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無妨,只是這陣法,着實詭異。”江道明皺眉道。

地仙頂峯的實力,本就強者,再加上天妖消神陣,他也沒有辦法。



驚天嘶吼響徹,金色血液灑落,大蟒目光陰冷,身上多了一道劍痕。

他目光冰冷,死死地盯着純陽道人:“不愧是劍仙之祖,在天妖消神陣下,依舊能傷本座。”

“安玉漪,你身爲金翅大鵬鳥,高等妖族,就沒有辦法破了這陣法?”李玄青沉聲喝道。

安玉漪目光閃爍:“本座當然有辦法,只是,破了之後,本座也將氣空力盡。”

“吾等公平競爭續命仙丹,傳承也全看純陽道人。”李玄青道。

“不論你們誰得傳承,本座要續命仙丹,如何?”安玉漪沉聲道:“若是答應,本座便破了這天妖消神陣。”

大蟒目光一冷:“安玉漪,你是想死?”

安玉漪不屑道:“你殺的了本座再說,本座想走,你留的住嗎?”

大蟒目光冰寒,卻是沒有再說話,他確實留不下安玉漪。

安玉漪身上的保命底牌太多了,遠不是一位地仙頂峯,能夠解決的。

“本座不需要續命仙丹。”江道明淡淡道。

李玄青跟着道:“本仙答應了,續命仙丹給你。”

“好。”

安玉漪面露笑容,一翻手,一根五彩羽毛出現。

妖力灌注其中,一道刺目的五色神光亮起,照破妖氣。

“五色神光!”

李玄青驚呼出聲,大蟒目露驚駭:“那孔雀,居然給你一根羽毛?”

轟隆隆

五色神光,照破天妖消神陣,所過之處,妖邪之氣消散,天妖消神陣隨之而破!





龍象齊鳴,江道明再展滅神印,踏出第九步,攜帶鎮天偉力,殺向大蟒。

純陽劍光劍氣,神聖純陽之力,沒有了天妖消神陣,劍光之強,僅是餘波,都讓江道明感到心悸。



大蟒咆哮,滔天妖氣爆發,一顆妖丹吐出,釋放恐怖妖邪之威。



神聖純陽之力,貫穿妖氣,斬在妖丹之上。



痛苦的嘶吼響徹,純陽之力震盪,妖血灑落,妖丹佈滿裂紋。

轟隆

龍象滅神印,鎮天偉力緊隨而至,轟殺大蟒,轟擊在妖身之上。

閃婚溺愛:純禽首席霸虐妻 轟然一聲,妖身炸裂,化作漫天血霧,碎裂一地。

“擊殺妖物,掠奪命元10。”

“可別打壞了。”李玄青一擡掌,仙力凝聚成手掌,抓住滿是裂紋的妖丹,連帶着碎塊也收了。 「內城弟子,不值一提!」李逸晨面含微笑,心中卻是暗暗一緊。

顯然這個沙飛馳的必須是有著中尊界的背景,否則也不可能口氣那般狂妄,更不可能有中尊界的師兄隨著而至。

「你到是還有些自知之明,既然你知道不值一提,那就趕緊離開這裡吧,這裡事的你也不用出頭了,反正你也出不了頭!」原本李逸晨是反擊之前沙飛馳那番話的謙虛,沙飛馳卻假裝沒有聽懂其中意思,理所當然的指手畫腳起來。

饒是李逸晨修養再好,聽到這番話也是被咽得一愣,而陸天化等人雖然心中早已怒意無比,但考慮到此事乃關係到李逸晨青雲閣的處境也只得暫時忍住,等候著李逸晨的決定。

「既然沙師弟看得上這處靈宅,那你拿去就好,只不過這人嘛,還請沙師弟念在同門之誼的份上就此不提,你看如何!」微微調整了一下情緒,李逸晨還是放低姿態地說道。

這到不是說他懼怕沙飛馳的身份,而是他收留雲風門人駐留在外城的靈宅中,這的確有犯門規,同時也是自己理虧,所以此時才欲息事寧人。

「一處靈宅,你是把我當要飯的,還是覺得中尊界的師兄的面子只值這一處靈宅?」沙飛馳頓時不爽起來,「今天若是不把人留下,此事別想能了結!」

「李師弟,不知是否可以借一步說話!」看著沙飛馳這般模樣,中尊界師兄丁志行也是眉頭微微一皺,但想到沙飛馳的背景,此時又只得隱忍下來。

「願聞丁師兄指教!」李逸晨自然也察覺到丁志行的神色變化,當即跟著丁志行走到一邊。

「如果這群人與李師弟交情不是太深的話,我建議李師弟還是不要趟這灘渾水,這傢伙背景非同一般!」兩人走到一邊之後,丁志行也就開門見山起來,「畢竟他們只是外來武者,沒必要為了外人傷了自家人的和氣!」

「如果我說此事我不會退步呢?」李逸晨到也看得出丁志行似乎也只是聽命行事,而且也有些不喜於沙飛馳的言行,故而還耐心地說道。

「唉,我就給你直說吧……」雖然李逸晨與雲風門的關係,內城不少人清楚,但身為中尊界的師兄誰會有空關心初尊界的事情,不過如今看著李逸晨如此護著陸天化等人,丁志行也只得把事情的原委道出,至於最終李逸晨會如此取捨那也就是李逸晨自己的事了。

不過聽完丁志行的講述,李逸晨也不由無奈一笑,原本他覺得自己已經猜到沙飛馳的背景,可如今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他。

沙飛馳之並非青雲閣弟子,加入青雲閣也不過是最近幾個月的事情。

沙飛馳有個爺爺名叫沙翁,至於本名是什麼大家似乎早已忘記,不過在尊王界大家都稱其為沙翁。

沙翁原本並不屬於七大勢力的任何一方,但一身修為卻已達到聖尊境後期巔峰,據說乃是尊王界中為數不多的最有機會踏入亞聖境的強者之一。

雖然一介散仙,但沙翁憑著自身強大的修為,哪怕是七大勢力強者見之也會給上幾分薄面,可是最近不知什麼原因沙翁突然加入青雲閣。

像沙翁這等人物進入青雲閣,那等於青雲閣一下子多出一個強者,而且還是有可能突破亞聖境的強者,青雲閣自然對他禮數有加。

而沙翁的孫子沙飛馳自然也順理成章的成為青雲閣弟子。

當然哪怕沙飛馳是沙翁的弟子,此時也只能按著青雲閣弟子的規矩從青雲外城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但為了保證他的安全,青雲閣可是專門調配了十餘名內城弟子對其進行保護。

畢竟如今沙翁雖然加入青雲閣,但雙方的關係還不是那麼牢固,若是他的孫子在青雲城出點什麼紕漏那麼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誰也不清楚。

沙飛馳雖然有著沙翁這樣的爺爺,但礙於初尊界的公約,沙翁卻不可能在初尊界動手,使得沙飛馳以前在初尊界的日子,其實許多時候還是在夾著尾巴做人。

畢竟七大勢力要考慮到尊王界的沙翁,但在初尊界可不是人人都知道沙飛馳有個那麼牛的爺爺,而且就算知道人,考慮到初尊界的公約,人家也不一定就賣這個面子。

但加入青雲閣,直接受到青雲閣的種種特殊照顧,久受壓迫沙飛馳頓時就好像一個長期吃不飽穿不暖的流浪漢一下子過起了錦衣玉食的生活,這種生活並沒有令他因為環境的變化而專心修鍊,反而令他的心裡生起一種暴發戶般的扭曲。

好像不招搖一些都對不起自己以前吃過的苦,好像不招搖一些都不足以說明自己身份的變化。

而那些外城弟子一旦與之發生衝突,不管有理無理,最終都是沙飛馳佔盡好處,這也使得他越來越覺得在爺爺的威名下,哪怕是在青雲閣自己也能做一個橫著走的小霸王,也才有了今日這一幕。

當然沙飛馳雖然開始向著小霸王的方向發展,但也不是無腦之輩,所以面對著青雲閣弟子他雖然要佔些便宜,但也會控制在某個程度範圍,而如今面對著並非青雲閣的陸圓圓,而且還知道陸圓圓他們此時不敢太過聲張此事,他又哪裡有就此放過的道理。

「多謝丁師兄提醒!」李逸晨聽完之後,當即對著丁志行抱拳至謝起來。

畢竟雙方素昧平生,對方肯把這些告訴自己,這份情李逸晨也必需得記下。

「不必客氣,不過我接到的任務是在不觸及到宗門利益的情況下,必要時可以忽略某種程度的對錯,完成沙飛馳的安排!」丁志行點了點頭,同樣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番話雖然說得隱晦,但李逸晨卻聽得出丁志行的意思。

告訴你這些乃是同門之誼,但若是沙飛馳要堅持他的想法,那麼出於自身的任務,丁志行還是會為之而出手,因為丁志行已經看出李逸晨的態度,所以不得不再一次暗示,李逸晨就算真要幫助陸圓圓他們最終也不可能改變什麼,勸李逸晨沒有必要與沙飛馳樹敵。

「若真非戰不可,那就當我丁師兄指點我修行便是!」李逸晨隨即坦然一笑,對於丁志行到也多出不少好感。

看出李逸晨心意已決,丁志行也不再勸說,不過在心裡也暗打主意,若是真的非戰不可,他也會有所留手,只勝而不傷!

畢竟像李逸晨這樣天賦出眾的弟子對於青雲閣來說比起一個沙飛馳來說,不知要重要多少倍,甚至在若干年後,李逸晨的重要性超越沙翁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李逸晨內城一路揚威,如今自信膨脹於修行一途來說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若是能通過一戰而令李逸晨得到當頭棒喝,那到也不是什麼壞事。

隨著兩人回走過來之際,丁志行似乎已經有了打算。

畢竟能被宗門完排來完成這樣的任務可見丁志行對青雲閣的忠誠之高,他思考的一切自然也是為了青雲閣的未來。

「怎麼樣?談完之後,李師兄是否可以讓開了!」看著李逸晨回來,沙飛馳卻半點沒有擔心。

天榜第一又如何?那也只是內城的天榜,再強能還強得過中尊界的師兄,而且以自己爺爺的地位,就算請動尊王界的強者來給自己撐腰也絕對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我還是不想讓呢?」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不過他卻沒有正眼看沙飛馳一眼,而是把目光落在丁志行的身上。

「李師兄若是不讓,你這天榜第一,小弟我自然不敢挑戰,那就只有由丁師兄來給你交流。」沙飛馳帶著幾分威脅的開口說道。

「一戰到也無妨,不過這一戰,我若是僥倖勝出,那麼從此沙師弟就當不知道此間一切,也不得為難這裡所有人如何?」李逸晨當即說道。

畢竟他最終的目的還是希望陸天化他們能安心在這裡修鍊,而自己即將要進入中尊界,與其與沙飛馳把仇結深,給陸天化他們留下後患,到不如放低一些姿態,藉此一戰把問題徹底解決。

「李師兄開口自然沒有問題,不過若是李師兄一不小心輸了又當如何?」沙飛馳自然不會相信丁志行打不過李逸晨,畢竟中尊者的師兄,那可是聖尊境中期的強者,李逸晨再怎麼天才橫溢也不可能超級挑戰吧?

「想必你也聽說我在內城贏了十億極品靈石吧,我若敗了,靈石歸你,此間之事你同樣當作不知,也同樣不得為難在場任何一人!」李逸晨此刻哪裡聽不出沙飛馳話中之間,不過拿陸圓圓作賭注這事,他卻做不出來。

而且面對丁志行,他也的確沒有必勝的把握,哪怕此刻他的陣道已經突破到尊階中級,但能被青雲閣如此重用,李逸晨深信丁志行過人的不僅僅是他的忠誠,這其中也包括了他的實力。

「好,一言為定!」雖然心裡打著陸圓圓的主意,但一個女人和十億極品靈石相比,哪頭輕哪頭重沙飛馳還是分得清楚,甚至此時他突然覺得自己就應該多幹些這種欺男霸女之事,否則哪有機會發這樣的財…… 「丁師兄,接下來就只有辛苦你了!」接著沙飛馳走到丁志行身邊,微微抱拳說道。

雖然著有沙翁這樣的爺爺,按理說哪怕晨丁志行,沙飛馳也不會放在眼裡,但沙飛馳卻明白,如今自己在外城囂張最大的憑仗還是丁志行,所以必要的禮數還是不可少。

「李師弟,你要考慮清楚,一旦出手,我必定全力以赴!」原本只是想李逸晨知難而退,可是丁志行卻沒有想到李逸晨居然下此賭注。

哪怕來自中尊界,十億極品靈石對於丁志行來說也絕對不算是一筆小數,他自然不希望這樣的資源落在沙飛馳的手裡。

「我若敗,就當是向丁師兄請教的學費吧!」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雖然深知丁志行修為了得,但修為剛剛有所突破的李逸晨此時心裡也泛起濃烈的戰意,同時他也明白這是解決眼前之局的唯一途徑。

「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李師弟這個天榜第一的含金量吧!」丁志行當即微微一笑。

雖然這裡是初尊界,按公約他不得動手,但此地的氣息已經被他以鎮天盤籠罩處,聖尊境後期強者以下的戰鬥氣息絕對不可能外泄分毫,否則若是沒有這樣的手段,就算他一直跟著沙飛馳也起不到半點作用。

因為在初尊界的公約上約定的是,在初尊界,任何聖尊境中期或者以上強者不得出手,這裡是指不能出手,並不是把修為壓制到聖尊界初期就能出手。

畢竟聖尊境中期強者就算將修為壓制,但其靈力之渾厚以及眼光之老道也絕對不是聖尊境初期所能比擬,所以才會有著這樣的約定。

當然青雲閣安排丁志行跟著沙飛馳,那是考慮到他們活動範圍皆在青雲城,許多事憑著丁志行的身份就已經足夠,而且退一萬步,縱然丁志行真要無奈出手,在青雲城範圍內的事情,青雲閣也有把握能壓下。

同時丁志行還隨身帶可以封印氣息的尊階中品靈器鎮天盤,如此一來,哪怕是出手也能把局面控制在少數人知曉的範圍內。

「請丁師兄指教!」 犯罪心理 泰坦輓歌 李逸晨當即抱拳!

見狀沙飛馳立刻遠遠的退開,顯然他雖然囂張無比,但還是有自知之明,明白這個級數的戰鬥還不是他能近距離觀戰的。

「少主……」見李逸晨為了他們居然要直面聖尊境中期的對手,陸天化等人不由擔心起來。

雖然李逸晨一直以來的表現都令他們為之而折服,更是在進入內城一年的時間中衝擊到天榜第一,但李逸晨再怎麼強也只是聖尊境初期中的最強,面對著聖尊境中期的師兄,這種境界上的差距絕對不是僅憑天賦兩個字就能彌補起來的。

「放心吧,我不會佔你的便宜,與你交手我會把力量控制在聖尊境初期的範圍內!」彷彿看出陸天化他們的擔心,丁志行平靜的說道。

這既是一份自信,也是對李逸晨的尊重!

「丁師兄……你怎麼可以這樣!」李逸晨還沒開口,沙飛馳卻不樂意起來。

不把李逸晨放在眼裡,那是因為沙飛馳知道自己的背後有丁志行,可若是丁志行壓制了修為,再面對李逸晨,沙飛馳可就沒有必勝的把握了。

畢竟天榜第一的位置已經說明李逸晨在聖尊境初期已經罕有對手,丁志行縱然來自中尊界,但若是自行壓制修為,這一戰的勝負自然也是難料。

這可是關係到十億極品靈石,相比起這處靈宅和陸圓圓,顯然此時沙飛馳更在意的是那十億極品靈石。

「若是沙師弟不滿意,可以另請高明!」丁志行雖然奉命行事,但並不代表他沒有自己的脾氣,若非考慮到尊王界那邊的情況,此時他甚至更樂意與李逸晨聯起手來收拾一下這個混蛋傢伙。

「丁師兄言重了,既然丁師兄這麼有信心,那一切就按丁師兄的意思,我相信就算壓制修為,整個初尊界也可能有丁師兄的對手!」沙飛馳此時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給丁志行紅臉,不過心中卻已經暗暗不爽起來,甚至已經打定主意,等此間事了,聯繫爺爺,讓他給自己另外派一個幫手來。

「丁師兄不必如此,我既然以十億極品靈石為學費,那要看的自然是丁師兄全部的實力。」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

「你的意思是?」丁志行不由目光微微一凝,凝視著李逸晨問道。

「我原本打算此間事了就去中尊界看看的!」看著丁志行的疑惑,李逸晨到也沒有藏私。

但此言一出卻是全場俱驚!

進入中尊界,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李逸晨已經有進聖尊境中期的實力,這才進入內城一年就突破,哪怕是丁志行嘴角也不由抽動起來。

而陸天化等人則是一臉的驚喜,李逸晨一直以來都在用著無數超越常規的事實來樹立著他們的信心,當他們慢慢的認可了李逸晨的潛力之後,直到此刻他們才發現,他們對李逸晨的認識似乎還是多有不足。

沙飛馳也是心中一緊!

雖然他最近囂張無比,但他又何嘗不明白李逸晨能在進入內城一年的時間中達到進入中尊界的資格,這意味著李逸晨的未來將會有何等的成就。

可是一想到十億極品靈石的誘惑,沙飛馳終於還是將那股已經升起的化干戈為玉帛的念頭壓了下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與李師弟放手一戰!」雖然丁志行目光再次掃來,發現李逸晨的修為仍然只有聖尊境初期巔峰,但他也明白武者大多都有一些隱藏修為的手段,李逸晨顯然這樣說了,那顯然他就有著這份實力,如此一來,丁志行內心到也少了許多顧忌。

「那就請丁師兄指教了!」李逸晨同樣微微抱拳之際,陸天化等人也遠遠地退了開去。

相比起之前,在得知李逸晨已經達到聖尊境中期之後,他們自然心中已無壓力,畢竟就算李逸晨真有不敵,但至少也不可能會遇到什麼真正的危險了。

與此同時,丁志行抬手一招,一道靈訣打出,只見一道光束從天而降,瞬間將李逸晨和丁志行兩人身外方圓數十丈一起籠罩其中。

「李師弟大可放心出手,只要你的攻擊強度不超對聖尊境後期,那麼我們的氣息便不會外泄半分!」雖然李逸晨初入聖尊境,但對於這個一舉踏入內城就能踏上天榜第一的師弟丁志行也不敢有太多的輕視,故而先令李逸晨能放心出手。

「那我就得罪了!」李逸晨當即目光一凝,整個人氣勢陡然一變,宛若一座大山屹立原地。

「請吧李師弟,雖然以你的成績,為兄不敢說讓你幾招,但讓你先出手,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霸道總裁狠狠愛 丁志行雖然重視李逸晨,但他同樣有著自己的自信。

「你確定你要讓我先出手?」李逸晨當即不由一愣,甚至眼神中帶著幾分不信。

要知道他突破的可是陣道,而不是武道,同階較量讓陣師先出手,這絕對是一件十分愚蠢的行為,而通常武者都會搶先破壞陣師凝結陣印,否則一旦陣印凝結完成,形成第一個攻擊,那麼整個戰鬥都可能會在陣師的控制之中,到那個時候再想翻盤其難度可就非同一般了。

「放心吧,丁某說過的話絕對不會反悔!」丁志行看著李逸晨的表情,心中還是閃過隱隱的不安,但言出必行卻是他向來的行為準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