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當冷昊宇和黃興萍兩人吃完飯告別之後,在路上黃興萍有些羨慕道:「真沒想到你居然能在那個時候入定。」

冷昊宇擾了擾頭道:「這個我也很意外,應該只是運氣而已。」

見冷昊宇的樣子,黃興萍不由笑出了聲:「什麼運氣,那我怎麼沒有這樣的運氣、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難道你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想加入百草峰嗎?而這還只是普通弟子,而你明顯是得到了張長老的重視,要是真的能得到張長老的真傳,那麼不要說破天宗,就算是在整個世界,你都能有一定的分量!」

這話那是半點不虛,畢竟整個世界能達到大宗師級的煉丹師並不是很多,而每一個大宗師級煉丹師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趨之若狂。但是對這個,冷昊宇還真的沒什麼興趣,他興趣缺缺道:「其實我認為只有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黃興萍很吃驚的看著冷昊宇,直看了半響之後才搖頭道:「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說實話她真的不能理解,畢竟黃長老就是煉器大師,每年不管是破天宗內部的人,還是外面的人來求他的人都不少。就算一些實力明明在他之上的,出現在黃長老面前的時候也還是恭敬有佳的樣子。所以在她的一貫的思維中,能成為煉丹師或者煉器師,這都是很有前途的職業。

冷昊宇突然有些落寞笑道:「其實很簡單,我追求的是至強的實力,我認為這有絕對的實力才能奠定一切,如果實力不夠強大,就算是神級煉丹師那又能怎麼樣?」

冷昊宇落寞的表情黃興萍並沒看見,只是他的話卻讓她皺眉,半響之後才開口道:「如果成為神級煉丹師,或者煉器師,不要說破天宗就算是整個世界的人都會尊敬有佳,怎麼在你眼中看來卻全然不一樣了?」

這個冷昊宇沒有解釋,而是想起了自己的前世。在前世的自己其實跟所謂的神級煉器師這些副職業還真的有點相似,在別人需要他的時候,也就是在遊戲中需要自己幫助的時候。那自然是畢恭畢敬,但是當他們需要而自己不想給的時候,那麼人家就會用強取的手段了,而如果自己不妥協,那麼後果很簡單,就是自己現在這樣。運氣好能重生,如果不然的話,那就是徹底的消失了。

所以雖然所謂的神級煉丹師還是煉器師,或者其他的副職業巔峰存在,在明面上真的光鮮無比。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光環就會變得一無是處。見冷昊宇不說話,黃興萍皺眉道:「你怎麼不說話了。」

冷昊宇總不能跟她說自己想起自己的前世,只是苦澀笑道:「我現在不知道怎麼給你解釋,但是以後你就會知道了。其實我可以這樣跟你解釋,如果說你是神級煉丹師,但是你的實力卻只是大宗師,那麼如果你煉製出了一顆神級丹藥,而一個飛升境強者又很需要這丹藥。對方來要,而且還是勢在必得的那一種,但是這顆丹藥你也很需要,那麼我問你,這顆丹藥你是給他還是不給!」


這話讓黃興萍愣住了,因為她突然發現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她本想說。就算是飛升境強者在遇到神級煉丹師的時候都會恭敬有佳,但是如果冷昊宇所說的那些都成立,這情況還真的難說。半響之後她才開口道:「這樣的情況是不會發生的!」

冷昊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有再說話,兩個人就這樣默默的走著。這期間看見他們在一起的人並不少,而且冷昊宇還發現了幾個熟人,但是都沒怎麼放在心上,只是在想明天去一次百草峰,在學會煉丹之後,得抓緊時間練級了。而這個時候在黃興萍的心中則是不斷的想,冷昊宇假設的情況到底會不會出現。當然這是一個頭疼的問題,最後他決定還是回去問一問自己的爺爺黃長老,也許在他的口中能得到一個準確一些的答案吧!

; 兩人分開之後,見時間尚早,冷昊宇獨自進了幻境中開始練級。而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時候在陳致遠的住的地方,尤鍵勇一臉獻寶的樣子:「師兄,我看見冷昊宇和黃興萍兩人走在一起,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從百草峰一起出來的,在路上兩人可謂是有說有笑甚至親密呀!」

如果冷昊宇聽見話,一定會上來抽他兩巴掌道:「塔嘛的,我們什麼時候有說有笑了,什麼叫甚是親密。」

當然此時此刻已經在幻境中的冷昊宇肯定聽不到這話,而聽見這話的陳致遠則是露出驚喜表情,迫不及待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雖然這話看似疑問,但是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他根本就已經將這當成是真的。臉上完全是一片喜色。尤鍵勇很顯然也知道這點,但他依然很是認真的表情,就差發誓:「絕對是真的,我們親眼所見,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問文劍戟。」

文劍戟自然不會唱反調,忙是點頭肯定。得到他們的肯定之後,陳致遠頓時大笑起來:「哈哈,很好,很好。我真的很期待一會將這消息告訴向炆興之後,他會是什麼樣的表情,相信他的表情會非常的精彩吧!」

而尤鍵勇和文劍戟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也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yin謀得逞的表情,很顯然他們對冷昊宇那也是懷恨在心。陳致遠大笑之後,沉吟半響道:「你們現在去盯住冷昊宇,我要知道他一天都在做些什麼。」

說完轉身在走了,只是能從他的臉上看出,這個時候他的心情真的非常不錯。而此時根本就不知道陳致遠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的冷昊宇還在幻境中修鍊著,現在他的實力獵殺青銅級幻境中的生物,那根本就沒有一點壓力可言。但是要說進白銀級幻境,冷昊宇的實力又要差上那麼一點,當然也不是白銀級以上的幻境冷昊宇不想進。在遊戲中越級挑戰才是他們這些高手最喜歡做的事情,而現在雖然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但是對冷昊宇而言這跟遊戲中似乎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他之所以不進白銀級幻境那是因為他根本就進不了白銀級幻境,他還沒有這樣的許可權。因為現在冷昊宇還只是外圍弟子,而白銀級幻境所需要的不只是金幣,還有內門弟子的身份。傳聞在白銀級幻境中,那裡面的幻影戰士,都會使用破天宗的一些高級武技,在裡面歷練的弟子能在這幻境戰士身上學到那些武技,當然也能從他們身上將自己的不足給補充。所以外圍弟子自然就沒有資格進入,畢竟這已經是一個門派的秘密了!

當然這對冷昊宇而言,還只是白銀幻境的傳聞,是不是真的他就不知道了。現在他要做的只有儘快升級,然後真正成為內門弟子,那個時候在有的是時間慢慢進白銀級幻境中練級。在青銅幻境中廝殺一天,冷昊宇休息好之後,在第二天吃了飯然後往百草峰而去。在路上遇見了黃興萍,兩人相互打了個招呼,然後結伴而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黃興萍看冷昊宇的表情,讓冷昊宇感覺有些奇怪。

他當然不知道,黃興萍在回去之後,將冷昊宇所假設的那個問題問了黃長老,而黃長老在沉吟半響之後。表情極度認真的回答道:「如果冷昊宇那樣的假設成功,那麼所謂的神級煉丹師根本就沒什麼尊嚴可言。只能交出那顆獨一無二的丹藥。如果說那顆丹藥的效果真的很好,如果那個飛升境強者的心夠毒辣。那麼在得到那顆丹藥之後,那個神級煉丹師只有兩下場,其一就是被逼發誓以後不在煉製這丹藥,還有一種就是被飛升境滅殺!」

這樣的回答自然讓黃興萍驚訝,她不由驚訝不已:「為什麼會被滅殺,這難道不會給那飛升境強者留下影響嗎?」

黃長老嘆道:「滅殺那個神級煉丹師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這種丹藥本就只能出現一顆。至於說影響,如果都能影響到他,那他就不會是飛升境強者了!」

這話直接將黃興萍心中的一些人生觀給徹底的擊碎,因為她真的很難想象為什麼會是這樣的。雖然在說完這話之後,黃長老笑著開解道:「這只是一個假設而已,神級煉丹師也好神級煉器師也好,他們本身的實力就算沒有飛升境,最少也是虛空境,這樣的實力加上手上的東西完全足夠自保了。」

雖然有後面的這話,但是在黃興萍的心中,還是改變不了對以前那些看法的改變。說來說去,還真的如冷昊宇說的那樣,一切都只有自身的實力才是真的,必須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當然現在不管是黃長老還是冷昊宇都沒想到,他們兩個人的話,造就了一個飛升境的神級煉丹師。當然就算是現在的黃興萍也不知道,正是因為這兩天的經歷改變了她的人生。

見到冷昊宇和黃興萍來,米勇元臉上露出開心表情,笑道:「你們終於來了。要是還不來的話,師尊可能都要去找你們了!」

冷昊宇忙道:「啊,真是罪過,怎麼能讓師兄你在此等我們呢?」

「好了,我就不廢話了,你們快點上去吧,師尊還在上面等你們呢,說實話我是真的很羨慕你們,我可從來沒見師尊這樣的著急過誰。」在米勇元的臉上,那是毫不遮掩的羨慕。當然這只是羨慕,但是卻沒有其他的東西,而這讓他在冷昊宇的心中分數又加了不少!

在米勇元的帶領下,兩人拜見張志寬之後便開始了一天的學習。這一天張志寬的本意是教冷昊宇他們一些煉丹上面的技巧,但是冷昊宇的表現又一次出乎了他的預料。其實如果沒有冷昊宇的存在,那麼黃興萍的表現那是非常出眾。她的天賦就算跟米勇元比也相差不多,這最少也是一個天才級的存在。但是在冷昊宇的影響下,雖然黃興萍的表現雖然不錯,但是光芒卻被遮住了很多。其實這很好理解,畢竟現在冷昊宇都已經是黃金級的煉丹師,而黃興萍就算再怎麼天才,她也只能從最基本的開始入手,這之間的差距那可謂十分明顯。

看著冷昊宇第一次成功煉製出來的藥粉,張志寬表現得無比震驚。此刻的他就好像一個拿著一大顆鑽石的落魄貴婦。看著那些藥粉,難以置通道:「老實說在這之前你是不是有學會煉丹術!」

在張志寬手上的那些雖然是最簡單的的一種葯散,甚至都算不上是丹藥。但是不得不說的是,這些藥粉的質量太好了。就算是他張志寬親自出手,那效果也只能達到這樣的程度。而這居然是冷昊宇第一次出手煉製的結果,這怎麼能讓張志寬不感覺震驚呢。對此冷昊宇暗自在心中道,大意了。他這一次煉製的是一種名為麻痹散的毒藥,雖然他有心控制,但是結果還是出乎預料。

雖然心中暗嘆,但是表面上卻裝出不解的樣子:「如果不算前世的話,我這一次還真的是第一次煉丹!」

其實這句話冷昊宇還真的沒有一點假在其中,畢竟他前世在遊戲中可是煉丹宗師。自然不知道煉丹多少次,但是這話在黃興萍他們聽來就怎麼都感覺有些奇怪了。張志寬卻哈哈笑道:「不錯,你小子一定是上輩子就是一個煉丹師,要不然怎麼可能第一次煉丹就有這樣的效果。」

這話一出,在一邊的黃興萍番了一個白眼道:「師尊,你還真相信他的話呀。」

張志寬搖搖頭,大笑道:「這又什麼好懷疑的。哎,其實你煉製的這丹藥也算是不錯了,只是可惜,你運氣不好,跟在在這麼一個妖孽在一起,就顯得差多了!」在說話的時候拿起黃興萍煉製的那顆丹藥。如果只是黃興萍這一顆丹藥在,這也絕對是非常難得的,畢竟能在第一次煉丹就能成功的煉丹師那是百中無一的。

張志寬的話卻是不假,跟一個天才生在同一個時代,這絕對是非常悲劇的一件事情。但是黃興萍卻沒有一點氣憤的感覺,很是為冷昊宇驕傲道:「他比我厲害,這才好呢?不過,他並不是很喜歡煉丹,所以在煉丹術上面我早晚會超越他的!」

好吧這話一出,本來在臉上還滿面chun光的張志寬一下yin雲密布了。看向冷昊宇問道:「你這麼好的煉丹天賦,難道就真的不想在煉丹術上面發展嗎?」從他的眼神中冷昊宇知道張志寬想要什麼樣的答案,只是這卻不是冷昊宇能給的。

剛才他們一進來,首先自然是被問要不要拜師,對於這黃興萍沒什麼問題,但是在冷昊宇的時候。冷昊宇遲疑半刻之後卻沒答應,所以現在黃興萍稱呼張志寬為師尊,但是冷昊宇卻只是一個記名弟子而已。冷昊宇面帶歉意卻有極度認真道:「我不是不在煉丹上面發展,只是個人認為煉丹什麼的,這都只是業餘的愛好,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實力。」

見冷昊宇堅持的表情,張志寬也只能放棄。畢竟這東西可是強求不來的,最後帶著無限的惋惜道:「既然這樣的話就算了,只是希望你不要辜負了這麼好的天賦。」


; 見張志寬那惋惜的樣子,冷昊宇不由點頭認真道:「放心,我不會將煉丹術丟下的!」

得到冷昊宇的回答,張志寬卻沒有表現出開心,只是依舊惋惜的搖了搖頭。看來在他心中根本就不相信冷昊宇真的會花多少心思在煉丹術上!

而對此冷昊宇並沒有再開口,其實他都不知道自己會花多長的時間在煉丹術上面。因為這對他而言還真的不是很重要,因為他個人而言並不是很需要丹藥。一般的丹藥在獵殺的時候就能爆出,而一些高端的丹藥,卻不是現在他能煉製出來的,加上這其中需要的藥材也是一個問題。所以他並不認為,自己能在煉丹術上面走多遠,只是冷昊宇自己都不會知道,在不久他會瘋狂的煉製丹藥,只是他所煉製的並非常人所煉製的那些,當然這其實還有一個機遇問題。

兩人再次告別離開百草峰,他們這一次的打算是去器靈峰,當然這其中有一個原因是,冷昊宇想看一下自己有沒有煉器的天賦,畢竟在前世遊戲中他煉器的等級同樣是宗師級。但是他們走在路上的時候,卻遇到了意外,只見一群大概有七八人的樣子,攔在路上。看見他們來,其中一個走出來,對黃興萍恭敬道:「黃師姐,我家少爺有請!」

見這人,不知道為什麼黃興萍的臉上布滿一層寒霜,冷道:「要見我,叫他自己來,當他是什麼東西嗎!」

見黃興萍臉上冰冷的表情,這人臉色絲毫不變。依舊恭敬道:「這是我們少爺的吩咐,當然如果黃師姐你沒時間不去的話,那麼就請冷昊宇去一趟也行,反正就是你們總得去一個!」

在他的臉上,冷昊宇看出了敵意,說實話這讓冷昊宇很有些不解,因為他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麼一個人。當然他知道得罪的也許不是眼前人,而是那個被他稱呼為少爺的人。轉頭對黃興萍問道:「他口中的少爺是誰?」

面對冷昊宇的時候,黃興萍臉上的冰霜少了一些,道:「就是向炆興,一個自以為是的傢伙。」

這樣的回答讓冷昊宇有些無語,但是他也知道女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所以也不準備繼續問她。而是轉頭對眼前的傢伙道:「不好意思,首先我並不認識你家所謂的少爺,還有我現在很忙,等有時間的時候,我想我會去見他的!」

見黃興萍對冷昊宇的表情,這就已經很讓他不爽了,而現在冷昊宇居然說不去。臉上頓時露出不喜表情,對他可不會向對黃興萍一般客氣。眼神充滿不屑,甚至有些威脅道:「你可要想清楚,有些人不是你能的得罪的,我家少爺讓你去一趟,那是你的福氣。所以我認為你最好是去一趟的好,不然這對你可不是好事。」

冷昊宇皺眉轉身對黃興萍道:「看來你沒說錯,只是看他的狗,我就知道他真的是一個自以為是的人了。」

這話直接讓那人一怒,喝道:「小子你說什麼,有本事你再說一遍。」在說話的同時,身上靈力運轉,看樣子是準備出手了。

冷昊宇還沒說話,但是黃興萍卻已經怒道:「冷師弟說得沒錯,你們就是向炆興養的狗,怎麼難道不服,我現在就說了,你能什麼樣?」

雖然在面對冷昊宇的時候,他似乎能耀武揚威,但是在面對黃興萍的時候,他卻沒有了半點脾氣:「黃師姐既然你也知道我們什麼身份,希望你不要為難我們。畢竟這可不是你這身份該該做的事情。」

黃興萍冷道:「給我滾開,要見我,讓向炆興自己來器靈峰,冷師弟我們走!」

說完走在前面,帶著冷昊宇就要走。要知道這個時候那傢伙可是擋在前面的,原本他不打算讓路,但是看著黃興萍臉偌寒霜大有直接撞過來的架勢,他忙是讓開,論實力他可不是黃興萍對手。只是在冷昊宇他們路過之後不甘心,或者說威脅道:「黃師姐,我家少爺對你怎麼樣你應該心中有數,而少爺是什麼樣的人你也一樣清楚。雖然不能對你怎麼樣。但是你身邊那個外圍弟子,可就不一樣了。」

聽見這話,冷昊宇和黃興萍兩人頓時停住,一起轉身。此時在冷昊宇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只是平閃爍的眼神表示他並不是表面上的冷靜。但是在黃興萍的臉上卻是熊熊怒火,一字一頓道:「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

見黃興萍怒氣的樣子,這傢伙頓時有些怕了。但還是咬牙道:「黃師姐,你也知道我家少爺,他既然都已經這樣說了,那麼就一定會做的,你對我凶也沒用,我們只是傳話的!」

能看得出來在他的臉上很是無奈,他很怕他的少爺。但是同樣黃興萍也是那一個等級的存在,兩個人都能給他帶來他所不能承受的傷害,所以他的壓力那也是一點不小。黃興萍冷笑道:「你回去跟向炆興說,現在冷昊宇是百草峰張長老的記名弟子,而且這還是因為冷昊宇不想拜師才做的記名弟子。只要冷昊宇願意隨時都有可能成為正式弟子,希望向炆興在動他的時候好好的考慮一下後果!」

說完帶著冷昊宇轉身就走,冷昊宇的臉上一直都沒什麼變化,非常的平靜。當然誰也不知道,此時此刻在他的心中對實力的渴望達到了什麼樣的高度,要知道在以前遊戲中,他什麼時候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居然靠一個女人為自己出頭。但是在這個世界,遇到的事情似乎極少有順利的時候,在系統激活之前,更是差點死亡,而就算是激活系統,但是遇到的對手卻是一個比一個強大。雖然還不知道這向炆興到底是個什麼人,但是冷昊宇知道其身份最少也是跟黃興萍一個等級的,這樣的二代,或者三代在破天宗的勢力不一般。在自己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這些傢伙可以說能隨時都欺負到他頭上來,而冷昊宇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欺負,因為一直都只有他欺負人。

經過剛才的事情在器靈峰的路上安靜無言,在快到峰頂之時突然黃興萍開口道:「對不起給你惹麻煩了。」

這話讓冷昊宇突然想到了什麼,笑問道:「那個向炆興應該是你的愛慕者是嗎!」

黃興萍的臉上沒有出現羞澀之類的表情,相反無限惆悵道:「是呀,不但如此,我們還有婚約在身。」

這倒是出乎冷昊宇的預料,但是他馬上想到一個狗血的橋段,於是問道:「難道你們是指腹為婚的?」

黃興萍看向冷昊宇,有些不解道:「這個你怎麼知道?」

好吧,這要冷昊宇怎麼解釋呢,他總不能說,前世看小說的時候,這樣的橋段遇到得太多了。只得道:「自然是猜的,怎麼看樣子你似乎並不喜歡他。」

這話算是白問了,要是黃興萍真的對那個所謂的向炆興有好感的話,前面說話也不會是那個樣子。黃興萍苦笑道:「怎麼說呢,那個傢伙其實天賦還不錯,只是太囂張了一些,在他身邊什麼都要以他為中心,就算在我面前也是一樣。雖然在其他方面都還算可以,但就是這點我受不了!」

好吧,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說實話還真的很少有人能受得了的,畢竟沒有誰是天生喜歡被虐待的。他們不知道的是,等那幾個傢伙回去之後向炆興正在大發雷霆。對開始攔路的那傢伙怒喝道:「他當真那麼說,要我去見他!」

那傢伙戰戰兢兢道:「是的少爺,他說現在他已經是百草峰張長老的記名弟子,也是一個有身份的人,少爺要見他的話,就自己去見!」

看到這,大家都應該知道了吧,不錯這傢伙就如同大多數的狗腿子一般,在彙報的時候難免的加油添醋一番。本來是黃興萍說的話,現在直接就變成是冷昊宇說出來的,而且冷昊宇本來什麼表情都沒。但是在他口中就變成了對向炆興那是一個極度的不屑的樣子,這樣的情況怎麼能讓向炆興不怒。那是一個怒不可歇:「好,好一個記名弟子難道他真的以為就一個百草峰記名弟子就能不將我看在眼裡。」

那傢伙卻認為還不夠,繼續道:「少爺,他們還一起去了器靈峰,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什麼,本來我們打算將他強行接來的,但是看少夫人的樣子,絕對會出手幫忙,所以我們沒有出手。」不錯,他們在跟向炆興彙報的時候,一直都稱呼黃興萍為少夫人,這其中的意思那可謂非常的明顯。

「嗯,你們還不是黃興萍的對手,現在跟我一起去一趟器靈峰,我倒要看看,那小子到底有多囂張。」向炆興怒不可歇的樣子道。

見向炆興這麼一說,那傢伙忙諂媚道:「少爺,我們這麼去器靈峰不好吧,雖然老爺跟黃長老的關係很好,但我們真要這麼上去的話,這個。」

後面的話他沒說出來,但是他相信向炆興定然知道他想說什麼,果然遲疑半響之後,向炆興開口道:「這器靈峰還真的不能去,這樣好了,我們在山下等冷昊宇出現,我要打得他後半生不能自理!」

看他咬牙切齒的樣子,那傢伙心中暗爽不已,似乎在黃興萍身上受的氣全部都出了一般。再說在另外一邊,當冷昊宇和黃興萍出現在煉器峰的時候,黃長老笑問道:「怎麼樣,你對煉丹術有什麼天賦嗎。」

; 見到黃長老關心的表情,黃興萍忘記了剛才的鬱悶。開心道:「爺爺,我現在已經是拜張長老為師了。」

這話頓時讓黃文成大笑起來,很是欣慰的樣子:「看來你在煉丹上面的天賦還算不錯了,這老傢伙都收你當徒弟了。」

對張志寬這人人還算是理解的,要是沒有一定的天賦,他絕對看不上。就更加不要說收拜師了,就算是他孫女張志寬一樣不會給面子。其實一般的天賦張志寬都看不上,就不要說什麼沒天賦的人了,整個百草峰上面的弟子雖然不少,但是真正拜張志寬為師的人卻只有那麼幾個。而現在他們除了其中兩個拜師時間尚短的弟子,其他每一個都是黃金級以上煉丹師,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般的存在。所以現在聽說黃興萍被收為徒弟,他自然高興不已。在高興之後又向冷昊宇問道:「那你呢,他有沒收你當徒弟?」

冷昊宇還沒說話,但是在一邊的黃興萍不滿道:「師尊倒是想收他當徒弟,但是人家卻看不上師尊那點本事呢。」

這話頓時讓黃文成很有些不解了,成為張志寬的關門弟子,這可不是一般的榮耀。而現在冷昊宇還只是外圍弟子而已,可以說只要他成為了張志寬的徒弟,那麼一切都將不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冷昊宇忙是解釋道:「其實我現在也是師尊的記名弟子。」

這讓黃文成更加奇怪了,道:「記名弟子,他也會收記名弟子嗎?」

因為對這些長老都不是很理解,所以冷昊宇並沒有認為這記名弟子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但是看黃文成的樣子,就知道這其中似乎真的沒自己想的那麼簡單,於是小心問道:「長老,這有什麼不對嗎?」

「不對,當然不對了,他怎麼會收你當記名弟子?」黃文成像看怪物一般的看著冷昊宇.

這個時候在一邊的黃興萍笑道:「那是因為冷師弟的天賦實在是太好了,既然不能收他當弟子,師尊又捨不得,所以只好收為記名弟子。」

黃文成舒了一口氣,更是好奇的打量冷昊宇:「這樣呀。」但是馬上想到什麼不對的地方,眉頭一皺道:「你的天賦太好,這是什麼樣天賦居然讓張老頭直接收你當記名弟子了,還有你知道不知道多少人想當張老頭的徒弟都當不成,而你居然有這機會都不要,還當什麼記名弟子?」

對於這個,冷昊宇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其實對煉丹興趣並不是很大,我認為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我覺得將精力都放在提升實力上面,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對的。所以我絕對沒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花在煉丹上面。」

黃文成依然就像看怪物一般的看著冷昊宇,突然想到什麼轉頭對黃興萍問道:「昨天你問的那個問題,難道就是這個傢伙提出來的?」

黃興萍點了點頭,黃文成沉吟半響道:「雖然你的想法是對的,但是這其中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幾率實在太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

冷昊宇卻不然,淡笑道:「話是這樣說,但是誰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會發生,而這樣的事情只要發生一次,那麼就,就再也沒有以後了。」

這話讓黃文成瞬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事實就是如此。只要發生一次,這就足以要命了。只是在他的心中,這樣的事情真的會發生嗎?半響之後笑道:「那好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現在也不能說你的想法就是錯的。算了這些不開心的就不說了,那不知道你對煉器有沒什麼興趣,要不看看能不能煉器?」

其實在聽說冷昊宇在煉丹上面有絕高的天賦之後,黃文成就已經不打算讓冷昊宇煉器了,畢竟煉器和煉丹這根本就不是一個領域,在其一領域有天賦者,一般而言在另外一個領域基本上沒什麼天賦可言。這個時候黃長老只是隨便問問,但是他沒想到的是,冷昊宇居然出乎預料道:「看看也好,說不能我就是全能人才呢?」


這話一出,頓時讓黃文成一愣。而黃興萍直接輕笑道:「還真沒看出,你這傢伙也有那麼厚臉皮的時候?」

冷昊宇輕輕笑了笑,也沒反駁,因為他總不能說,在前世的時候他真的算得上是全能玩家,在遊戲中論戰鬥力他是絕對的王者。而就算是在大多數副職業中他也算得上是頂尖的存在。不管是什麼副職業能超越他的人其實都不是很多。見冷昊宇那自信的樣子,黃文成突然笑道:「既然這樣,那你來吧。」

說完往裡面走去,而黃興萍自然也跟了上來。冷昊宇不解道:「你不是對煉器沒什麼興趣嗎,怎麼也跟上來了?」

黃興萍笑道:「我要看你這個全能人才怎麼個全能法不成嗎?」

冷昊宇笑道:「原來你這是要看我笑話來的。」

黃興萍頓時笑了,冷昊宇搖搖頭也沒說什麼,只是跟在黃文成的身後。半響之後,黃文成像變了個人似的:「煉器是一門及其深奧的學科,他能將一塊塊材料變成我們需要的兵器裝備,而不同的材料又有不同的屬性,並不是什麼材料都有用,也並不是什麼材料是絕對無用的,這要看煉器師的實力和所需要煉製的什麼樣的武器……」

長達半個小時的解說之後,冷昊宇終於聽到了來自系統的提示。叮:黃文成準備傳授你黃金級煉器術,你是否學習?

這還用說嗎,自然是選擇學習了,而且居然又是一個黃金級的煉器術,這對冷昊宇而言那絕對是好處多多。其實這些副職業在升級的同時也是會帶來不少屬性點的,一個黃金級的煉丹術和一黃金級的煉器術。給冷昊宇帶來的屬性點那是相當可觀的,現在雖然冷昊宇還只是一個黑鐵級,才十七級。但是就算是一般三十級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畢竟這兩個副職業都有已經達到了黃金級。

黃文成在講完之後,看著一臉沉醉的冷昊宇問道:「你現在學到了多少?」

冷昊宇想了一下才回答道:「需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學到了多少,只是感覺還遠遠不夠。」

黃文成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麼多你來說,什麼是煉器術?」

冷昊宇沉思半刻道:「煉器術,就是將材料變成自己想要的武器或者裝備。」

黃文成又繼續問道:「……」

兩人一問一答,又是半個小時之後。黃文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道:「雖然現在你還沒自己cāo作,但是只是說對煉器術的認識,你已經算是過關了,怎麼樣要不要試試cāo作。」

冷昊宇想了一下道:「也好,我試一下吧!」其實他也想看一下,這黃金級煉器術跟遊戲中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於是黃文成給他一些材料,然後讓冷昊宇自己cāo作起來。雖然說這只是第一次煉器,但是在開始幾分鐘的生疏之後,冷昊宇已經全神貫注的在煉器,分解材料,合成材料,等等。一切做得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生手的樣子。這看得黃文成眉頭緊皺,臉上更是驚訝不已,一臉見鬼的模樣。見黃文成的樣子,黃興萍緊張問道:「爺爺,難道這傢伙真的那麼厲害。」

黃文成感嘆道:「他是不是全能人才我不知道,如果真如你說的他在煉丹上面真有那麼高的天賦,那麼他在煉丹和煉器這上面,還同樣也是個人才。不對,應該說是天才。也不對,當初我就已經是天才了,但是那個時候我哪裡能做到他現在的程度,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妖孽呀!」

其實冷昊宇的天賦真的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好,只是因為此時冷昊宇並不是他們所看見的那樣第一次cāo作,再加上事實上他都已經是黃金級煉器師,所以這才給他們震撼不已的感覺。在聽完黃文成的話之後,黃興萍小嘴張得圓圓的,可想而知此刻她心中的驚訝。她可是知道,這煉丹與煉器之間的差別,她就是最好的例子,在煉丹上面她算得上是少見的天才,但是在煉器上面,她那是一點天賦都沒有。而現在看冷昊宇的樣子,不但在煉丹上面超出一般人,甚至在煉器上面也是如此,這讓黃興萍一時間不普有些羨慕嫉妒這傢伙了。而在此刻她也才知道,有些人真的就是上天的寵兒,他們會輕易的得到別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

此刻的冷昊宇處在一種奇怪的感覺之中,這種感覺他在煉丹的時候就已經有過一次,只是此時只是更加明顯了。雖然不是像遊戲中一樣,只要激活技能手上的材料就能自動變成成品,但是他卻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一般。但是每一個動作卻又好似來自靈魂深處的熟悉。在這種奇怪的狀態下一個小時之後,冷昊宇將他第一把兵器煉製了出來,在他的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因為這第一把兵器居然就出了極品。在兵器成行的瞬間,他自然是產看了一下這兵器的屬性!

ps:推薦真的好少,好少。少得全是我自己投的,各位路過的兄弟姐妹們,能不能投上那麼一兩張推薦呀,你小小的手指一點,就會讓我感覺幸福快樂。誠心求推薦,九十度鞠躬多謝支持。

; 冷昊宇剛煉製完畢,在一邊的黃文成見他一臉欣喜的樣子,心中暗想難道這小子真的有那麼好的天賦不成?不由道:「給我看看。」

在看了冷昊宇所煉製的那把兵器,只見黃文成的臉色一下就變得精彩起來。而看他那興奮的程度,就好像這把兵器並不是冷昊宇所打造,而是他打造的一般。雖然他不能像冷昊宇那樣直接用系統查看這刀的具體屬性,但是對於這武器的好壞程度,他卻有自己的一套鑒定方法,畢竟他可是大宗師級的煉器師,要是這點本事都沒有,那未免太遜色一些。見黃文成半響還不說話,有一個人那是更加著急,這人自然就是一直都跟在一起的黃興萍。她忙是出聲道:「爺爺,怎麼樣呀。」

似乎從這聲音中醒來,黃文成嘖嘖出聲:「好,好刀,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真的不相信這把刀是一個新手打造出來的。」

聽見黃文成的評價,在黃興萍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顯然這讓她真的難以相信。雖然煉丹跟煉器看上去應該都差不多,但是實際上,這兩者之間的差距那真的太遠了。這點從她在煉丹上面是天才,但是在煉器上面卻一點天賦都沒有就能看出一二。在心中不由的想到冷昊宇說的那句話,難道這個世界還真的有全才,而冷昊宇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嗎?在她胡思亂想之時,黃文成看向冷昊宇很是懷疑的問道:「你真的是第一次煉器?」

這話一出,不但是冷昊宇,就連黃興萍都翻了一個白眼。因為這話真的太熟悉了,在前面張志寬不是也問出了這話嗎。而馬上黃興萍再次聽到了冷昊宇的那個回答:「如果不算前世的話,我這一次真的是第一次。」

但是跟張志寬反應不同的是,黃文成居然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就說嘛,第一次煉器的人肯定不能練出這樣的兵器。這個小子,你願不願意拜師,只要你拜師,我絕對會將所有的技能傾囊相授。」

冷昊宇和黃興萍面面相窺,黃文成那話是什麼意思?面對張志寬那火熱的眼神,冷昊宇有些不忍。但還是堅定道:「多謝黃長老的你的厚愛,只是昊宇並不想在煉器這條路上走太遠,對我來說,只有實力才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