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然而,等他傍晚結束課程,想要搭著安清雅的甲殼蟲回家的時候,卻先接到了她的電話。

「陳哥,我的車被人給砸了。」安清雅的聲音帶著委屈,甚至還有些哭腔。

陳墨眼神一凜,立即道:「你在哪裡,人有沒有事情?」

「我在停車場的保安室這邊,人沒事。」

「知道了,我現在馬上過去。」

陳墨很快就趕到保安室,見到了安清雅。

「小雅,怎麼回事,車子怎麼被砸了?」

「我也不知道。」安清雅紅著眼眶,「我下課之後過來,車子就被砸了。」

陳墨就看向了保安室的兩個保安,「保安大叔,停車場各處都有監控攝像頭,能查到是誰砸的車嗎?」

守停車場的兩個保安年紀略大,有五十歲左右。

此刻其中一個保安站出來道:「沒查到人,當時那邊的監控攝像頭被遮蓋了。」

陳墨皺著眉頭問道:「攝像頭被遮蓋了?」

「嗯。對方拍了那個攝像位置的3D照片,然後覆蓋住了攝像頭,讓我們一直以為停車場無異狀。」保安道。

陳墨道:「既然有人覆蓋了攝像頭,那就沒拍到對方的樣子嗎?」

保安搖了搖頭,「沒有。對方站的位置恰好是監控死角,而且是用工具將3D照片給遮蓋上去的,我們沒看到對方的臉。」

陳墨還想多問,但想了想還是道:「那現在怎麼辦?」

「我們這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上面的領導也很重視,馬上就會展開調查。應該很快就能有處理結果。」保安說道:「你們暫且回去等消息吧!」

陳墨也不多說,拉著安清雅離開了保安室。

「小雅,對不起。」出了停車場,陳墨停了下來,看著安清雅道:「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我連累了你,要是沒抓到人,車我賠你。」

安清雅滿臉疑惑:「陳哥,你在說什麼?」

「我在學校里得罪了人,我猜這次的事情,就是那些人乾的。」陳墨沉著臉。他招惹的人並不多,除了陸十三那些社會上的,在學校里就只有李豹郭凜和班長江明。郭凜那貨最近倒是老實了,江明也被他收拾過,目前還不知死活地在蹦躂的,估摸著就是李豹了。

早上楊文東不還說,這李豹在到處找他么!

安清雅的車,很有可能就是李豹那些人乾的。

沒見楊文東和耗子都被李豹遷怒,打成豬頭了么!安清雅的車,有相當大的概率是李豹等人砸的。

「陳哥你得罪什麼人了?」安清雅擔心得道:「今天他們砸車,明天他們要傷你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報警,或者找我爸?」

「不用報警,也不勞煩伯父。」陳墨笑了笑,「這事我儘快解決,我非要讓他們賠一輛新車不可。只是很對不起你,連累你了。」

「我才不怕連累,就想知道這事是怎麼回事?」安清雅問道:「陳哥,你得罪的人是誰?那些人未免也太囂張了,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非要動手。」

「那些人只是一群沒長大的小屁孩,打一頓就好了,你別擔心。」陳墨解釋道。

「你連砸我車的人是誰都不告訴我嗎?」安清雅可憐巴巴的看著陳墨,「我那輛甲殼蟲雖然不是什麼高檔車,但那是我的第一輛車子,我很喜歡它。現在整輛車子都被砸到變形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呢。」

「要是車子修不好,我一定讓他們身上的零部件也修不好。」陳墨冷著臉,隨後將自己與李豹的矛盾給說了出來。

其實說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他就是打攪了李豹泡妞罷了。

只是那李豹小肚雞腸,仗著自己是籃球社的,跟這個誰那個誰有些關係,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那李豹真可惡,人家女孩子明明不喜歡他,卻還偏偏糾纏著人家,跟那郭凜一樣可惡。」安清雅氣憤道:「現在的男生怎麼都這個樣子,真以為全天下的女孩子只要被他們看上了,就可以死纏爛打,把人給追到手嗎?」

「你把我也給說進去了。」陳墨笑著提醒了一句。

「陳哥你跟他們不一樣。」安清雅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卻並沒有說陳墨跟他們到底哪裡不一樣。

陳墨也不深究,只是道:「總之這個李豹我會好好收拾他的,到時候我讓他給你賠禮道歉,當然,還要賠錢。」

「錢倒是小事,我就是擔心你。」安清雅低著頭道。

「不用擔心。」陳墨輕輕地拍了拍安清雅的肩膀,「你忘記我會醫術了嗎,只要扎他們兩針,分分鐘讓他們癱在地上當爬蟲。今晚我請你到外頭吃飯吧,算是給你賠罪,抱歉讓你車子被砸了。」

「陳哥你別這樣說,車是他們砸的,幹嘛你來道歉。」安清雅道。

「你這是因為我才受的無妄之災,道歉也是應該的。」陳墨認真道:「如果你不怪我的話,等下就悠著點,少點兩個菜好了。」

「才不要,我起碼點五葷兩素。」

「看樣子你心裡是對我有些怨氣的。」陳墨哈哈笑了起來,「那我們走吧!」

陳墨和安清雅一起出了校園,在路邊招了輛計程車,乘車來到了一處餐廳。

看著餐廳門口掛著「自助火鍋」的招牌,安清雅不禁嘟起了嘴,「什麼嘛,原來是請我吃自助餐啊!」

「你仔細看看,這是自助火鍋,一位六十塊錢呢!」陳墨盡顯鄉村土鱉的本色,「在食堂打一份飯菜才六塊錢,這裡一頓能頂十頓食堂了,你還不樂意。」

「我哪有不樂意,就是有些小失望。我還以為你會帶我去吃西餐呢!」在電視劇裡頭,男生帶著女生在西餐廳吃飯,氣氛總比一起吃大排檔要好一些不是嗎!安清雅是這樣想的,至於吃什麼,她倒是沒什麼所謂。

「聽說西餐很貴……」陳墨現在手頭上雖然有些錢,但還想留著再買一套金針,而西餐動輒幾百上千一頓,以他目前的經濟情況,花這個錢有些肉疼啊! 「陳哥,我開玩笑的啦!」安清雅吐了吐舌頭,「中餐我都吃不過來,吃什麼西餐呢!不過話說回來,以後你要是有錢了,願不願意請我吃一頓死貴死貴的西餐呀?」

無力總裁,麼麼噠 「這個當然可以有。」陳墨想也不想的點了點頭。

安清雅頓時笑顏如花,「那我們進去吧!」

兩人進了餐廳,找了個位置落座。

「陳哥,吃紅湯還是白湯,或者鴛鴦鍋?」安清雅問道。

狼性總裁:前妻不二嫁 上次跟趙秋硯吃過火鍋,陳墨倒也聽得懂這些話,便道:「最近天氣轉涼,你要喜歡吃辣,那就紅湯也行,我隨意。」

「那就要紅湯。」

「行。」

朝服務員吩咐了一聲,然後陳墨就起身去拿菜品和唰料了,畢竟自助餐嘛,這些東西都要自己拿。

菜品放置區就在餐廳的中心位置,按照不同的分類隔開。

陳墨直接奔著肉類過去,說什麼也要先吃個夠本再說。不過店家也不傻,那些價格比較貴的羊肉牛肉等菜品,都有盤數限制,並不能只挑貴的吃到飽。

「上當了,看這情況,想把六十塊錢吃回來,有些勉強啊!」陳墨一邊拿菜,一邊嘟囔。

「叔叔,能幫我拿兩盤牛肉嗎?」

這時候,在陳墨身旁,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禮貌地叫道。

她的身高估摸著一米左右,拿不到桌上高高擺著的牛肉。

「當然可以。」陳墨笑了笑,也不在意被叫老了,順手拿了兩盤牛肉,掂了掂道:「牛肉有點重,不太好拿,你坐在哪桌,叔叔幫你拿過去。」

「叔叔,你是想借這個機會認識我媽媽嗎?」小女孩歪著頭道。

陳墨被她的話給逗笑了,「我想認識你媽媽,得經過你爸爸同意啊!」

小女孩的情緒忽然低落下來,小嘴微癟道:「我沒有爸爸。」

單親家庭啊……陳墨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腦袋,說些安慰她的話,撫慰她受傷的小心靈。可當陳墨的手掌落在小女孩的頭頂時,竟從小女孩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渾厚的真力!

怎麼回事?

陳墨有些訝然,可手上傳來的感覺卻是清晰無比。這個四五歲小女孩的身上,真真實實的存在真力,而且其真力的渾厚程度,絲毫不弱於他!

不可思議啊!

師傅和師叔曾說,真力的修鍊條件比較看中天資,而且功法傳承支離破碎,除了那些隱匿世俗的門派之外,鮮少有其他人能修鍊。

在都市中,修武的人練的無非是外功或者內功這兩種,能修鍊真力心法的是少數。

比如殺害刀疤的那個殺手,修鍊的便是內功。

內功修鍊的是內氣,一般與外功配合同修,講究的是氣血循環,強壯自我,生生不息。

真力心法沒那麼麻煩,就是通過法訣來溝通天地靈氣,然後用這些靈氣來淬鍊身軀,蘊養經脈與丹田。

在同等級的情況下,真力要比內力強橫一些。

可修鍊內力的武者,除了內功,還會修鍊外功,所以修鍊內功的武者,一般在近身搏戰方面,要比修鍊法訣的武者強一些。

陳墨學的比較雜,他不僅修鍊的是真力法訣,還兼修了外功,並且自小修習醫門傳承針法和醫術等,別提有多亂了。

可是,他修鍊的東西雖然多,但真力修鍊並沒有落下。

連師傅和師叔那種苛刻的人,都說他的修為在同輩武者里算是佼佼者。

然而,現在面前這個四五歲的小女孩,小小年紀就能修鍊真力法訣不說,修鍊的境界還跟他持平……陳墨有種「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的感覺。

「小妹妹,你什麼時候開始修鍊的?」 魔改大唐 陳墨蹲下來,看著面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還是沒法相信她的真力跟自己旗鼓相當的這個事實。

「叔叔你也是修鍊者?」小女孩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奶聲奶氣地說道:「媽媽說我的真力是與生俱來的,我是不是很厲害?」

真力與生俱來……這何止是厲害,簡直聞所未聞啊!

陳墨砸吧著嘴,正要開口,卻見迎面徑直走來一個身材高挑,容顏絕色的年輕女人。

「冰兒,你怎麼就趁著我上廁所的功夫亂跑呢?」年輕女人皺起好看的眉眼,伸手直接掐住了小女孩的耳朵。

「媽媽你別掐我,我只是想給你拿牛肉。」武冰冰立即痛叫了起來。

「我讓你好好待著,拿什麼牛肉。」武芸鬆開手,訓斥道:「以後要是不聽話,我就不帶你吃火鍋了。」

武冰冰被訓得頭也不敢抬。

陳墨見她那副可憐巴拉的模樣,忍不住開口給她求情,「大姐,你女兒很有孝心,剛剛還跟我說她媽媽最喜歡吃牛肉,要給她帶過去呢!」

武芸這才注意到陳墨,俏臉微沉道:「你喊誰大姐?」

陳墨道:「呃……小姐?」

武芸道:「你才是小姐!」

陳墨:「……」

真是個難纏的女人啊!

陳墨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

關鍵時刻,還是武冰冰開口給陳墨解釋了一句,「媽媽,我剛剛拿不到牛肉,就是這位叔叔幫忙的。」

武芸這才多看了陳墨一眼,「不好意思,我最恨別人說我年紀大,所以有些失態。」

「沒關係,你年紀也不大。」陳墨說的倒是實話。對方的年紀也就二十多歲,正值青春年華,而且膚白貌美,身材高挑纖細,一點也不像生過孩子的人。

他之所以喊人家大姐,一來是對方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二來是對方年紀至少比他大了五六七八歲,換其他稱呼,也不太合適。

沒見人家連「小姐」都不願意讓人叫么!

武芸並沒有跟陳墨多說,甚至連問他的姓名都沒有,只是打了個招呼,就帶著武冰冰離開了。

「真冷淡啊!」陳墨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聳了聳肩,繼續夾菜。

雖然說武冰冰的情況實在讓人好奇,但陳墨也沒有深究到底的想法。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總不能什麼事情都查個清楚明白的。

陳墨拿了十幾盤菜品回到了飯桌,其中有三分之二是肉類。

安清雅不禁道:「陳哥,你這是要讓我吃胖的節奏啊!」 半小時后,陳墨和安清雅從自助火鍋店出來了。

「這家火鍋店蠻好吃的,下次咱們還來。」安清雅手裡拿著果汁,小嘴咬著吸管,小口小口的喝著。今天車子被砸,她很委屈很受傷,但跟陳墨吃一頓飯,貌似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就全都一掃而空了。

「那下次要有機會我再帶你過來!」陳墨笑了笑,然後道:「現在咱們是回家,還是到處逛一逛?」

「當然是逛街啦!」安清雅立即回答。

「行,那就逛街。」陳墨知道安清雅今天的心情肯定不會很好,畢竟車子被砸,遭受了無妄之災,任誰的心情都不會好,所以他也想讓安清雅放鬆放鬆。

來到都市有些時間了,加上現在手機也有實時導航地圖,陳墨也算是半個城裡人。

剛剛那頓飯他還是用手機支付來消費的呢!

所以,兩人很快在附近找到了一處可以逛街的地方。

「陳哥,我想買幾件冬天的衣服。」安清雅一邊逛著,一邊道。

現在天氣逐漸開始轉涼,像安清雅這種身體比較薄弱的女孩,早就穿上了長袖外套。

「國慶假期的時候你不是買了不少東西么?」陳墨問道。

「那些都是給你買的,還有買給老爸老媽的,我自己的沒怎麼買。」安清雅吸了一口果汁,又看了陳墨一眼,這才弱弱道:「你打不打算給我買兩件?」

「給你買。」陳墨覺得好氣又好笑,「不過我買不起太貴的東西,你自己看著辦。」

「知道知道,我絕不買貴的。」安清雅握著小拳頭保證道。

陳墨不再多言。

只是走了一會兒,安清雅就又說話了,「陳哥你幫我拿著包包,免得等下又讓小偷給割破了。」

「行。」陳墨拿過她的粉色小包,提在手裡。

兩人肩並肩的走,走著走著,安清雅忽然摟住了陳墨的胳膊,「陳哥,借你的臂膀用用。」

「怎麼了?」陳墨環顧四周,疑惑道:「需要我假扮男友嗎?」

安清雅一愣,她就是想要跟陳墨親近一些,這樣等以後病好了,也能更勇敢地追求真愛,這跟假扮男友有什麼關係?

「陳哥,你給人假扮過男友嗎?」安清雅狐疑道。

「呃……」陳墨有些不好意思,「假扮過一次。」

安清雅瞪大了眼睛,「你幹嘛給人假扮男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