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當年,殿主突然召見里沙的皇帝,兩人在密室里談了許久,皇帝出來便有些失魂落魄,殿主也很不高興。恰好在這個時候。希爾維斯特因為天分高被神殿選中,但是,他不知對殿主說了什麼。殿主居然將他又放了回去,並且給了他伯爵的封號。那個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大驅魔師。

後來,里沙的皇帝便開始驅逐白髮人,再後來。希爾維斯特便與其他四個家族一起叛亂,將里沙帝國改為里沙共和國。並且希爾維斯特從那個時候開始收藏異族少女。並且讓這些異族少女與人類,或者其他異族結合,生下白頭髮的孩子。卡利賓的好友被神殿派去看管那些異族少女和白頭髮的孩子。

這些白頭髮的孩子到五歲的時候,就會被送進神殿,由專人教導,修鍊魔武力。等這些孩子十五歲的時候,就會根據他們的實力大小,把他們分別送進不同的試練塔。

和那些被神殿選來天分極高的驅魔者們一起。

這些人如果有幸能從塔內出來,神殿會提供給他們需要的藥劑,然後送入更高一級的試練塔。試練塔的淘汰率非常高,五級試練塔,一百個人進去,能活著出來三十個左右。

四級試練塔的淘汰率是百分之八十。

三級試練塔的淘汰率是百分之九十。

二級試練塔的淘汰率是百分之九十五。

一級試練塔的淘汰率是百分之九十九。

也就是說送一百萬個天分極高的大驅魔師進入五級試練塔,活下來的人再送入四級試練塔,一級一級送下去,最後能從一級試練塔中活著出來的只有三個人。

在這個人的記憶里,他只知道在神殿的歷史上,只有兩個人曾經從一級試練塔里活著走出來,這兩個人最後都被人接走了。

據說來接他們的人實力極高,連殿主都不敢直視他們的容貌。

薇薇安明白了,白髮人的天分一向都很高,神殿大約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才讓希爾維斯特暗中收藏異族女子,生那些白髮的孩子。而里沙的皇帝可能是因為看不慣神殿的做法,希望保護那些白髮人,才開始驅逐白髮人。

神殿的真正目的,應該就是得到更多的,能從一級試練塔里走出來的人。

能從一級試練塔里走出來的人,實力最不濟也是高級驅魔聖者,如此高的實力,恐怕神殿殿主也不是對手,但似乎還有實力更高的人前來迎接,那就說明,神殿上面還有更高一級別的勢力存在,這個勢力的實力深不可測!

那不是和光明神殿一樣了嗎?

薇薇安突然蹦出來這樣一個想法:一樣的神秘,一樣的喜歡有天分的驅魔者,一樣的實力深不可測。

看來,似乎還不能貿然的與神殿作對,否則惹怒了它背後的勢力,自己現在還沒有實力與他們對抗。。

… 86_86832將搜魂得到的消息告訴溫蒂,姐妹兩人都是沉默。

光明神殿的勢力已是驚人,現在薇薇安又決定反抗神殿,神殿背後的勢力似乎與光明神殿不相上下,如果不是知道光明神殿與神殿做過生意,兩者並不是一家,溫蒂幾乎都以為神殿是屬於光明神殿的一個分支了。

反抗這樣的兩個超級勢力,那得需要多強的實力啊。

溫蒂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小薇安,我繪製古魔法陣的能力又提高了,過不了多久就能繪製出更高一級別的古魔法陣,古魔法陣的防禦力會更強。」

薇薇安恭喜道:「太好了,姐姐!」

溫蒂搖頭,認真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小薇安,只有你安全無恙,我的付出才有意義。其他人,與我都沒有關係。」

「皮特叔叔呢?」

「皮特叔叔有凱撒將軍照顧,重要的是,皮特叔叔不會像你一樣總是去做一些危險的事情,專門找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勢力作對。」

薇薇安吐吐舌頭,故意道:「那佛能和雷伊呢?還有卡加利!他們也與你沒有關係嗎?」

溫蒂臉色微紅:「他們與我自然是沒有關係的。」

少女的神情變得認真:「姐姐,你還是忘了那森海吧!他那麼見異思遷,根本配不上你。現在兩大家族的青年才俊隨你挑,你若是說看上了誰,他們絕對樂的找不到北,當天就得親自上門提親。那森海不要你,是他的損失! 籃壇碧玉刀 哼!」

溫蒂失笑,拍了拍少女的頭:「那森海也是身不由己,我不怨他,我已經不會介意以前的那段感情。至於現在。我還不想考慮自己的事情,我只想趕緊提高繪製古魔法陣的能力,保護好我的小薇安。」

薇薇安心裡感動,但更希望自己的姐姐趕緊有個好的歸宿,讓她離開的時候心裡不會那麼牽挂。

「姐姐,你不用那麼著急,我可能過兩天就要走了。原本是想等你放假再告訴你這件事情,但是既然你今天就回來了,那我就現在說了。我想去真正的聖光大陸看看。 總裁老公太過分 修恩說,那裡有許多這裡沒有的稀有草藥。能配置許多高品階的藥劑,對我提高實力有很大的幫助!我想,儘可能快的提升實力。」

溫蒂愣了一愣。緊緊抓住薇薇安的手:「你要走了?」

薇薇安堅定的點頭。

溫蒂嘆息一聲:「也是,你在這裡已經沒有提升的空間了,而時間緊迫,老師他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去了那裡也好。」

溫蒂知道。薇薇安這一走,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小女孩從低級驅魔者到現在的高級驅魔王者,僅僅用了五年時間,這可以說是神話一般的速度。但是,驅魔者升級越到最後越困難,現在的升級速度雖然快。但是從驅魔王者到驅魔皇者需要的時間有可能比五年還多。如果小女孩想要達到自己想要的實力,也就是超越驅魔聖者的實力,那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

她現在是驅魔王者。有了幾百年的壽命,可是自己呢,現在不過剛剛升級四級魔法師,天分有限,不知道能不能成為六級魔法師。如果不能。壽命不過百年,如果薇薇安在百年之內回不來。那在有生之年就再也見不到薇薇安的面了。

想到這些,溫蒂忍不住緊緊的盯著薇薇安,似乎想將她的模樣深深地刻在心裡。

薇薇安與溫蒂心意相通,立刻便明白溫蒂在擔心什麼,她笑道:「姐姐,你放心,我有辦法讓你的實力提升到六級魔法師。」

「真的?」溫蒂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薇薇安得意的揚起笑臉:「當然!」

她說著,從戒指里取出一瓶藥劑:「瞧,姐姐,這可是我用從人魚一族順來得好東西配置成的藥劑,可以增強水系魔法師對水元素的親合力,修鍊起來事半功倍,實力達到六級魔法師沒有問題!」

溫蒂驚喜的接過薇薇安手裡的藥劑:「它叫什麼名字?」

「我管它叫人魚之淚。」

提起這個藥劑,薇薇安興緻勃勃:「姐姐,你不知道,這藥劑的主原料就是人魚的眼淚,可是人魚一般終其一生也不會流一滴眼淚,我用盡了辦法都沒能讓他們哭出來,後來你猜我怎麼成功的?」

「怎麼成功的?」看到小小少女一臉你快問的表情,溫蒂不忍心打擊她的積極性,而且她也很好奇,於是順著少女的話問道。

「辣椒!哈哈哈!我用了辣椒他們才哭出來。 足球裁決天下 蜜兒用的辣椒最多,哭的最厲害,事後追著我打了半個小時才放過我!嘿嘿!」

溫蒂忍不住也笑了。

「姐姐,快喝快喝,喝完告訴我效果怎麼樣?」

溫蒂答應著,懷著期待的心情喝下藥劑。

薇薇安緊緊盯著溫蒂,觀察她表情的變化。

過了一會兒,溫蒂露出驚喜的神色:「小薇安,我現在與水元素溝通的能力增強了。天哪,這種感覺真棒。它們就好像我的朋友,爭先恐後的與我交流,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我肯定能晉陞六級魔法師!」

薇薇安見自己的藥劑有了效果,心中也是高興,抱住溫蒂,堅定的道:「姐姐,你等我回來!」

「好!」

感覺氣氛有些緊張,薇薇安笑道:「姐姐,等你成了六級魔法師,能配的上你的就只剩下勞瑞,佛能,雷伊還有科爾了!你喜歡哪一個?」

溫蒂臉一紅:「我還沒有成為六級魔法師呢,現在不想考慮這麼多。」

「那怎麼行!這件事情記早不記晚!我覺得佛能和雷伊都不錯,說實話我更喜歡佛能,他對姐姐最好,可是佛能太胖了。」想了想,薇薇安又補充了一句:「能胖成他那樣也挺不容易的。」

「你的意思是,佛能喜歡我?」溫蒂驚訝道。她一直以為佛能是一個極其熱情的人,對誰都好,從沒想過他對自己好是因為喜歡自己。

薇薇安無語,這佛能的偽裝能力也太強了,當事人根本就不明白他的心意:「是呀。他那時候請你參加舞會,避免你成為大皇子的舞伴,就是因為喜歡你才幫你。否則咱們和她非親非故,他幹嘛要冒著得罪大皇子的危險,幫你解圍啊。」

溫蒂的心亂了。

原本,她只是對雷伊有好感,但也只是好感,並未敞開心扉。她對佛能也有好感,但那是一種對朋友的好感,雖然比較起來,她對佛能的好感比對雷伊的好感還要更多一些,但是她卻從未向男女方面想過。如今薇薇安猛的提起,讓她感覺措手不及,不知道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也不知道自己以後該如何面對佛能。

薇薇安突然問:「姐姐,如果佛能瘦下來,你是不是會考慮他?」

溫蒂臉色更紅,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該搖頭。

點頭的話就是承認了自己喜歡他,可是自己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意,搖頭的話,想到佛能為自己做的一切,又無法下定決心。

看出姐姐的為難,薇薇安調皮的笑道:「我知道啦,嘿嘿,不如就先讓他瘦下來姐姐再做決定好了。」

「瘦?他能怎麼瘦?」想到佛能那一身肥的流油的膘,溫蒂想象不到他瘦下來的樣子,總覺得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薇薇安卻是一臉神秘:「我自有辦法。」

姐妹兩人在一起呆了一天。

最後,薇薇安答應溫蒂,等她下次放假回來再走。

在此之前,薇薇安決定先練會了滅龍九式的第五式「空手擒龍」。

她如同以前一樣,一連幾天半夜跑到象牙谷練習。

空手擒龍,顧名思義,練成之後可以抓住一條成年巨龍。成年巨龍的實力一般都是驅魔王者,但是,因為龍的體型巨大,防禦力極強,又懂得龍語魔法,所以,同等級的龍與驅魔者相比,實力要高出許多,一般情況下,驅魔者跟本沒有可能抓住龍。但練成這一招卻可以抓住一條成年巨龍,可想而知這一招的威力多麼的巨大。

薇薇安用了好幾個晚上,才勉強將這招練會,只能發揮出兩成的威力罷了,但這已經能夠趕得上第四式「戰龍在野」的七八成威力。由此可知,當薇薇安把這招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的時候,該是怎樣的強大!

白天薇薇安也沒閑著,跑了好幾趟奴隸市場,給家裡帶回來一個車夫,一個管家,還有十個僕從,為了保證安全,少女沒有心疼金幣,讓佩兒與他們全部簽訂了主僕契約。不是她不想把家交給姐姐溫蒂,而是姐姐一個月才能回來一次,沒有時間管理整個宅子,還有家裡的孩子們。而佩兒作為狐族的公主,從小受的教育是如何管理一個族群,現在管理一個小家自然是遊刃有餘。

給福斯特的藥劑也全部準備好,就等他來拿。為了配置這些藥劑,薇薇安戒指里的草藥已經基本用完,她決定,一定要從福斯特那裡補回損失,否則等去遊歷大陸的時候,身上沒有個幾千萬金幣可是寸步難行。

這是修恩說的,薇薇安牢牢記在心裡。

至於某人的減肥大業,薇薇安卻是絲毫沒有留情。

此時的佛能,連死的心都有。

ps:

月末的粉紅~嘿嘿。

… 鬼吹燈世界,要塞氣密門。

石棺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的時候,林辰發現有一種很玄妙的氣息鎖定了自己。

或者說是跟著自己。

不過林辰也沒有在意,應該是那個小男孩的鬼魂吧。

棺材被林辰收完了以後,胖子又四處瞧了瞧,然後看著林辰道:「唉,林辰,那個小男孩的屍骨在哪兒啊?你不是說在這裡面嗎?怎麼不見啊?」

「放心吧,他們都在棺材裡面,等我們出去以後,我會把他們給埋了。」

林辰並不打算把裝有小男孩和小女孩屍骨的石棺拿去賣錢。

等出去以後,他會把他們包括石棺埋到地下。

「他們在石棺裡面?你怎麼知道?」

胖子又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石棺還沒有打開,林辰又怎麼會知道裡面有屍骨的。

「很簡單啊,這兒所有的棺槨都被打開了,然後全部都沒有東西,只有這個石棺沒有打開,所以肯定在這個石棺裡面咯。」

林辰懶得解釋,直接忽悠了。

胖子也沒有去深究,這時候胡八一說到:「好啦,商量一下,剛才的通風口肯定是行不通的,而地圖上面又沒有顯示其他的地方有出口,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胖子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英子也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好的意見。

「原路返回吧,對了,老胡,你會使用裡面的九二式步兵炮嗎?」

林辰見過九二式步兵炮,但是根本就沒有用過,所以也不知道使用方法。

而胡八一當過兵,也干過工兵,林辰想他應該會一點兒點兒。

胡八一點頭道:「當初當兵的時候,打過兩炮。」

林辰點了點頭,不過林辰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那就是步兵炮的軌道是拋物線的,近距離倒是直線,但是到時候肯定不容易打准。

別紅犼沒打到,到時候把墓道炸塌了就不好說了。

想了想林辰還是覺得把紅犼燒死算了,反正一會兒還要原路返回的。

不過接下來林辰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誘惑。

和胡八一他們又回到了倉庫裡面。

林辰就拿出了幾隻兔子,還有一些配料什麼的東西。

這配料都是在牛心山的時候林辰抽空去找的,至於說兔子的話是下墓之前英子去林子裡面打的。

因為林辰知道下墓的時間肯定不短,所以就讓英子處理了幾隻兔子裝到了儲物戒指裡面。

至於說身上的泥土林辰就沒有辦法了,他也沒在儲物戒指裡面裝那麼多的水啊。

拆了幾門彈藥箱的木板,林辰就把火給升起來了。

把兔子串到了刺刀上面,林辰就開始燒烤了起來。

熊熊燃燒的烈火烤的兔子直滴油。

不一會兒,加上香料的兔子變成了金黃色,看上去是辣么的誘人。

林辰不怕那傢伙不上當,那傢伙在這個要塞生活了這麼多年,沒有其他的食物來源,應該就是吃那些豬臉蝙蝠。

接著吃了這麼多年的蝙蝠,就算是山珍海味也膩了。

果不其然,就在林辰把烤好的兔子交給胖子的時候。

火堆的上空開始滴下來口水了。

突然出現的口水,林辰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但是胖子三人就不同了。

因為四人是圍坐在火堆旁邊的,而整個要塞就只有他們四個人,不可能會把口水滴到上面去。

四人抬頭往上看,林辰吃出於好奇,而胡八一他們出於求知慾。

就在四人頭上的屋頂,火光與黑暗交接的地方,探出一張極大的人臉。那臉比普通人的大出一倍以上,白得像是抹了麵粉,沒有絲毫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鷹鉤鼻子,一對血紅的怪眼,緊緊盯著胖子手中的烤蝙蝠肉,嘴唇又厚又大,向前突出,張著黑洞洞的大嘴,血紅的舌頭有半截掛在嘴邊,口水都快流成河了,一滴一串地從上面流下來。

那張臉的主人,脖子很長,皮膚又黑又硬,由於地下格納庫的頂棚很高,它的身體都隱藏在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只能看見它的臉和一截脖子。它對林辰烤的兔肉特別的感興趣,想要撲下來搶奪,卻懼怕下邊燃燒的火焰,遲遲猶豫不決。

林辰笑了笑,拿著手裡面正在烤的兔子肉,放到了自己身後遠離火堆的地方。

農家小福女 那個草原大地懶看到這一幕,直接從房頂上面一躍而下,對著兔子肉就是一個口。

吃了兔子肉,大地懶伸出自己長長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然後大眼睛有盯著林辰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