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源天教這邊,羅墨還在不慌不忙的整理教內事務,將各殿各宮管轄的事務都劃分清楚,將來不同派系之間若是起了矛盾,也好依著規矩來。

先說斷,后不亂。

同時讓整理源礦開採的各項事務,讓學習源術的弟子進行實踐。

還有就是重中之重的傳經。

兩部帝經的傳承是大教根基,重中之重,所有人都無比興奮,緊張,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和自己推薦出來的優秀年輕子弟絕對不會外泄經文。

他們甚至恨不能自己給自己刻下一個靈魂死咒來證明自己,一旦人經分離十米就自動爆炸。

但羅墨並不在意泄密不泄密的事情,沒讓他們這樣做,反正是人族最古的兩部經文,若是哪天像道經一樣泛濫,也算是不讓太陽聖皇和太陰人皇道統失傳。

羅墨將兩部聖人經文拿了出來,作為正式弟子修行所用,而兩部帝經,則是優秀弟子和門中長老修行所用,需要一些考察,擇優來修行。

傳經了道之後,他坐關參悟玄法,修行兩個月後留下一句話便飄然而去,讓其他人好好看家,臨走的時候擼了一把大貓,讓它聽話。

金雷虎表示很淦,翻了個身繼續打盹。

……

羅墨去往了天外,半日後,渡劫歸來。

他在剛剛的天劫中找天劫大帝們充電了一波,順便從人形閃電的自己身上找了找異象和神形結合的靈感,這兩者一個號稱道的肉身具象,一個號稱法的極致演化,它們的結合被羅墨再度往前推了一步。

不得不說,天劫烙印自己倒是個不錯的主意,跟自己戰鬥的話往往能更快的完善自己的法,因為天劫更新了羅墨的道與法,與時俱進,這讓羅墨可以面對面的看清自己的缺點,而且還能在實戰中更深刻的認知。

嗯……要是能弄一個可以時刻和自己交手的修鍊設施,想來一定會很有幫助。

從天外歸來,羅墨降臨在東荒南域,徑直回搖光,沿途弟子和太上長老都被他的氣勢所驚,彷彿面對洪荒猛獸,儘管沒有針對他們,但是那股壓迫性的氣息盤繞。

因為這個時候羅墨的遮天法已經是仙台二重天,成為了一名大能,各教主聖主也不過在這一境界。

而他又是被人熟知擁有神禁的天才,進入這一領域,天下教主聖主無人可敵。

當然,某個新出現的教主例外。

他帶著一身的光環回歸,耀眼而奪目。

搖光,你們的聖子回來了。

李道清出來迎接,欣慰的看著這位搖光的未來,他已經成長為參天大樹,比自己更強大,更可靠。

「你已成為大能,這位子,我可以放心的傳給你了。」

李道清早就想卸任了,把位置交給江離他很放心。

然後就自己專心修鍊去,寄希望於在壽元耗盡血氣乾枯之前還能突破境界,斬道成王,延長壽命,看一看王者的風景,甚至奢望一下成聖。

畢竟門內其它事少的太上長老已經研究過了太陰太陽同修之法,很有效果,仙台強大,突破斬道關卡的概率就又能提升了幾分。

「好。」

羅墨答應下來,知道老聖主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斬道,去突破境界了。

而且羅墨感覺他成功的概率很高,因為他一輩子卡在斬道關卡之前,又身兼聖主之責,此時放下包袱,可以順便將這個包袱斬去,成就王者之尊。

消息傳出,許多在外磨礪探險的搖光弟子都趕了回來,葉凡也從外面趕回來,聽到羅墨要成為聖主的消息跑來驚訝的問:「你的修行速度也太快了吧?」

「還行。」

「哎,你現在仙二第幾個小台階了?」葉凡悄悄問。

「第三個。」

積累深厚,因此一突破就飆升了,這種飆升未來還會繼續。

「……」

葉凡感覺自己想要追趕羅墨有點難了,不是說修鍊越往後面越難、越往後面越耗費時間嗎?每一個小境界都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結果羅墨還是在用坐火箭的速度提升境界,差距完全沒有縮小。

「兩百年後黑暗動亂,不修鍊到可以和至尊過招,我心不安吶。」

被羅墨這樣一說,葉凡也有了些緊迫感。

確實,至尊狩獵收割血食的黑暗未來太殘酷,沒有實力,就算他們現在空有數千年壽命也活不過二百年後的動亂。

他已經很努力了,這段時間到處想辦法賺錢,還真給他弄到了一些好東西,尋到了一些寶地,找到的東西足夠他將三百六十五個穴竅修鍊圓滿。

對於他這樣的運氣,只修了三十六個穴竅就窮到要當褲子的李瑞羨慕嫉妒恨的說了句狗屎運。

哪有人出門就能撿到這麼多財富的啊!

「我也要努力了。」

雖然他一直很努力,但現在看來,他覺得自己努力得還不夠。

「對了,我弄到了一個東西。」

葉凡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把羅墨帶到聖子殿中,然後取出了自己的萬物母氣鼎,邀請羅墨觀看裡面的東西。

「小心一點,封著一位遠古聖人。」葉凡提醒到。

萬物母氣鼎中,一張一米五左右的四方古卷包裹著一塊巨大的神源。

神源羅墨沒有太大的興趣,就算是神源中封印的人魔他也沒有太大興趣。

人魔,古時同修太陰太陽兩部帝經的修士,實力強大,把鱷祖都宰了吃肉,但這樣一位大聖,在羅墨眼中並不如這張四方古卷珍貴。

他以神力攝出這張古卷,托在手中,感覺像是日月之精華鑄煉而成,大煉寶術都在興奮的顫鳴。

這樣的寶物,是無上奇珍,就連羅墨體內的源天聖則都在短暫的沉寂后一同興奮起來。

仙珍圖,記載了種種地圖,包括九十九龍山內的地勢。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記載著仙界的坐標。

「這個老人家你留著,他也是修太陰太陽的修士,只是出了點岔子。」

羅墨將仙珍圖捧在手中,並沒有多看人魔一眼,「你若是想要回地球,他倒是一張護身符,路過火星的時候可以用他來對付大妖。」

葉凡喜道:「這麼說我只要再找到五色祭壇就能回去了?」

羅墨目不轉睛的盯著仙珍圖,想要研究奧秘,「你還是先修到大能境界再說吧,自己強大才是真的強大,地球的修士也不弱,那個地方有陣紋壓制,能夠修鍊有成的修士實力都不算弱,可別回去之後被欺負了。」

「那肯定的。」葉凡見羅墨捧著這張仙珍圖愛不釋手,便問:「這張圖不是信物嗎?還記錄著別的什麼?」

他只是和那條下黑口的狗子熟悉之後一起去萬龍巢幹了一票,當時差點被太古族抓住打死。

好在陳棺那裡的狠人屍身動了動,震懾住太古族,他和狗子才能平安跑出來。

他也不知道這張圖還有什麼別的用,只是羅墨曾經說過這張圖上有九十九龍山的地勢,還是一件進入九十九龍山的信物。

「這是仙珍圖,記錄坐標用的。」

「坐標?星空坐標嗎?」葉凡隨口問,畢竟他已經有了地球坐標,對其他地方的坐標並不是很感興趣。

「不,是仙域坐標。」

葉凡:!!!

whatsup?

「哪個仙域?」

「還能有幾個仙域?」羅墨將仙珍圖收了起來,「這個給我研究研究,說不定能想到辦法接引仙氣。」

「仙氣?」

說到這個葉凡就不困了,若是一直用仙氣那種高品質元氣修鍊,就算是頭豬都能一路順風的踏入仙台秘境吧?

「還要想想辦法,沒那麼容易的,至少要讓我看到一次仙域壁壘才行。」

羅墨去過的成仙路都沒能見到仙域壁壘,被混沌封堵了前路。

仙域壁壘,仙界元氣是可以泄露出來的,但是生靈要通過就不行了,就算是每一次真正的成仙路開啟,百萬年也只有三人能夠通過。

羅墨暫時也不想進去,他就想仙域泄露點仙氣給他。

大祭祀術?

或許可以通過坐標向仙域祭祀,換來仙氣,就像是長生秘境隨時隨地溝通仙界一樣。

但這也是一條未知的路,兩個世界的仙域不同,能不能夠用這種方法從遮天仙域攫取來仙氣真不好說。

至於說仙界法則……這個就更不好說了,遮天的殘破仙域看起來不像是有這個功能的樣子,它還等著別人去修呢。

姑且研究研究再說,若是能夠成功,他踏入長生秘境的把握就又高了一大截,甚至長生秘境以後的資源也有了,能夠隨時隨地溝通仙界,這才叫長生秘境,不然稍微動用神通法力就消耗乾淨了,太難頂。

羅墨將仙珍圖收了起來,打算好好研究,還要試著去混沌挖路才行。

「我先研究研究,你努力修鍊吧,才剛剛仙一第二個小台階,有些慢了。」

葉凡苦笑,「自從上次得到了你的太陰太陽雙修之法,我光是重修前面的秘境就花了不少時間,還有修血魄秘法,人仙秘法,還有九神形,我倒現在都還有一半的神形只是一個雛形,沒有完善,實在是分身乏術啊。」

「現在還要多一個前字秘。」

羅墨將前字秘以神念教給了葉凡,讓他痛並快樂著。

葉凡現在是抱著一身秘術苦於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根本不能面面俱到,再拖下去連羅墨的車尾燈都看不見了。

但他想了想,還是要修!

九秘,血魄秘法,人仙秘法,太陰太陽,他全都要!

唯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實力同階稱霸,為將來打破八禁天塹踏入神禁奠定基礎。

「對了,難得你在,我想請教下怎麼才能踏入神禁。」

「這是個好問題,涉及到了人體秘境法的本質,不過不能單給你一個人講。」

羅墨看向其它地方,目光穿透了宮殿,看到了自己在這裡的鐵杆支持者們。

「好的我去叫人。」

葉凡趕緊將薇薇,姚曦和李瑞都找來,聽羅墨講神禁。

「人體秘境,自成宇宙,五大秘境齊全后可以讓秘境共鳴,歸一,引導無量神藏之門中的潛能爆發,這便是所謂的神禁了。當然,神禁也不止如此,很多人就算能踏入神禁,短時間內也只有一次,還不能自己控制,要統籌調度潛能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這裡有兩個小技巧……」

小技巧,指善於協調全身力量的大王霸術中的部分精華內容,是協調自身各種元氣,凝練合一的絕學。

神禁也不過是一種狀態,人人都可以開啟這種狀態,只要基礎條件達到就行。

只是這個條件比較難以達到,天劫中出現的少年古皇大帝也不過處在這一領域,可以五大秘境共鳴,引導神藏之門中的潛能爆發,跨入所謂的神禁領域。

而對羅墨來說,所謂的神藏之門修了大本源術便能自己隨意操控了。

古皇大帝開神禁,就像是普通人解開了基因鎖,可以超限制的爆發力量,將自己神藏之門中蘊含的潛能都爆發出來。

關於這方面,研究過『者』字秘理解起來會比較快,因為『者』之秘就是在消耗本源進行療傷,只是一般人根本調動不了,『者』字秘能夠輔助調動。

而修了『者』字秘的人,可以觸類旁通。

但天劫古皇大帝的神禁,也不過是神禁的第二階,可以隨時隨地爆發潛能,做到平常狀態下做不到的事情,並且可以隨意開啟。

普通修士,靠概率隨機的、無法自己控制的踏入了神禁,羅墨將其稱為神禁的第一階段,屬於入門的水平。

可以自己隨時開啟,調動人體神藏之門內的潛能,羅墨將其稱為神禁的第二階段,這一階段,一般來說只有那些有證道潛質的人才能踏入,可以常駐神禁。

而羅墨目前可以說是在神禁的第三階了,能直接越過生死線,一招之內將自己榨乾,耗盡所有,打出極盡絢爛的終極一擊,有多少儲備便能使多大力,橫推天劫中的少年古皇大帝無敵手。

有多少力便出多少力。

正所謂大道至簡,知易行難。

這一點說著容易,做起來就太難了,不然天劫中那些少年古皇大帝也不會被羅墨橫推。

他將自己的理論提了出來,聽得四人眼泛異彩,這樣的內容,古籍中也沒有,神禁領域太過神秘。

「神禁竟然還能分?」

「大道到底有多少台階?無窮無盡嗎?」

羅墨笑笑,「踏入神禁第一階對你們來說不難,你們的基礎很紮實——」

但是在看到師兄李瑞的時候頓了一下。

李瑞臉一黑,知道羅墨說他基礎不夠紮實,「靠,我還差多少?是不是我要將三百六十五個穴竅都修鍊圓滿?」

「這不是修鍊多少個穴竅的問題,你的天賦的確有些落後了,師兄,我建議你買幾片悟道茶葉,多鑽研九神形之法,至少把真龍神凰白虎玄武人仙五大神形修鍊出來,以神形的道意來磨礪肉身,道與身相合,增強潛能,這樣你作為凡體才能更加穩固的踏入神禁。」

雖然被這樣說是凡體有些丟臉,但李瑞知道師弟是為他好,「我知道了,接下來我就以修鍊神形為主。」

「嗯。」

羅墨點頭,他只是關照下師兄,其他人不用,因為根基都足夠穩固,踏入神禁只是時間和悟性的問題。

葉凡就不用說了,比原著強了不知道多少倍,還沒踏入神禁就能靠血魄秘術和人仙秘術跨越八禁天塹而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