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火靈返回的速度比蕭越想象中更快,五色火苗剛剛飄入燈盞,幾頭火靈便咆哮著出現了。

「該死的外界生靈,你們果然陰險,我要燒死你。」

轟。

一頭火靈怒吼,張口吐出一道白色火焰罩向蕭越,同時化做一頭巨象,甩鼻狠狠抽來。

「敢覬覦神火者都要死。」

另外的火靈同樣殺意滔天,它們乃是火焰化形的生靈,本就脾氣暴躁,發覺被人戲弄差點丟了賴以進化的神火,更是怒火大熾。

一時間它們化做不同形態的生靈,施展強大攻伐向蕭越轟去。

「該死,來的太快了。」

蕭越臉色大變,眼見五彩火苗已經進入燈盞,便要伸手將之收起。

只是手掌未靠近,便被燈火溢出的五彩光芒擋住,根本無法碰觸分毫。

咔嚓。

咔嚓。

不僅如此,隨著五彩火苗落入燈盞,原本生滿了銅銹的燈盞更在發生變化,燈盞表面裂開了一條條細紋,絲絲寶光從細紋中透出。

僅僅是寶光溢出,蕭越卻感覺壓力陡增,像是面對一尊即將蘇醒的神祇。

「古盞在自主復甦。」

蕭越眼中一駭,面對七頭火靈的聯手一擊,根本不可能安穩的等待燈盞完成復甦。

「滾。」

下一刻斬荒出鞘,皇器的恐怖氣息驚天動地,血色的邪異氣息在五色火域發出嗚嗚的異嘯,仿若有億萬枉死之魂在哀鳴。

「青蓮劍氣。」

蕭越揮劍,一道神聖與邪惡糾纏的青蓮憑空而生,如紮根虛空,搖曳著向前飛去。

噗。

青蓮劍氣一擊破開飛來的火焰,與天柱般的象鼻轟在了一起,做為蕭越的底牌之一,又以皇器全力一擊,威力恐怖無比。

嗥!

巨象火靈慘叫,巨大的象鼻被青蓮劍氣輕易攪碎。

轟隆。

這時身後六大火靈的攻擊到了,聯手一擊的力量幾能打爆天地,虛空發生大面積的塌陷,毀滅性的力量與青蓮劍氣狠狠轟擊在一起。

青蓮只是堅持不到一息,便被輕易的摧毀。

能量餘波都未及擴散,便被六種攻伐力量磨滅殆盡,依舊余勢不減的狠狠轟在蕭越的身上。

蕭越如中太古神山狠狠撞擊,以他四次蛻變的肉身都擋不住,嘭得一聲被擊飛出去。

飛跌中,蕭越只覺一股難以忍受的劇痛傳遍全身,體內的骨骼連續斷開,堅韌的肌肉更是噗噗炸裂,鮮血迸得到處都是。

嘭。

最終,蕭越被一擊轟飛十幾里,落地後幾欲暈厥過去,疼得嘴角不斷抽搐。

太疼了,這感覺雖然比不上第一次修鍊不朽這錘,卻也難以忍受。

正面承受六大金身境的聯手一擊還能活著,蕭越自嘲道:「我是不是該得意的大笑幾聲?」

「那該死的傢伙居然沒死。」

看到蕭越落地后並未死去,火靈們更加憤怒了。

因為它們感覺神火的力量正在被那古怪的燈盞吞噬,而這一切都是蕭越造成的。

「殺,不殺他不足以平息怒火。」

一名火靈大吼著化做一頭火鷹向蕭越飛去,可怕的鋼爪欲要將他撕碎。

然則在飛經古燈時,卻倏然向古燈抓去。

「阿力圖,你想獨吞神火?不可能。」

噗嗤。

一頭火靈怒吼,遠遠的一拳打出。

其它火靈同樣震怒出手,想不到在這個共同面對外敵的時刻,同伴還想著獨佔神火,這是要引起眾怒的。

嘭。

那化做火鷹的火靈還未抓到燈盞,便被聯手轟爆了,慘叫一聲在空中爆成了一團恐怖的火團,唯有一顆火丹掉在地上。

「這,自己人打起來了。」

對於火靈們的騷操作,蕭越看得目瞪口呆,趁機施展蠻荒訣,頓時身體湧來一股極其神秘的力量,快速修復著身上的傷勢。

不過兩息的工夫,破裂的肌體重新彌合,斷骨接斷,就連本身實力好像都比之前強了一絲。

如今蕭越在化靈境已經強到了極致,這點增幅並不明顯,卻依舊讓他振奮。

畢竟他的基礎太雄厚了,哪怕增強一絲,在其它武者身上都是巨大的進步。

「那人類還沒死,先殺了他再說。」

一名火靈冷戾的看著蕭越,便要繼續出手。

蕭越皺眉,不等剩下的火靈出手,便主動攻擊了。

十里之內陡然星辰點點,晝夜變幻,蕭越如行走在星空當中,全身有顆顆大星環繞,一道星光璀璨的大手向著六大火靈狠狠拍去。

摘星手指掌發光,每一顆光點都似凝縮的星辰,澎湃的力量讓萬物碎裂,虛空中都生出毀滅的氣流。

這一擊讓六大火靈震驚,它們感覺單獨對上絕非對手。

一瞬間,六大火靈再次聯手,它們以不同的生靈形態,打出那種生靈獨有的攻擊,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能力。

一時間火熊咆哮,巨力破天。

火龍蜿蜒,張牙舞爪。

不同的生靈形態,不同的攻伐力量,聯合在一起無比恐怖。

摘星手僅僅與之碰觸一瞬間便不敵被破,余勢力量再次向蕭越轟來。

早有準備的蕭越展開星空之翼,瞬間遠遁數十里。

轟隆。

剛才所站的地方,空間完全被六大火靈打爆,化做了一片空間塌陷地,恐怖的虛無當中有罡風溢出,攪亂一片時空。

嘶!

蕭越看得倒吸涼氣,想到之前自己生生承受了這樣一擊而不死,卻依舊感覺后怕。

咔嚓。

突然,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蕭越眼中神芒熠熠,看向懸浮在半空的古燈。

就見它表面的裂紋更大了,其中一片銅皮徹底脫落,露出一塊指蓋大小的琉璃寶光。

隱約間,蕭越似是聽到了玄妙的道音在轟鳴,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在瞬間升華,隱約間將要完成最後一步的蛻變。

只是仍舊差一絲力量,導致無法邁出最後一步。

「之前我吸收火域的火焰與火靈,為的就是吞噬那神秘力量蛻變,它們的來源正是五色火焰。

若古燈蛻變完全,近距離參悟必然能夠完成蛻變,這古燈絕對不能有失,看來需要更拚命才行。」

蕭越心念電轉,瞬間做出死戰的決定,眼見六頭火靈被古燈的神異吸引,識海中的精神力開始瘋狂的調動開來。

「精神旋渦,給我滅了它們。」

一道無形的精神力漩渦如同旋轉不休的銀河系,生猛的向六隻火靈罩去。

嗥~~

當場便有三頭火靈慘叫著爆碎,它們雖是金身火靈,精神力卻並不強大。

霎那間精神力直接被精神漩渦攪碎吞噬,死得不能再死。

蕭越眼睛一亮,精神旋渦的效果超出了想象。

「這是什麼手段,你這該死的外界生靈,你到底用了什麼妖法?」

精神秘術本就稀有,就算是起源武者都很少有機會見識到。

何況是在火焰中化生的火靈,平日很少有機會接觸外界生靈,自然不明白精神秘術為何物。

三個同伴瞬間死去,讓剩下的火靈大駭。

「殺你們的手段,給我死。」

既然精神漩渦有用,蕭越自然不會棄之不用,當即又一道精神旋渦向剩餘的火靈罩去。

這一次有所準備的火靈,感覺冥冥中頭頂上出現了一張吞噬精神力的大嘴,要將它們磨滅。

剩下的火靈施展極速欲向遠處逃遁,不過還是有一頭火靈慢了半拍,慘叫著倒地,身軀緩緩消散。

「該死,它的妖法太詭異,先逃再說。」

最後兩頭火靈嚇得心膽皆裂,沒有弄清楚蕭越的手段之前,再沒有勇氣與他照面,很乾脆的逃向五色火域之外。 「發生什麼事了?」

一時之間,這個名為錢毅的馭鬼者竟然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摸不清楚培訓基地又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在他看來,也許是這附近的變化很有可能會是那隻鬼因為獲取的厲鬼數量過多,又出現了什麼新的靈異。

然而讓他稍微感到奇怪的是,在這種變化出現過後,方才侵襲過來的黑暗隨之消失不見了。

而四周圍則是死一般的寂靜,但是那些破敗的建築則是給了他很不好的感覺,在那些半掩、或是半倒塌的屋子裡,隱約似乎能感覺到一種惡意的窺視。

此處也絕非善地!

可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周圍有厲鬼出沒。即便是待在原地,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橫豎都具備有風險,那還不如索性冒死一搏,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這種鬼地方以他的能力是走不出去的。

所以錢毅當即下定了決心,這些詭異的建築里唯獨只有那棟日式風格的宅邸最為特別,也有燈光,故而他打算去那裡看一看。

然而越是走近,就越是能夠感受到一種詭異之感,這裡實在是太安靜了,猶如死一般的寂靜,即看不到有厲鬼的出沒,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響。

在這種環境下,錢毅甚至只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長時間下來足夠把人逼瘋。

不管是伸脖子還是縮脖子,橫豎都是要挨上一刀,有的時候,這種未知的恐懼要遠比其他的都更折磨人。

不知不覺中,錢毅就加快了腳步,很快就來到了宅邸的大門前。

看著大門上寫著佐伯兩個字的門牌,他稍微猶豫了片刻之後,便走了進去。

在庭院里,他發現了一口古怪的井,但是出於本能,他並沒有靠近,因為那口井給了他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所以他直接走到了房門口,隱約聽著屋裡似乎有動靜傳來,一時間又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是否該進去。

此刻錢毅的心中是忐忑的。

對馭鬼者而言,死亡是家常便飯,真有心弄死幾個人的話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不過,那只是在他處於主導的情況下,現在的情況顯然並非如此,這裡的鬼更加讓他感到恐懼。

厲鬼和人並不一樣,和人或許還有溝通的可能,但是和鬼接觸的話,那你連交流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是當場被殺死。

但是為了活下去,錢毅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了,屋裡里有什麼他並不知曉,但能否逃離這個鬼地方,屋子應該是一個關聯吧?

至少現在的他是這樣認為的。

「管不了那麼多了,進去看看……」

咬咬牙,他推開了這間屋子,走了進去。

。。。。。。。。。。

「好像不太行,鬼差的鬼域也挺強的……」

此刻,蘇遠皺著眉頭,感受著鬼域的情況。

美姨的鬼域是展開了沒錯,但是卻沒能將鬼差的鬼域徹底壓制。

在黃山村鬼域一片區域,還有一塊地方是屬於完全模糊的,形成了一個類似棺材的形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