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溫諒當然不會想到,會是那一晚跟左雨溪的激情夜戰埋下的禍根!

「都怪我,都怪我……」

雨婷看著溫諒腿骨上烏青的一片,差點眼淚都要出來了,仰起頭羞愧的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你踢我一下好了……」

這話說的充滿了孩氣,溫諒撲哧一笑,低頭看去,道:「老師,您幾歲了?又不是小孩過家家,你打我一下,我再打還回來……呃……」

溫諒後面的話戛然而止,饒是以他的定力,也在這一瞬間,gǎnjào到了shme叫做蠢蠢欲動的滋味。

此時的溫諒正坐在椅上,雨婷屈身蹲在他的身前,從這個角度看下去,正好透過連衣裙的領口,將裡面的曼妙風光一覽無遺。吹彈可破的白嫩擠出一道深深的溝壑,高聳的堅挺似乎在驕傲的告訴視線的主人,這裡有多麼的誘人和美好。更由於剛才扶持動作過大的guān,內里淺色的蕾絲罩罩下滑了ydǎn點,似乎能透過蕾絲看到一處驚艷的嫣紅。

雨婷的蹲姿,是左腿跪地,右腿彎曲,所以裙也在忙亂滑到了右邊大腿的根部。棉紡的布裙再也遮掩不住修長**的雪白肌膚,甚至連那方寸絕妙處的美景,也不過是堪堪褶皺成了一個三角的形狀,勉強méyou暴露在空氣里。

溫諒的腳被她抱在手,正好擱在了右腿的肌膚上,那種絲滑如綢緞的gǎnjào,比任何春藥都能刺激男人的荷爾蒙。不過僅僅這樣,溫諒還能勉為其難的按住性,可雨婷微微揚起的俏臉,梨花帶雨,不勝嬌羞,是他從不曾見過的軟弱和迷人,幾乎瞬間就能激起男人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暴虐的**,呼嘯而來,澎湃而去。

雨婷gǎnjào到溫諒的目光urán變得熱烈起來,連鼻息都開始有些粗重,一低頭看到zj的姿勢,mǎshàngmngbá過來怎麼回事,臉上一紅,剛想把裙拉下來,可手還沒動,目光又落在那片腫起的烏青之上。

溫諒同時驚醒過來,乾咳一聲,往回縮了縮腳,道:「好了,沒事了,老師你起來吧!」

雨婷微微咬了下紅唇,fǎngfo下定了決心似的,不僅méyou鬆手,反而把溫諒的腳往懷裡拉了拉,卻一下頂在了大腿根部,道:「還這麼青,怎麼會沒事?你別動,我幫你吹一吹!」

說著慢慢的俯下頭,湊到溫諒的腿邊,對著烏青的腿骨,輕輕的吹了一口氣。(未完待續……) 溫諒獃獃的看著雨婷俯下身,將紅唇僅離了數寸湊到了自己的小腿邊,如蘭似麝的淡淡清香撲鼻而來,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正猶豫間,腿上忽的一癢,卻是雨婷垂下的青絲沾到了皮膚,下意識的動了動,放在雪白大腿盡頭的腳尖突的一探,恰好頂在了那無數人夢寐以求的桃源聖地,就算有襪和裙角的阻擋,也能感觸到那裡傳來的一陣濕熱和柔軟。

「嗯……」

雨婷幾乎同時從鼻端發出一聲低吟,握著溫諒小腿的手猛的一緊,指尖差點都要嵌入肉里。可憐溫大叔也徹底傻了眼,硬是忍著疼不敢吭聲,剛想不動聲色的將腳尖挪挪地方,不妨雨婷微微抬頭橫了他一眼,眼波流轉,欲語還休,白玉似的手指撩去長發到了耳後,聲線都有些微的顫抖,卻又故作鎮定的道:「別亂動,受傷了還不老實……」

天地良心,溫諒是真的想老實,但此時此刻的雨婷羞意尚在,卻偏偏媚態橫生,加上蹲跪於地,跟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老師形象反差極大,而身體的曼妙曲線也因此被盡收眼底,再有腳尖處傳來的妙不可言的觸感,竟忍不住又輕輕的勾了勾腳趾。

這一下比不上剛才無意為之,那被裙裡面的貼身衣物緊緊包裹著的不知深淺的徑道,向上賁起的溪谷,連帶受力之後微微沉陷的痕迹,都清晰的通過足部的神經系統抵達到了腦海深處,就如同在**的海洋里投入了一顆原彈,震起滔天的巨浪,不僅打濕了雙眼,也淹沒了最後一點理智。

雨婷渾身一顫,面頰染起一層層的紅暈,強作起來的淡然自若頓時潰不成軍。儘管如此,她也沒有生氣更沒有躲開,只是纖細的手指仍緊緊握著溫諒的小腿,在那烏青處的周圍無意識的輕輕滑動。

溫諒的鼻息越來越重,手不知何時按在了雨婷的肩頭,極其溫柔的輕撫著她的長發,可那隻橫在從來無人敢侵犯的禁地的腳尖,卻隔著裙在一下下做著有規律的蠕動。

「嗚嗚……」


僅僅持續了三五分鐘,雨婷死死的咬住下唇,從喉嚨深處發出到了極致的哀鳴。雙腿猛的夾緊,身卻驟然一松,整個人幾乎軟綿綿的趴在了溫諒腿上。凌亂的髮絲遮了半邊俏臉,但那從肌膚透出的點點緋紅,卻彷彿在告訴世人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

陽光斜斜的穿過窗紗,將辦公桌前的一對男女映出了交疊的倒影,青澀夾雜著成熟的味道,借著裙角翻起時那微露於外的玉骨冰肌,勾勒了一道讓佛也動心的風景。這樣的畫面如果能完美的呈現在畫家的筆端。一定會比任何一副享有盛名的春宮圖都來的曖昧和誘惑。

誰也想不到,一向端莊大方的雨婷,會和自己的學生,在辦公室里上演這樣不是**卻勝似**的激情一幕。

當那遏制不住的春潮慢慢消散。窗外依稀聽到課間操結束后才會有的嘈雜和紛亂,溫諒的眼睛也逐漸清明起來,理智重回大腦,可以他的急智。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一時間也無法找到合適的理由來排解此時的尷尬氣氛。

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就可以褻玩自己的老師?這一次跟上次不同,上次事急從權。被人堵在了桌底下,一切還算是情有可原。

可今天呢?

「老師,對不起,這是意外……」

不過始終沉默不是辦法,聽聲音課間操已經散了,其他老師說不定馬上就會回來,要被當場逮住,那麻煩可大了。不如先道個歉,然後再尋法開解一下,雨婷是聰明人,總不至於因為這件事搞的兩人成了陌路。

後面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雨婷已經起身,垂著頭背對溫諒,雙手按在桌上,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能站穩腳步,低聲道:「你走吧!」

溫諒還想說兩句寬慰的話,畢竟這樣一走了之也不是個事,雨婷的聲音帶了點哀求,道:「溫諒,你先走吧。」

溫諒猶豫了一下,終是默然離去,這個場合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還是等放學后找個機會再好好談一談吧。

其實溫諒早就隱隱察覺到雨婷這段時日似乎在有意無意的疏遠兩人的關係,可不知為什麼今天面對自己的無禮舉動,沒有一點劇烈的反抗。但到了這會,他分明感覺到,如果這次不處理好的話,不會再像上次那樣輕鬆過關,很可能就此失去雨婷這個人。

拋開那些男人都有的齷齪心思,他更喜歡的是那個身為師長和朋友的雨婷,要是因為今天突然精蟲上腦而失去了她,溫諒怎麼也不會原諒自己。

剛走出辦公室,就看到黃梅一邊哼著歌,一邊吃著鍋巴往這邊走來,溫諒暗道一聲僥倖,不過今天沒心情跟她打屁,視若不見的準備擦肩而過。

「喂,眼睛長屁股上了?沒看到這有個活人呢?」

黃梅一把拉住溫諒的胳膊,眼睛瞪了起來,臉上的小雀斑透著可愛。溫諒順勢鞠了個躬,滿臉嚴肅的道:「黃老師好,黃老師萬壽無疆!」

黃梅嚇了一跳,踩到狗屎般跳開兩步遠,然後驚疑不定的看著已經走遠的溫諒的背影,喃喃道:「吃錯藥了?」

不過她大大咧咧的性,轉瞬拋到了腦後,一推辦公室的門,叫道:「雨婷,校長大人難得開一次大會,你竟然敢不出席,我太崇拜你了偶像!」

回到教室,紀蘇等人還沒有回來,想起剛才的事,溫諒難得的有了點心煩意亂的感覺,從抽屜里掏出那本英版的《追求卓越》,準備隨便翻看一下穩一穩,紀蘇從教室外面走了進來。

剛一坐下,美目微微瞄了他手的書一眼,低聲道:「還沒看完呢?」

「最近也沒時間看,」溫諒聳聳肩,無奈的道:「天天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很少聽到溫諒會有這樣抱怨的語氣,紀蘇扭過頭,仔細盯著他的臉,柔聲道:「是不是有什麼麻煩了?」

溫諒小吃一驚,對紀蘇的敏銳咋舌不已,道:「沒了,只是這麼久不下雨,覺得氣悶罷了。」

紀蘇對溫諒在外面的那些事業其實充滿了好奇心,但溫諒不願意說,她也不會刻意去問,自然也不會揭穿他轉移話題的小把戲,淺淺的一笑,道:「好像明天預報有雨……沒關係啊,書總是放在這裡的,等什麼時候有閑暇了,或者想起來了,再翻出來看看,感覺也挺好的。」

書尚如此,人何以堪?

紀蘇從來不掩飾她對溫諒的情意,那次表白被拒絕之後,仍一如既往的默默站在意人的身旁,不曾後悔,也不曾離開。

溫諒微微嘆了口氣,再次轉移話題,道:「對了,老師課上說的那個全國物理競賽,你要不要參加?」

「我的物理成績差的遠了,哪裡有資格去參加這樣的比賽?倒是你呢,要不要去?」

溫諒打了個哈哈,道:「聽說還得集培訓,我就不去受那個罪了。「

一作為省市重點高,物理尖生自然多不勝數,挑幾個人出來難度不大。但為了應付競賽的高水準,學校還要求參賽的學生必須在每天放學后參加校方的特訓,所有參賽選手集一起,上兩個小時的課,周周日也得加餐。

如此不近人情,除了姬曉玲程海軍這樣的學霸,也只有屈服於老師淫威的人才肯去參加,溫諒當然不屬於這兩種人的任一種,所以聽過就算,沒往心裡去。

不過到了下午,物理老師最終確定的名單赫然有溫諒的名字,溫大叔急忙舉手,道:「楊老師,是不是搞錯了,我沒報名啊?」

楊老師有個綽號,叫甩頭羊,有一縷(注意是一縷,而不是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這縷長發從左耳繞過禿禿的額頭,然後在右耳處打個結纏到了腦後。也就是說,以楊老師的百會穴為間線,腦袋前面這部分其實是寸草不生,全依賴這一縷不知是不是施過肥才瘋長的頭髮來撐門面。

要是單單這樣,倒也無所謂,頭髮問題人到年都會遇上,可楊老師有個愛好,每次講課講到激動時,又恰巧長發不聽話的掉下來,便會以手扶發,狠狠的往腦後一甩,極其的風騷。

有一次正上課呢,楊老師的老毛病又來了,頭髮和腦袋同時瀟洒的后甩,卻忘了身後角落裡高懸在半空的電視櫃,鬢角以不可計的加速度跟櫃角來了一次能量碰撞。

結果呢?

鐵櫃啊,竟生生的裂了道口,楊老師的腦袋瓜僅僅付出了一星期紅腫的代價,可謂完勝。由此「甩頭楊」的大名,在一無人不知。

「沒報名?」

楊老師的飄逸長發啪嗒掉到了鼻上,他面帶冷笑,乾脆連手都懶得動,腦袋一甩,頭髮就乖乖的重新回到了腦後:「我知道你沒報名,不過章校長開會的時候特意交代了,每個班級的物理第一名必須參賽。溫諒同學,雖然開學到現在我見你的次數還沒我的頭髮多,但你要明白,有多大能力,就要承擔多大的責任!」

溫大叔差點嚇死,屁都不敢放,灰頭土臉的坐下了。(未完待續。。) 被抓了壯丁的溫諒十分蛋疼,zhdào這事跟楊老師說沒用,不等放學就去了校長辦公室,正好將章一晗堵在屋裡。對這個溫秘書長的兒,章校長也是比較頭疼的,和顏悅色的聽了他的來意,笑眯眯的道:「這個是好事嘛,說明溫諒同學你的成績得到了老師和同學們的一致認可,再說代表一出賽即是你的榮譽,也是學校的榮譽,我看還是不要推脫……」


「校長,我真的覺得zj實力不行,怕給一抹黑……」

話沒說完被章一晗笑著打斷,道:「我可是聽別的老師提過你很多次,腦瓜靈活,聰明,學習有方法,做shme都事半功倍,就不要太謙虛了嘛」「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溫諒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以他在學校里的作風,恐怕別的老師來校長這邊告狀的多,誇獎的少,哪裡聽不出章一晗的言外之意?腦瓜靈活說明不安分,學習事半功倍,說明遲到曠課太多,人家好歹是一的老大,話不能說的太mngbá,翻譯過來就是你小天天搞nàme多破事,我該擦的屁股都擦了,該頂的雷也頂了,這一次就老老實實的聽哥的吧!

溫諒苦著臉,還待再爭取爭取,章一晗臉色一正,倒也威嚴畢露,道:「溫諒啊,你要zhdào,這次全國競賽是省教育廳親自發,市局也特地開了一次大會,要求各學積極響應,一定要組織最優秀的學生參賽。你bjng是高一的年級第一,左局長也多次關心過你的學習,要是報上去的名單沒你的話,我怕那邊不好交代啊。」

溫諒這才mngbá,為shme章一晗一定要他參加,原來是為了拍左雨溪的馬屁。要zhdào這種全國性的競賽不僅僅是一次極好的鍛煉,成績突出獲獎的話高考shhou都有加分,所以不管學生本身樂不樂意。家長們都打破了腦袋想讓孩參賽。也是基於這個原因,章一晗zhdào左雨溪對溫諒比較關注,又有些了解溫諒的疲懶性,才屁顛屁顛的下了道各班第一必須報名的行政命令。

話說到這個份上,溫諒真是欲哭無淚,他固然有無數的法讓章一晗俯首聽命,可zj好歹也是一的學生,面對校長不好太放肆。尤其人家如此苦口婆心的解釋說明,姿態yjng放的很低了,你再蹬鼻上臉。說到哪都說不過去。

「好吧,我聽章校長的,不過我能不能不參加每天的集訓?」

溫諒打的算盤是反正也被糊弄去參賽了,只好將錯就錯,等著進考場就行,不用天天跟上班似的再去集培訓跟一群學霸呆一起,能有shme樂趣,再說他也沒那個shjān。

章一晗沉吟一下,bjng看著溫秘書長和左局長的面。不能逼迫太甚,道:「也行,周一到周五晚上的就不用來,但周和周日必須參加。你也zhdào競賽的難度太大。不jnháng一些專項題目的訓練,考試的shhou可是很吃虧的。好了,就這樣說定了,我還有事。你先回吧!」

溫諒之前很少跟章一晗打交道,只zhdào此人在教育系統名氣不小。今天一jēchu才發現果然是一個老狐狸,滑不留手。滴水不漏,三言兩語就讓人服服帖帖,不愧是干教育工作的,水平高的很吶!

「多謝校長這一年來的照顧!」

溫諒臨走的shhou特地恭維了一句,章一晗微微一笑,道:「溫諒同學,我也得謝謝你支持學校的工作!」

從校長辦公室出來,放學的鈴聲同時響起,溫諒沒再迴轉教室,想了想跟雨婷今天發生的那些,不管是情不自禁一時失控,還是因緣巧合馬失前蹄,總不能再裝作若無其事,猶豫了片刻,掉頭去了外辦。

外辦里空無一人,老師們應該都走了,溫諒輕舒一口氣,也不知是如釋重負,還是悵然若失,反正心情有點複雜。

對雨婷,他當然充滿了好感,偶爾也會被她的麗色所迷,做出一些不太符合理性的舉動。尤其兩人間曾發生過很曖昧的guān,溫諒還撞見過她洗澡時**的玉體,可問題在於,雨婷不僅僅是他的老師,還是左雨溪的姐姐。

溫諒從不是正人君,但也不是被**充斥著腦海的好色之徒,不至於意淫著shme姐妹雙飛的好夢,所以單此ydǎn,就是很難越過的大山,也讓如何處理兩人的guān變得難上加難。

車到山前必有路,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溫諒嘆了口氣,掏出手機給李勝利、司雅靜、談雪分別打了電話,約好見面的地點,又回頭看了眼那張辦公桌,上午的那一幕似乎又重新回到了眼前,那膩靡的喘息,潔白的大腿,心口竟微微一盪。

和李勝利等人見面,是為了青河豆漿即將開展的宣傳活動。鑒於央廚房正式投入使用,且經過段shjān的磨合,運轉基本正常,大規模擴展的時機終於到來。

為了這一天,已苦苦等了一年!

四人在一家茶社碰了面,溫諒méyou交代太多,只是聽了三人的彙報,便放權交給他們去做。現在的青河基本是三分天下,李勝利抓全局,司雅靜管生產,談雪負責市場,三人配合默契,合作無間,在溫諒和寧夕都逐漸淡出的日里,不僅méyou畏縮不前,反而採取各種手段積極開拓市場,ongguo加強內部管理提高工作效率,改進食品工藝降低生產成本,整合信息資源簡化配送流程,並在門店形象、微笑服務、意見反饋等多方面做到了精益求精,更上層樓,並深入貫徹3s主義(3sprncples)簡單化、標準化、專業化的基本原則,公司人心穩固,幹勁十足。所以面對快又多連鎖餐飲公司的咄咄逼人的攻勢,非但méyou落在下風,反而始終保持著領先地位,在青州市場具有極佳的口碑和辨識度。

但這些還遠遠不夠,溫諒想要的青河,不是一地一隅的稱王稱霸。不是一省一市的小打小鬧,而是在未來能承擔起式餐飲走向shjè的重任,成為不遜色於百勝集團那樣的龐然大物。

當然,這只是leduwo和目標,如今的青河僅僅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螞蟻,但螞蟻只要邁出了第一步,終究會變成萬里長城!

「……五月份,將繼續加快在青州的開店步伐,爭取在五月底達到二十五家,基本輻射全市全區。不留死角。」

「……同時將啟動青州、關山、靈陽三地城市群戰略,準備用兩到三個月的shjān分別在關山和靈陽各開十家直營店。」

「……央廚房進一步加快研發進程,結合關山和靈陽自身特色,開發適合當地民眾口味的食品。」

「……店鋪選址和人員培訓都嚴格按照公司規定的程序,以三十萬人口為基數,兩萬人流量為標準,兩個鐘頭車程為半徑的商業、居住圈為首要選擇。」

等眾人依次做了介紹,李勝利補充道:「另外,還要加強宣傳和營銷。bjng青州是我們的主場,可以靠著人與人間口碑相傳來慢慢打開知名度,但到了關山和靈陽,未必有這個優勢。也未必有這個shjān。溫少,這是上次按你吩咐由市場、企劃、廣告等部門聯合做的近期推廣活動方案,康晟和毛麗華可都是拼了命了,你過目一下……」

溫諒接過來大概翻看了一遍。點點頭道:「不錯,電視報紙戶外三位y,聲勢至少造出來了。尤其這個『迎五一、十店促銷酬賓』配合馬車巡遊更是可圈可點。不過思路還是太狹窄了,這一次我們不僅要在青州打響名頭,最重要的是給進軍關山和靈陽鋪路,所以廣告投放不僅要在市區,還要到省級媒體去,比如江東省一台二台的黃金時段,大可以去談談看……」

李勝利在溫諒開口的shhou,yjng從兜里摸出一個筆記本,然後是上衣口袋裡從不離身的鋼筆,飛快的將他的話記了下來。這倒不是諂媚,而是多年養成的習慣,尤其上衣口袋插鋼筆這種鄉鎮企業家最常見的做法,曾讓溫諒批評過幾次,可一時就是改不了。

談雪雖然現在只是市場部的經理,但李勝利有意給她多加擔,宣傳這部分基本也交給她負責,聽溫諒提出了建議,忙自我批評道:「是我工作沒做好,考慮的不夠周到。」

溫諒可不願意生意越做越大,卻跟曾經的朋友越來越遠,這也是他不去公司而在外麵茶社跟三人見面的原因,笑道:「集思廣益,我也是在你們勞動成果的基礎上拾遺補缺,有句話怎麼說,這叫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眾人都是一笑,司雅靜經過這些時日的磨練,氣質更勝從前,舉手投足ol范十足,道:「省台那邊要價怕是……」

溫諒大手一揮,道:「讓毛麗華去談,以她的能力和人脈,談一個合適的價格絕對不成問題。況且真的要價高也沒shme,這個錢省不得,廣告一響,黃金萬兩,咱們不說每天開進省台一輛桑塔納,開出來一輛賓士,至少也是開進去一輛自行車,開出來一輛摩托車吧!」

靈曲酒的姬昌去年剛拿了標王,正是春風得意的shhou,有人問起標王的感受,他那句每天開進央台一輛桑塔納,開出一輛賓士的豪言壯語,很快便流傳於世。所以溫諒借來打趣,頓時引起又一陣鬨笑。


不過聽到溫諒欽點毛麗華,還是讓李勝利忍不住道:「毛麗華還真是跑廣告的最佳人選,交際應酬駕輕就熟,說話辦事面面俱到,真服了你和寧總了,當初怎麼一眼就zhdào這是個人才呢?」

寧夕能在一談之後親自提拔毛麗華擔任廣告部的經理,說明她的眼光超乎尋常的犀利,而溫諒更多的是佔了重生的便宜,zhdào毛麗華前前後後的一些事,所以聽李勝利發自內心的激贊,略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他臉皮夠厚,哈哈一笑,道:「錐入囊,不掩其利,是金總會發光的嘛!」

一番話更是說的李勝利高山仰止,溫諒怕他再拍馬屁,忙繼續上一個話題,道:「要是在省台播,你們原先的方案就有點不適合,寥寥幾張靜態圖片加一句廣告語,顯得單調又寒酸。我的意見,最好還是請專業的製作團隊,設計腳本和場景,拍攝一條精美的電視廣告,在各大媒體輪番播放,效果應該會更好,也更震撼!」

李勝利為難道:「這個其實我們也考慮過,只是青州缺乏這方面的資源,關山那邊諮詢過,價錢高不說,樣片的質量也好不到哪去……」

溫諒早有打算,道:「拍攝廣告的事交給我來辦吧,你們抓好其他方面的工作,注意協調配合。對了,我最近會留在青州,有事多溝通。」

正事說完,溫諒看了看錶,道:「shjān也不早了,大家都忙,就不留你們吃飯了,散了吧!」

等到了茶社外面,李勝利開車載著談雪先走,司雅靜本也準備乘車離開,卻被溫諒留了下來,美其名曰順路,其實大家都心照不宣,不過沒點破罷了。

司雅靜坐進豐田車裡臉紅紅的不說話,溫諒知她臉嫩,手放在她的大腿上,笑道:「沒事,他倆要敢笑話你,我給他們小鞋穿!」

司雅靜白了他一眼,溫諒的手yjng悄悄的探進裙,來到一個溫軟緊湊的所在,輕輕的動了起來。司雅靜微微一蹙眉,紅唇微張,細細的碎牙幾乎咬破舌尖,臉上露出又羞又霉的動人表情,隔著裙按住了溫諒作怪的手,低聲道:「別,別在這……」


溫諒今天一直在苦苦壓抑的慾火騰的冒了上來,上午跟雨婷那一番足下運動其實早已引起他無盡的遐思,只是用無上定力死死忍住了。這shhou看著身邊這個可以任他予取予求的尤物少婦,自然不用再委屈zj。收回了手,開車直奔酒店而去。

也是在這shhou,溫諒決定明天就去買房!(未完待續……)

ps:感謝西伯利亞南洋兄的萬字打賞,鞠躬感謝。感謝所有投月票的兄弟,急需大家各種支持,還望不吝鼓勵! 雨打芭蕉,一夜風流。

溫諒不知是不是受雨婷的刺激過甚,還是最近跟司雅靜顛鸞倒鳳的機會太少,身體強壯的渾不似一個人類,直直要了司雅靜三次才放她沉沉睡去。

等天光微亮,司雅靜從酣暢淋漓的夢醒來,映入目的不是清晨的第一縷陽光,而是溫諒略帶揶揄的壞笑。


「醒了哦……」

司雅靜向來的生物鐘都很準時,每天點半必定會醒來,要不是昨晚被溫諒折騰的太厲害,又怎麼會睡到現在呢?不過她也zhdào不能接這個話頭,不然還不知要被這個惱人的傢伙怎麼收拾呢,剛準備坐起身,卻只覺渾身酸軟無力,èbé是腰臀處更是酥麻一片,fǎngfo被硬板拍打過yyàng」「小說章節更新最快。想起昨晚某人採取的后入姿勢,不肯憐惜的死命衝撞,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溫大叔還不知zj造的孽,被懷玉人海棠春睡足的媚態勾的心頭火起,掀起被,見那露出來的雙峰如筍般的堅挺,形狀優美可愛,尤其那ydǎn凸起非但méyou婦人難看的褐色,反而比起年輕女孩更加的粉嫩嫣紅,手指伸了過去,輕輕攆在掌心,調笑道:「還有奶喝méyou?」

司雅靜大羞,卻強忍著低聲答道:「早一年就沒了,你想喝也沒得喝……」

這就是少婦獨有的迷人之處,不像少女那般羞澀矜持,絲毫不懂得閨房情趣,又不是另一種如狼似虎的極端,純放蕩而不知節制,偏偏是羞帶澀,嬌帶媚,欲拒還迎,妙不可言。

「我不信,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還是讓老公親自驗證一下。」

溫諒說著就要俯身低頭,司雅靜本就沒幾分力氣,這一弄更是嬌喘吁吁,無力反抗,在迷離之際,下意識的問道:「幾點了?」

「七點多,還早呢……」

司雅靜卻猛的坐了起來,一臉焦急的道:「圖圖八點得去幼兒園……「

天大地大,méyou孩的學業大。何況喝奶這點小事?溫諒當即住了口,和司雅靜匆匆穿好衣服,一路開車飛奔至家。到了小區樓下,溫諒留在車內等,大清早的總不能授人以柄。司雅靜自行上樓,過了半個小時,打扮的跟小公主似的圖圖嘟著小嘴跟在她身後走了下來,兩隻胖乎乎的小手不停的揉著眼睛,一邊打哈欠一邊嘀咕著shme。一副不情不願的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