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玄雨等人也意料之中的沒有出現他身邊。

「這就是地魔界?」

丁峰站在山崗上,打量四周,他忽然感覺背後惡風撲來,踏前一步,天光劍出現手中,反身刺了出去。

太極道印一閃,印在了偷襲者的身上,瞬間封印。

「這就是地魔?」

眼前的地魔和他所了解的魔族並沒有多大的區別,頭長惡魔角,背生惡魔翼,臀有惡魔尾,神色猙獰,只是身軀很矮小。

丁峰打量了一下記錄環,卻發現沒有任何變化,他已經知道,只是封印還得不到積分,念頭一動,他將這頭地魔收入了系統空間,可記錄環依然沒有出現積分。

「果然……需要徹底斬殺,才會有積分嗎!」

丁峰若有若思,感應一番,朝著魔氣濃郁的一個地方飛了過去。

玄天宗內,幾位氣息如淵的老者盤坐著!

「這次機緣降臨,至寶出世,趁著弟子會武試煉之機,轉移他們的視線,我們就趁機將他們徹底的端了,讓這一片地魔界成為我們宗派真正的磨練之所。」

「可我怎麼感覺有種不安的預感,冥冥之中,似有變故要發生!」

「這片地魔界,雖不被我們徹底掌控,可也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能有什麼事情?即使這麼多年有古神新生,可怎能擋住我們!」

「我還是感覺不放心,至寶出世的太詭異了,消息也得到的太輕鬆了!」

「怕什麼,我們還有老祖坐鎮呢,大不了將老祖喚醒就是!」

「那好,做好準備吧,等時機成熟,就將最底層的古魔斬盡殺絕!」

地魔界,地底深處。

這裡有一個方圓萬米的祭壇,周圍跪著密密麻麻,少說上千萬的地魔,他們低吟淺唱,進行祈禱。

在祭壇上空,籠著著一層紅色魔霧,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計劃成功,封印通道已開,兒郎們,做好準備,衝出大地,稱霸世間!」

一道好似來自九淵地獄的聲音從魔霧中傳出,傳遞到每一個地魔強者耳中。

「謹遵老祖法旨!」

八位古魔恭敬的跪著。(未完待續) 「後來,我發現我的靈魂只有她能看見,而且我的靈魂能寄宿在她的身體里。也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樣。」

「那她呢?真正的林小姐去哪了?」王術迫不及待的問到。

陸寒徹指了指他一臂之遠的地方,「她一直就在這。只是你們都看不到。只有我們兩個人能看的到彼此的靈魂。」

「哦哦。」王術如小雞啄米般的不停點頭,這樣能說得通總裁感覺為什麼一直在跟人說話了。

「這太神奇了。」傅恆說到。

王術跑到陸寒徹剛才指的地方,認真的看了又看。「總裁,你確定我們真的不用去請一個玄學方面的專家?嗯?」

陸寒徹白了一眼王術。

「醫學上有關靈魂出竅的說法,但是還不知道兩個人的靈魂能共同在一個人的身體上。」傅恆摸了摸下巴,沉思了起來。

「總裁那你現在不是能回到自己的體內了嗎?」

對啊,林北望也想問,陸寒徹這一次是怎麼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的。

感覺到林北望看過來的目光,陸寒徹低頭眸子微轉,幽幽的說了一句話,「那八個字。」

沙發上的林北望激動的站起身,「真的就是靠那八個字的啊!陸寒徹,那你現在趕緊再試試看能不能回到身體里啊!」

陸寒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林北望,神情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良久過後,他低沉的說到,「有時候行,有時候不行。」

「是不是還是需要什麼特定的環境,或者什麼物件幫助?對,一定是這樣的,有沒粘靈魂的固體膠水?」魂體林北望在屋子裡飄來飄去,一副若有所思自言自語的模樣。

陸寒徹未語,目光轉向王術,「我這邊暫且沒事。靈魂和肉體目前都沒什麼事,你趕緊帶著雷霆行動組去查一下他們抽林北望的血做什麼!」

王術看了一下傅恆,傅恆點了點頭。「身體目前一直處於假死狀態,除了肢體僵硬外,確實沒有什麼大事。」

王術有些著急,「可是也不能常年累月的這樣下去啊!老大,真的不找找玄學大師給你招招魂?」

這些年雷霆行動組的十個人和陸寒徹就像親兄弟般,王術實在不想看著自己的好兄弟這樣。

傅恆給了王術一個白眼,這個沒有眼力見的,情商超低的王術。在這裡觀望了這麼久,還沒有聽出總裁的意思啊。這不是明顯有著一個林小姐在此的嗎。

「王術,事有輕重緩急,我們先把金三角軍閥分子的事情解決吧。他們那群無利不起早的人,突然跑到C城來取一個小姑娘的血,你不覺得事情很嚴重嗎?」

王術聽此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她一個小姑娘的事,哪有我們老大的事情重要啊!」

傅恆這回是徹底對王術的情商無語了。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從王術旁走過,徑直去整理器材了。

本來亂飄著的林北望聽此有些不服氣的飄到了王術面前,對著王術乾瞪眼,就差踹他一腳了。

什麼叫我的事情不重要啊! ?黑魔山一側,有一面懸空的百米炫光鏡,上面接連出現了一百個名字。為首的赫然是水冰冰,積分已達三百。

第二名是金閃閃,積分兩百八。

第三名北冥無淚,積分兩百七十六。

第四名端木昊陽,積分兩百六十。

第五名陳源,積分兩百五十!

前五的排名,除了一個金閃閃是霓裳宗的之外,其餘四個,盡皆出自玄天宗。

雖說這個排名說明不了什麼,但也看出玄天宗的強勢。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排名卻發生劇烈的變化,在炫光鏡周圍,來自八方的宗派強者都靜靜的盤坐虛空,關注著積分變化。

「沒有啊!」玄影從頭看到尾,沒有發現丁峰的名字,至於玄雨四人,他根本不抱任何希望能夠進入排名,「那小子,莫非又藏拙?」

地魔界中。

水冰冰頂著一顆白色珠子,漫步血月中,身姿曼妙,雪花飛舞,卻絞殺一個個地魔,看著鮮血分撒,雪花粉紅,還有被冰凍的零碎屍體,她臉色沒有絲毫變化。

「西門吹雪,當初擂台之恥,我定讓你萬倍的返回!」

她前方出現了五頭相當於大帝巔峰的地魔,可她沒有絲毫擔心,反而迎了過去。

另一邊,金閃閃揮舞著權杖,四大靈神圍繞她旋轉。

「這裡太骯髒了!」

金閃閃嫌棄的懸空飛行,可她記錄環上的積分卻飛速的跳動著。

陳源,北冥無淚等也在輕鬆的獵殺者地魔。

這片地魔小世界,不知被封印了多久,在這裡生存在無數的地魔。

地魔嗜殺,喜掠奪。哪怕同族之間,也是非常殘忍。可他們的等級觀念非常強,遵循弱肉強食的法則。哪怕首領讓他們死,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自殺。可要是首領虛弱,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從背後一刀子給捅了。

這就是一個殘忍古怪的種族,雖勢大,卻被聯合打壓,只能在地底深淵生存。

此刻,丁峰正站在一棵紅色樹木的樹梢上,望著血月,過了一會兒便將手腕上的記錄環取了下來。仔細感應,探究裡面蘊藏的隱秘。

「煉製倒也簡單!」

丁峰在煉器之術上,可稱為大師級的人物,片刻功夫便弄明白過來,在記錄環中,除了自動記錄積分之外,還有極為隱秘的一種功能,就是記錄攜帶者的一切活動。

指尖凝聚一點光芒,在記錄環上飛速的點出上千次,形成一道道法陣。將記錄環給封印了,隨之扔到了系統空間。

「現在才是行動的時候。」

丁峰輕笑一聲,身上流光閃爍。他竟然變成了一個地魔,無論是氣息還是靈魂波動,就是一個真正的地魔。

萬劫道體的神奇,只變化這一方面,就將七十二變甩到天邊去。

丁峰眼光幽幽,洞穿萬法,探究周天,破空飛去,很快便來到了一個山谷外。這裡居住著一個地魔部落,有上千頭地魔。近半都是帝魔。

「站住,哪裡來的魔頭?」

山谷外。守護著四個地魔,看到丁峰過來,頓時警惕起來。在這片小世界沒有任何秩序,除了本部落之外,外間的凶獸和地魔可全都是敵人。

「殺你們的魔頭!」

丁峰放開了一切,頭頂上噴出一道黑光,禁天葫蘆被祭了出來,光芒一閃,便將四個地魔給吞了進去。

他走進了山谷,沒有一句廢話,也沒有一絲神情波動,只是頭頂上黑光幽幽,將一個又一個的地魔給封禁吞了下去,然後丟入造化池中煉化成原液,一部分打入神格中的空間中,另外一部分打入體源之內,被神胎吸收,壯大神胎。

至於亂殺無辜?

丁峰根本沒有這種念頭,不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就說地魔這種殘忍的凶物,在他眼中和凶獸無疑。再加上當年見到聖磚大世界崩潰,億萬族人不知跌落何方,又不知有多少死亡,他的心就再也沒有多少溫度了。

這個部落,最強的不過是一個巔峰帝魔罷了,如何擋住他的腳步。

丁峰走出山谷,裡面已經沒有一個活物,踏著月色,緩緩前行,而他的神胎卻在飛速的成長著,至於被他的神格空間,則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在積累底蘊而已。

三個月後,丁峰來到了一座城池前,這是黑林城。

「神胎已長到一米高下,若是將這座城屠了,至少能夠達到巔峰,甚至突破也可能!」

很快,丁峰來到了城門前,卻被兩個地魔攔住了,「要想進城,十塊魔源!」

丁峰隨手扔了過去,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隊長,這可是個大肥豬,要不要?」

「這位的實力比我還強,不能惹!」

丁峰聽著他們的對話,嘴角扯了扯。

相比人類的城市,黑林城算不上繁華,卻也來往不絕,畢竟相比野外,城內安全很多,在這裡定居的地魔也很多。

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處,丁峰抓住了一頭地魔,詢問了很多東西。

「黑林城有真魔坐鎮嗎?」

丁峰沉思,卻也不懼,向著城中心處的城主大殿走了過去。無論什麼城池,城主府永遠都是最氣派,最豪華,最大氣的地方,這裡也不例外。

他徑直走向了城主府,在來到府門前時,他頓了頓,眼睛瞟向了左側,在那裡有兩頭地魔正在緩緩的走著。

「有意思!」

丁峰露出一絲怪異之色,沒有多理會,走進了城主府,兩個守護府門前的帝級地魔好似沒有察覺一樣,眼睛迷茫了片刻,露出一抹疑惑,去也沒有深究。

街角一側,兩頭地魔停了下來。

「師兄。剛才那頭地魔,我怎麼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他發現了我們?」

「應該不會。我們的手段,哪怕是真魔也難以察覺。」

「好吧。那接下來怎麼辦?城主府可是有真魔,甚至不止一頭,我們怎麼混進去?又怎能悄無聲息的斬殺了?要知道,一旦鬧出動靜,我們兩個就完了。」

「等!」

「等?」

「等!一旦有機會,將這座城給端了,不說戰利品,就是積分。都會讓宗內的長老另眼相看!」

兩個地魔消失在街到盡頭。

城主府。

丁峰旁若無人的走了進去,沿途的侍衛地魔,看都沒看他一眼。

「大虛空陰影遁術,倒也奇妙。」

這是丁峰在玄水宗參悟的陰影隱形之法,結合空間意境推演而成的一種步入中級的神通,隱匿氣息,不漏痕迹,要是再進一步,真正的遁入虛空,融於空間脈絡。那就真正的達到了無影無形的地步。

現在雖粗糙,卻也不是這些沒有多少傳承的地魔所能察覺的。

不知是不是這位黑林城的城主擁有絕對的權威,在大廳之外。沒有守護的侍衛,而這位城主就盤坐在大廳之中,默默的潛修。

「怪不得!」

丁峰沒有進去,在門前停了下來,施展萬法之眼,發現了大廳被禁制籠罩,一旦邁進去,定會引動陣法,遭到攻擊。

「只是這種禁制陣法。也太粗陋了!」

搖搖頭,踏步進去。直接融入了陣法之中,化身成了其中的一份子。

丁峰出現在了城主林達爾身前。

「誰?」

林達爾陡然睜開了眼睛。爆喝一聲。

「發現的晚了!」

丁峰大手張開,噴出五道光芒,催動金木水火土五種大成意境,形成大五行禁法,將城主林達爾給困了進去,瞬間禁錮。

「不過下位真魔。」

實力全開,別說下位真魔,就是中位真魔他都不放在眼裡。

丁峰手指一點,直指林達爾的眉心,片刻功夫,他神情迷茫,獃滯了起來。

「真魔之境,除了你還有誰?」

「還有兩位老祖,林大天和林小地!」

「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