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無論什麼地方,只要沒有了人,都會顯得空曠陰森。

秦巖拿出羅盤,將符紙放在羅盤,念動咒語點在符紙。

“轟”的一聲,符紙在瞬間燃燒起來,化作片片飛灰落在羅盤。

羅盤的指針開始不停地旋轉。

一般情況下,秦巖使用羅盤定位尋人的時候,指針會順時針轉三圈,或者是逆時針轉三圈,然後指向尋找的方位。

今天羅盤指針卻一直不停地旋轉,這說明有什麼東西在干擾秦巖施法。

秦巖現在的實力堪天師,連天師施法都能干擾,說明對方不是超級厲害的人物,是拿着超級厲害的法器。

“主人,看來吾們有麻煩了!”李天霸有些擔心地說。

不過他不是在擔心自己,而是在擔心秦巖。

“在我接起電話的那一刻,我們有麻煩了!”

秦巖一邊說,一邊收起了羅盤,同時轉過頭向四周望去。

當秦巖看到度假村西面的兩座山後,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兩座山的山形走勢像極了傳說的“龍爭虎鬥”。

所謂的“龍爭虎鬥”,在風水學指的是青龍與白虎爭奪天地靈氣與陰陽造化。

看到這一幕,秦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一塊死地啊!難怪馬家會失蹤,戰孤城也會失蹤!”

“主人,你怎麼知道?”

秦巖指着遠處的兩座山說:“你們看,北面的山是白虎,南面的山是青龍。而我國大部分的地勢都是北高南低,現在白虎壓住了青龍,這可是不祥之兆啊!”

“而且還有一點,這兩座山同時坐落於度假村的西面,這也是不祥之兆。每當日薄西山的時候,度假村處於陰影之,長年累月之下,度假村絕對會孕育出邪靈。”

聽到秦巖這樣說,李天霸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

“巖哥,要不咱們走吧!等明日早晨再來!”慕容雪菡有些擔心地說。

現在正是傍晚時分,太陽還沒有落山。

一旦太陽落山,明月高懸,這個地方濁氣升,絕對會變成大凶大惡之地。

秦巖低下頭想了想,覺得慕容雪菡說的有道理。

大晚還留在這裏,那絕對是不明智的。

“好!我們走!”秦巖轉過身,沿着來時的路向度假村外走去。

十多分鐘後,秦巖發現他們依舊沒有走出度假村,度假村的路像沒有盡頭一樣。

可是他們來的時候,只走了七八分鐘到了。

嗯?怎麼搞得?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怎麼會這樣?莫非這裏有陣法?

幸運俏妻娶進門 秦巖眯起眼睛向四周望去,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不過秦岩心裏面清楚,肯定發生什麼事情了,否則不會這樣。

慕容雪菡他們也發現了端倪:“巖哥,是不是出問題了?”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念動幻滅咒再次向四周望去:“天花散散,地路遙遙,陰陽相濟,萬象煥然!現!”

四周沒有任何變化。

看來是要拿出點真東西了。

秦巖咬破指,將鮮血抹在眼皮,念動咒語向四周望去:“原始安鎮,陰陽交錯,普高萬丈,律令顯靈!”

這一次四周的景物發生了重疊,但是秦巖依舊什麼也沒有發現。

“主人,怎麼了?”秦巖剛剛施展完咒語,李天霸迫不及待地詢問。

“我們恐怕走不了了!這裏是死地,一旦進入無法出去了。”

秦巖嘆了口氣無奈至極地說。

度假村所在的方位,像是一個被青龍和白虎攬入懷的玩偶一樣,而青龍和白虎像勢不兩立的兩個對手一樣,它們一旦開戰必定會殃及到度假村。

這是人們常說的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慕容雪菡問。

秦巖搖了搖頭:“沒有了!”

緊接着,秦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既然如此,那我們留在這裏吧!既來之,則安之!”

慕容雪菡他們對視了一眼,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看到了嗎?前面的農家院不錯,我們晚住在裏面!”

秦巖一邊說一邊擡起腳向農家院走去。

不過秦巖剛剛走了兩步,眼突然閃過兩道精光,在心暗想:

趙子神是風水大師,說不定他知道怎麼破解這裏的風水。

想到這裏,秦巖立即拿出手機,將這裏的山勢地形拍下來,用微信傳給了趙子神。

好在秦巖沒有走進度假村,否則裏面的信號被屏蔽了。

幾分鐘後,趙子神給秦巖打來了電話:“恩人,你怎麼跑到了八荒陰陽珍瓏局裏面了?”

“那可是白虎與青龍爭鬥的死局!白虎代表的山勢越高,表明青龍的實力越弱,那裏越要發生血光之災!”

“現在日薄西山,陽光會從兩座山穿過,你一定要順着這一縷陽光離開。一旦太陽下山,日落西山,這個八荒陰陽珍瓏局將變成一個死套,直到第二天日出東方纔能開啓!”

聽完趙子神的提醒,秦巖恍然大悟。

他剛纔沒有想到這一點。

其實這個世界並沒有完美的東西,是再厲害的陰陽風水局都有破綻。

八荒陰陽珍瓏局也一樣。

誤惹夜帝:神祕老公帶回家 “好的!我明白了!”

秦巖點了點頭,準備掛斷手機。

重生農女種田有空間 在這時,趙子神繼續叮囑起來:“恩人,等一等,你不要着急!在你走出來的時候,必定會遇到無形攔路虎。”

“你千萬要記住,遇金而退,遇木而過,遇水而繞,遇火而躲,遇土而入。”

秦巖不是很明白趙子神的意思,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而且現在也沒有時間聽趙子神講解了。

西面的太陽馬要下山了。

“好了,我知道了!先掛了!”

掛斷手機,秦巖轉過身對慕容雪菡他們說:“跟我來!”

爲了增加走出去的機會,秦巖念動咒語,開啓陰陽瞳順着陽光的光線向度假村外面走去。 趙子神不愧是風水大神,秦巖在他的指點下,一路走來十分順暢,不像剛纔那樣,走了十多分鐘好像還在原地踏步。

不一會兒,秦巖走到了一處小水塘前。

剛纔趙子神說過,遇水而繞。

也是說秦巖帶着其他人必須繞過小水塘。

可是秦巖又不敢走出陽光以外的地方。

“雪菡,你抓着我飛過去吧!”

“好的!”慕容雪菡抓住秦巖的雙肩,沿着太陽光線從小池塘的空向對面飄去。

與此同時,李天霸和宇天成對視了一眼,同時大喝一聲,雙腳點地,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然後“咚咚”兩聲,落在了池塘對面的地。

這時秦巖也被慕容雪菡帶到了小池塘的對岸。

在秦巖他們剛剛準備走的時候,池塘突然伸出一隻手,帶着雷霆般的氣勢向秦巖抓去。

這隻手不是人手,也不是妖魔鬼怪的手,而是一隻水化形的手。

嗯?這池塘居然化靈了?

看到這一幕,秦巖不由擰起了眉頭。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能夠看到化靈的池塘。

一般情況下,化靈的東西,都是一些小物件,如說古人用的兵器,因爲沾染着鮮血和殺氣,那是極易化靈的。

再如說女人用的髮釵、梳子和銅鏡,以及男人用的房四寶。

這些東西可以化成邪靈,那是因爲沾染着主人的魂力,再經過吸收日月精華和天地靈氣,會化成邪靈。

但是像池塘、莊園,以及山川河流是很難化靈的。

不過這些東西一旦化靈,那可是相當厲害的,剛剛化形會擁有天師級別的實力,甚至是天尊。

面對化靈的池塘,秦巖不敢怠慢,當即念動咒語佈下一道火牆。

“轟”的一聲,在秦巖的面前,燃燒起熊熊大火。

“噗”的一聲,大手撞到火牆面,立即發出“呲呲呲”的聲音,並且冒出了大量的白色水蒸汽。

“啊!”

池塘淒厲地慘叫起來,化成大手的水柱像被傾倒出水桶的水,“譁”的一聲灑在地面,發出“嘶嘶嘶”的聲音。

“媽的,敢偷襲吾家主人!找死!”

李天霸大喝一聲,雙手一招,一對日月雙錘立即閃現在他的手。

他掄起雙錘穿過火牆要去殺了化靈的池塘。

秦巖一把拉住李天霸:“算了,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裏,明天再來收了這個池塘!”

秦巖此刻已經對池塘動心了。

這麼大的一個池塘邪靈,一旦收復了,等以後成長起來,那絕對是一個實力打手。

不過現在不是收它的最好時機。

一旦八荒陰陽珍瓏局封閉,整個度假村會變成人間煉獄,到時候這裏面絕對會發生極爲可怕的事情。

所以他們現在必須趕快離開。

李天霸點了點頭,收起日月雙錘,跟着秦巖繼續向前走去。

一分鐘後,秦巖的去路被一座假山擋住了。

根據趙子神的提示,他們要遇土而入。

這座假山下面有一個通道,可以容納一個人通過。

秦巖想了想,首先向假山的通道里面走去。

通道較窄,李天霸和宇天成如魁梧高大,他們走在裏面只能彎下腰。

走了大約幾米,秦巖的面前豁然開朗,一個小型的山洞出現在秦巖面前。

山洞的洞壁四周鑲嵌着一個個玻璃瓶。

這些玻璃瓶裏面懸浮着一隻隻眼睛。

這些眼睛沒有眼皮,後面帶着視覺神經,像魚兒的尾巴一樣。

原本這些眼睛沒有任何魂力波動,但是當秦巖他們走進山洞之後,這些玻璃瓶裏面的眼睛頓時騷動起來,眼綻放出一道道精光。

不光是秦巖被看的頭皮發麻,是李天霸他們也被看的頭皮發麻。

“主人,這是怎麼搞的?”李天霸心有餘悸地問。

秦巖將食指豎到嘴脣,讓李天霸不要說話,然後輕輕地,一步一步地向山洞外走去。

每走一步,秦巖覺得這些眼睛盯着他。

那種感覺特別不舒服,像一個人脫光了站在表演臺讓人觀看一樣。

好在這些眼睛只是目不轉睛地盯着秦巖他們,什麼也沒有做。

在快要走到洞口的時候,秦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他記得再黃仙姑的冰箱裏,看到過這種被盛放在玻璃瓶的眼睛。

莫非它們之間有什麼聯繫?

想到這裏,秦巖轉過頭向這些眼睛望去。

當秦巖看到其一隻眼睛的時候,他突然覺得那一隻眼睛特別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

特別是那隻眼睛的眼神,透着無的傷心和絕望,像一個人面臨死亡正在祈求別人救治一樣。

怪?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秦岩心裏面特別好,不過他不敢耽擱。

現在他必須爭分奪秒地趕快離開度假村。

十幾秒後,秦巖和李天霸他們走出了假山,秦巖忍不住長長鬆了口氣。

不知道爲什麼,剛纔走在假山裏面的時候,秦巖居然冒出了一頭冷汗。

之前秦巖遇到過很多特別危險的事情,也不像今天這樣冒出這麼多冷汗。

這讓秦巖有些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