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然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東樂知華的這份關注,全部落在北曲昱辰的眼裡。

在北曲昱辰眼裡,南歌紫川對東樂知華,使了不少花招,先是以柔克剛,攻心為上;在接下來,小恩小惠,邀買人心;哦對了,還外加,投其所好。


那個南歌紫川,自從知道東樂知華喜歡吃冰盞,每天他都會準備好不同口味的花式冰盞,只為東樂知華,每天換不同口味,或者喜歡同樣的口味,都能應有盡有,決不會讓她,失望而歸。

最可笑的事,讓他恥笑的是,南歌紫川還故意傳出來,哪些冰沙是他親自調製的,類似云云,一大堆謠言。

卑鄙!

北曲昱辰暗罵著,但也發現,東樂知華對找他的茬兒,折騰他,這種無聊事情,失去了興趣。

東樂知華轉而,更喜歡,去關注南歌紫川。

於是,他算是間接的,得益於南歌紫川邀買人心的行為,雖然那些行為很讓他不恥,但與他來講,沒什麼壞處,他也就懶得理了。

這些平時的觀察,也就成了今天,北曲昱辰有把握將這次懲戒,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運籌帷幄的基礎。

他的師父有多討厭南歌世家的人,他比誰都清楚,他不管這厭惡來自何處,也不感興趣。

但,今日的事情,他來的路上就分析了,要想避開東樂師尊的懲戒,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只要將事情推到南歌紫川的身上,讓東樂神尊以為,是南歌紫川創造機遇,試圖接近東樂知華。

這個莫須有的罪名,加到南歌紫川的頭上,嘿嘿……就如同挑了東樂神尊心尖兒上的刺兒。

他肯定會疼,也肯定會,大發雷霆之怒!

到時候,他只要順水推舟,讓自己順從一點兒,裝一回乖寶寶,就萬事大吉了。


首先剔除的不重要的人,錢樂天和任英俊,標配二人組,他們都是聽他的。

他說一,他們絕不說二;他說是南歌紫川帶來的,就是南歌紫川的挑的頭兒;至於,南歌傾月,呆萌一根筋,他說什麼她都信,根本沒有放在他的考慮之內。

可他萬萬沒想到!

就是這個,獃頭獃腦的南歌傾月,居然壞了他的計劃!

她,半路跑出來做什麼?

這跟他的計劃是不合拍的,而且,就在那時侯,他意識到,他一直以為的不準確。

她,並不是那麼乖,她膽子大得很!

……敢和他的師父,直接對峙。他記得,她還曾經為了他,和東樂神尊講道理。那時他只覺得,她是個沒有心計的小傻瓜,呆萌呆萌噠,蠻可愛的……

可是,這種情況再次發生,同樣的行為,卻是為了別人時,他的感覺就發生了很大的轉變。

這種情況,就不是什麼可愛的、呆萌的,小傻瓜行為了……這分明是……可恨的,愚不可及的,蠢到家的行為!

她不好好的呆著,乖乖的等著,跑進來幹什麼?

他本來就想到,讓她等到他把事情擺平,等著東樂神尊給她一個,「念其初犯,下不為例,」的召喚靈音,到時候她直接,走人就好,根本用不著進來。

她到底是真傻,還是,真傻呀?

北曲昱辰不願意把事情,拉扯到自己身上,但是,東樂知華,一口一個,有錯同罰。東樂知華那意思,非得拉他一起下水不可。

這些丫頭片子,一個兩個,都中了南歌紫川蠱惑了?

北曲昱辰在南歌傾月,進來之前,的感覺是,一切都在盡在掌握之中;南歌傾月進來之後,他頓時感覺,自己剛上了岸,又被拉下水去……

面對神尊一樣的對手,為嘛他還要去救豬一樣的隊友?更何況,還是叛變的隊友?

……南歌傾月要是像東樂知華一樣,他就決定……就不管她了。

他看到南歌傾月又要開口,及時發放一道靈力,攔住了她。還好,她還算是聽話。讓她別動,她就乖乖的呆著不動了。

算她還識相,至少,對他絕對相信這一點兒,還是算有良心。

她不鬧騰什麼來壞事兒,那麼,他就有辦法,現在他要開始去力求最好的結果。

如果只能放棄一個,東樂知華無疑是,最合適的,她是最安全的,無論如何,東樂神尊不會把自己的掌上明珠怎麼樣的。

北曲昱辰思及此處,遂下了決定。

東樂神尊此刻正是盛怒,理智完全不在控制之中,也只能,鋌而走險。先前煽風點火,如今再來個火上澆油,讓東樂神尊的怒火,都朝向,他的心尖兒,和敢動他的心尖兒的主意的南歌紫川。

而他和南歌傾月,不過是沒有意義的陪襯而已。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北曲昱辰調整出一個平日里,少見的謙和語調,恭身施禮,態度極其恭敬,對著他師尊講出這樣一番話來。

「師父,您可不要太計較南歌紫川的態度。不管什麼時候天界太陽神怎麼可能照耀得到,雲外天的禁閉室,那裡暗無天光,是最陰暗的角落。」

「不過,對南歌世家的人,行使這樣的懲罰,會不會惹惱了東皇神尊……」

「畢竟,紫川他畢竟是南歌世家的世子呢……」

北曲昱辰一口一個南歌世家,神尊最討厭的就是這四個字。刺激性極強。

「南歌世家可把紫川當作,新一屆太陽神來培養的……」

這些話,他可沒說錯,說「南歌紫川被南歌世家視為珍寶,一點也不過分;說他是南歌世家的寶貝,都不足以表達出他的金貴程度。」

「師尊,您看,紫川只不過是,小小觸犯了一下雲外天的院規,確實,罰禁閉三日,太小題大做了。」

北曲昱辰一臉笑容譏諷中透著挑釁;聲音柔緩,貌似和氣,實則暗藏陰險。

別人是不是聽出來,他不管,只要東樂神尊,將這話聽進去,就好。

南歌傾月望著北曲昱辰,他總是說話不疾不徐,而且句句在理,同樣是為了南歌紫川求情,自己就是說不出來,那些有道理的話。

南歌傾月又對北曲昱辰更加佩服了………昱辰小師叔,好膩害啊……

北曲昱辰一心一意,為將東樂神尊對南歌紫川的厭惡,挑起至最高點,那就不能提一下,更加關鍵性的人,東樂知華。

「不如,就像知華師姐說的,給了太陽神東皇的面子,把事情壓下……不就沒事了……」

他輕描淡寫的提了一下,也不過是引用剛才發生的一幕。

北曲昱辰說著抬頭仰望他師尊的反應,果然,不出他所料。

東樂神尊原本就黑了臉色,現在這會兒,已經由赤、橙、黃、綠,變成了青、藍、靛、紫!

他老人家的臉色極速變化,最後的一瞬間,定格成為,暗黑紫!

東樂神尊一張黑中透紫的臉,冷笑了一聲,呃……冷酷的笑容啊。

他對著北曲昱辰,狂吼道:「放肆!」

「北曲昱辰!本尊沒想到,你這個不成器的東西!」

北曲昱辰心裡暗道:成了。師尊罵得越凶,就表示他越生氣,南歌紫川就越危險了。

「就連你,也是這樣的思想?!為師我平日都是怎麼教你的?!做人要公平公正!」

「豈能因為,強權而屈服。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

「你給我記住!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他是個世子!」

「這遵守雲外天的院規教條,這是雲外天的弟子必須遵守的根本立場。」

東樂知華滿頭黑線,一大串義正辭嚴地道理,被她老爹吼出來,聽的她,心不服,口也得服。

她是拿自己的老爹,沒有辦法了。

不過,這個北曲昱辰……她也算看出啦,呵呵……玩得一手挑撥離間,煽風點火,坐山觀虎鬥。

居然,敢當著她的面,耍這種陰險狡猾地毒計!

「北、曲、昱、辰!」她咬著這四個字,想警告他,你被太過分!

東樂知華斜著眼角兒,死死盯北曲昱辰,恨不得用她很恨的眼神兒,盯出個窟窿來!

東樂知華眼神里滋啦滋啦著火花,想著燒爛北曲昱辰這張嘴。

北曲昱辰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悠悠然和她對視上,平靜的眼眸,靜靜的回望著她,靜得跟鏡子似的,直接將她的火花四射的目光,反射回去了。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並不是什麼情況都可以用的。但是,北曲昱辰基於對東樂知華的了解,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就算她看粗來,他的陰謀詭計,但她更明白,他不可以再為南歌紫川說情。

東樂知華明白了,如果那麼做,不是在求情,而是在火上澆油。

「我看知華師姐,是不想和我一起修習法典啦。那弟子就先行告退,去研習法典。」

北曲昱辰見事情已經到了此前預計的效果,他要見好就收,及時撤出來才好。


南歌傾月一副完全懵了的樣子,獃獃的看著,以她的智商,一時是理解不了,事情的真相的。

而東樂知華已經被遷怒了。

她說的話,東樂神尊根本不會聽的。

最可喜的是,南歌紫川倒是挺穩重成熟,對於東樂神尊的雷霆巨怒,真正做到了,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他還閑閑的道:「請恕紫川,不能領受這份懲戒。我師尊,今日休息,東樂神尊明日再發令,也不遲。」

呵呵,南歌紫川這麼一說,說得東樂神尊發下的不是懲戒令,是行酒令一樣。

東樂神尊冷笑道:

「豈有此理!」

東樂神尊劈手,扔下那道在手裡捏得,變形的懲戒令。

「既然你那麼不知悔改,本尊罰的輕了,都對不起你的傲慢!」

南歌傾月看得目瞪口呆,怎麼會出現這樣一個大大的轉折,明明剛剛東樂神尊,已經是罰他們研習法典,可是為毛越是求情,居然,罰的越來越嚴重了?這如何是好呢?

東樂神尊冷笑著,他就不信還制不服一個小孩子。

「你們都給我在此閉關,修鍊,不許再出來。本尊要親自押南歌紫川去,禁閉室。」

東樂神尊說著,一道靈力,將南歌紫川控制於他的結界之中。

北曲昱辰眼見知華師姐還要去上前分辨,他及時出手拉著了她。

「師姐!」

「放開我!」

東樂知華美麗的眼睛此刻飽含著怒火,惱怒的眸子燃起了一層陰影。

她用力甩開他,卻被抓得很牢,甩不開,更加心急,他居然敢欺負她了?

東樂知華哪裡受過他的氣,平時只有她欺負他的份兒。

……好呀,北曲昱辰,你是要以下犯上啊……她想耍師姐的脾氣,這會兒也不能奈何了他……嚶嚶,還真拿他,沒辦法啊摔!

東樂知華也會有無計可施的時候,她一陣羞惱,一貫高傲的眸子里,竟泛起盈盈的水霧,雙眸中霎時,一片水光瀲灧。

北曲昱辰抓緊她的手臂,壓低聲音,對她說:「你還嫌師尊罰他,罰的太輕了是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她怎會不知道?就算她再去求情,也沒有用!

可是眼睜睜看著,南歌紫川被帶走,她卻什麼也不做,她心裡難受,她就是做不到,就是不能無動於衷嘛!

此時三道大門同時洞開,一道閃電般的強烈光芒,呼嘯而出,南歌傾月的眼睛都來不及眨一下,眼前什麼都么有啦。

東樂神尊就這樣,將南歌紫川帶走,直接關進暗黑不見天光的禁閉室去。

東樂知華眼睜睜看著,眼睛瞪大,瞪圓,不讓蘊積在眼眶裡的淚水,跑出來,那就太丟人了。

「放開我!」

知華甩開北曲昱辰,氣的發抖的手,指著他,破例的罵了一句,:「北曲昱辰,你這個壞人!」

「師姐,你這是怪我咯?」

北曲昱辰眼神兒一飄,切了她一眼,「壞人」這種詞兒,對他沒有百分之一的殺傷力。

罵人是不是起到作用,最主要的還是要看,在兩個對手之間的溝通,是不是順暢。

高手之間對罵,能化唇齒為槍炮箭鏃,交手必是一派刀光劍影,取人性命,不在話下。

這才是,過癮的罵戰。

若是,如此這般,掛著眼淚,邊是嚶嚶,邊說出來,「你是壞人~」。

這哪裡叫罵戰?不過就是小姑娘家的撒嬌耍賴罷了。

好男不跟女斗。北曲昱辰懶得理她。

東樂知華不知怎的,一反常態,也許眼下的情形,真的只能用關心則亂,來解釋的清。

東樂知華,算是明白事理的女生,可一旦遇上她痴迷的人,也是立馬變白痴。

北曲昱辰原本覺得,東樂知華還算是,冷靜矜持,有東樂神尊的風範。

看來,東樂神尊的剋星,南歌紫川,同樣是東樂知華的剋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