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炎技!

七夜清晰的感應到,九芒星的熾熱正漸漸的幻化兩道氣息,準確的說,是兩大炎技!火之碎片的–炎技!

如今、那兩道熱流漸漸的清晰,而後炎技的字幕也緩緩的映現在七夜的腦海中。

炎火神力……至神低階炎師可利用這股力量幻化數千種形態炎技,可攻、可守、可迷、可捕,不過、它與炎師的等級卻有著至關重要的牽連,倘若升至巔峰炎師足以踏平四海,然而,低階炎師卻不足發揮它的一成力量。

七夜驚詫的同時,另一股熱流也是映現而出。

炎神下凡……至神低階炎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之時,亦可利用的炎技,此炎技半個時辰內可爆發通天徹地的能力,無論力量、速度、炎技、短時間皆可翻倍,然而,半個時辰后,則會遭到反噬,兩個時辰動彈不得……

【炎火神力、炎神下凡、亦是火之碎片的精純力量,傳言,此物曾是炎炎大陸生生不息的火焰,熾熱的火炎足以燒塌乾坤,毀天滅地,然而,它的力量太過恐怖,未免它屠戮生靈,被一位神明封印,歷經數億年的輪迴沉澱,最終那股火焰化為了—-火之碎片。】兩道炎技的字跡,仿似無數的重鎚正轟擊著七夜的心臟,這般的炎技即便他心性如何堅韌,也是止不住的激動、顫抖。

不過,那不是絕望的顫抖,而是希望的顫抖!

沒錯、他有希望報仇了!蓋因,炎炎大陸的炎技雖多如繁星,但至神炎技卻極為罕見,傳言,這兩股炎技有著至神炎師的力量!正如此,此炎技才敢賦予……

至神!

如今,大陸上並沒有**、魔法、法寶。有的只是繁衍至巔峰的炎師等級與炎技!從而、炎技便成為炎炎大陸無數人追求的力量,正因如此,他才顫抖、激動、那不僅僅是報仇,更為重要的便是炎炎大陸還有著一種法則則!人人熟知的法則!

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弱者為寇!

所以,他才要變強!他才想變強!弱者,無法守護重要的人與物,若要守護,唯有—-強!

他要強到終有一日,掃盡春氏家族–雞犬不留,亦要清剿另外的八大家族、四大勢力,奪回魔域森林的尊嚴,天之魔的……尊嚴!

想至此,他心念一閃,猝然間那股火焰澎湃而出,一時間,火焰熾盛、光輝四溢、繚繞著七夜飛舞不已。

「轟……」

他嘗試著幻化一片火海,霎時,那道火焰氣息宛如濤lang倒卷,漸漸的化為一片汪洋火海,然而,只是持續了數秒,便散為絲絲熱lang,飄散開來。

「唉……修鍊的路,很長啊」七夜無奈的嘆息。

而後、「彭」的一聲,炎火神力幻化為一柄火焰長刀,帶著呼嘯的氣lang橫空斬出,所斬之處皆是留下一道焦灼的斬痕,此斬亦是敗作!不具備殺敵的威力!

「轟……」

「咚……」

七夜不斷的修鍊,威力也是漸漸變強,僅僅數日,此處便狼藉一片,林木燃為焦炭,山石劈為齏粉,皆是塵土飛揚,火輝滔天!

如今,源源不斷的修鍊,他的炎技至少具備殺傷力了,期間、七夜曾努力的幻化著一種炎技,那便是將炎氣賦予身體,那種狀態足以令他,將任何炎技提升一個層次,也為那個炎技命名—-火神。

誰料,火神炎技太過消耗炎氣,只有七等–高階的他,倘若催化簡直與揮霍無異!萬般無奈下,只得先放下這個事情了。

只因、他還有重中之重的事,前些日,七夜曾記得母親說過,魔域神殿有母親為他留下的力量碎片。

眼下、他無法修鍊只得吸收力量碎片提升修為,即便魔域森林危機重重,七夜也想儘快的去往「他的家」,取回屬於他的力量碎片!

如今,炎技的掌握雖未純熟,但、卻也是小有所成,去往魔域森林的時機到了。

誰料,蒼天總愛戲弄世人。

亦是心魂初愈的人,愈是厄運連連。

如今—-行至半路的七夜,猝的,渾身毛髮炸立、驚異不定、但覺此地有著一股很強的危機感,彷彿周遭的荊棘叢中有著一雙冷眼,正貪婪的盯著他。

「這是?什麼氣息……?」七夜喃喃。

這冰冷的氣息到底何物,他也說不上來,只是那股氣息讓他覺得很危險,煩躁不安。

「有膽、便追來吧!」霍然間,七夜炎氣繚繞化為一道火光疾馳而去。

然而,就在他騰躍數百米時,那道冰冷的氣息紫光閃爍,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遂然鑽入地下,一路的監視著七夜。

一個時辰后……

一路疾馳的七夜,終亦擺脫了那股危機,來到了樓桑山脈的外圍。

但見、外圍的樓桑山脈鬱鬱蔥蔥,古木參天,與樓桑山脈深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裡生機勃勃、草木豐盛,還有鳥雀、飛蟲等出沒。

回首望去,那片灰褐色的山脈深處死氣沉沉,寸草不生,亦顯得荒涼,有莫名霧靄湧出,像是塵封無盡歲月的枯榮。

「怎麼回事?……」七夜喃喃自語。

沒錯、如今的七夜震鄂、慶幸,只因,一路尾隨而來的氣息竟在此地消失了?

正當疑惑之際,異變陡生!

「喀嚓」

一道道怪異的聲音傳出,彷彿是地下深層漸漸龜裂,山脈在震動,林木亦是嘩啦啦的響了起來。而後、便是一陣亂顫,傳出一股股爬行的摩擦聲,仿若來自地獄的鬼音……

正當、他不知所措、心神不安之際。

但見……

「砰」的一聲,前方數十米的地面崩塌了,而後冒起一片藍褐色的霧靄,景象駭人。緊隨其後,那道氣息的猙獰面目衝出,赫然是–一條尾巴!

「天,這是什麼魔獸?」七夜目瞪口呆。

是的,僅這條尾巴就三米多高,天曉得這魔獸到底有多長,也正是因為它探出地面,才導致諸多崩塌,地面龜裂。

不過、恐怖仍在繼續……

一時間,雷電漫天、霧氣如海、煙塵沖霄、不僅如此,七夜身後亦是劇烈震動,它的腦袋仿似就要從地下衝上來。

它、劇烈掙動,摩擦的聲音更大了,響徹山林,那是它在爬出,「嘶嘶」作響,如來自地獄的驚魂曲。

「咚」

一陣陣沙塵飛揚后,「忽」的,魔獸的頭顱衝出地面,同時間,兩道宛如水桶般的雷電在魔獸嘴裡爆射而出,目標直指七夜。

兩道紫色雷電隆隆作響波及之處皆是留下一片焦痕,七夜抖地一愣,瞬時間催化炎氣,爆喝:

「火之力–火焰盾」

「咚」的一聲巨響火焰盾霎時破碎,火石間、七夜一個閃縱亦是避開了紫電,不過,雷電的氣lang依舊將他卷出數米遠!

一時間,兩道紫輝將林地轟的漫天飛塵,氣lang席捲的此處一片狼藉,七夜冷冷的盯著沙塵中的影子!

塵埃落盡,魔獸的真面目漸漸浮現,當看到魔獸的真身時,七夜被眼前的魔獸震懾了,那是稱為低階炎師噩夢的魔獸,它便是五等–低階雷尾蛇!

炎炎大陸曾經有一位怪才,開創了人人熟知的一本書籍,【炎炎魔獸錄】,那裡面便清晰的記載著雷尾蛇的恐怖!

七夜驚悚的同時,腦海亦是浮現雷尾蛇的記載,遂然間、斗大的汗珠緩緩滑出。

雷尾蛇–五等–低階常年盤踞在魔域森林外圍的魔獸,體長最大的二十米有餘,生性殘忍、血噬。然而卻不失狡猾,覓食前習慣打量對手的強弱,倘若猶豫不定則鑽入地下跟蹤獵物!一旦攻擊獵物亦必無死無休的攻擊,曾經無數傭兵死於此魔獸的雷電之下,被稱為糾纏的死神!

七夜亦是驚悚、疑惑,驚悚著雷尾蛇的恐悸,疑惑著樓桑山脈,何時有過這般恐怖的魔獸?魔獸一向居住魔域森林,哪怕獸潮過後,若是不死,亦必回往!

是否?


猝然現身的雷尾蛇,還牽扯著另一股危機?

亦是、既要將他逼入絕路的危機?

那股危機、是誰?

不知道!

僅知道,七夜陷入震鄂、猶疑……

如今、但見獵物的呆然,霎時間,雷尾蛇雷光鳴鳴,「忽」的,尾巴直奔七夜席捲而去。這一擊伴著「呼呼」的破風聲,所擁之力、何止千斤?

赫見這一幕,七夜猝的躍起,半空中,火輝亦是澎湃而出,斷喝:

「火之力–火拳『「轟」的,他的火拳與那水缸粗的尾巴悍在了一起,霎時間,天空中響起一道驚雷聲,氣lang瞬間爆發。林地上,蒿草全部倒下,被一股股氣lang掃過伏在了地上,就連許多巨石都亂飛了起來。

「彭」

七夜悶哼身體踉蹌後退,小小的手掌滴滴答答的淌血,誰料他猶未穩住身形,但見、一道雷電在次劈來。那道雷電繚繞著暴躁的紫氣,宛若神箭穿空鏗鏘震耳。

… 驟見這幕的七夜,亦是不敢硬悍那道雷電,「唰」的騰躍避開,誰料、猝然間雷尾蛇的尾巴橫空掃來……

「彭」

半空避無可避的七夜,霍的、被一股巨力震飛,重重的摔出數十米遠,嘴角溢出一縷血,七夜暗自震驚,雷尾蛇果然恐怖戰鬥技巧竟如此熟練,顯然修行漸久。

「嘶嘶……」雷尾蛇冷目而視,蛇瞳里仿若有著一絲輕蔑。不過、它仿似不想給獵物任何的喘息,當下射出一股強悍的氣lang。

一時間,鋪天蓋地的紫色氣lang,狂暴的席捲著周圍。地上飛沙走石,蒿草早就化成了齏粉,磨盤大的石塊粉碎,數以千計的石塊如冰雹,被紫色氣息席捲,砸向七夜。

「火之力–火海!」七夜怒吼。

「忽」的一聲,滔天的火焰洶湧衝去,將所有風暴都給擋了回去,倒卷向雷尾蛇,然而,即便如此,亦擋不住雷尾蛇的兇悍。

「嘶嘶……」

雷尾蛇大吼渾身發光、紫輝更為濤涌,瞬間將漫天沙石震開,猝的,雷尾蛇直撲七夜,最終,兩者間近距離接觸,氣lang爆發。

「轟」

「唰」的一聲,七夜被雷尾蛇的力量,震得橫飛而去,直至撞在數十米外的枯樹上,方才止住身影、口吐鮮血。

是了、雷尾蛇太過恐悸、七夜完全不是對手,照此下去定會搭上性命。不過,他還有著一股至神炎技–炎神下凡,然而、若是半個時辰他無法脫離險境,則必死無疑。

死,皆為死,意,則不同。


死皆為死,活亦為活。孰死孰活,皆在心念。

七夜的心念則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眼下、心念已決的七夜,正催化炎神下凡的那刻,霍的,雷尾蛇射出一道道的紫電,爆發著燦爛的鋒芒,瞬間便近在咫尺,就在雷尾蛇都認為七夜必死的那刻,異變—-陡生!

「唰」的一聲,七鬼魅般的消失了。

電光火石間,七夜避過了必死的一擊,這一幕,令矗在原地的雷尾蛇都是一怔,它不渝小小的螻蟻,竟還有這般的身法?

正當它環視周遭,覓尋獵物身影時,樹梢上傳出七夜冷漠的聲音:

「畜生,接下來便叫你嘗嘗逆轉的滋味,品嘗下火焰的熾熱吧!」七夜說話的同時,眸子里的怒火如劍氣,迫人之極。

「嘶嘶……」雷尾蛇冷目而視。

但見樹梢上的七夜環繞著熊熊烈火,宛如一尊九天火神,那股威嚴、霸氣的氣息,淋漓盡致。

是的!眼下的七夜,也是震驚著炎神下凡的力量,不過、這股力量雖為強悍,但只存在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便是他存活的時間!明白這一切的他,不敢耽誤半分。


「火之力–火焰斬」。七夜斷喝。

「嘶嘶!」雷尾蛇暴怒,嘴裡吐出數道紫芒,宛如絢爛的九道飛劍,轟向那道火焰斬。

「轟」的一聲,火焰斬鏘鏘作響,眨眼將雷電劈為虛無,而後、聲勢不減的俯劈而落!隱約間,有著斬落長虹的鋒利!

「嚓」

火焰斬閃過帶起一大片的血花,雷尾蛇劇痛身體輕微的痙攣,眼中有怒也有驚,它一直為王者的存在,平日豈曾受過如此大辱!

「嘶……」雷尾蛇暴怒,猝然間、嘴裡射出無數道雷電呼嘯而出。

「唰、唰……」

「火之力–炎炎鎖鏈」

語畢。他繚繞不已的火焰,霎時化為一道數米長的火鏈,七夜掌中發力,那道火鏈「鏘鏘作響」瞬間打散了雷電,而後奔著雷尾蛇洞穿而去。

「噗……」

眼下、鎖鏈就在雷尾蛇驚詫的目光中,洞穿了它的身體,貫穿而過如一條火色的神鏈,帶著滔天的威能,所向披靡。

然而,雷尾蛇實在太龐大了,儘管被洞穿但精氣神猶在,它依舊在張牙舞爪,橫舞天地間,噴吐紫光攻擊七夜。林地四野,造到了可怕性的打擊,亂石橫飛,大地龜裂。

「去死……」

赫見它猶未死去,七夜火鏈擺動發出璀璨的光芒,如一條螭龍般,迅速將雷尾蛇的頸項纏繞,猝的向後一帶,雷尾蛇直接一頭栽落。

福妻嫁到 轟」

它張嘴噴了一口紫血,蛇瞳射出兩道震驚之色。它終於知道這個少年的非凡。

不過,它是五等–魔獸,亦是魔域森林外圍的皇者,七夜雖佔盡上風,但已自尊而論,七夜絕非它的對手。

「吼……」

雷尾蛇怒吼滔天,血月般的眸子冷冽的掃著七夜,它誓要眼前的螻蟻碎屍萬段。猝然間,它環繞的紫氣洶湧的灌進體內。霎時間、雷尾蛇以肉眼可以見到的速度膨脹,最終,紫氣盡數消失,而它仿似大了數倍。與此同時,雷尾蛇射出數十重雷光,紫色的閃電狂舞截擊著那條火焰鎖鏈。

「轟……」

一瞬間,林地的火輝漫天、雷光呼嘯,「彭」的一聲,長鏈被雷電劈碎化成一簇簇火焰,火鏈直接消失,然而雷電猶在轉瞬間對著七夜劈去。

「火之力–火牆十重」

「忽……」的,七夜的火焰氣息化為了十道數米高的火牆,不過、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轟」數道巨響,火牆竟在漸漸的潰散。

七夜駭然,張口結舌,生平第一次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