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現在人家已經逃出去了,會善罷甘休么?

「怕什麼?」雷索不屑的說道,他比著大劍的劍身,目光所及,每一把大劍的劍尖到劍柄處筆直無比,長度厚度沒有一絲的誤差。可見製作這把大劍的鐵匠打磨的功夫何等的爐火純青。

「陛下,王國動蕩,這次或許是大麻煩!」

雷索一笑,說道:「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這些年來,桑喬勢力的觸手一直在滲透進納瓦爾。為的是什麼?想必你應該明白。即使我好吃好喝的供著他,你以為桑喬就會善罷甘休么?」

亞迪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位陛下城府如此之深。

「陛下說的是!」

這個時候,武器庫中,一個黑氣環繞的身影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你這奸商,這次過來又是為了什麼?」

雷索一笑,放下了手中的大劍,轉身看向了黑霧之中的黑影,問道。 淡淡的黑霧徘徊在武器庫中,裡面的人影讓人看得並不真切。

首相亞迪皺了皺眉頭,他沒有想到,這座防禦森嚴的武器庫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如此詭異的人。而且,看樣子,他的雷索陛下對這個人還很熟悉。

「怎麼樣?對於這批大劍的質量,陛下還滿意么?」

霧氣繚繞,隱藏於后的威爾隱隱一笑。亞迪卻是心中驚訝,合著這批質量上乘的兵器是眼前這個人提供給雷索陛下。

雷索看著威爾,眼神中有些許的精光,隨之隱沒不現。「這批大劍質量的確上乘,而且看樣子,並不是人類工匠的手藝。」

威爾一愣,這個雷索看起來一副莽夫的樣子,卻是心思細膩,連矮人打造大劍工序中與人類工匠那細微的差異都看得出來。

「哈哈,那是自然。」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威爾並沒有接下去,反而說道:「這次我前來參見陛下,乃是為了一樁生意。」

「什麼生意?」

雷索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好奇。前些日子,威爾以紅鹽的供應為條件,換走了大量的商業利益。不但接收了斯巴克家族大量的資產,而且還順走了納瓦爾國內大量的礦產,漁業,林木開採權。

當然,作為交換,威爾向著雷索提供了三個軍團所需要的劍和盔甲。從短期來看,無論是威爾,還是雷索,都沒有吃虧。

「我打算為陛下提供一支飛行大隊。」

「真的么?」亞迪大驚失色,驚訝的問道。

難怪乎亞迪驚訝,能夠擁有飛行大隊的國家無疑是大陸上的強國。一如蘭斯特洛,羅曼諾夫,卡佩與卡斯提爾。

一來,維持一支飛行大隊的物資十分之巨大,並不是一般的勢力能夠支付得起的。二來,能夠飛行的魔獸,特別是能夠被人類馴服的飛行魔獸,十分的稀少。而其中強力的飛行魔獸,一如獅鷲,雙足飛龍,其育種都被大帝國所把持,被其視為戰略物資。

如果眼前之人真的能夠提供一支飛行大隊,那麼將極大的提升納瓦爾的軍事實力。

「哦?」

雷索卻沒有亞迪那麼驚訝,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威爾這小子又想要在這裡坑自己什麼東西了?

「一支夜鷲部隊。陛下,有興趣么?」

有!

當然有!

作為一個狂熱的戰爭狂,任何能夠提升軍力的事物都被雷索所重視。更何況是一支飛行部隊?

想象一下,在這片大陸上絕大多數的戰爭都在陸地上進行這一背景下,能夠掌握制空權,究竟意味著什麼?

無論是在偵查,追擊,騷擾還是偷襲,種種的軍事行動中將佔盡優勢。

只是,雷索的心裡痒痒的,臉上一副壓抑的表情。「你這個奸商,這次又要坑我多少錢?」

「分文不取。」

當威爾說出這四個字時,雷索臉上的表情顯然是驚訝的,這顯然顛覆了以往他對於威爾的認知。

不,這背後一定有什麼陰謀?雷索的心中,這樣的提醒著自己。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說,你想要什麼?」

威爾攤了攤手,說道:「我將無償為陛下提供二十六隻夜鷲,包括人類能夠乘坐的鞍具。當然,人手要陛下自己提供。」

夜鷲與獅鷲不同,作為獅鷲的亞種,夜鷲與獅鷲一樣,都具備著鷹與獅子的能力。只是,側重不同,獅鷲的血脈之中表現出是獅子的王者之氣,堅硬的爪子,鋒利的牙齒,兇橫的外表,戰鬥力強悍。而夜鷲的外形則更似鷹類,從頭部至尾巴,流線型飄逸的身軀,強健的翅膀能夠獲得遠超獅鷲的速度。相對的,夜鷲的戰鬥力則不如獅鷲。

「那麼,雌雄比例如何?」

謹慎的雷索問道,深怕威爾給他挖坑。

如果威爾提供的全部都是雄獸,那麼無疑是在坑雷索。這一批夜鷲老去之後,雷索不得不繼續購買威爾手中的魔獸,到時候,那資金嘩嘩的留。

「二十隻雄獸,其餘的都是雌獸。而且,都能夠正常的孕育。」威爾知道雷索的顧慮,因此,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

這樣一來,雷索就有些看不懂了。這個威爾腦袋被撞壞了么?怎麼這麼大方了?

「不過?」

當威爾說出這兩個字時,雷索臉上明顯得有些輕鬆,彷彿是憋了很久的氣終於吐出來了。

「我希望陛下能夠提供,瓦爾德克,施瓦茨堡,羅伊斯三個地區的商業優先開發權。」

「什麼?」

當威爾說出這三個地區的名字的時候,亞迪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三個侯國都不是納瓦爾控制的區域啊!

雷索眉頭深鎖,一雙銳利的目光猶如利箭,彷彿要將迷霧之後的威爾看個乾淨。

久之,雷索的臉上多雲轉晴,恢復了平常的神色。「你是怎麼知道我要對這三個國家動手的?」

「這三個侯國一向是萊昂公國的馬前卒,佔據著要地,又與納瓦爾相鄰。如果陛下不乘著現在這個空當先發制人,那麼將來就會陷入被動。」

「還有么?」

誓不爲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陛下擴建了兩個軍團,而用於鎮守納瓦爾的軍力早已經足夠。如果不是對周邊的國家動手,又是為了什麼?而既然要動手,這三個侯國顯然是第一個靶子。」

「陛下,你真的要對這三個侯國動手么?」

雷索的首相亞迪心驚的說道,一旦納瓦爾的軍團出擊,南境將會掀起怎樣的巨浪,那麼是誰也無法預料的到?最為重要的是,以納瓦爾現在的軍力,要想在這場巨浪之中站穩腳跟,獲取利益,並不容易。

雷索將這個計劃深埋在心中,誰也沒有告訴。可沒有想到,如今卻被威爾看穿了自己的意圖。雷索眯起了眼睛,他能夠感到,眼前這個人十分之危險。

「以陛下現在的軍力,要攻打下這三個侯國並不難。難的是如何在萊昂公國反應之前,將這三個侯國納入自己的掌握之中。」

「你有什麼辦法么?」

「只要陛下的軍隊足夠的快,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 添福寶之牛奶之緣 林間小路,一場雨過後,變得泥濘不堪。

道路兩旁,草木青青,雨後的小草有著堅強的倔意,泛著嫩芽兒,在風中微微飄揚,弱小,然而卻十分堅強。

啪!啪!啪!啪!

隆隆的聲音從道路遠方傳來,蔥鬱的林間,沒有一種動物的聲勢能夠與之相比。無論是那擇人而噬的猛虎,亦或者是成群結隊的野狼。

厚重的盔甲,長筒皮靴,腰胯長劍,手握長槍,背負盾牌,一支數百的重型步兵大隊正在林中行軍。

泥土鬆軟,士兵們踩在其上,印出了一個又一個腳印,凌亂不堪。清晨的寒氣猶未消退,士兵的臉上還留有著一絲不滿。

這是一支裝備精良的重型步兵軍團!

但也只限於裝備精良。

兩旁林木之間,一支長羽露出箭簇,寒意森森。接著,第二支,第三支,越來越多的長羽悄無聲息的出現。

唔的一聲,長鳴聲響。小道之上,行進的軍隊莫名的出現一滯,整個隊伍的陣型都變得松垮。

就在那一瞬間,無論是這支軍隊的指揮者,還是行進之中的士兵,都無法明白剛才的那一道號角聲究竟意味著什麼?

答案很快揭曉。

那長羽毛的背後,長弓的主人們想都沒有想,鬆開了早已拉滿的弓弦。

咻咻咻咻!

羽箭紛飛,帶著無比尖銳的嘯音,衝破長空的阻礙,射入了士兵們盔甲之間縫隙之中。

這是異常精心策劃的伏擊。

也是一場異常成功的伏擊。

林間高木之上,威爾身披一件黑色的披風,站在老樹高聳粗厚的樹枝上。他的身旁,隆美爾正侍立一旁。

其下的戰局已經明朗,精靈弓箭手數輪射擊,將這支裝備精良的重甲步兵大隊射得士氣不震。其後,數十名騎著夜齒豹精靈女獵手沖入了戰團之中,將底下那些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防禦陣線沖得四散。「大人,我們現在已經深入瓦爾德克境內。按照那位雷索陛下的吩咐,我們已經為他解決了瓦爾德克境內,一部分想要集結的軍隊。看來,納瓦爾的軍隊就在這幾天就要過來了。」

威爾一笑,說道:「並不是這幾天,怕是最遲今天下午,雷索的兩個軍團就要經過這條小道。」

「大人,我有一點不明白,雷索為什麼要帶著新創的兩個軍團,而不是他的精銳雷獅軍團進攻瓦爾德克?」

「雷索是一個王者,也是一名統帥,他明白,沒有上過戰場的士兵不管訓練的再好,與精銳的士兵永遠差了一線。所以,他要將這一線的差距給抹平。」

隆美爾眉頭一皺,說道:「只是這樣一來,會不會太冒險了?」

「沒有什麼是不冒險的。包括瓦爾德克在內的三個侯國,佔據著納瓦爾周邊重要的貿易通道,有著重大的軍事戰略意義。今日不取,若是他日等桑喬騰出手來,危險更加大。」

隆美爾點了點頭,南境的事物他雖然不熟,可是這些日子和威爾一起,也知道的差不多。

南境東面多山,納瓦爾的國土則佔據著這片山地丘陵之間最大的一片平原。因此,納瓦爾的國家實力遠超周圍的一眾小國。

只是,周圍多山,延綿不絕,也就意外著納瓦爾外出的通道只有那麼幾個。向北進入瓦倫,向西南通往南境南部海岸的幾個道口都在納瓦爾的手上。而向東,進入南境腹地的重要隘口和水道,則都控制在瓦爾德克等三個侯國的手上。

雷索若是不將這三個侯國手上掌控的通道都奪回手中,那麼一旦被封鎖,納瓦爾國內的貨物想要進入南境腹地則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幾乎是毀滅性的。

「大人,有一點我始終很擔心。精靈過於涉足人類的事務,一旦被人查知,雷索那邊會不會有問題?」

「你是擔心到時候他會反水?」

看著隆美爾臉上的憂慮,威爾一笑,說道。

自從精靈的帝國毀滅之後,精靈流散四方,人類世界對於精靈族群的態度始終是微妙的。

不同於俄亥俄斯山北部荒原上窮凶極惡的獸人所帶來的仇恨,也不同於海姆冥界之中亡靈所帶來的恐懼,甚至沒有塔爾塔羅斯中惡魔所帶來的對於力量的誘惑。

對於精靈,人類一方面貪求其美色,私下中奴隸貿易興起。一方面,人類對於精靈擁有的力量,始終保持著一定程度的距離。

既不刻意的接近,也不可刻意的疏遠。

北境如此,南境也是一樣。

若是讓別人知道,納瓦爾的王者雷索陛下私下和精靈合作,到時必然物議沸然。國內外的輿論會走向何方,到時雷索又會怎麼選擇?這是讓隆美爾最為擔憂的地方。

「雷索已經有了選擇,在他出兵的那一刻,他的選擇就已經定了。」

…….

高聳的魔法塔,寬闊明亮的街道,典型的哥特式建築。這是一座擁有著百萬人口,地域廣大的巨大城市,也是魔法公會的總部。

埃達!

南境魔法聯盟並不是一個政治組織,也不是一個軍事組織,但它掌握著南境大部分的魔法師。

人類世界最為強大的力量莫過於魔法師手中的魔法。掌握了魔法師,便意味著掌握了人類的世界。

魔法公會本是一個學術組織,此刻南境之中絕大多數的魔法學院,一開始都是魔法公會開設的。

後來,隨著越來越多的魔法師加入這個組織。南境之中許多的國家都注意到了這個組織的存在,尤其是在卡佩和卡斯提爾國內豢養的宮廷魔法師都加入魔法公會之後,魔法聯盟便應運而生。

魔法聯盟在會長之下設立了十二位首席執行長,執行日常的任務。另外,還有著理事會這個組織,決定著魔法聯盟的重大方針和事宜。

此刻明亮的會議室中,在副會長南娜,卡斯提爾的女皇率領下,一眾理事正在開著日常的會議。

「這是納瓦爾新王雷索呈交的法律文件,你們看看。」

魔法聯盟並沒有立法權,但是各國新制定修改的律法文件,按照道理都要提供備份給魔法聯盟存檔。一聲冷笑,在這偌大的會議室響起。

「原來只是偷偷摸摸,現在是不管不顧了么?」

一眾理事翻開手中的厚厚的羊皮紙,赫然發現,文件的抬頭寫著一行大字。

《精靈公民權新修法案》!

我的天哇!像寶寶這麼有責任心的孩紙,怎麼會爛尾呢? 所謂《精靈公民權新修法案》,其實核心只有兩點。

第一,在納瓦爾國內完全禁止精靈奴隸貿易。第二,給予精靈包括學習,居住,工作在內的納瓦爾公民權利。

雷索此舉,等於是將自己與精靈合作的事情完全公之於眾,完全不遮遮掩掩了。

不管這份文件在魔法聯盟總部埃達掀起了多麼大的驚濤駭浪,也不管將來這份文件將會給納瓦爾帶來多大的變化。

此刻,雷索的心是安靜的。

戰場之上,雷索帶領自己兩個新創的軍團枕戈以待。而他的對面,瓦爾德克,施瓦茨包,羅伊斯三個侯國,已經集結了三個軍團的兵力。

雙方會戰之地是一片河谷。溪流緩緩,滑過寬廣平坦的土地,滑過綠草茵茵的嫩土,在微風的帶領下,去往遠方。

溪流兩旁,戰士肅然。這是一場偶然的相遇,也是一次註定的較量。

雷索本來想要在對方沒有準備之前,帥軍攻克瓦爾德克侯國,卻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居然反應這麼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