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用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鄭筱楓才終於完全張開了眼睛。

天空還是一片漆黑,只是烏雲已經散了,取而代之的又是璀璨而清澈的星空,海水輕盈而空靈地響動着,遠沒有之前聽起來的那樣震撼駭人。

「呼……」鄭筱楓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心想,「真的……已經……結束了……」

他蜷起腿,想要看看程如雪怎麼樣,可剛一動就覺得渾身上下刀割一樣的疼,瑪德,太冷了,衣服都已經濕透了,這可是在北極圈。

又是經過半天的掙扎,鄭筱楓好不容易坐直了身子,程如雪就在自己的身旁,只是還沒有醒,臉色蒼白,幾乎沒有半點血色。

鄭筱楓心一慌,趕緊探了探鼻息和脈搏,確認沒事之後這才稍稍放了下心,估計自己現在的狀態和程如雪其實差不多,只是自己看不到而已。

「雪兒……雪兒……醒醒……」

鄭筱楓嘗試着叫醒她,晃了幾下之後,程如雪皺了皺眉,似乎有點反應了。

「唔……」程如雪忽然呻吟了一聲,看得出來身體想要移動,但同樣也是不得不停了下來,四肢已經凍得有點發硬了,若是他們晚點醒來,可能就是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鄭筱楓緊忙上前,將程如雪一點點扶了起來,程如雪睜開眼,像新生的嬰兒一樣迷茫地看了好半天。

「放心吧,我們堅持下來了。」鄭筱楓有點有氣無力地說道。

「他們人呢……」程如雪問。

鄭筱楓四下看了看,哪裏還有其他人的影子了,茫茫的海面上只有這孤零零的一艘船,萬籟俱寂。

「衝散了……」鄭筱楓只是如是說道。

程如雪緩了緩,自己也能直起身子了,臉上隨即露出了擔憂的表情,鄭筱楓見了就安慰道:「相信他們吧,我們沒事,他們也一定行的。」

確實,白千羽和風魔欽那邊幾乎是不需要擔心的,他們要是就這麼出了事,那一定是全世界最離譜的爆冷新聞了,董缺得或許還要考慮考慮,但畢竟有劉博孫萎這麼兩個神人在一塊,平均下來求生力應該也是相當可觀的。

目前要考慮的,還是怎麼確保自己能活下來才對。

一陣風刮過,兩個人一瞬間都像觸電一樣打起了冷顫,體溫已經相當低了,這無疑是非常危險而致命的情況,兩個人已經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神智正在逐漸處於恍惚的狀態。

鄭筱楓道:「這樣下去不行啊,衣服都濕透了,水分蒸發會帶走大量熱量,我們用不了多久就會死掉。」

程如雪就問:「那怎麼辦?」

鄭筱楓想了一下,目光忽然聚焦在了程如雪身後的一個背包上。

是一個防水背包,拴在救生艇的扶手上,估計是風魔欽一早就準備好的應急背包,防的就是這樣的突髮狀況。不得不說這傢伙經驗確實老道,作為四大惡人這麼多年在江湖上不是白混的,風暴發生的時候,他們確實連拿背包的機會都沒有,幸虧這一手了。

「快看看有沒有什麼用得上的東西。」鄭筱楓連忙一伸手說道。

程如雪一回身,也看到了背包,於是回手拿了過來,放到了倆人中間。打開一看,裏面裝了滿滿的物資,食物和淡水佔了大多數,剩下的是一些藥品、幾把萬用刀,最驚喜的是還有一個手提式小火爐,以及一些燃料。

兩個人的精神瞬間振奮了一下,鄭筱楓叫道:「這回有救了!」

兩個人把火爐燃了起來,為了防止失手掉到水裏,還特意放在了最中間,這玩意兒現在可是他倆的救命稻草了,絕對閃失不得,一股微弱但強烈的暖意一點點襲了上來。

只是過了好一會兒,身上還是沒有熱起來的意思,一來這火光實在太小了,只能用來急用,二來是他們確實低估了被冰水浸透的衣服產生的物理作用。

程如雪咳嗽了兩聲,還是在不停地打顫。

「他大爺的……實在不行就把衣服脫了吧……」鄭筱楓只得道。

這聽起來是個很離譜的選擇,本就冷,要是再脫了衣服豈不是涼得更快,但事實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非要做出選擇,放棄濕衣服肯定是正確的,因為它非但不會保暖,只會讓體溫流失得越來越快,最重要的是,脫了之後還可以趁機將它們烘乾,只要堅持這一段,之後的日子就會好過一些了。

程如雪猶豫了半秒,還是說道:「好吧。」

兩個人便開始一同脫衣服,先是羽絨服,然後是棉褲,最後是裏面的衣服,鄭筱楓背過了身,迴避了一下,很快倆人就把渾身的衣服都放到了一邊。

果然,冷風再一吹,反倒沒那麼冷了,只是有點發疼而已。

程如雪纏了一大圈繃帶在身上,將重要部位遮擋了起來,又把繃帶扔給了鄭筱楓,兩個人都處理完畢之後,鄭筱楓才又轉了回來。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看,非但沒有尷尬,一時間竟都忍不住有點想笑,好傢夥,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木乃伊嗎?

確實,在這樣的情況下,正常的人心中其實是不會生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想法的,在求生面前,那些事情都是小兒科罷了。

兩個人又往火爐這邊靠了靠,沒什麼距離感,這回暖和一些了,神智愈發混沌的感覺開始減弱,程如雪喝了一小口水,臉色也沒那麼慘白了。

衣服被擰了擰,平攤到了救生艇各處,但願它們能早些晾乾才好。

鄭筱楓拿了兩塊壓縮餅乾,就是他最不喜歡吃的那種壓縮餅乾,不過現在感覺也沒那麼糟糕了,倆人各自吃了幾口,雖說不是很餓,但吃東西是有助於他們恢復體溫的。

程如雪檢查了一下物資,省著點用的話,吃的和水都夠差不多一周的量,也就是說,他們得在一周之內找到可以落腳的地方才行。

可是看了看遠方,怎麼也不像有陸地在附近的樣子,海水流得不慢,不知道打算把他們推往何方。

程如雪便拿出了那枚熟悉的指北針,程笛送給她的那枚,只知道大致還是向著北方。

鄭筱楓道:「接下來恐怕只能聽天由命了,但願運氣還能站在我們這邊,只是沒想到出師不利,我們這一趟恐怕是找不到那個地方了。」

程如雪沒有說話,但不用猜都知道她的心裏肯定有失落,但沒關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們大可以重新準備之後再去尋找。

所以還是那句話,現在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燃料被添加了一次又一次,水也被喝沒了一瓶又一瓶,餅乾同樣被吃沒了一袋又一袋,接下來的一段時光,兩個人都是在海上漫無目的地漂泊。

困了,兩個人就抱在一起睡覺取暖,時間彷彿又回到了許久以前,就像塔里木山裏避雨的山洞,或是西疆大漠之中躲避風沙的岩牆,同樣的劇情總是在不斷上演,又到了他們緊緊相擁的時候了,只是這一次,不再有了初見時的悸動,他們早已經習慣這樣風雪同行了。

醒了,兩個人就隨隨便便聊天,聊起以前的那些事,多少次驚心動魄,那都是無比美好的回憶,相遇是在海上,如今又是在海上,頭頂的或許已經不再是同一片星空,只是北斗七星永遠都在那裏,永遠不停歇地指引著方向。

指北針已經有些許的褪色了,人生若只如初見,之後的一切,說不清到底是發生的好,還是不發生的好。

毫無疑問,兩個人的感情是建立在悲痛之上的。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五天,風平浪靜,天氣晴朗,再沒有大風大浪出現過。

衣服早已經干透了,兩人穿上之後,已經不用再受寒冷的困擾,畢竟這裏跟真正的北極還是兩個概念的。

但是食物和水快要用完了,這讓兩個人不得不開始考慮自己創造食物的事情。

要是等到彈盡糧絕再想辦法,那就真的太晚了。

而這裏是海上,兩個人唯一能想到的食物來源只有一個——

釣魚。 時間來到了周五。

下午是兩節連在一起的魔葯課。這或許是斯萊特林學生最喜歡的一門課,斯內普教授偏袒斯萊特林的學生不說,在課堂上還經常可以看到波特、韋斯禮、隆巴頓出醜、受到侮辱的樣子,那是小蛇們最愛觀賞的娛樂之一。

謝林挽著達芙妮的手,一邊輕聲交談,一邊慢步走向位於地牢的魔葯課教室門口時,就看見德拉科、高爾、克拉布、潘西四個人站在教室門口,聚在一起看什麼東西,一個個咯咯地笑得開心極了。

雖然心知肚明,但謝林還是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地開口問道:「你們在看什麼,怎麼這麼開心?」

「哦!謝林,」自從潘西被謝林撞見她和德拉科的好事之後,她對謝林的態度更加親密了,就好像是一家人一樣,此刻她臉上洋溢著笑容湊了過來,手裡拿著一本雜誌,「你看看這個,是最新的《女巫周刊》……」

大不列顛的巫師人口並不多,所以每一個雜誌分類里都只有一個雜誌可供選擇,比如《女巫周刊》就是大不列顛唯一的女性雜誌。

這種雜誌謝林一般是不看的,不過他還是禮貌地接過潘西手裡的雜誌,看了一下,封面上的活動照片是一個鬈髮的妙齡女巫,她咧嘴笑著,露出一口整齊雪白的牙齒,用魔杖指著一塊大大的海綿蛋糕。

謝林隨意地翻著,在前幾頁看到的儘是巫師界最新的美容魔葯和化妝品的廣告,然後他還在中間頁那裡看到了關於霍格沃茲聖誕舞會的短篇描寫,並附上了當天的最佳服裝與氣質獎,男子組的獎項落在謝林身上,為他個人的榮譽和成就再次增添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光環。

女子組的獎項則是落到卡塔琳·夢羅身上,想到她當日美得有些不真實的打扮,這倒是實至名歸,即使是同為女性競爭者的達芙妮也無法異議、心服口服。

再往後翻,是最新的「最迷人微笑獎」得獎人公布,自從洛哈特人間消失之後,謝林已經連續7次蟬聯這個獎項了,超越了前任獎項持有者洛哈特蟬聯5次的紀錄。謝林搖了搖頭,繼續往後翻去,終於讓他看到了德拉科幾人之前在看著的文章,上面寫著大大的標題——「哈利波特的秘密情史」。

咦?不應該是「哈利波特的秘密傷心史」嗎?

謝林頓時想通了其中關鍵,這個世界里因為他的出現,赫敏並沒有和克魯姆一起出席聖誕舞會,所以麗塔·斯基特就沒法拿赫敏腳踏兩條船來大作文章。想到這裡,謝林頓時被文章提起了興趣,既然沒了赫敏的二三事,那麼文章里寫的又會是什麼呢?

謝林接著往下讀,媽呀——

文章詳細地描寫了波特的秘密情史——小時候痛失雙親的哈利有著一顆敏感而脆弱的內心,終於在他入學霍格沃茲之後找到了感情上的慰藉,那個她是麻瓜家庭出身的赫敏·格蘭傑,可沒料到的是,格蘭傑小姐和哈利最終卻因為性格不合而分手,佐證就是後來哈利邀請了佩蒂爾家族的帕瓦蒂去參加聖誕舞會。

文章的後面詳細地描述了哈利與帕瓦蒂的點點滴滴,比如兩人平常在哪裡約會、比如兩人平時是如何做親密的事等等,上面還附上了兩人在舞會上跳舞時,哈利被帕瓦蒂緊緊抱住的照片,看得謝林的嘴角都不受控制地抽搐了幾次。

就當謝林以為自己已經看懂了麗塔的惡趣味時,後面的內容再次刷新了他的認知,故事居然出現了反轉!

麗塔·斯基特筆鋒一轉,開始批評哈利是如何喜新厭舊,如何絕情絕意地把帕瓦蒂給甩了,把哈利形容成了一個惡劣的渣男。原來從一開始到現在,不論是赫敏·格蘭傑,還是帕瓦蒂·佩蒂爾,都只不過是被哈利所利用,拿來掩飾自己的性取向的煙幕!

哈利波特真正的戀人在三強爭霸賽的第二個項目獲得了證實——他最珍貴的寶貝,其實是和他同居了四年的室友,出身韋斯禮家族的羅恩!文章里開始揭露兩人在過去四年裡,是如何瞞過整個學校的人的目光,發展起秘密戀情的,文章的最後還附上了一張哈利把羅恩救出湖水時,兩人相擁的照片。

看完這篇文章,謝林臉上的表情很精彩,現在他總算知道為什麼明星們總是那麼憎恨狗仔隊了。雖然他和哈利之間的關係稱不上友好,但此刻他也忍不住對哈利的遭遇產生了些許同情。

雖然在英倫這塊土地上,腐男文化並不是什麼會受到批判的大事,但是對於直男哈利而言,這種腐男兼渣男的形象無疑會讓他在女生的形象中失色不少。除了像金妮那樣的死忠粉絲之外,恐怕哈利在校期間也很難討得其他女生歡心了。

就在上課時間快要到點的五分鐘前,哈利三人組才姍姍來遲,潘西只來得及把雜誌拋給哈利,地下教室的門就被打開了,面無表情的斯內普揮了揮手,示意大家進去。

當斯內普在黑板上寫下這堂課所需要的魔葯原料時,哈利三人組躲在最後排的桌子小聲地議論著雜誌上的內容。他們是如此的專註,以至於完全沒有發現斯內普已經悄無聲息地飄到了他們旁邊。

「波特,儘管你的社交生活豐富多彩,」斯內普那冰冷的聲音,把他們三人都嚇了一跳,「但我必須警告你,不許在我的課堂上交頭接耳。格蘭芬多扣掉十分。」

全班同學都回過頭來望著他們。

「呵……還躲在桌子底下看雜誌?」斯內普又說道,一把抓過那本《女巫周刊》,「格蘭芬多再扣掉十分……不過,當然啦……」斯內普的目光落到麗塔·斯基特的那篇文章上,眼睛頓時露出一絲錯愕來,「波特需要收集剪報嘛……」

地下教室里哄響著斯萊特林們的笑聲,斯內普的薄嘴唇也扭動著,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接著他大聲地念起了那篇文章:「哈利波特的秘密情史……天哪,天哪,波特,你又犯了什麼毛病?他或許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男孩……」

哈利覺得臉在發燒。斯內普每念完一句都停頓一下,讓斯萊特林們笑個夠。這篇文章經斯內普的嘴一念,效果更糟糕十倍。

現在,別說是作為文章主角的哈利和羅恩了,就連勉強算是個配角的赫敏的也滿臉通紅了。更可怕的是另一個小配角帕瓦蒂的反應,她此刻臉上的憤恨表情,就好像恨不得把哈利給生吃了那樣。

念完了整篇文章后,斯內普在斯萊特林的陣陣狂笑聲中把雜誌卷了起來,「哼,我認為最好把你們三個分開,這樣你們就能集中思想配製藥劑,而不是光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風流韻事了。韋斯禮,你坐在這裡不動。格蘭傑小姐,你上那兒去,坐在帕金森小姐旁邊。波特——到我講台前的那張桌子上去。好了,快行動吧。」

斯內普的要求,哈利三人組只能照著做。

謝林收回了目光,轉為專心地指點達芙妮煉製魔葯。沒錯,這節課依然是關於增智劑的,謝林在上一節課就已經成功調製出完美的增智劑,所以這一節課他純粹是陪著達芙妮而來。

在他看來,感情應該是由雙方共同付出去建設、去鞏固的,達芙妮為他付出了多少,他也應該回報同等的付出。在謝林的細心指點下,達芙妮也很快完成了今天的學習內容。

這時,教室外有人敲門。

「進來。」斯內普用他慣常的聲音說。

門開了,全班同學都扭頭看去。卡卡洛夫教授走了進來,大家望著他走向斯內普的講台。他用手指卷著他的山羊鬍須,顯得焦躁不安。

「我們需要談談。」卡卡洛夫剛走到斯內普身邊,就唐突地說。他似乎打定主意不讓任何人聽見他說的話,所以他的嘴唇幾乎沒有動,這就好像他是一個很蹩腳的腹語專家。

「我下課以後再跟你談,卡卡洛夫。」斯內普小聲說,但卡卡洛夫打斷了他。

「我想現在就談,趁你無法溜走的時候,西弗勒斯。你一直在躲著我。」

「下課再說。」斯內普嚴厲地說。

7017k 吃過一頓豐盛到有些奢侈的早飯,一家三口都有些撐著了。

排排坐在沙發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樂得不行。

「章小玖,你是不是吃得太多了。你看看你的小肚皮,像不像熟了的小西瓜。」

郁北將坐在兩人中間的章小玖抱起來,坐在她的大腿上的同時,還伸出手,直接摸了摸小傢伙的小肚皮。

「啊,哦,***」

章小玖的火星語再次上線,兩隻小手,歡快的拍著巴掌,好像在應合郁北的話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