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海龍狂吼,張嘴噴出一股藍色的水柱,水柱出口即化爲冰,凝成萬千刀劍,覆蓋住了整個懸崖,誓要將秦羿斬殺成粉碎。

“冥頑不靈。”

“混元盾!”

秦羿此刻擁有了超乎極限之外的力量,同時又有正宗的仙法可依,只是微微一拂袖,一道陰陽八卦盾橫空而現,冰刀如雨,卻是難透分毫。

只這一下,海龍的心性頓時被挫,他終於意識到龍不是無敵的存在,哪怕是後天期,也依然有強如秦羿這種變態的存在。

“要麼死,要麼被奴役。”

這兩種結局都是不他想要的,幾乎是不假思索,海龍身形一扭,就要往深海里扎去。

他決定了,逃入海底,再藏他個千萬年,哪怕是三界覆滅,老死於海底,也好比失去尊嚴,被人所奴役要強。

“想走!”

秦羿並沒有急着去追。

而是漂浮於半空,冷冷的看着海龍遁走。

噗通!

海龍重重的砸在了大海里,直往萬米深處遁去,在漆黑的水底,沒有人能發現他,是他絕對的領域。

“水遁法!”

秦羿微微一笑。

他擁有龍珠,相當於有了避水珠,本身便可在水中輕鬆自如。

此刻,也是有意試試天仙訣中的仙法,當即一掐訣,頓時身子無比輕靈,待落入海中,隨着混元氣的散發,水浪自覺避開他身前一丈。

秦羿藉着海龍身上獨有的氣息,往大海深處閃電一般的遁了過去,那種力量、仙法帶來的體驗,讓他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心情也變的無比輕鬆、自在,大有天地之間任我馳騁之感。 “籲,地獄怎可有如此可怕的修士,好不容易等到血夜躲過天雷渡劫,卻又遇到了這麼一個傢伙,難道蒼天真的不容我於世嗎?”

海龍躲到了自己的水底龍宮中,悶悶寡歡道。

他是想出世的,因爲他以爲後天期再無龍,他便可四海爲尊,不說獨霸後天期,至少在這片海域可以稱王稱霸,自由馳騁,像先天期的敖家四兄弟一樣,建立自己的龍王朝、將血脈傳承下去。

哪曾想一出師夢想便破碎了,這種無奈與痛苦,當真是折磨人。

既然不容於世,他也無處可逃,打,估摸着是打不過秦羿了,只能繼續窩囊的趴着了。

正琢磨着,一道身影如鬼魅般急閃着,海龍還以爲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下一秒,秦羿那張令他憎惡無比的臉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該死!

海龍驚的渾身鱗片差點倒立了起來,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潛入這一片水域。

這可至少有萬米深,百萬年來都沒人能到,這傢伙是怎麼來的?

事實上這地方真的很安全。

有龍珠的四島龍王,可以避水,但沒有秦羿這般高深的修爲,頂天了敢下水千米,便不敢再往深處探。

修爲與秦羿相仿的人,又沒有龍珠避水,如此一來,海龍纔在水底潛伏了這麼久,不被人知。

冷王的替補新娘 而現在,海龍終於明白了,什麼叫踏馬的剋星了。

“陰魂不散!”

“你當真以爲我怕你不成了?”

影后的嘴開過光 海龍往後緩緩退着,兇光畢露,意圖做殊死掙扎。

“你不用怕我,你只需敬我爲主。”

秦羿道。

“我是龍,絕不會爲一個後天期的人所駕馭,你不要做白日夢了。”

“受死吧。”

海龍憤怒至極,百丈身形一舒,在海底掀起滔天巨浪,神力催發到了極致。

“極限龍場,誅!”

一圈藍色的龍氣自他的身上盪漾開來,所到之處,整個海底方圓百里盡皆冰封。

總裁你丫是惡魔 能冰封百里,而且還是在海底這種超高壓力之地,足見龍的實力之橫。

秦羿也不例外,直接被百里冰層給困的結結實實,成了冰雕。

近百里厚的寒冰,看起來已經非是人力所能化解的了。

海龍也是這麼認爲的。

“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的。”

“龍族的冰咒,不是你所能破解的。”

海龍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終於搞定了這個難纏的傢伙。

然而,就在他得意之時,秦羿竟然透過厚厚的冰層,衝他眨了眨眼,笑了起來。

海龍還以爲看花了眼,又湊的近了些,這一次他看清楚了,秦羿正衝他狡黠的笑呢。

大齡未婚 不好!

海龍發出一聲大叫。

咔嚓!

百里冰域開始開裂,緊接着便在巨大的爆裂聲中化爲了粉碎,強大的衝擊力,震的海龍連退了幾百米才穩住身形。

秦羿撣了撣身上的冰屑,一臉從容的走了出來,“看起來,你的龍族冰咒不怎麼好使?”

海龍一拍額頭,暗叫愚蠢。

秦羿可是集齊了四顆龍神遺珠的人,雖然那些龍珠裏蘊含的龍氣,不及當年龍神四祖實力的百分之一,但好歹也是龍神之氣。

而他呢,是龍不假。

但要放到先天期,也就是龍神下面一個普通的軍士,再者他又是剛剛進化不久,其實實力絕非想象中的強大。此刻面對着各個方面都完美壓制他的秦羿,所有的抗爭不過是徒勞而已。

“秦侯,你就不能放過我嗎?就當我從來沒出世,咱們相安無事,可好?”

海龍有些氣餒道。

“我說過,你只有兩個選擇,死與降,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你有你的驕傲,我有我的法則。”

“你別無選擇。”

秦羿無比冰冷的一步步逼近海龍。

海龍一步步的後退着,當退到海底的岩石之後,再無路可退,已近絕望。

“看起來,你還是不服不甘心了。”

“那就讓我打服你爲止。”

秦羿可不是善男信女,雙手結印,一道圓圈自掌心飛出。

以他的修爲,眼下要使用天仙訣必須掐訣,而非像是地獄中使用真法,應心而來。

見到那道圓圈,海龍有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恐懼。

“遁。”

他下意識的就像逃,身形縮成泥鰍般大小,心想着大海浩瀚,隨便與雜魚一混合,誰能找到他?

然而,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愚蠢了。

那圓圈也縮成了小小的光圈,長了眼睛一般,往他死追了過來。

“吼!”

眼看着光圈就要套在頭上,海龍瞬間身形膨脹至百丈,想要擺脫光圈。

不料那光圈也是瞬間擴大至數十丈大小,砰的一聲,就鎖在了他的頭上。

什麼叫仙人,秦羿終於體會到了。

當擁有強大的力量,能夠駕馭凡人難以想象的術法時,便爲仙。

他剛剛用的這道仙法,名叫縛龍索。

在仙界並不稀奇,往往很多弟子外出試煉,遇到深淵、河溝、大海很有可能會遇到野龍作祟,此法便是專門用來對付這種野龍的。

當然,這法威力有限,用來對付敖家龍神一族,如龍神、龍太子之類的,是萬萬不能的。

否則人人都可以化身哪吒三太子鬧到龍族頭上,龍族就沒有生存的餘地了。

“縛龍索?”

“這是先天期的仙法,你怎麼可能會?”

海龍驚惶大叫。

“看來你還有點眼力架,能知道是先天期仙法。”

“這是方寸山的術法,我便是方寸山在如今三界的唯一修士,你若順我,日後我可保你封神,傲視三界,開支立脈。”

“你最好想清楚了,這世上龍不只有你一條,但精通先天期仙法的人,除了廣王便只剩下我。”

“你若不從,我便用縛龍索鎖死你這條孽龍。”

秦羿一念咒,縛龍索急劇收緊,這玩意如同緊箍咒一般,套在海龍頭上,任憑他如何掙扎,都是難以掙脫。

隨着一點點的緊勒,海龍只覺整個頭顱都要炸開了,雙目開始充血,舌頭吐着,渾身龍筋鼓凸着,痛苦的直在地上打滾。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也不手軟,唸咒反而更急了。

他是真下的去手,若是第一次不能教這東西心服口服,日後又如何能駕馭?

當海龍的頭被勒的出血,整個頭顱看起來像是要被一分爲二爆裂的時候,他終於是承載不了這種痛苦,噗通一聲,整個龍身完完整整的趴在了地上。

“上仙,我服了,我甘願爲上仙駕馭,求上仙手下留情。”

海龍發出嘶啞痛苦的哀求。

“你可是真心服我?”秦羿威嚴問道。

“上仙是三界第一人,我怎敢不服,心服口服。”

海龍跪求道。

“既然如此,爲何還不交出龍魄。”

秦羿喝道。

“哎,我交於上仙就是。”海龍知道是難逃秦羿之手了,唯有甘願任爲驅馳,當即眉心一閃,一道藍色龍魄飛了出來。

秦羿單手一抓,印入了自己的印堂。

“此後,你命即我命,我爲你主,你爲我僕,但有違背,我不滅你,天道亦不可饒,起來吧。”

秦羿手一揮,縛龍索散去,海龍戰戰兢兢的站起身,雖然心中仍有萬分不爽,難以適應,但仍是恭恭敬敬的化作了人形,向秦羿請安認主。

“海龍今日得以認主,此後定當安心輔助主人,執掌三界,傲視蒼生。”海龍拜道。

“執掌三界不是我所願,但我功成隱退之日,必定封你爲天下第一龍神!”

“你既然爲我的僕人,我今日就賜你一名,叫秦龍。”

“日後你爲龍神了,你秦氏龍族方可真正取代敖族,成爲世上唯一一支龍神血脈。”

秦羿朗聲道。

“多謝主人。”海龍大喜。

作爲一條龍,他追求的終極目標便是以自己爲本,傳承龍神血脈,現在看來三界之中能對付他的高手不少,不如跟着秦羿,興許還真是個機會。

這麼一想,他的排斥之心大減,心情也愉快了起來。

秦羿微微一笑,這條海龍雖然活了無數年,又是神獸,但由於一直龜縮在海底,卻並沒有什麼見識,換了條脾氣剛烈的,怕是少不了一番生死鬥。

收服了海龍,秦羿令其現出原型,落在龍背上,隨着一聲令下,海龍穿水而出。

秦羿只覺耳際呼聲大作,海龍已經破海而出,落在了懸崖的石臺上。

原本秦羿還想讓這傢伙騰雲駕霧,一眼千里的,結果一問懵逼了,原來騰雲駕霧必須達到了太乙之數,也就是龍神級別的太乙仙,以他現在這點修爲,能在海上騰起撲騰會沒問題,但要升入萬米高空,直上雲霄寶殿,那是萬萬不能的。

這倒是讓秦羿頗有些失望,如果他沒記錯,當日在酆都王城,他親眼見黑龍神在酆都王城千米高空呼風喚雨,那雄霸天下的氣勢令他至今難以忘懷。

那時候就想着什麼時候能有一條屬於自己的龍,然而龍是有了,卻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強大,就這麼一比較,同樣是龍,以秦龍現在的修爲只怕會被黑龍吊打。

不過隨着方寸山的一點點開發,未來方寸山的那些英魂全都出世了,各種能人,定然能有優質的馴龍之法,倒是不愁沒有提升之法。

“侯爺,我,我不想死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一輩子行醫沒害過人,求你給小老一條生路吧。”

一旁的鐘太醫,見海龍都被秦羿收服了,更是對秦羿敬若神明,苦苦哀求道。

“我不殺你,帶上敖信的人頭,跟我回去吧。”

秦羿道。

血雲漸退,驚雷帶來了一場暴雨。

大雨如注!

秦羿帶着秦羿、鐘太醫回到了王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