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火嵐公主則在下落失重瞬間,手中法訣一掐,腳底頓生一朵五彩霞雲,同樣安然無恙的懸浮在了虛空之中。

而下方,一聲巨吼,從亂石堆中慢慢的爬出一隻擎天巨物出來。

此物空長了一副化蛇獸軀,但與之不同的是,在其後背之上,竟同時長出三對十幾丈長的寬大肉翅出來,肉翅之上,長滿了一顆顆綠色肉眼,牛眼大小,眼珠還在不斷的來回閃動不已。 巨大怪獸頭顱足有甕口般大小;頭頂之上留有三撮細長髮絲,十幾米來長;兩隻扁長耳朵高高豎起,米許來高;一雙提籃大小的眼睛中間還生有另外一目,只是此目緊閉,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

三人看着下方這個數十丈之巨的巨大妖物,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起來。

尤其是當看到它舉手擡足間,便可開山劈石,每吐出一口黑氣就可淹沒一頭大象,心中不禁有些惶恐起來。

火嵐目光在其身上一瞅,玉足一點腳下霞雲,瞬移到了玄鷙身側。

“看來此物應該就是那頭獸王之王了,果然不同一般!”火嵐凝眉說道。

玄鷙頷首贊同,亦是滿臉鄭重之色。

宋傑祭師此時法力被禁,感受着巨大海獸體表散發的陰森魔氣,直接呼道:“兩位殿下,此獸非同尋常,不可力敵,不妨暫行退出後再作打算!”

火嵐黛眉一挑,冷笑道:“覷覷一隻沾染了些許魔氣異化的化蛇海妖就想驚退我等,傳出去的話讓我等還有何面目去見族人!”

宋傑知她心高氣傲,轉首看了玄鷙一眼,希冀玄鷙能夠對其勸說一二,哪知玄鷙傲然一笑,道:“大祭師即使此時想走,也要這主兒同意才行。”說完,青色劍光一揮,指向了下方海獸。

那獸早已魔化的面孔上猙獰之色一閃,頭頂上的三撮細長髮絲已經凌空捲起,分別朝三個方向一擊而出。

“大祭師小心!”玄鷙心中一動,身軀振盪而起,腳踏虛空,徑直向宋傑掠去。

值此瞬間,宋傑本能的一挑手中軟劍,“噹啷”一聲,飛出長劍與獸王毛髮砰然相撞,竟然被一擊而飛,那道黑線依然攻勢不減的狂卷而下。

宋傑手中軟劍也非普通劍器,竟不能奈何其一分,由此可見此獸魔化後身軀之堅硬了。

玄鷙見狀猛一提速,身形霎然而至,憑空呼哧一拳搗出,拳風之中隱隱形成一個風形漩渦,隨空一卷,竟把化蛇獸長毛擊的方向一偏,重重的劈在了山洞巖壁之上,劃出一道溝壑出來。

另一撮長毛攻擊隨着玄鷙身影消失方向一轉,反與第三撮長毛一起攻向了火嵐公主。

火嵐公主目中厲光一閃,當空一掌拍出,“咔嚓”一聲,一面晶瑩剔透的四面冰鏡閃現而出,滴溜溜一轉,射出一片藍濛濛霞光,往兩撮獸毛上照去。

“噗”的一聲,獸毛在光霞照耀之下,猶如被火燒一般瞬間消失的沒了蹤影。

玉出藍田 如此意外,魔化獸軀明顯一怔,不但頭上兩隻巨眼呼靈靈一陣亂轉,就連三對肉翅上的衆多綠色肉眼也都同時泛起綠色光芒來,把目光緊緊鎖定了火嵐身軀。

顯然該獸本能意識下已把火嵐當作了最強敵人來。

“你現在無法調動體內法力,此獸攻擊不是你所能抵擋的,暫且避其鋒芒吧!”玄鷙一拳攻擊護住了宋傑祭師,對其低語一聲,體表旋風一卷,把其輕盈的推到了山洞深處一個隱蔽角落,這纔回身一轉,正好看到化蛇獸王口噴滾滾濃霧往火嵐身上籠罩而去。

火嵐公主對此早有防備,一拍腰間儲物袋,紅色葫蘆一飛而出,即時噴出一道碧藍水柱直迎而上。

火嵐雙手法訣一掐,往水柱上一點,水柱“砰”的一聲迸射開來,形成了一層藍濛濛水幕罩在了火嵐頭頂上空。

化蛇獸黑色霧氣一接觸水幕,頓時發出一陣嗤嗤聲響,徘徊在水幕上方再也不能攻進分毫。

玄鷙雙目一眯,低語對碧妖小獸嘰咕幾句,小獸縱身一躍,沒入岩石中不見了。

玄鷙這才一催體內後天元氣珠,一陣清風徐轉,在其身前凝聚出一柄丈餘長的青濛濛風刃出來。

“去!”玄鷙衝空中風刃一點,“嗡”的一聲刺耳鳴響,風刃直接穿透虛空攻向了化蛇異獸。

風刃聲勢如此巨大,自然引得化蛇獸王頭顱一轉,目露詫異之色。

但很快此獸就被玄鷙風刃中所蘊含的那股強烈的劍意所吸引,前面兩對肉翅呼哧一扇,體表黑霧驟然一凝,結出一面漆黑霧盾出來。

“轟”的一聲,風刃、霧盾相擊,瞬間激起一陣強大的音波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周邊細小碎石在音波狂卷之下,四處飛射,發出噼裏啪啦的碎響之聲。

玄鷙身軀在巨力反震之下,“噌”的一下後退兩丈方纔穩住身形,再向魔化蛇獸望時,見其在風刃猛烈攻擊之下,非但巋然不動,反而面露一絲興奮之色。

見狀玄鷙心底一涼,一股少有的危機徵兆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就在魔化獸王承受了玄鷙風刃一擊後,千里外,還是那座看似毫不起眼的孤島,孤島之上烏黑霧氣赫然比前段時間更加濃盛,在黑氣的正中心位置,原本若隱若現的巨大黑洞現在更加清晰了幾分。

在此黑洞下方足有數十千米之深,不知從何時起,竟然被人開闢出了一個幾十丈之廣的地下殿堂出來,殿堂之中同樣充滿了濃濃黑氣,只是此地黑氣中所蘊含的渾天魔氣元力比那些被魔化的化蛇獸身上的渾天魔氣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在殿堂的正中央位置,矗立了十幾根一人多粗的赤銅圓柱,被密密麻麻的赤紅鎖鏈相互交錯纏繞,編織成了一張看似十分玄妙的巨大鏈網,遠遠望去,竟像一頭展翅欲飛的火鳳。

巨網中間,則被圍困着一隻迷你小獸,尖耳、長鼻,頭頂上生有六隻短角,三尺來高,赤身光溜溜的,毫無遮攔之物。

只是此獸雖被困居在此,但顯得異常興奮,口裏不時發出一陣枯澀難懂的晦澀言語,此語正是上古魔族通用的一種語言。

若是昴月族的“雲靈上師”在此的話,便可知曉此獸所說竟是在感謝李純陽的封印之術,否則他早已元力盡失,身消道隕來了。被封印之後他反而能夠利用魔族一種罕見的祕術聚集魔氣,保持其魔族之身不被外界靈氣變化所改變。

如今,萬年時光將至,他已經能清晰的感受到封印之力的衰弱,並且能夠隱隱感受到一絲魔域的神祕力量正在極其緩慢的靠近。

“想不到本座尚未衝出封印,竟然能夠在此遇到一名使用仙術之人,也好,本座好久未與人動手了,今日便利用這一縷寄附在化蛇獸王身上的神念替身過一把癮!”魔族小獸口脣微啓,發出一陣怪桀笑聲。

與此同時,正與玄鷙、火嵐二人對峙的那頭化蛇獸王肉翅一裹,身軀站立而起,近百隻綠色肉眼中突然綠光大放,宛若星辰餘輝往玄鷙二人身上一照而去。 二人只覺眼前一陣眩暈,便置身在了一片濛濛綠色光影之中。

化蛇獸王巨口嘎嘎一聲怪笑,衆多綠眼驟然一閉,那片綠影“嘭”的一聲爆裂開來。

玄鷙、火嵐身軀一震,猶如受到恐怖巨力一擊般直接被彈射而飛,“砰、砰”兩聲,硬生生的撞在了巖壁之上。

玄鷙還好,憑藉其*強橫結實,只是被撞的受了些皮外傷。但即使如此,重擊之下,頭腦也難免有些發暈起來。

火嵐公主受此一擊,渾身刺骨般劇痛,全身骨骼有種想要散架的感覺。“哇”的一聲,口中鮮血脫口而出。

化蛇獸王一聞見火嵐精血,長舌“嗖”的一下席地一捲,把火嵐吐出鮮血吞入了口中!

“嘖嘖!本座好久沒有品嚐過人族的鮮血了,味道還是如此鮮美!”化蛇獸王口中傳出一陣嘰裏呱啦的怪叫聲。然後長舌一噴而出,仿若利箭般,再次朝火嵐身上襲去。

火嵐驚呼一聲,此時她身受重擊,肢體麻木,動彈不得,雙手根本無法結印,更別提出手反擊了,只得眼睜睜看着長舌攻擊而至。

玄鷙見狀,口中長嘯一聲,憤怒的一躍而起,直朝火嵐撲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化蛇獸王長舌及至火嵐臉龐之時,一條碧綠色瘦小身影從地下岩石中一衝而出,一道呼嘯劍光凌空一斬,瞬間把長舌一斬爲二!

綠影一閃,碧妖小獸身態輕盈的落在了火嵐身側。

正是此獸原本暗藏地下岩石之中,見火嵐危險突然現身解圍。

這時,玄鷙白色身影一卷,已經把火嵐嬌軀一抱而起,瞬移到了十幾丈開外。

看着火嵐嘴角血跡,玄鷙一陣心痛,在其胸前背後輕輕快速按拿了一番,火嵐身體劇痛銳減,手腳也漸漸恢復了知覺。

化蛇獸王見襲擊不成,反被碧妖小獸偷襲切斷了舌頭,不禁大怒。

口中咆哮一聲,嘎巴聲響,瞬間又長出了半截長舌出來,一舔寬厚嘴脣,雙眼中兇狠之色一閃,三對肉翅上的百隻肉眼再次一睜而開,更加強盛的綠色光芒映照而來。

二人一獸避之不急,重新被籠罩在了茫茫綠影之中。

碧妖小獸身形一轉,顧不得他二人,一頭扎向了地面岩石,施展地遁術躲藏了起來。

不過玄鷙二人也非常人,適才此獸使出此術時,從其肉眼睜開到閉合,明顯有段時間間隔,雖然時間極爲短暫,但也足以給二人一次出手機會了。

玄鷙幾乎想都不想,早已掐動劍訣,青淵雙劍一飛而出,化爲兩道數丈長青虹聲勢驚人的劃破虛空直刺化蛇獸王頭顱上的兩隻巨眼。

果然,在玄鷙詭計之下,獸王頭顱一轉,三對肉翅急忙一揮,竟把滿洞綠色光影仿若實質般的一引而回,形成一面綠色影壁擋在了青淵雙劍前面。

玄鷙詭笑一聲,神念一動,對着雙劍虛指一點,“嗖”的兩聲,兩道青虹空中攻擊方向驟變,竟幻化成上百道青色劍影一晃而下。

所刺目標正是巨獸肉翅上的上百隻綠色肉眼。

那獸一見中計,非但沒有發出雷霆般的怒吼,反而一陣怪笑,巨口一張,傳出轟隆隆的巨響之音,音波一震,上百隻飛劍虛影馬上劍身不穩的激盪起來。

嬌妃恩寵優渥 有此間隙,巨獸第一對肉翅空中連拍數下,周身黑氣迅速的翻滾涌動,從中激射出數十條漆黑霧影觸手出來。

這些觸手空中一閃,便各找對象向衆多飛劍一纏而去。

剩餘落空飛劍,亦在巨獸其他四支肉翅的拍打之下,紛紛爆裂開來。

玄鷙見狀眉頭一皺,生怕青淵雙劍在渾天魔氣的污噬之下,靈性受損,急忙大手一揮,把兩隻靈劍一招而回。

緊接着,玄鷙雙指飛輪般虛空一點,剩餘劍影在魔氣觸手即將纏住之際,“砰……”的一聲震響,轟裂開來,迸射出漫天劍氣,那些霧化觸手在劍氣的犀利反捲之下,瞬間被洞穿成了蜂窩,“噗噗”幾聲消散不見了。

“咦?有些意思!”地下殿堂中魔族小獸低呼一聲,顯得略有意外,“想不到此人非但練成了御風術,竟然還懂得飛劍之道。”

玄鷙自然不知,小獸所謂飛劍仙術亦是修仙道門中一門威力甚大的法術,只不過玄鷙初步涉及,外加青淵雙劍培育時間尚短,根本發揮不出飛劍威力的萬分之一。

否則便不會被區區一隻一縷魔族神念控制的普通海獸束手束腳了。

玄鷙見自己攻擊如此輕鬆就被化蛇獸王破了去,不禁面色一怔,這纔有些正視起來。

“人族小子,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否則本座再次出手,便是你等的忌日!”

就在玄鷙思量該如何應對之際,巨獸口中突然嗡隆隆的說起了人話,雖然口齒不清,但依稀能聽的明白。

玄鷙二人還好,宋傑祭師聞言恍若晴天霹靂一般,徹底被震驚了。

“嵐兒,你且在一旁運功調息,我先來抵擋一陣!”玄鷙面視巨獸,口中沉聲說道。

火嵐道:“你且小心,這隻獸王應該是被魔念控制了,只怕還留有許多後手!”

說完,手中法訣一掐,在其頭頂上方又泛起一層水幕護住己身,自顧閉目調息起來。

此時,玄鷙早已催動體內法力,加持了化血功祕術,幻化出三道血濛濛光影出來,光影一閃,分別從三個方向同時攻了過去。

在三道血色人影上空,風聲一緊,三道龍捲颶風呼嘯而起,颶風之中隱隱三條兩丈餘長風龍虛影肆意的揮動龍爪,張牙舞爪的朝化蛇獸王巨大身軀撲了過去。

巨獸看着三道一般無二的血色身影和三條囂張風龍,兩隻提籃大小巨眼猛的一縮,口中低吼一聲,滾滾魔氣從口中一噴而出,三團丈餘大黑色霧球迎擊而上。

風龍面對黑色霧球毫無懼色,四條龍爪隔空一揮,紛紛擊出無數細小風刃出來,夾帶着一股狂暴之意,瞬間把黑色霧球包裹了起來。

“爆!”巨獸口中輕喝一聲,黑色霧球突然炸裂,一根根手臂粗細魔氣空中一凝,就像烏賊觸手般一陣揮舞,幾息之際就把風刃攻擊給掃蕩清除了。

風龍身軀一緊,空中微微一頓,在玄鷙控制之下,再次一揮而上。

地面玄鷙三道血色身影此時已距巨獸身軀不足兩丈之遠了。

玄鷙眸中厲光一閃,其中一道身影渾身血氣一張,兩柄血紅色長劍從其身上激射而出! 兩道劍光剛一離體,就化爲七八尺大小,夾帶腥風血氣疾射而走!

另外兩道血影中同樣各自衝出了一柄血色長劍朝化蛇獸王巨大身軀上斬去。

化蛇獸王雙眸黑珠滴溜溜一轉,口中怪叫一聲,不管三七二十一,三對肉翅互相一拍,霎時間激起層層黑氣巨浪向前方一涌而去。

三道血影連同數柄血色長劍在黑浪拍打之下,“噗噗……”幾聲爆裂開來。

化蛇巨獸一愣,尚未明白是怎麼回事,在其頭頂上空突然又一道血色人影閃現而出。

人影周圍一層青色風幕高速旋轉着,所有魔氣在風幕的犀利席捲之下紛紛向四面八方翻騰過去,幾息之際,巨獸無毛頭顱就暴露在了玄鷙面前。

玄鷙衝其詭異一笑,雙手一揮,兩隻血色巨拳便“轟隆隆”的衝其頭骨天靈蓋砸去。

巨獸一驚,這才明白適才三具血影化身竟然沒有一具是玄鷙本體,就連那幾柄血色長劍也是玄鷙施出的障眼之法,至於其本體不知何時早已躲藏了起來,反趁巨獸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三具分身上時,突然出擊。

大驚之下,巨獸一聲怒吼,慌忙聚起頭頂魔氣,妄圖抵擋,但說時遲那時快,玄鷙厲嘯一聲,血拳攻擊速度在化血功祕術加持之下更加快了三分。

“嘭、嘭”數聲巨響,化蛇獸王頭顱一歪,竟真被玄鷙擊打的有些眩暈起來。

拈君香 就在這時,此獸巨體之下地面岩石陡然一聲爆響,一道碧綠色光影從中飛射而出。

光影周身嗤嗤作響,赫然是一道無形劍幕,劍幕所過之處,渾天魔氣直接被一分爲二。

劍幕中心碧妖小獸一對幾尺長墨綠色厲爪散發着陰森寒光。

“嗖、嗖、嗖……”

小獸雙臂一抖,瞬間擊出十幾道綠芒劍氣,從獸王體表黑霧中一穿而過。

“嗚嗚……”

獸王巨大身軀似乎感覺到了陣陣劇痛,巨口悽慘厲鳴了幾聲,六翅巨尾突然暴走起來。

蠻力橫行之下,玄鷙身軀一個趔趄,本來揮出的雙拳急忙又撤了回來,手中法訣一掐,身影倒轉,快速瞬移到了山洞一個隱蔽角落。

碧妖小獸雙目往巨獸身上一瞅,在原地滴溜溜一轉,再次沒入了岩石之中。

這一些列攻擊看似複雜漫長,實際上不過幾個呼吸間的功夫。

另外一處,三條風龍在魔氣觸手的纏繞之下,再難進分毫。

玄鷙雙目一眯,十指掐訣,“轟、轟、轟”三聲悶雷巨響,風龍身軀如天女散花般化作一柄柄尺許長風刃向周身魔氣飛快斬去。

幾個回合,那些魔氣觸手就在無數風刃的席捲之下蕩然無存了。

這時,化蛇獸王體表的黑色霧氣伴隨着魔氣觸手的消逝明顯變得稀薄了幾分。

“原來如此!”玄鷙目睹此景變化,似有所悟。

透過黑霧,再向化蛇獸王望去,其體表膚色已經漸漸變得碧綠起來。

“碧妖血毒?”獸王身上一股無形神念往體內一查,奇怪的低語了一聲。

“哼,區區一隻小妖,也敢在本座面前撒野!”化蛇獸王對其體內劇毒非但視而不見,反而雙翅一拍,嘎嘣聲響,在其胸前凝聚出一對兒蓮藕粗細的短臂出來,十隻手指一兩寸來長,看起來好不袖珍。

“開!”獸王十指飛快結印,口中低喝一聲,其頭顱中間緊閉之目在其法訣催動之下,一睜而開。

此目足有雞蛋大小,瞳孔呈墨黑色。

此目一開,蛋丸大小瞳光一縮,一道黑色光柱激射而出,忽然攻向了牆壁岩石中的某處。

“不好!”玄鷙暗叫一聲,單手虛空一抓,一枚直徑幾尺大小的風球,被其一拋而出。

“嘭”的一聲,風球、光柱猛的一陣撞擊,爆發出一團刺目炫光四射開來。

玄鷙神念一動,岩石中綠色光影一閃,碧妖小獸幾個縱躍,重新跳到了玄鷙肩頭。

化蛇獸王中間一目明顯具有類似天眼通的大神通,可以窺破碧妖的地遁術,再讓其躲藏起來偷襲,已然於事無補。

巨獸鼻中冷哼一聲,道:“既然只會耍些小花招,那就去死吧!”

語畢,此獸十指飛快掐訣,體表黑氣再次一凝而聚,呼隆隆聲響,黑氣翻滾之下,從中衝出一頭漆黑蛟獸出來,數丈大小,頭生雙角。

此蛟口中一聲龍嘯,巨尾一擺,張開甕口就朝玄鷙猛咬了過去。

玄鷙見狀詭笑一聲,喝道:“來的好!”體內後天元氣珠在其催動之下,一股強大氣息從其體內毫無保留的散發而出。

瞬間,在其胸前瞬間凝聚出一個七八丈大小的巨型風團,風團之中,一龍兩虎交互翻躍,顯得興奮異常。

化蛇獸王咋一見風龍風虎,心中咯噔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