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牧童看着兩人賭氣,笑着搖搖頭,岔開了話題,道:“小川,你真的是打算要娶蘇雨晴做皇后麼?”

“什麼皇后?”趙小川苦笑道:“我怎麼可能娶她?她可是和舟舟有關係的,我怎麼樣也不能做對不起舟舟的事情啊?”

“那你是在騙她?”牧童問道。

“沒錯,我是在騙她!”趙小川在牧童面前感覺非常的輕鬆,坦言道:“畢竟她們蘇家如此欺負我爸媽,不讓她擔驚受怕幾天,我心裏確實不平衡。”

聽到趙小川惡作劇式的回答,胡籽嗤笑道:“小子,勸你一句,玩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玩感情,否則痛苦的恐怕還是你自己。”

“管你屁事!”趙小川翻了翻白眼道,氣的胡籽又是火冒三丈。

不過還不等胡籽發怒,牧童便繼續道:“那麼說,你還是打算要逃婚了。”

“自然!”

“那你有什麼計劃?”

“沒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唔!這樣啊!”牧童沉思片刻,道:“小川,以後的路肯定會越來越艱險,但不管怎麼樣,我希望你明白,只有自身的強大才是最重要的。”

趙小川臉色一肅,凝重的點點頭,道:“我明白,但是我不知道接下來我應該怎樣纔可以變得更加的強大。”

說到這裏,趙小川有些神色頹然道:“說實在的,雖然經歷了這麼多,甚至於我現在在別人眼中已經算是強大了,但是我卻從來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強大的。”

“每一次基本上都是臨時的突破,說的再簡單一點就是外界在逼迫着我,激發着我的潛能,但是我的底子實在是太差了。”

牧童和胡籽相互對視一眼,彼此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胡籽好奇道:“小子,你吃錯藥了吧?我聽第九世之前說過,你似乎對力量不是不感興趣麼?甚至與有些不想擁有自己的力量,厭惡自己輪迴者的身份?”

“人總是會變得,不是麼?”趙小川嘆息道:“畢竟這個世界都在改變,我們誰又能保持一成不變呢?”

牧童和胡籽一愣,口中反覆咀嚼着趙小川的話,神色都有些落寞。

“看起來,你經歷了這麼多,也成長了不少!”牧童感慨道:“原本我們兩人還在思考着怎麼說服你,不過我們似乎白操心了。”

“恩?說服我什麼?”趙小川一愣。

“說服你怎麼變強大?”胡籽咧嘴一笑,道:“現在的你難道不想變強大麼?”

“當然想!”趙小川眼中一亮,脫口而出,但隨即皺眉道:“怎麼?難道你也要教我麼?”

胡籽怒道:“你什麼意思?”

趙小川回道:“我的意思是有牧童教我就可以了,至於你還是算了吧!”

胡籽一瞪眼,怒道:“小子,你認爲我教不了你是麼?”

“當然!”

“你…..哼!”

胡籽眼中寒光一閃,雙手結印,金色光芒將他的周圍圍成一圈。

胡籽喉頭鼓動,嘴巴微張,但是一陣奇異的聲音從他的身體中傳出,並且從他的雙手所指的方向化作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遠處蔓延開來。

“他在做什麼?”趙小川好奇地牧童問道。

“在證明自己有沒有資格。”

趙小川聽到牧童的回答,微微一愣,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便看到胡籽雙手對準了自己,而那些波紋也隨即向着自己掃來。

“嘔~”

趙小川被那些波紋掃到,頓時感覺眼前一黑,然後一股噁心欲暈的感覺漫上心頭。

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陣嗡嗡的響動從他的耳邊響起,而且聲音越來越大,充斥着他的整個腦海。

“小川哥哥,你在做什麼?”

“小川,我是耗子啊!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你發什麼呆呢?不認識我了麼?”

婚期77天 “哈哈,六道輪迴,都在我的掌控中,趙小川,看我柯雲泣今天就滅了你。”

“憑你也想娶我的女兒?癡心妄想!”

……

聲音由遠及近,先是雜亂的噪音,接着逐漸清晰化爲李若曦、劉子豪,還有很多之前熟悉人的聲音。

趙小川心頭一顫,眼前的黑暗漸漸去除,只見李若曦、劉子豪、父母、朋友、敵人等等之前和自己有關係的人依次出現他的眼前。

“這,這是怎麼回事?”趙小川震驚地看着眼前的畫面,呆立在了原地。

正當他不知所措時,牧童的聲音響起。

“好了,胡籽,差不多可以了!不要傷了小川!”

牧童話音剛落,周圍所有的聲音驟然一靜,一絲光芒從黑暗中透出,那些人影被那絲光芒照到,立刻化爲黑煙消失在空中。

趙小川眼前再次恢復了原狀,他怔怔的看着牧童和得意的胡籽,瞬間猜出之前很有可能就是胡籽讓自己陷入了困境。

“咦?這是誰啊?怎麼哭的和一個大花貓一樣?哈哈,趙小川,你現在覺得我有資格教你麼?”胡籽調侃道。

趙小川聞言,向着自己臉上摸去,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

“原來是假的!爲什麼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該多好!”

趙小川神情落寞,彷彿沒有聽到胡籽的調侃,喃喃自語道。

…….

片刻後,趙小川滿臉恭敬地看着胡籽,而胡籽則得意道:“你確定要和我學習魔音七苦?”

趙小川凝重的點點頭,道:“我要學!”

“好!那我就教你魔音七苦!”胡籽哈哈大笑。

而一旁的牧童看到後,則搖頭苦笑,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深夜,洋城陸家別墅內,格外熱鬧。

一名身著妖嬈的西方女人,坐在電腦前,眉頭輕蹙,神情有些驚訝。

「狼頭,我們網路攻擊秦氏集團的計劃,失敗了!」

紅狼說道。

「What?紅狼,你可是有名的IT高手,曾經憑藉一台電腦,就癱瘓了淵國一個野戰軍的電子系統,現在怎麼會失手?」

詹姆斯不可思議言道。

紅狼是狼群小隊的電腦高手,她在電腦IT方面的天賦,詹姆斯絕對信得過她。

「姓秦的身邊,一定也有一名黑客高手,而且他對軍方慣用的網路攻擊手段,很了解。」

紅狼語氣肯定道。

作為一名黑客高手,她心裡很清楚,如果對方不是有這方面人才,僅僅只是靠公司內部普通技術人員,根本破解不了她的軍用雙木馬病毒。

詹姆斯點上一根粗雪茄,深深抽了幾口,情緒有些惱火。

「看來,是我低估這個夏國人實力了,網路攻擊失敗,接下來,就要看黑狼他們的手段了。」

詹姆斯冷聲言道。

「狼頭,黑狼他們現在已經開始尋找機會,我想他們一定會成功的。」

紅狼回道。

此刻,坐在一旁的陸天魁,滿臉賠笑。

「Boss,我已經安排我兒子永慶帶領陸家高手,暗中積極配合你們,姓秦的就算有三頭六臂,也必死無疑。」

陸天魁語氣中,充滿几絲得意。

在他看來,如果能藉助野狼小隊的手,除掉秦穆然和李家,那今後的洋城,陸家依舊是頭號世家。

詹姆斯瞥了陸天魁一眼,嘴角冷冷一笑。

「Mr陸,你心裡的那些小算盤,我一清二楚,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詹姆斯冷聲言道。

陸天魁後背一涼,額頭驚出一層冷汗。

「Boss,我做的一切,都是為組織考慮,這些年,我潛伏在夏國,為組織籌集了無數資金和夏國情報,我對組織是絕對忠誠的……」

陸天魁急忙解釋。

修仙從鉆木取火開始 他不過就是死神公司擺在夏國的一枚棋子,詹姆斯作為他的直屬上司,一句話便能決定他的生死。

「Mr陸,記住,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組織給你的,組織可以給你,也可以收回,包括你和你家人的命,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耍你的小聰明,懂嗎?」

詹姆斯嘴角帶著一絲嗜血的笑意。

「明白,我以後對您,對組織,一定忠心不二,絕無二心。」

陸天魁低聲下氣道,後背的汗珠,已經濕透了衣服。

這時候,大廳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陸天魁抬眼看去,是陸家管家張天成走了進來。

「家主,不好了,公司剛剛傳來消息,出事兒了。」

張天成行色慌張說道。

「大晚上,能出什麼事情,沒看到我正陪詹姆斯先生談正事嗎?滾出去!」

陸天魁冷聲呵斥道。

「家主,真的是很重要事情……」

「我說了,滾出去!」

陸天魁語氣愈發嚴厲。

大晚上,陸家公司能有什麼大事情,眼下當務之急,是伺候好詹姆斯,讓他不要遷怒陸家。

張天成臉色發黃,只能深深嘆氣,灰溜溜退到門外等候。

陸天魁神情一轉,立刻朝詹姆斯陪笑道。

「Boss,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對我的栽培,我始終記得,當初我去西方,是您收留了我,我才有了今天,這份恩情,我們陸家是不會忘記的。」

陸天魁卑微說道,在別人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的陸家家主,可在詹姆斯面前,他就是一個隨時可能會被拋棄的棋子,他不得不在夾縫中生存。

「Mr陸,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

詹姆斯笑著回道,只是笑容中,帶著幾分虛偽。

在他看來,陸天魁雖然有自己的小算盤,但他並沒有背叛組織,這些年為公司掙了不少會費和情報,現在,他還是一枚有用的棋子。

見詹姆斯神情平和后,陸天魁才終於舒了一口氣。

此刻,張天成十萬火急,忍不住再次走了進來。

「家主,公司真出大事了。」

陸天龍冷冷看向張天成,有些不大耐煩。

「老張,公司能出什麼大事情,當著詹姆斯先生的面兒慌成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陸天魁冷聲訓斥道。

「公司技術部門的王部長,剛才打來電話,說公司的區域網癱瘓了,現在網上金融業務,都無法辦理,因為這件事情,很多辦理金融業務的客戶,已經開始對咱們不滿了。」

張天成焦急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陸天魁神情一愣,內心一陣挖槽!

金融公司,網上金融業務癱瘓,這不就等於整個公司都已經癱瘓了嗎?

現在大多數金融業務,資金轉賬,都需要在網上辦理,金融業務每癱瘓一分鐘,公司都要損失幾十萬的資金。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現在才來報告!」

陸天魁一下從蹦跳起來,怒聲吼道。

張天成一臉無語,剛才明明是你把老子趕出去的,現在居然還怪起我來了?

「家主,不僅如此,還有一件大事。」

「還有什麼事情?」

陸天魁詫異追問。

「現在網上突然蹦出一些新聞,說咱們陸家侵吞了洋城老兵的退役金,而且還列出了詳細賬單,現在這條新聞,點擊量已經幾十萬了。」

張天成焦急說道。

陸天魁不禁眼前一花,感覺有些熱血上頭,他心裡很清楚,這兩件事情,都是陸家的弱點。

「怎麼會這樣?」

陸天魁手忙腳亂,掏出手機,剛打開頁面,就看到洋城陸家,侵吞洋城老兵退役金的新聞通知,而且推薦力度很大,讓人想不知道都難,下面的評論,也將過萬,紛紛對陸家聲討筆伐。

「通知公司技術部門,立刻解決公司網路癱瘓問題,同時讓公司公關部門,不惜代價,趕緊把這些該死的新聞給我禁掉……」

陸天魁內心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惶恐,他清楚,這兩件事情,足以讓陸家毀滅。

這一次,陸家算是遇到大麻煩了。

而這時候,在秦氏公司內,秦穆然端著半杯茶水,細細品嘗。

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等,陸家公司區域網癱瘓,陸家的錢,正像流水一樣,白白流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