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獨眼龍眸中閃過寒芒,捏緊拳頭,猛地朝我這個方向轟出一拳。

一拳出,他手上那湛藍色的手套爆發璀璨的光芒,寒意大盛,數十道又細又長鋒利無比的冰錐出現,朝我們這邊爆射而來。

與此同時,文龍等幾位手持利器之人,殺氣衝天,手中利刃同時朝我們這邊虛劈一記。

沒有聲響,也沒有凌厲的氣息,但是必然是致命的一擊。

我之前領教過文龍的一刀,那時候大意之下差點吃了大虧。

不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現在的我,已經非當日可比了。

最關鍵的是,這裡是蘭陵閣之中,是我絕對掌控的地盤。

我沒有動手,殷空等人也沒有動手,一臉平靜的看著獨眼龍等人,對他們的攻擊視若無睹。

「砰砰砰……」

那些鋒利的冰錐剛來到我們身前沒多遠,就紛紛炸裂開來,無形的力量守護我們身前,同時也擋住了文龍等人的攻擊。

這樣的攻擊,最終連我們的毛都沒有傷到,還怎麼玩?

獨眼龍等人這次是真的慌了,臉色蒼白的看著我們。

到現在都沒有殺掉他們,並不是我抱著貓玩耗子的心態,而是想從他們口中套出國安部的一些事情。只不過,現在就算是問他們,估計他們也不會開口的。

「他們交給你們了,好好招待客人!」我笑著對殷空等人說道。

「主上放心,老奴會『照顧』好他們的!」殷空恭敬的回應說道。

我輕輕點頭,對一臉緊張的獨眼龍等人微笑道:「諸位,祝你們玩的開心!」

話音落,我心念一動,瞬間從蘭陵閣中消失了。

有蘭陵閣內的力量壓制獨眼龍等人,殷空他們很輕鬆的就能玩死那些傢伙,等整治的差不多,到時候再找他們聊聊關於國安部的事情。

等摸清了國安部內的情況之後,看能不能將其一窩端了。一勞永逸,解決麻煩一定要斬草除根。

再次出現在倉庫的時候,倉庫中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震驚中帶著些許的古怪之色,忌憚敬畏,有點複雜。

沒有理會那些人,我看向周倩,周倩正一臉焦急擔憂,看到我出現后,明顯鬆了一口氣。

「怎麼樣?你沒事吧?」她關心的問道。

「小事情,搞定了!」我笑著說道:「這下相信我的實力了吧,我剛剛真的沒有吹牛!」

「是是是,您老多厲害啊!這點小雜魚哪會是您老的對手啊!」周倩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她身旁的美紅則是用一種很異樣的目光看著我,眸中異彩連連,笑著對周倩說道:「小倩,你這個男朋友,可真了不得啊!疾風組的那些傢伙被你弄哪去了?不會是全都幹掉了吧?」 歐冉坐在書房的沙發上,歐洛微也不客氣的挨著她坐了下來。

歐冉看著她,輕嘆了口氣:「一個星期過去了,你還想要要搬出去住?」

歐洛微垂著腦袋,沒有看歐冉,卻是點了點頭:「對的,姑姑,我不是有意要疏遠你,我只是,想一個人待。況且姑姑你知道,我不會在這裡待很久的。」

歐冉垂了垂眸,想著要拒絕時,到嘴邊的話,卻換成了另一句:「搬出去可以,但必須是在我名下的公寓。」

這幾年,歐冉雖不是說有多少錢,但是手底下真真實實的有兩套公寓,而且還是坐落在A市最繁華的地段。

歐洛微睜了睜眼睛,看向了她:「姑姑……」

「歐洛微,別搞得這麼感動,我答應你只是暫時的,要是你在外面闖了什麼禍,別說公寓了,就是這裡你都別想再住進來了。」歐冉冷哼了一聲,但是語氣還是有些哽咽的。

歐洛微抿了抿唇,一笑,抱住了她的手臂:「哎呀姑姑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闖禍,你就放心吧!那我,現在去收拾行李吧。」

歐冉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臂,沒好氣的說道:「著什麼急?某人之前不是說周末在家住的嗎?怎麼現在要反悔了?」

歐洛微:「嘿嘿,那我陪姑姑說說話吧,後天再收拾。」

「這還差不多。」哼了一聲后,歐冉盯著歐洛微的小臉,低低的問了問:「你最近跟寒驍兩個人怎麼樣?他對你怎麼樣?」

歐洛微以為歐冉只是簡單的問一下關係,她當然不能讓姑姑擔心她跟季寒驍的關係不怎麼好而為難,於是隨口一扯:「挺好的啊,他當我哥哥,我當他妹妹,能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歐冉想著問今天餐桌上的事情,但是一想,還是算了,拉著歐洛微隨便嘮了兩句就走了。

……

一樓客廳,季琛手裡拿著雜誌看,而季寒驍則是心無旁騖的看著電視。

「這麼擔心,要不上去看看?」驀然,季琛開口說道。

季寒驍抿了抿唇:「什麼擔心?」

季琛摘下金絲邊的眼睛,拿起了水杯喝了一口水,才慢悠悠的說道:「我跟你阿姨去度蜜月,不代表家裡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洛微還小,你別帶壞她,不然別說你阿姨生你氣,就是我都不會原諒你。」

季寒驍:「……」真想來一句我是你親生的嗎?

「知道。」短短兩個字就堵住了季琛的問題。

季琛有些生氣的瞪了一眼自家兒子,旋即開口說道:「小微有沒有在你面前說要搬出去的事情?你現在身為哥哥,就應該勸勸妹妹,她還小什麼都不懂。」

季寒驍失笑了一聲,嘴上依舊應著:「知道。」

又是這兩個字,季琛徹底不想跟季寒驍說話了。

剛結束話題,歐冉就從書房裡面出來,緊跟著的就是歐洛微了。

季琛放下了手機的雜誌,走到了歐冉面前,寵溺的問道:「談的怎麼樣?沒有生氣吧。」 夜幕降臨,繁星點點,涼風輕拂。

倉庫內很熱鬧,喧鬧聲震天,歡呼笑聲震天,很是豪放。

他們一個個面帶喜色,激動興奮不已,主要是我幹掉了疾風組那些精英的緣故。本以為難逃一劫,都準備拚命了,誰知道峰迴路轉會出現這樣一幕。

在那些人眼中,他們現在已經認可了我,不時的會有人跑來敬酒,我來者不拒,微笑應對。

周倩和美紅給我說了這段時間她們外出的經歷,去了很多地方,將隱藏各地的同類召集起來,準備一點點壯大,一步步的實施針對國安部的計劃。

對於她們的計劃,說實話,我心中是很不贊同的。

國安部一個疾風組差點都把她們團滅了,小打小鬧還行,一旦國安部動真格的,滅掉她們這雜牌軍,真的不是很困難。

再說了,國安部其實都不算什麼,最關鍵的是國安部的核心,那個曾經的遊魂。

遊魂里究竟有多少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周老曾經是遊魂中的一員,若是遊魂中所有人的實力都跟周老不相上下的話,周倩她們勢力就算再強橫十幾倍,都沒用。

只不過這話現在不能說而已,說出來的話,絕對會打擊她們的積極性的。

反正暫時先這樣,等我從妖族回來之後,再想辦法解決掉國安部那邊,也省的國安部某些傢伙老是惦記我和周倩的血了。

我和她們聊了很多,從她們口中了解了不少關於國安部的事情,不過不是很詳細,畢竟她們都是屬於叛出國安部的人。

同時,對於美紅等人的身份,我也有了一些了解。

她們之中曾經有的是人,有的是人和妖的混血,曾經都是被國安部的人看中,在他們身上弄了什麼血脈的實驗。

總的來說,她們的運氣算是很好的了,有的是屬於淘汰的,有的是試驗成功但是實力沒有增強太多的,一次大規模的動亂,她們逃了出來。

而從她們那次出逃之後,國安部的所有實驗失敗的產品,都變成了沒有了靈智的傀儡,杜絕了叛逃事件的產生。

用美紅的話說,是國安部毀了他們,他們是孤魂野鬼,聚在一起苟延殘喘的活著。想要安穩,但是國安部卻要趕盡殺絕,他們只能和國安部對著幹了。

國安部已經把他們逼得沒有活路了,不反抗就是死。

我能感覺出來美紅等人心中深藏的怨氣和恨意,這樣的情緒,時間久了,絕對能讓一個人心理扭曲的。

他們和國安部之間的恩怨,已經無法化解了。

周倩長期處於這樣的環境中,我也挺擔心她心態會受到影響,可是又不能明說讓她儘快離開這裡,只能想辦法儘快解決國安部那邊的麻煩了。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了,期間我又回了蘭陵閣一趟,獨眼龍等人已經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了,我讓殷空繼續『照顧』他們,最好能讓他們心理崩潰,然後將其他的妖族老人帶出了蘭陵閣。

「胡域,這段時間,你帶著他們留在這裡,保護好她!」我給妖族老人們下令,讓他們盡全力保護周倩。

疾風組既然找到了這個地方,國安部那邊肯定也有消息了,這讓我確實有點不放心了。將妖族這些老人留在這裡保護周倩,不敢說百分百安全,但是會穩妥許多。

有妖族這十餘位老牌強者助陣,美紅驚喜不已,周倩也鬆了一口氣。

我告訴周倩我要去辦點事,沒有告訴她我要去妖族的事情,她也沒多問,只是讓我最近注意安全之類的。

看著周倩那溫柔關心的樣子,我真的有種衝動,告訴她我和唐靈之間的事情,但是最終我還是忍了!現在不是時候,等解決完世俗界這邊的事情后,再找個機會告訴她吧!

感情這方面的事情,我是個新手,說難聽點就是有點優柔寡斷了。

離開倉庫的時候,已經天亮了,該別周倩他們,我前往中醫館那邊。

打車來到了中醫館那邊的時候,我看到中醫館的門前停著一輛車,車旁有一個女人,正抽著煙,似乎有些焦急的等待著。

不是別人,正是國安部特勤組的何婄。

上次跟她挑明了一些事情之後,就沒有聯繫過她,沒想到一大早的在這裡又碰到了,看她焦急的樣子,似乎想找周老。

我隱隱能猜出一點她找周老的事情,昨晚疾風組的行動估計她也得到了消息。不過,不管她來找周老是幹什麼的,都和我無關。

國安部里混亂,良萎不齊,我對這個部門沒有絲毫的好感,甚至現在對這個部門趕到極其的厭惡。

醉卿心:錦繡傲妃 我沒有理會何婄,直接走到中醫館的門前,摸出鑰匙開門。

她看到我之後,愣了一下,猶豫了一下之後,快步來到我身前,焦急的說道:「孟子辰,你知不知道周老去哪了?」

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隨口回應道:「不知道!」

說著,推門而入。

何婄想要跟進來,但是被我攔住了。

「何大隊長,周老不在,這裡我說了算!」我目光平靜的看著她,語氣有點冷淡的說道:「我還有點事,您請回吧!想要找周老,還是等他回來了再說吧!」

我要關門,她伸出手使勁的撐著,又急又怒的說道:「孟子辰,你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國安部那邊已經下了死命令,要徹底的清剿杭城這邊,周倩也在名單之中。甚至我還從上面某人的口中得知,國安部內有幾個老傢伙要對付周老……」

聞言,我眼睛眯了一下,心中一凜。

遊魂的那些老傢伙忍耐不住要出手了?

媽的,現在的國安部究竟亂成了什麼樣啊!

心中這樣想,但是我臉上沒有表露出來,依舊冷冷的。

「孟子辰,你要是能聯繫上周老就趕緊聯繫他,這事鬧得很大,國安部里雖然有些人不同意這麼做,但是現在掌權的已經被那些極端傢伙控制了,我不是跟你開玩笑,混蛋!」

何婄急的怒吼:「我得到消息,疾風組大部分精英已經來到了杭城,你可能對他們不是很了解,他們都是變態,實力很強,一旦找到周倩他們,絕對會……」

「他們已經死了!」我很乾脆的開口打斷何婄的話。

何婄愣了一下,看著我,臉上的那焦急之色僵住了,怔怔的說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我笑了笑,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疾風組的那些精英,在昨晚遇到了我,被我殺光了,聽清楚了沒有?」

何婄身體猛地一震,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我,隨後臉上露出絲絲紅暈,眸中噴火,暴怒吼道:「孟子辰你這混帳,老娘沒時間跟你開玩笑……」

「我也沒心情跟你開玩笑!」我再次打斷她的話,猛地用力,將中醫館的門關上,順手反鎖,從門縫中對外面說道:「回去告訴你們國安部上面的人,等我忙完了這邊的事情,會親自登門拜訪的!不是想要我的血嗎?我送到他們面前,看他們敢不敢收了!」

話音落,我也不理會何婄砸門急吼的聲音了,快步走向後院,走進那間偏房,心中凶獸的力量湧現,開啟這裡的傳送陣,直接開始前往妖族大地的傳送。 歐冉安撫了一聲:「沒事,商量好了,以後上課期間她搬出去住,周末回來住。」

誰都沒有察覺到,季寒驍在聽完歐冉那一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僵硬住了,甚至抓著遙控器的手,都在加重,

歐洛微恰巧下來喝水,陡然聽到這句的她,燦燦的沖著季琛笑了笑:「姑父你放心吧,姑姑都答應了,你也沒有理由拒絕是吧。」

季琛:「……」還挺有道理的!

拿著水杯接了水之後,歐洛微就直接回了房間。

坐在電腦面前,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著鍵盤,驀然,房間的門被敲響。

歐洛微走過去,從貓眼處看了一眼外面,是季寒驍。

打開了一絲縫隙,探出一顆小腦袋來:「有事?」

季寒驍一隻手撐在了門框上面,稍微彎了彎身子,與她平視著,笑著說道:「小微微確定要這麼防備我嗎?」

「咳!」歐洛微有些窘迫的打開了門,讓出了一條道。

讓完之後她才發覺,這是她的房間!

不過某人已經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再趕人的話,有些刻意了。

「你找我有事?」歐洛微繼續坐在電腦前開口道。

季寒驍雙眸染著笑意,但是那抹笑意並未達到眼底:「沒有事情就不能來跟你說說話嗎?」

聞言,歐洛微直接蹙起了眉心。

說說話?大哥你認真的?

歐洛微無聊了一聲:「要是沒事的話,還出去吧,我還有事情要做。」

可不是嘛,她還有好長的代碼要寫,可沒空搭理季寒驍。

季寒驍往她電腦上看去,只是才寫了半頁的代碼,並沒有很全。

過了半晌,他才輕輕的開口:「小微微,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說說我們的事情了。」

歐洛微不以為然的噘了噘嘴巴:「我們的事情?我們有什麼事情?」

季寒驍:「說你要搬出去住的原因。嗯?為什麼要搬出去?」

說話間,季寒驍起身走到了歐洛微的旁邊,高大的身子罩著歐洛微的後背,這樣看過去,歐洛微像是躺在季寒驍懷裡。

輕微的縮了縮肩膀,皺著秀氣的眉頭道:「我搬出去住,跟你有什麼關係?再說了,是我搬出去,又不是你搬出去,姑姑和姑父都答應了,你在這裡拒絕什麼?」

季寒驍真想吼她一聲,但是他沒有,只是抬起了頭,揉了揉她的頭髮,低低的在她耳邊輕語著:「我沒有拒絕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