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海銘鋒歉意地說了句。

他特意地多看了兩眼戰博抱着的那束花。

戰博淡淡地道「我理解你,換成是我,我也會這樣做,不過……能少來,還是少來吧。」

若晴現在忙得很。

他這個當丈夫的就是每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能粘一粘,偷偷香。

海東宸三天兩頭跑過來當電燈泡,影響他偷香,欲求不滿時,他就沒什麼好心情了。

「戰爺。」

若晴低叫一聲。

海銘鋒笑了笑,說道「戰爺放心,這種事不會經常發生的。」

兒子今天生病,他才會破例地帶着兒子過來。

「海家主難得過來,今天,我做東請客,略盡地主之誼,海家主,請。」

戰博客氣地請著海銘鋒一起用餐。

「改天戰爺帶着太太去我們東城,也給我盡地主之誼的機會。」

若晴接話「東城有很多名勝古迹,我早就想去東城旅遊的了。」

戰博抬頭看她。

某少奶奶話鋒一轉,「當然,要我家戰爺陪着我去。」

戰博神色自若地道「現在天氣熱,等入秋了,涼爽些,我再帶你去。」

那時候,他也能像正常人一樣走路。

「好。」

若晴歡喜地彎下腰去,湊到戰博的腮邊,就給了他一記香吻。

親完了戰爺,她才記起有小朋友在場,她飛快地看向海東宸,見到海銘鋒抱着兒子轉過身去,海銘鋒正指著某個地方跟兒子說什麼,她才沒那麼尷尬。

「外面熱,戰爺,我們進去吧。」

若晴推著戰博往酒店裏面走去。

海銘鋒適時地轉過身來,抱着兒子跟在夫妻倆的身後走着。

看到夫妻倆感情甜如蜜,海銘鋒羨慕不已。

什麼時候,他的太太能醒過來?

「爸爸,我們吃完飯就要回家了嗎?」

海東宸話里有着不舍。

「吃完飯就回去,東宸明天還要上幼兒園,爸爸也要上班。」

海東宸悶悶地哦了一聲。

見兒子悶悶不樂的樣子,海銘鋒承諾地道「周末的時候,爸爸再帶你過來。」

慕若晴救了他的兒子,他們海家還沒有重謝慕若晴呢。

計劃是這個周末帶着厚禮過來道謝的。

「好。」

小傢伙稚嫩的臉上總算有了笑意,「我喜歡慕姐姐,也喜歡戰叔叔。」

戰叔叔瞧著很嚴肅的樣子,其實是個好叔叔,他問了很多問題,戰叔叔都耐心地回答了他。

海東宸決定,他要像喜歡慕姐姐那樣喜歡戰叔叔。

海銘鋒看着那對走在一起都能虐死單狗的小夫妻,輕聲說道「你別老纏着你慕姐姐,她很忙,還要陪你戰叔叔。你看到戰叔叔坐輪椅了吧,他比你更需要慕姐姐的。」

小傢伙眨眨眼,又看看戰博,想了好一會兒,才一副很大方的樣子,點點頭,對爸爸說道「那我就把慕姐姐分一半給戰叔叔吧。」

聽到父子倆對話的戰博扭頭看過來。

海銘鋒滿臉的不好意思。

戰博卻溫和地道「小東西,你說錯了,你慕姐姐完全是屬於你戰叔叔的!」 弟弟還在打姐姐嫁妝的主意,胖妞工作幾年,自己存了一些錢,孝敬父母的之外,她都存起來了。

自己長相不出眾,如果再沒點兒嫁妝,婆家恐怕不會待見她。

現在男人已經同意在一起了,車給他開又何妨?錢拿去給他升職用,也是應該的。

她麻利兒地把自己的卡里的錢取出來,用最古老的方式寫了一封情書。夾在錢里,交給了弟弟。

「弟,你把他手機號要來,我們總得聊聊呀!」

「好的姐,我這就去跟他說。」

弟弟拿著現金出了家門,轉身就到了隔壁小區,女朋友的家裡。

「寶貝,我有錢了,賣車的錢加我姐的嫁妝,咱們新馬泰雲南海南都玩個遍怎麼樣?」

女生點點頭,好生感動:「我還要買名牌的包包。」

「沒問題。都夠的。」

「那錢就放在我這兒,我怕你弄丟了。」女孩把錢收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抽屜里。

二人直接就滾到了床上。

畫面來到胖妞這裡,剛剛得到男朋友的手機,開始編輯長長的簡訊慰問,苦訴衷腸。

她陶醉在對方寥寥數字的回復里,並不知道,網線的那一頭,弟弟和他的女朋友正在嘲笑她的土味情話和錯別字,嘲笑她醜陋的身材。

……

室內的空氣一涼,怡寶打了個哆嗦,畫面抖了片刻,又穩定下來。

胖妞得知了情郎要另娶她人的消息,她先是打弟弟的電話,聯繫不上。然後她親自跑到商場大吵大鬧,被保安架了出去。

她在辦公區指著所有人,控訴男人的無情和負心,開她的車,花她的錢,居然拋棄了她……

最後,她也沒能阻止人家結婚,她只好拎了一桶汽油跑到婚禮現場去。

汽油被搶下,她轉身就扯了一截繩子弔死在了婚禮後台。

眼珠突起,舌頭伸長……

她要以死來讓他們的婚禮變成一場笑話。

怡寶有些愣住了,她收回了畫面,燃盡的符咒如同飄零的落葉,落在了地上。

屋內的眾人,哪怕是兩個當事人,都不知道全部的事實真相。

今天,都驚呆了。

胖妞已經能動了,怡寶解除了她的限制。

怡寶知道,胖妞不會傷人了,她所有的恨,方向都是錯的。

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弟弟呢?」怡寶不禁問道。

「我弟弟,在我大鬧婚禮之前,就死在了外地旅遊時的一場車禍中,我甚至懷疑我弟弟也是他害死的,為了死無對證。現在看來,不是。我大錯而特錯了……對不起……」

原本恨意滔天的夫妻二人,此刻因為誤會的解開,反而不恨胖妞了,覺得她很可憐。被自己至親之人欺騙,嘲弄,那是怎樣一種絕望呢?

她不過是暗戀這個男人,也沒有別的錯啊!

「胖妞,我們的確誤會你了,你也誤會我老公了。你弟弟說二手車時候的那個時間,我和我老公已經快要結婚了。這件事,整個就是錯的。」

胖妞站起身,想到一件事,轉身對著怡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小仙姑,你幫幫我,我弟當時手裡捏著二三十萬,出去一趟,人死了,錢也沒了。你幫我查找真相好嗎?」

怡寶把她扶起來,搖搖頭:

「時間過去了好幾年,你弟弟的魂魄不在這裡,我也很難查清了。而且你弟弟品性不夠,他還沒有你這個機緣,我能幫你的,就是送你去給你的父母託夢,讓他們去報警查清真相。」

胖妞點點頭,「我走之前,容我先道個別。」

她走向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面前,對著夫妻二人鞠了一躬:

「在你們家住了五年,看著孩子出生,看你們夫妻恩愛,我嫉妒的要死。現在看,我真是錯了。

在商場遠遠看見你,我就愛上你了。沒想到被我弟弟利用,害了我,也害了你。下輩子,希望我可以轉生一隻小狗巴,做你家的寵物可好?我就是想陪著你而已。」

怡寶輕輕念著咒語,胖妞的體態越來越透明,直到消失不見……

「老婆,你別哭了。」

「培阿姨,你怎麼哭得這麼傷心?」

女主人哭得撕心裂肺,她太心疼這個胖女孩了,居然搭上了自己的一生。

怡寶想了想,問道:

「培阿姨,你家兒子幾歲了?」

「四周歲了,怎麼了?」

「培阿姨,你怎麼不再生個女兒呢?」怡寶問道。

「我也不確定能生女兒出來啊,萬一再是個兒子怎麼辦呢?我是真的想要一個女兒。」

怡寶笑著說:「你生吧,我敢保證是個女兒,肯定的。」

說完,她收拾自己的所有物品,準備回家。

她收拾完以後,轉身對小捲毛身邊的老爺子說:

「林家太爺爺,您老人家先回去養著。三個月之後,我中考結束,登門拜訪。有要事相商。」

老爺子看著小大人兒一樣的孩子,笑得無比開心。

「好,6月份,我等你來。」

怡寶笑笑,踏著月光,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怡寶開始還興奮地跟小孔聊著剛才的細節,後來她就困得睜不開眼了。

「小孔叔叔,你說我們什麼時候能完成任務,去找哥哥姐姐呢?難道真的要三年嗎?我好想念我的媽媽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