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然而,當這個滿懷抱負的男人帶著他的聰慧如願的進入到最著名的諾克薩斯科學研究學院的時候。

「燕子,燕子,我在班上第一名,我的生物科可是滿分!高興不?」

「恩。」飛燕道。

「燕子,最近太忙了,一大堆資料要複習,最近就別打電話給我了吧。如果我能了解生命的真正奧義,說不定我真的能辦到!」

「恩!」飛燕的結束語依然是這個字。

「燕子,燕子,我明天有一個生物競賽需要報名,我還差三萬靈幣,你那裡有嗎?」

「恩!有!」

只有在這個時候,飛燕才覺得自己是那麼有用!

飛燕的身體越來越弱,每天她都要走大量的路,因為附近的小城市都將她列入了黑名單。

時間慢慢過去,飛燕漸漸已經成年,瘦弱的身軀和狼藉的名聲讓她根本找不到工作,她想不到奇特的謀生方式了,她只能偷!繼續偷!

不管她再窮,她的手機也絕不會賣。

「燕子,我這次研究又是第一名,啊?現在有事?怎麼有氣無力的,不說了,我掛了,等下我去頒獎。」

「喂,燕子,手機能視頻了?嘿嘿,開視頻!恩?你怎麼還這幅打扮啊,太不起眼了。」

「燕子,能別總是給我打電話好嗎?我很忙的,還有,我女朋友特不高興。」

「喂,燕子,我要去超神學院進修了,估計要很久,以後聯繫。」

以後,沒有以後了。

羅與燕子從此的生活軌跡開始分叉,漸漸開始疏離了,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三年過去了。

羅傑漸漸的成為超神學院最年輕的生物系院士,一年內獲獎無數,破格提升為英雄之城最年輕的生物科學院總院副院長!

接著羅擁有了一切,錢財,聲望,美女……

但對於燕子來說,長年以來偷竊的習慣讓她已經無從修改,在成人禮的那一天,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已經失去了法律的保護。

那些被她偷了錢財的混混,黑幫分子早就算準了日子,他們真正給她顏色的時候到了!

是時候真正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了!

在一個冰冷的夜晚,在一個不知名的角落,這位慣犯女扒手猶如一具冷屍一般被活埋在了深深的泥土之中。

時隔兩年,羅功成名就終於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所有人都出來迎接。

「羅,這些你在外面求學,還好你走的早啊,你不知道啊,飛燕是一個扒手!別看她前些年突然衣服變得衣冠楚楚的,其實啊,那些衣服都是她偷的!」

「還好她死了,她是我們貧民區的毒瘤,這些年不知道多少混混來這裡鬧事,死了好!死了好啊!」

「燕子死了,連個墓碑都沒有,羅,你跟她從小一起長大,打算給她立碑嗎?」


此時的羅穿著一件極為高貴的院士服,微笑的對這些曾經的鄰居們道:「就像你們說的,她是一個扒手,是一個罪惡之人,我不會與罪惡為舞!在我的字典里,不接受罪惡。」

他的笑容非常從容,在眾人的簇擁之下來到了曾經和飛燕一起住過的小屋。

小屋依然還是那麼臟,就如同飛燕的臉一樣,永遠找不到白凈的地方。

他站立良久,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對著身後的人命令道:「把這裡推了吧!這裡太髒了!」

「是啊,是啊,太髒了!」

「趕快!趕快!這個大人物可是英雄聯盟的人,快聯繫工匠!」

直到所有人立刻,也沒有任何一個發現磚牆上的的一行用炭劃開的字。

字體非常難看,但又如此認真——「羅英雄」,「我的」,「夢想!」

……

… 眾人聽完了這個故事,只覺的整個天際突然安靜了下來。

李青心中升起了無限悲哀,沉聲道:「這個男人,叫羅是吧!我記住了。」

汀雙兒眼中浸滿了淚水,本來她早有準備,但她沒想到飛燕的身世這麼可憐,她本不想流淚的。

鳳迷情已經將嬌小的飛燕摟在了懷裡,輕聲道:「燕子,不管這個男人現在是什麼身份,我們都會幫你復仇。」

白素兮雖經常和飛燕嗆嘴,但她們之間的感情要比其他人都深,她的眼眸詭異的一閃,自言自語的道:「科學家的靈魄,是不是更美味一點呢。」

「哞~哞!!!!」阿爾裘勒斯蒂娜雙蹄錘地,轟的一聲,仰天長嘯,她怒了!她真的怒了!

哪怕是被這個天使在所有同伴面前讓她翻了好幾個跟頭大失臉面,她也沒有這麼憤怒!

李青的耳膜被這聲長哞震的生疼,心道:「我去,原來她真的是頭牛啊!」

關雪對牛頭女搖了搖頭,對眾人道:「蒂娜很少在我們面前使用她本族的語言,因為她會很害羞,但是這次她真的生氣了,除了本能的宣洩,她找不到更加何時的方式了。」

「羅是個大壞蛋!羅是個大壞蛋!」萌萌的鄭天擇抱著母親的手,大聲罵道。

小孩子雖然不懂什麼人情世故,但他知道自己很難受,燕子阿姨一定更難受!

見牛頭女吼叫被關雪制止了下來,天使帝琪對鳳迷情道:「我從這個女孩身上得到了一個有趣的信息,不過我告訴你們,你們所找的那個暗裔部落已經離開了,想要學習上古英雄伊芙琳的真正傳承?我覺得你們辦不到。」

「辦不辦得到,不需要你下決定!」鳳迷情走到帝琪面前,冷道:「洞察之眼!我倒要看看,你能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格溫走了過來,笑道:「你身上有艾維尼亞的印記,要洞察你,至少得正式的天使才可能得到你的信息片段了。」

帝琪沒有說話,因為這是事實,洞察冰之守護者,她辦不到!

這時,拉著孩子的關雪走上前,迎上天使帝琪,眼神不懼的道::「既然你洞察不了她的,那就洞察一下我們吧。」

鳳迷情眼睛一亮,其他的成員們眼神也亮了起來,只有李青有些迷惑。

「大姐!你?」

「大姐,你是想?」

關雪轉頭微笑道:「不錯,那些我遺忘的東西,或許在那所謂的什麼暗物質位面有所記載,我想知道我忘記了什麼,比如說這個小傢伙的父親是誰。」關雪指著小正太,眼神中閃過一絲寵溺。

「哼!我老爸肯定是最強王者!最強最強的王者!」小正太挺起胸膛的道。

這時,格溫走了過來,對帝琪,指了指兩母子,道:「一起洞察吧,你說一條信息,我說一條信息,直到誰先說出不來為止。」

「不錯的想法!」

達成一致帝琪與格溫很快就并行而立,白色翅膀,黑色西裝,籠罩在一黑一白的光芒之下,形成了一幅獨特畫面。

「洞察之眼!」隨著兩聲整齊的一喝,兩道光芒同時將面前的兩人籠罩。

一分鐘過後,格溫和帝琪的臉色都很奇怪。

鐵血玫瑰成員都非常緊張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該不會又爆出一個什麼悲傷的故事吧。

關雪微笑的摸了摸自己孩子的頭,道:「你們看出了什麼嗎?」

格溫轉頭對帝琪道:「你們的信息片段很模糊!包括這個小孩,也非常模糊!」

帝琪臉色也非常嚴肅,回道:「雖然模糊,來歷的年份也不清楚,但應該還是能夠捕捉一些痕迹。」

格溫點了點頭:「那就誰說的信息片段越多,誰就獲勝!」

帝琪道:「第一條信息:你們的確是母子!十月懷胎!」

「哼!娘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還說我是石頭裡蹦出來的,原來不是真的啊,哎呀,那我不就成不了孫悟空了嗎!」小正太突然懊惱的聲音惹得一眾發笑。

白素兮走了過來,彈了彈小正太紅撲撲的臉蛋,笑道:「天天啊,剛才你還說你老爹是最強王者,現在又想自己是石頭蹦出來的,你到底想要哪個父親啊。」

李青哈哈一笑,道:「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不一定是猴子,還有可能是熔岩巨獸哦!」

「哈哈哈哈~」

「李青,你真能想!」

「呵呵呵~」

格溫奇怪的看著關雪,道:「第二條信息,你生下這個孩子是因為一次酒醉的意外!」

關雪眉頭緊皺,喃喃道:「酒醉的意外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帝琪的眼光同樣複雜,接道:「第三條信息,你很愛這個男人,這個男人遠超過你想象的愛你。」


鳳迷情此時已經握住了關雪的手,聽到這第三條信息之後,她原本怨恨那個男人的心突然輕鬆了下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那個男人的離開,絕對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的!

格溫的眼神更加嚴肅了,道:「第四條信息:你的男人非常強大,他是一個可以死而復生的男人!」

「耶耶!我的老爸真的很厲害!死而復生!死而復生!肯定是最強王者!絕對是最強王者!哈哈,哈哈!」小正太高興的跳了起來。

關雪臉色變得非常古怪,鳳迷情同樣也是如此。

「他,真的還在嗎?」關雪突然臉色一紅。

所有人都震驚關雪的老公如此強悍的來歷的時候,帝琪的第五條信息出來了:「第五條信息,當有人當著你的面讓藍光閃耀天際之時,就是你們相認之際!」

關雪皺眉道:「這似乎是對未來的預言,而不是過去,你們能預測未來?」

鳳迷情疑惑的對關雪道:「藍光?你知道是什麼嗎?」

關雪搖了搖頭,很認真的道:「一點印象也沒有,奇怪。」

格溫解釋道:「這並不是預言,這是你生命片段自己散發的信息,你腦海中的記憶雖然有所缺失,這種手法非常高明,應該是被夢魘類的強者強行抹去,但他只抹去了你腦海中的記憶,卻並沒有消除暗位面記憶顆粒。」

帝琪淡淡的道:「不僅記憶顆粒沒有消除,而且你本身的生命細胞也依然還保留著這些信息,與其說這是預言,其實是你自己本身信息片段早已作出的預測而已——我們只是敘述者。」

「現在該我了吧!」格溫的眼神充滿著好奇,這個女人和這個孩子都不簡單!身份極為神秘!

… 帝琪點了點頭,退後兩步,淡淡的道:「到你了,我目前只能預測這三條,你若能再連續預測兩個,我便輸了!」

格溫微微一笑,走到關雪面前,不慌不忙的道:「這些信息都是你們生命中最重要的烙印,根據你本身對洞察之眼自然的抗拒,如果不是刻入了你們的靈魂,我們也是無法查到任何蹤跡的。但正是這些信息散發的過於強烈,才讓我們捕捉到了一些對你可能非常重要的信息。」

關雪點了點頭,相比於那個代表著光明的天使,她覺得這個人似乎更好相處一點,笑道:「繼續吧,下面兩條信息是什麼?」

格溫點了點頭,繼續道:「第六條信息,這個信息片段非常古怪,我能讀取的信息似乎是一封信!這封信我看不清。」

「哈!猜對了!是我老爸給我和娘的信!他說他很愛我,要我好好上學!天天向上!」小天天自豪的道。

關雪微微一笑,道:「他留給我們的,似乎就只有這封信了。」

帝琪淡淡的道:「這條信息我也看到了,你還能看到多的嗎?」

關雪一臉期盼的看著格溫,她與其他人不同,她想要更多關於自己的信息!

格溫深深的看著關雪,沉聲道:「保持你現在的樣子,你會很安全!」


帝琪眼神一震,似乎了解到了什麼,正色道:「格溫,等誓約期限一過,我會再來找你的!」

關雪閃過一絲失望,淡然道:「居然這都能看出來,不過還是感謝你告訴我那個人對我的感覺,以及曾經的我對那個人的感覺。」

格溫微微一笑,悄聲道:「幫助女人一直是我的習慣!特別是美女哦,可惜你已經嫁人了,啊哦!誰!誰!誰幹的!哦吼吼吼~哦吼吼吼~」格溫的臉陡然變青,捂著襠部摔在了地上打滾起來。

「我爸信上說,要我一定保護娘!你欺負娘!我踢死你!踢死你!」

「別鬧!過來!」關雪拉住正向前衝過去踢人的鄭天擇,臉色閃過一絲尷尬,那一腳她可看的清清楚楚,踢得超准!

李青一夥看傻眼了,這小子,賊厲害啊!那一腳誰看清了?

白素兮嬌笑了一聲,走過去將小天天猛親,道:「小天天,做得對!男子漢就該這樣!保護自己最親最親的人!」

「四娘,別親我,難受死了。」小正太連忙推開白素兮飽滿的身軀,一臉抱怨。

「喲,別人想要你四娘親都親不到呢,你還不願意。」白素兮一個秋波直接標向李青。

李青趕緊轉身,這媚眼他可受不了,「咳咳~我看啊,萬一他以後如果不喜歡女人,就是被你們嚇的!」

突然一柱光芒從天空降落,籠罩在帝琪身上。

「格溫,我會再來找你的,希望那時你還活著!」

撲撲~

白色的雙翼展開, 夢幻世界有我 ,緩緩上升。

「帝琪!暗影島隱藏著巨大的威脅,麻煩你你彙報一下審判天使們吧!」苦瓜臉的格溫翻過身躺著地上,望著天空,聲音無比鄭重。

「審判天使們正在虛空界調查更重要的事情!審判天使說,暗影島是瓦羅蘭大陸自己的家園,那就由他們自己守護!」

當天使升到幾百米的高空之後,隨著光柱的消失,帝琪也已沒了蹤影。

「我呸!不是瓦羅蘭,你們哪裡來的信仰!該死!這下難辦了!」格溫嘲諷的看著天空。

「格溫?你到底是誰?」

鳳迷情帶著一眾成員面對著這個從天而降的男人,這個似乎已經生存了幾百年的男人!

「這小傢伙腳還真重!我是誰並不重要,今日的事情連累到你們,我只能說聲抱歉了。」格溫艱難的爬了起來,轉過頭,背對著眾人,道:「各位美女,再見了!我還有重要的事去做!」

「慢著!」鳳迷情大聲道,一把抓住李青推到格溫與她們中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