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然而天妒英才,天才在跟隨先皇征戰時,不幸戰死沙場。

既那天才過後,秦家再無任何耀眼人物出現,秦家地位也隨之一落千丈,曾經親如手足的同盟,現都冷眼旁觀,心裡叫好。

直到秦昊出現,整個秦家都沸騰了,看著這個與天才一模一樣的少年,他們振臂高呼,天不絕秦家,秦家終可回巔峰時期了,失去的一切都可以拿回來了。

然而,憧憬的希望迎來的卻是難以接受的失望,這個與天才近乎一個模樣的少年卻是不能修鍊,秦家想盡一切辦法都沒使他的修為提升。

巨大的失落讓秦家族人把怒火全部發泄在少年身上,屈辱,謾罵,甚至是動手,都是家常便飯。

……

看看身上的血跡,秦昊自嘲地笑了聲,起身打來熱水。

如果沒有意外,他這一生就是這樣了,沒有力量,只能被毀滅,強者,註定和自己無緣。

天空東側,一抹魚肚白悄然出現。

一道金光如一柄劍刃破曉而出,金色,如同潑墨畫般襲上整片天空,金光之下,一輪大日緩緩升起。

「天亮了。」

秦昊眯眼倚窗,突然,他神色一凝,目光聚集在窗外某處,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弧度。

房門外,站著一位少女,她雙手提著一隻竹籃,青絲隨意向後束在一起,雖年紀尚小,但也是出水芙蓉,亭亭玉立。

「雅兒小姐,又來給秦昊送飯啊。」過路有弟子看見少女,遂前來招呼道。

少女點點頭,目光依舊聚集在前方那座屋子上,表情有幾分羞澀之意。。

「雅兒小姐,這個廢物不值得你這樣做。」

「就是,真不知道族長把這個廢物帶回來做什麼,一年了,用了我們秦家無數丹藥不說,居然一點修為都沒有提升。」

「我看他就是來我們秦家蹭吃蹭喝的。」

見少女沒有理會自己,那幾名弟子感到不悅,低聲道。

「你說什麼!」

少女猛然轉身,秀拳緊握,怒視著這幾名弟子,眼眸中透出絲絲寒意。

「呵呵,沒什麼,沒什麼,我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見少女突然發了怒,這幾名弟子急忙訕笑離開了。

「哼,不就是仗著自己有個族長老爹嗎,用不了多久她那個老爹就要下台了,到時候看她怎麼拽。」

最後一句話少女沒有聽到,她目光看向秦昊住處,眸子突然暗淡了幾分,輕嘆一聲,這個少年來這兒有一年了,這一年他受到的一些東西,連她都是心酸不已。

但無論何時,他臉上永遠都是掛著一副淡淡的笑容,從來不和任何人爭執,即使有人說他是廢物,不斷來找他麻煩,他也不惱,只是一笑而過。

雖少年雖面露喜色,但秦雅仍能感受得到,這個不能修鍊的少年瞳孔深處,卻有著拒人千里的冷漠。

這股少年努力掩飾的冷漠,讓人心酸。

吸吸鼻子,少女快步上前,伸手,骨節輕叩房門。

「昊哥哥,雅兒來了。」 聽得聲音,屋內的少年嘴角上揚,眼底深處盪開一抹笑意,簡單洗漱幾下后便開了門。

早就習慣防備任何人的他,恐怕只有面對這個丫頭,才無法升起防備之心吧。

見秦昊開門,少女整個眼角都是笑意,想上前卻又一下子忍住了,眼珠轉了幾轉,小嘴嘟起,故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昊哥哥,人家敲了好半天門,你都不開門。」

那一幅楚楚可憐的模樣讓秦昊不禁扶額,剛才這丫頭眼中那抹狡黠可都被他全看在眼裡,無奈道:「好啦,是昊哥哥不對,待會兒陪你去集市上玩總行了吧。」

「嘻嘻,這還差不多。」

聽到秦昊這麼一說,少女臉上的可憐瞬間消失,換上一抹小心思得逞般的笑容,她遞上手中的竹籃,裡面放著幾碟精緻的小菜,還冒著騰騰熱氣。

「諾,昊哥哥快吃吧,吃完我們就出發。」

秦昊接過竹籃,敲敲少女光潔的額頭,「就算不想去,看在咱們小公主天天給我送早飯的份上也要去啊。」

飯菜談不上多好吃,但秦昊也吃的津津有味,畢竟這可是眼前這位少女炸掉無數個廚房做出來的。

也只有她,才會一年來不斷給自己送丹藥,四處打聽可以幫助自己修鍊的方法,儘管自己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她也不嫌棄。

「丫頭,以你的手藝,以後不愁嫁不出去了,我看那些追求者啊排隊都要排到門外去。」

被秦昊這麼一說,少女頓時滿臉通紅,捂著發燙的小臉,「昊哥哥你好討厭.,我還早著呢。」

「哈哈,放心,到時候昊哥哥給你把關,一定給你選一個最好的夫君。」

「哎呀,昊哥哥你不要說了,我…..我以後不給你送飯了。」少女臉紅得跟蘋果一樣,她把臉深深埋進臂彎,羞赧地猛跺腳。

秦昊看不見的是,少女那薄如蟬翼的嘴唇,微微上揚,揚起一個最動人的弧度。

小小的屋子,也在這打鬧間變得格外溫馨。

……

瀚雲城很大,城內也有大大小小的勢力隱藏在此,可謂也是暗流涌動,這些宗門,家族,互相掣肘,互相競爭,倒也讓瀚雲城顯得一副繁榮的景象。

街道旁攤販很多,琳琅滿目的物品,少女看得眼睛都直了,蓮步飛快移動,穿梭於各個攤販之間。

秦昊雙手枕著腦袋,閑散地跟在秦雅身後,看著眼前蹦蹦跳跳的少女,他心情也放鬆了許多。

突然,他餘光瞥到了某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朝少女喊道:「那個丫頭,在這兒等我一下,我馬上過來。」

說罷便轉身跑進了另一條街道,走出大概半個時辰后,他側身拐進一家店鋪,店鋪門匾上刻有『覓物閣』三字

店鋪很大,四處櫃檯上擺放著一些功法,丹藥和一些小玩意,其內裝潢十分豪華,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秦昊眼神在櫃檯上掃視了起來,掃視一圈后發現大多也是一些泛泛之物,無奈的搖搖頭后欲退出店鋪。

突然,他目光凝聚在一條手鏈上,不禁面露喜,拿起手鏈仔細打量起來。

手鏈由天青藤蔓編織,其上有顆拇指大小的靈石,靈石內還遊動著一條條翠綠色的絲線,看起來簡單無華,但卻有種古樸之美。

「這是木紋鏈,內含木靈石,有滋養筋脈,養氣擴體功效。」

這時,一中年男子快步來到秦昊面前,一臉諂媚的道:「原來是秦少爺,秦少爺眼光真不錯,這木紋鏈是我們店賣得最火熱的一款,不過我們店還有一款效果比木紋鏈好十倍的寶貝,秦少爺有興趣看看嗎?」

「哦?是什麼?」

聽到這話,秦昊也是饒有興緻的看著那中年人,這木靈石雖也不是什麼很名貴的東西,但價值也不低,能比得上木靈石的寶貝也是很少見的。

「秦公子您請上眼,這可是我花重金買來的寶貝。」

中年人神秘的笑了一聲,自懷中摸出一枚錦盒來,錦盒打開,裡面是一條和木紋鏈一模一樣的手鏈,只不過它中間的靈石卻是呈現出金黃的色澤,其內的絲線也是閃爍著金光。

「金靈石!」秦昊脫口而出,目光驟然聚集在那塊金色的靈石上。

這是金靈石,它本身是木靈石的變異體,功效自然也要比木靈石高出很多,尋常一千枚木靈石才有可能出現一枚金靈石,實屬有價無市的寶貝。

「撿到寶了,」秦昊心裡狂喜,「店家,這金紋怎麼賣?」

中年人哈哈一笑道:「既然秦少爺喜歡,那我推水送舟,一百金幣拿走就是了。」

「嗯,五百銀幣不貴,我……」

秦昊剛欲開口,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就在他後方突兀響起:

「這手鏈不錯,我要了。」

話音剛落,只見一道金光閃過,那錦盒中的金紋鏈就不見了蹤影。

秦昊轉身看去,才發現聲音的主人是一位錦袍少年,錦袍上紫紋鑲邊,華麗無比,那少年背對秦昊,看不到容貌。

「這位公子,實在不好意思,這金紋鏈已經被我買下了。」秦昊笑著對那少年拱手道。

那錦袍少年還沒開口,他旁邊一侍從打扮模樣的男子就開口罵道:「滾,哪裡來的狗東西,我家公子看上的東西你都敢搶?」

秦昊神色不變,伸手搭在少年的肩上,「公子,凡事有個先來後到對吧。」

突然間,那錦袍少年肩膀一抖,一股難以抗拒的大力從他肩上傳來,秦昊被震開,直直的向後退去。

但還沒穩住身形,錦袍少年就鬼魅般出現在他面前,速度極快,快到讓秦昊根本來不及反應,

情急之下也只能雙手架於胸前做出防禦之勢。

氣息逼近,秦昊一瞬間做出了判斷,此人有氣四段的實力!他心裡一驚,全身肌肉緊繃起來,聚力於手臂之上……

「嘭」一聲巨響。

二人碰撞在了一起,碰撞瞬間,錦袍少年手中的手鏈盪了過來,秦昊右手摸到了那條手鏈,須臾之間,一抹怪異在他臉上蔓延開來。

見秦昊抓住金紋鏈,錦袍少年輕哼一聲,臉上浮現出一絲戲謔,手腕一抖,一道白光閃過,金紋鏈便從秦昊手中被扯出,甚至把他手掌搽出一道血痕。

奪過手鏈,錦袍少年變拳為掌,悍然揮出。

一掌之下,秦昊小臂襲來斷裂般的疼痛,身形直接撞上身後的牆壁,「咚」的一聲巨響,揚起無數塵土,牆面凹下去一大塊,幾道裂縫順著凹痕處蔓延開來。

店鋪內的嘈雜聲也吸引了不少人,頓時有人圍了上來。

「怎麼回事?」 「不知道,好像他們兩人起了爭端然後打起來了。」

「咦,站著的那個少年好眼熟……他是王飛!瀚雲城第二大家族的公子!」

「咳咳。」

秦昊捂嘴咳嗽,一縷鮮血順著指縫流了下來,他起身,靜靜的看著眼前那少年.

「現在,你還想要嗎?」

錦袍少年在遠處穩住身形,揚揚手中的手鏈,斜眼看著秦昊。

秦昊撣去身上的塵土,對他拱手道,臉上又掛起了笑意,似乎並不在意那少年傷了自己。

「原來是王飛公子,在下有眼不識泰山,驚擾到王飛公子的雅興,還望公子見諒。」

「喲,這不是秦家的『天才』秦昊公子嗎?真是好久不見吶。」

王飛戲謔地瞥了秦昊一眼,然後不再看他,把玩著手中的金紋鏈。

「呵呵,在王公子面前怎麼敢提『天才二字,整個瀚雲城何人不知王家小霸王王飛公子的名號,十三歲就已是氣二段的修為,我怎配和公子比。」秦昊笑道。

「這就是傳說秦家的天才?這麼弱的嗎。」

「頂著一張天才的臉,卻做這麼窩囊的事。」

「第一次見到自己被打了,還給對方道歉的人。」

「這位秦公子怕不是有病吧,哈哈哈。」

……

眾人嘰嘰喳喳地議論起來,各種不屑,鄙視的目光甩在秦昊身上,但秦昊也不為所動,依舊巴結般的神情看著王飛。

那樣子,像極了一條溫順的狗。

被秦昊這麼一誇獎,王飛眼睛微眯,臉上不自覺地掛起了笑容,似乎很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狀態,「你小子不錯,倒是合我的胃口,今日之事我也不和你計較了。」

秦昊抱拳笑道;「王公子真是大人有大量,這等心胸,日後定是人中之龍的大人物。」

「哈哈哈,不錯不錯,今後有什麼事來找我就是了,我罩著你。」王飛大笑一聲,大搖大擺地走出店鋪。

待王飛等人離去,中年人才敢湊近,問道:「那個秦公子,其實店內還有一條金紋鏈,和王公子手中的一模一樣,要嗎?」

「不急,」秦昊開口打斷中年人,他拿起那條木紋鏈看了幾眼后道:「這條木紋鏈怎麼賣?」

「哦,這個便宜,一百銀幣,如果秦公子要那條金紋鏈的話,付我五百五十銀幣就可以了。」

「一百銀幣…..貴了,」秦昊掂了掂手鏈,道:「十銀幣。」

「十銀幣?買不起就滾!別在這兒礙眼,看你這幅窮酸樣,也活該被人揍。」或許是見到秦昊這般懦弱,中年人也變得肆無忌憚,立刻換了副嘴臉,一臉不耐煩。

被他這麼一通亂罵,秦昊也不惱,他笑呵呵地走近,附在他耳邊輕輕開口,「真正的金紋石內蘊金光,觸之有溫潤感,聞之有異香,而且它特有的金絲也不是任何一塊石頭能模仿的,店家啊,你賣給王公子的那條該不會是假貨吧?」

聽到這話,中年人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餘光瞟了眼門外,見王飛已經走遠,當即怒喝道:「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你說我的東西是假的,那你拿出證據來啊,拿不出來就快滾!」

不過說這話時,他明顯底氣不足,有些色厲內茬的味道。

「想要證據嗎?簡單,只要找到王飛公子就一切瞭然了,我相信要找到他並不難,你猜要是讓王飛公子知道你騙了他,他會怎麼做?」

秦昊淡然一笑,把木靈鏈放在櫃檯上後轉身離開,瀟洒之極,彷彿一切都按照他的劇本進行著。

見秦昊離開,中年人小腿一軟,徹底慌了,秦昊說的沒錯,那條金紋鏈的確是假的,若真被那飛揚跋扈的王飛知道了,自己也不用在瀚雲城混了。

但更讓他想不通的是,為何眼前這個廢物僅僅摸了一下就能辨出真假,要知道這金紋石的特性瀚雲城可沒幾個人知道。

當下能做的也只有封住秦昊的嘴,他看向門口急忙大喊,「誒,秦公子請留步,既然公子與這木紋鏈這麼有緣,那就十枚銀幣拿去吧。」

「再加一瓶回氣靈液。」

「你!好,再加一瓶回氣靈液。」

中年人不耐煩的揮手,反正一瓶回氣靈液也值不了多少錢,把這尊瘟神打發走才是大事。

「呵呵,店家真是個爽快的人,往後日子定會蒸蒸日上,財源滾滾。」

秦昊哈哈一笑,毫不客氣的收下一瓶回氣靈液和那條木紋鏈,這才離開了此地。

「哼,一個只會阿諛奉承,溜須拍馬的廢物,連一個氣二段的小鬼都打不過,拽什麼拽,這種人遲早橫屍街頭。」見秦昊離開,那中年人一臉不爽的小聲嘀咕。

秦昊腳步一頓,他抬頭望著天空,雙眼微眯。空氣有些濕冷,有幾陣寒風吹過,髮絲飄飄。

飽受世事的他早就知道,在何種場合說什麼樣的話對自己最有利,否則他也不會在那個地方安然生活那麼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