿有無數雙眼睛看著自己似的,如同萬箭穿心一般洞穿了他的整個人,讓他感覺渾身難受的要死,一張臉難堪的彷彿苦瓜臉一般。

「你說什麼?」

「我爸沒死?」

這個時候,病人兒子也聽見了護士MM的話,從悲慟,傻乎乎的狀態之中恢復了過來,連忙抓著護士MM肩膀追問道。

「是的。」

護士MM知道病人家屬心情激動,便沒糾結對方聲音過大,而是點了點頭道。

「真的么?」

「你不會哄騙我吧?」

病人兒子已經對市一醫院的映像差到了極點,有些懷疑的問道。

「是的。」

「真的。」

護士MM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華醫生醫術真得是神乎其技,你父親真的恢復了心跳,現在華醫生正在替你父親進行後續的手術。」

「真的,是真的。」

病人兒子再三確認之後,不由摸著眼淚梗咽的說道。

「好了。」

「你也別擔心了,華醫生會成功的完成手術的,你也要小聲一點。」護士MM叮囑的道,旋即就進了手術室。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李院長。」

楊副院長聽見這個消息也很激動,不由沖著李院長喊道。

「嗯。」

「小夥子不錯,有能力!」

李院長也笑了起來,點了點頭道。

「棒。」

一不小心嫁冤家 「真棒。」

「華醫生簡直太棒了。」

「是啊,華醫生醫術簡直不是蓋的。」

「剛剛在樓下門診大廳急診室的時候,就已經搶救了一個從南山醫院衝過來的孩子,都已經被溺亡了,被南山醫院宣布死亡了,最後還是被華醫生給救活了。」

「是啊,是啊。」

「一次兩次可以說是僥倖,可是次數多了之後,那就是真本事了。」

「華醫生真是有本事。」

「這次雖然被李俊豪給坑了,但是能遇見華醫生,能得到華醫生的幫助,那就太好了。」

一群跟著華新上來的病人和病人家屬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不停的談論著。

李院長和楊副院長兩人聞言,頓時喜上了眉梢。

李俊豪這個坑貨給醫院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敗壞了市一醫院的形象,加之病人和病人家屬的譴責,如果一個處理不好就會鬧成一場沸沸騰騰的醫鬧事故。

可是,華新這麼一出手。

頓時,就讓這些病人和病人家屬看到了希望。

對華新充滿了渴望,那對市一醫院的映像也能得到極大的提升。

學姐的近身高手 李院長和楊副院長兩人會心的點了點頭。

相反,另外一邊。

吳主任感受著四周人的態度以及他們不時掃過來的眼神,頓時就覺得臉色火辣辣的,被人打臉打得啪啪作響。不僅是他,同他一個陣營的人剛剛還不斷的質疑華新,質疑華新的能力,質疑華新有貓膩,對於醫鬧事故不管不問,就針對華新,一點解決困難的建設性的意見都沒有拿出。

而此刻,華新一出面,就用自己的能力說話,鬧鬧的抓住了這些病人和病人家屬的心,一場可能鬧得沸沸騰騰的醫療事故就這樣被華新的能力無形的解決掉了,同時還提升了華新的聲譽,簡直成了整個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第一人一般。

吳主任低著頭,灰溜溜的想要走人。

「吳主任,幹嘛走這麼急啊。」

「病人還沒退出手術室,是不是應該再看看!」

此刻,李院長出聲挽留吳主任。

此刻,他心裡那個暢快。

之前憋的一股子氣全都宣洩了出來。

心裡不由暗爽,槽,落井下石,真特么的爽。

雖沒刻意諷刺,卻彷彿一個耳光又一個耳光抽在了吳主任等人的臉上似的,讓他們一群人羞愧的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得了。剛剛才不停的質疑人家的能力。言語中儘是譏諷,陰陽怪氣,而現在呢,人家華新用事實,用能力救活了病人,還解決了可能會爆發的醫鬧事故,讓他們惡劣的小人行徑,醜惡的嘴臉,狹隘的內心顯得是那麼的醜陋。

「對,你們不能走!」

「尤其是你,剛剛對華醫生什麼口氣,以為我們聽不出來似的,一股子陰陽怪氣,不斷諷刺華醫生。現在好了,還諷刺么?這臉打得啪啪啪的夠響了吧。」

「呸,小人。」

「人家華醫生那才叫能力,你有本事就和華醫生硬剛啊,就知道嘲笑挖苦,陰陽怪氣的說人家華醫生的壞話,真特么不要臉,你得給華醫生道歉。」

「對,道歉。」

「你得給華醫生道歉!」

跟隨華新而來期望得到華新幫助的那群病人和病人家屬紛紛譴責著吳主任以及他身邊的人。 「道歉!」

「道歉!」

「道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