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王剛那裡也沒有好到哪去,他跟他的對手,看似你來我往,但是他那個對手卻是始終都是一手握劍。「局勢有些不妙啊!」洛天飛身而起,躲避掉了葉丘的攻擊,心中不斷的思索著破局之法來。 戰台之上,洛天站在原地,目光看向四周,一隻潔白的眼睛懸浮在戰台上,彷彿蒼天凝聚出來的眼睛一般,凝視著洛天等人。

洛天站在原地,目光看向四周,感覺到王剛等人的劣勢,若是再這麼下去,說不定會結束這場比斗。

「嗡……」劍影浮現,絕雲劍再次出現在洛天的身旁,朝著洛天刺了過來。

「還是先搞定天上的那隻眼睛,否則我們幾個都很被動!」洛天伸手一抓,直接抓向了那朝著自己刺來的絕雲劍。

「找死么?竟然敢用手來抓絕雲!」觀戰的長老們嘩然起來,還不等話音落下洛天的手已經抓在了絕雲之上。

冰冷的氣息順著洛天的雙手蔓延在洛天的全身,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下,絕雲劍眼看著要刺進洛天的后心之上時停止了下來。

鮮血沾染在劍身之上,洛天手臂之上青筋突起,與此同時葉丘帶著驚駭的神情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抓住了,這洛塵竟然徒手抓住了絕雲劍!」所有人都是嘩然起來。

「給我死吧!」洛天大吼,另外一隻拳頭,募然揮出,三道拳影轟斷了虛空,狠狠的砸在了葉丘的胸口。

「嘭……」沉悶的響聲在戰台之上回蕩,葉丘口中噴出血,但是身軀卻是沒倒飛,因為他的一隻手死死的抓著絕雲。

「嗡……」絕雲劍爆發出無量的神光,道道的劍氣從絕雲劍上爆發而出,化成一道劍氣風暴朝著洛天席捲。

噗噗噗……

一道道劍芒席捲在洛天的全身,數道傷口也隨之出現,轉眼間洛天便是變成了血人。

「抓住絕雲,逼葉丘現身!」

「若是不如此,在那幽冥之眼下,洛塵的身法跟本無處施展,而葉丘卻是能夠靠著劍道第三個境界,不斷的攻擊洛塵!」人們頓時明白了洛天的意圖。

「不過,他能受的了么?那絕雲打出的劍氣,每一道都能傷到他,縱然他的肉身再變態,也抵擋不住吧!」王烈臉上帶著擔憂,看著站在劍氣風暴中心的洛天。

「的確是有些難受,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承受住我幾拳,三倍肉身之力不行,就四倍!」洛天心中冷笑,再次揚起拳頭。

洛天現在每時每刻都承受著劍氣的掃蕩,若不是肉身那強大的恢復力,此時洛天說不定已經被萬劍穿心。

「嗡……」在洛天揚起拳頭的瞬間,葉丘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

「不鬆手,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葉丘也是咬了咬牙,並不想認輸,身上傳出陣陣的氣浪,修為飛速的流轉,充斥著全身,真仙之力化成一件紗衣覆蓋在葉丘的身軀之上。

紗衣看似很薄但是卻蘊含著強大的威能,彷彿擁有著恐怖的防禦。

「金仙紗衣!」人們再次嘩然,看著那黑色的紗衣,失聲開口。

「大羅金仙!葉丘竟然是大羅金仙,跟極境一樣難以修成的大羅金仙!」

「天道境之時,可以自己修出鬼氣或者仙氣,修到極致進入天仙境時,是極境天仙,而真仙之時,卻不是極境,而是大羅金仙!」一名輪轉殿的半步仙王輕聲開口。

「沒想到洛塵是極境,而葉丘更是比起極境絲毫不弱的大羅金仙!」所有人都是帶著震撼的看向葉丘。

「這兩人的戰鬥,真是好看!」

「同樣擁有七大凶劍,同樣都是修鍊的極致!」人們臉上帶著期待,這一戰足以載入閻羅十殿,成為經典的一戰。

「到底是極境強一些,還是大羅金仙強一些!」所有人心中都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洛天和葉塵兩人,包括十殿殿主在內,眼中也是帶著好奇。

「轟隆隆……」蒼穹變色,風雲倒卷,一道拳影從洛天的手中打出,還沒落下,第二道緊隨其後。

「第三道……第四道……」

足足四道拳影,每一道都是帶著強大的威力,四道拳影重合,讓天地轟鳴,最後落在了葉丘的身軀之上。

「給我散!」無形的氣浪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一拳落,天地崩,那一道道恐怖的劍氣竟然直接被洛天一拳轟散。

「四倍肉身之力!」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寫滿了驚駭,尤其是范天陰,易建仁兩人,他們之前跟洛天交手過,自然知道洛天那拳頭的威力,三道拳影就打的他們沒有還手之力。

的確是四倍肉身之力,孽障鏡時,洛天的速度提升了,對速度的理解也加深了,因此亂披風也跟著進步了許多。

「跟我交戰,他竟然沒有用出全力!他到底是什麼怪物!」范天陰心神震撼。

「咔嚓……」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葉丘身上的紗衣,轟然碎裂,化成澎湃的氣浪席捲八方,洛天的拳影結實的轟在了葉丘的身軀之上。

兩聲脆裂之音響起,葉丘口中噴血,鮮血噴在了洛天的臉上,葉丘終於有些堅持不住,身軀倒飛了出去。

「嘭……」葉丘胸口塌陷,身軀狼狽的跌落在地面之上,目光中露出虛弱之色。

洛天那一拳實在是太可怕了,四倍的肉身之力,若是一般的真仙後期,說不定會被洛天一拳轟爆,葉丘只是受到重創,也是因為有那金仙紗衣的保護的原因。

「嗡……」絕雲劍在洛天的手中劇烈的顫抖起來,想要掙脫出洛天的手掌,洛天也是有些承受不住,任憑絕雲從自己的手中掙脫。

「真疼啊!」洛天看著自己的手掌上那道深深的傷口,再多一會,自己這手也就廢了,洛天目光看向倒地的葉丘,並沒有追擊葉丘。

而是取出了射日弓和滅神箭,緩緩的拉開,流光閃動,金色的神芒朝著天空之上那白色的眼珠飛去。

「他這一切都是為了幹掉天空上的幽冥之眼!」下一刻人們明白過來,洛天能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滅掉天空上的眼睛。

「因為有這個眼睛的存在,不只是洛天,王剛,丘龍兩人那裡,也肯定不好受!」混元天尊輕聲開口。

滅神箭的速度何等之快,但是就在那滅神箭刺進天空之上的幽冥之眼時,那幽冥之眼卻是募然消失。

同時白冥也是睜開了那一隻緊閉的雙眼,只不過,那雙眼變的有些渾濁起來,天地也是變的再次昏暗起來。

「夜噬!」就在白冥睜開雙眼之際,摩天低吼一聲,抓住了機會,兩隻重瞳募然重合,陣陣的波動將白冥籠罩起來。

「該死!」白冥身軀一顫,低罵一聲,另外一隻幽冥之眼頓時爆發出陣陣的神光。

但是時間已經已經晚了,白冥感覺自己彷彿進入到了另外一處空間,無盡的天火從天而降席捲著白冥。

「竟然敢小瞧我!」摩天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眼角也是流淌出一行血淚,口中喘著粗氣。

「摩天也有所進步啊!」洛天看著在那裡大口喘氣的摩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不過卻是收斂起來,因為一股強大的威壓席捲在洛天的心神之中。

「嗡……」勁風席捲,潔白的劍雲籠罩了蒼穹,朝著洛天的方向席捲。

「劍雲?」洛天雙眼頓時露出明悟之色,看向那朝著他席捲的劍雲還有那不遠處站著的葉丘。

「肉身不是你的對手,只能用武技了!」葉丘輕聲開口,胸口已經復原,隨後伸手朝著虛空狠狠一按。

虛空混亂,一道道劍氣,從天而降,彷彿下起了無量劍雨朝著洛天斬去。

「這還不夠!」洛天輕笑一聲,一手提著龍淵,另外一隻手則是取出了震仙筆,雙手同時爆發。

「兵臨斗者皆陣列……」一個個大字不斷的從洛天的手中舞動而出,每一個都是帶著無上的天威。

另外一面,龍淵劍爆發出陣陣的華光,龐大的劍氣開天劈地,朝著那劍雲斬去。

轟轟轟……

七個大字鎮壓蒼天,那從天而降的一道道劍氣不斷的崩滅在七個大字之下,七個大字震在了那劍雲之上,轟鳴滔天。

七聲轟鳴之下,劍雲化成了混沌,滔天的劍芒斬開了混沌,那劍雲直接化成了氣浪,席捲在結界之中。

「封天六咒!」葉丘低吼,身上的氣勢再次升騰起來,一道道劍氣化成符文在葉丘的身上遊盪起來,最後覆蓋在葉丘的全身。

「豐都殿的秘法!」所有人臉上都是露出驚駭,看著那渾身被劍氣符文覆蓋的葉丘。

「能逼出葉丘使出秘法,他是第二個!」同王剛對抗的那名青年眼中露出震撼,看向氣勢滔天的葉丘。

「咔嚓……」六道符文劍氣符文遊盪在葉丘的身上,一聲脆響在葉丘的身上響起,葉丘身上的氣勢募然停止在了真仙巔峰!

「封天六咒被他全部施展出來了!」所有人都是帶著震撼,看向站在那裡的葉丘。

「同代之中,很少有人能將本殿的秘法全部施展出來吧!」范天陰等人心中苦澀。「葉丘,不愧是我的對手,一個小小的輪轉殿,怎麼能阻擋你!」地面之上,一名青年臉上露出笑意,此人正是修羅殿的聖子,王修。 「真仙巔峰么?」洛天雙眼也是微微一凝,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葉丘,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雖然說通用秘法來提升的實力有些虛,但是以葉丘的手段,提升到真仙巔峰,自然超越了一般的真仙巔峰。

「開!」葉丘臉上再次露出自信的笑容,感覺到自己的強大,朝著洛天伸手一點。

一指落下,強悍的波動瞬間從葉丘的手指中飛出,一道無形的劍氣,洞穿虛空,朝著洛天飛去。

洛天伸手一抓,轟鳴中黑色的大劍橫在了身前,無形的劍氣的劍尖頓時刺在了黑色的大劍之上。

洛天身形倒轉,無形的劍氣不斷的磨滅在洛天的身前,讓腳下升起一道神紋,足足倒退了百丈,洛天才停下身軀。

「現在,你還拿什麼跟我斗?」葉丘站在天空之上,如同一個天神一般,目光披靡的看著洛天。

「豐都殿的人話真多!」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口中喘了口氣,目光看向葉丘。

洛天雙手捏印,一道道黑色的手印從洛天手中飛出,烙印在洛天的身軀之上。

嘭嘭嘭……

洛天的身上頓時升起了陣陣的轟鳴之聲,一百零八道漩渦頓時從洛天的身上席捲而出,同時洛天的身上的氣勢也是不斷的升騰而起。

「這是?」人們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看著洛天,隨後心神震動。

「地藏王,百鬼封印!」獸鬼王輕聲開口,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肯定沒錯,是地藏王的百鬼封印,那個傢伙的傳承,之前在坎門出現過!」

不過,獸鬼王還是堅信洛天的身後站著一個最少有一個仙王後期的強者,否則單憑一個地藏王的傳承,還不夠!

黑色的真仙之力覆蓋在洛天的全身,濃郁的黑色迷霧遮擋住了洛天的全身。

氣浪翻騰,洛天站在戰台之上,如同魔王,雖然沒有徹底進入到真仙巔峰,但是這對於洛天來說足夠了。

「嗡……」葉丘雙眼微微一凝,看到洛天沒有晉級到真仙巔峰,眼中再次微微一閃,在他看來,只要洛天不進入真仙巔峰,就沒什麼問題。

絕雲在手,恐怖的波動再次在葉丘的身上升起,轟鳴中,葉丘舞動著絕雲,一道道強悍的劍芒從葉丘的手中飛出。

這一次不是劍雲,而是六道劍氣,每一道都是都是帶著讓天地變色的波動。

「吼……」嘶吼之聲傳出,六道劍芒彷彿六隻龐大的鬼物,蘊含著強大的威能,彷彿能夠吞噬天地萬物。

「六道輪迴劍!」王修驚呼一聲,看著那懸浮在葉丘頭頂之上的六道劍芒。

「以六道輪迴之力,凝聚的劍氣!」人們驚呼,看著天空之上的葉丘,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雙眼微微一動,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嘶吼之聲從洛天的手中飛出。

黑氣澎湃,四龍四象懸浮在洛天的頭頂之上,正是龍雀傳給他的龍象鎮域獄。

而就在四龍四象升起之際,六道劍氣,竟然發出輕輕的顫抖,讓葉丘心神一震。六道輪迴劍,乃是他的殺招,以真仙巔峰的實力施展出來,更是恐怖無雙,從來都是無往不利,斬殺過不少敵手,六道輪迴的力量更是能夠壓制真仙之力的存在,但是葉丘沒想到洛天打出的那四龍四象竟

然六道輪迴劍氣顫抖。

「鎮壓!」

「斬殺!」洛天和葉丘機會同時開口,六道龐大的劍氣飛轉著,朝著洛天的絞殺而去。

「轟隆隆……」四隻巨大的鬼象轟然降臨,朝著六道飛轉的劍氣踏去,四條長龍,嘶吼著朝著劍氣沖了過去。

轟鳴之聲震蕩八方,下一刻滔天的碰撞之音在結界之中回蕩起來,無量的黑氣席捲在三個天王形成的界域結界之中。

結界不斷的顫動,一股毀滅的波動,從兩人武技碰撞的地方,席捲起來。獸鬼王雙手一按,那晃動的界域和那脆裂的戰台頓時穩固起來。

幾乎在碰撞的瞬間,摩天便是雙手打出了結界將自己護了起來。

失去了摩天的牽制,白冥也是從摩天形成的幻境之中掙脫,口中喘著粗氣。

「散!」白冥低吼一聲,雙眼再次恢復了神光,那席捲在身前的波動,頓時扭曲起來。

恐怖的波動,瞬間吹盪在不斷對碰的丘龍和那個大漢的身上,將兩人掀飛,讓兩人口中噴血,跌落在地面之上。

王剛兩人也是瞬間停手,開始抵擋起那強大的波動。

煙塵席捲,大片的虛空炸裂開來,澎湃的黑氣遮擋住了人們的視線。

足足席捲了幾十息,才漸漸的平息下來,人們也是看到了結界中的場景,眼中露出驚駭。

此時的戰台一片狼藉,丘龍和那個大漢,趴在地面之上,後背之上的衣服消失不見,一道道傷口出現在兩人的後背。

「至於嗎,你們打你們的,波及到我們這裡算什麼事?」熊一般的大漢咧嘴站起身來,口中喘著粗氣。

隨著大漢起來,另外一面的衣服頓時也是掉了下去,大漢頓時感覺渾身一涼,連忙取出一件衣服,給自己穿了上去。

白冥和摩天兩人也沒好到哪裡去,都是一身狼狽,目光帶著感嘆看向已經再次凝聚劍氣的葉丘。

「看來聖子那裡有些壓力啊,得快點解決你了!」白冥輕嘆一聲,此時他的雙眼已經恢復過來,目光看向對面的摩天。

「你還是挺強的,剛才的幻境讓差點就困住我了!」白冥輕笑一聲,白色的雙眼再次散發出陣陣的神光,終於雙手舞動動起來。

「剛才不過是熱身而已,現在才是認真的!」摩天擦了擦眼角流淌乾涸的血跡,輕聲開口。

「幽冥!」手印翻轉,白冥大喝,黑氣從白冥的手中飛出,一枚黑色的大印懸浮在白冥的頭頂之上。

恐怖的波動,讓摩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雙手也是翻轉起來,開始不斷的觀察起白冥的結印。

「轟隆隆……」澎湃的黑氣翻騰起來,黑色的大棺在黑氣中沉浮,正是曾經楊寰宇施展過的神藏。

摩天在輪迴界中,被楊寰宇奪去了一隻眼睛,摩天一直記在心裡,而摩天也不是沒有收穫,終於複製出了楊寰宇的神藏。

另外一面,丘龍也是換了身衣服,站起身來,目光看向對面的大漢。

「小子,你很不錯,我叫陳熊,你可以叫我老熊,這一戰之後,我們可以交給朋友!」大漢沖著丘龍開口。

「不過,接下來我可不留手了!」大漢話風一轉,身上傳出兇悍的氣息,朝著丘龍沖了過去。

「大不了就是死唄,死也不能再拖他們的後腿了!」丘龍大笑一聲,身上的氣勢竟然增長起來了,同樣朝著陳熊沖了過去。

王剛的對手也是開始瘋狂的進攻起王剛來,王剛不斷的應對著,漸漸的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葉丘手握著絕雲,目光看向洛天,劍芒再閃,身形閃動,身軀竟然傳出陣陣的殘影,轉眼間化成了六個身影,每一道都彷彿是真身一般。

「這一次,是六個,徹底結束吧!」葉丘臉色蒼白,六道身影再次打出道道的劍氣,六道輪迴劍再次打出。

「的確該結束了!」洛天口中喘著粗氣,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看著天空之上的六個葉丘打出的六道輪迴劍。

「嗡……」陣陣的波動從洛天的手中散發而出,洛天雙手握緊了龍淵劍,劍氣沖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