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流流見之,長袖一揮,在她的身後驟然出現了一方由靈氣匯聚而成的翡翠長石,流流拂袖坐下,凝望著官天。

此時官天兩眼瞪大,心中疑惑不解的望著這個陌生的女人。

這個女人一身血紅衣衫,長發散落著,清風吹過,飄蕩在她的面前。

她的眼睛由一方雪白的錦帛覆蓋著,一張素色的臉,猶如月光那般的白皙,陽光落下來,整個世界一片靜謐。

乾燥的嘴唇動了動,官天的心神這才清晰了許多,想起,便四處去看,卻未曾見到楊玉冠的影子,心中不免擔心和好奇。

見之,流流伸手將頰邊的長發撥弄了一番,這才回答道。

「小玉已經被我遣出去,此時並不在這裡。」

果然如之前楊玉冠說的那般,這個女人說話非常冷漠,似乎這些事情與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喉結動了動,官天緩了緩,隨後才低沉著聲音問道:「在下本就昏迷,而姑娘卻讓在下清醒過來,連玉冠兄都遣了出去,是否是有什麼話要與在下說?」

先前的種種猜測,沒有辦法印證,而剛剛的那顆丹藥之感,與他自己所煉製出來的丹藥完全不同。

至少以現在官天的本事,是煉製不出這樣的丹藥的,只可惜那丹藥被自己用掉了,否則他還想好生的研究一番呢。

官天直接的話語,使得原本考慮了許久應該怎麼說話才好的流流怔了怔。

這人實在是太直接了些!

見她猶豫的樣子,官天又繼續道:「在下本昏迷嚴重,就算是有姑娘的丹藥支撐,也只能清醒一盞茶時間而已。

若是姑娘有什麼話想說,還是儘早的吧,否則在下也不能肯定下一次清醒會在何時。」

丹藥的藥效,流流沒有跟官天說起過,而他自己卻清楚,顯然,官天是知道的。

想畢,流流扶額直接便說道:「果然,能與小玉成為朋友的人,必然自有特別之處。」

說完她又微微抬頭,用那被錦帛覆蓋住的眼睛,似乎是在正視官天,接著她又問道:「閣下是煉丹師嗎,或者是與煉丹是相交?」

「落城第一煉丹師,在下是認識的,丹藥的原理便是他教會我的。」

聽她問,他直接就回答,本沒有想要將自己煉丹師的身份告訴這個陌生女人。

這樣的回答,都沒有經過考慮,流流有些吃驚,卻未曾多問,而是轉移了話題道。

「這樣的結界,小玉是來這裡的第一人,而閣下,便是第二人。」

「不甚榮幸。」

寶貝兒,咱不離婚 官天輕笑,想拱手作為一禮,只可惜他現在全身除了嘴一絲一毫都動不了。

「……」

似乎是在凝望官天,又似乎是在思考,而官天卻任由著她沉默著,沒有多問。

片刻的沉默,流流突然又拂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這才娓娓道來一個幾百年前的故事。

流流本身是流離草,顛沛流離之意。

從生根開始,她便會尋找適合自己生長的氣候以及土壤,因為其靈性足夠,所以是眾修仙者爭搶的靈草之一。

許多的靈藥要到一定時機才能夠自主移動,且移動的方位並不會多大,天地之間,從剛發芽生長初期就可以移動的靈藥之一便是這流離草。

不光是人類在尋找流離草,連能移動的靈藥本身也在求望流離草。

因為流離草的修鍊要比一般靈藥容易得多,只需要食用一些綠色的植物即可,更重要的是,流離草可以移動到很遠的地方去。

比如雪山,比如沙漠,比如平原,或者去人類的花圃之中。

流流是一株超過五百年的流離草,在一起移動尋找靈氣之地的途中,她遇到了一株靈草。

靈草名叫玉點墨,也叫玉上點墨,形狀像是一塊玉,玉中一點墨,而那點墨的大小就證明這株靈草的靈性有多少。

流離草顛沛流離,沒有任何的地方可以容許她停下腳步,而玉點墨所處的地方正好是一片一年四季皆不會枯萎綠蔭之地。

這樣的地方,恰好就是流離草所適合之地。

兩株靈草本就具有靈性,自然能夠如人一般交流。

流離草經過一番試探,兩株靈草商定,流離草付出一雙眼睛,那麼玉點墨便讓其居住在自己的地盤內。

漂泊了數百年,流離草非常的想要安定下來,所以便同意了。 ?玉點墨履行了諾言,讓流離草得了安身之地,卻也當真取走了她的一雙眼睛,至此,她再也看不見陽光,只能靠感受。

因為眼睛不再,所以原本晶瑩剔透的流離草便變成了如墨般的顏色。

後來為了藏住身形不被人類和靈藥們覬覦,所以這才修鍊出了與周圍顏色相合的本事,這樣也就更利於她的安全。

再說那玉點墨得了流離草的眼睛,心中歡喜不已,原來玉點墨已經能夠修成人形,唯一缺少的,便是如人類的一雙眼睛了。

流離草的出現,還真的是幫了他的大忙,得了流離草的眼睛,他再修鍊了數年,這之後,雨點墨便成功修鍊成了人形,成為了一位翩翩公子。

起初流離草並不知道,因為玉點墨那個時候會按照約定時間來與她閑聊。

後來無意之中,她聽到別的藥材說起,她開始不信,後來玉點墨出現的時間越來越少了,直到她修鍊到能夠感應到周圍的事物。

至此,她終於信了。

在玉點墨的地盤上,她依然能夠移動,按照之前的交換條件,她不能再隨意離開此地。

漂泊了數百年的流離草確實是過了些許安穩的日子,雖然她不能再看到玉點墨的身影。

本來這一切就這樣結束了,可是後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竟然越發的思念起玉點墨來。

據說玉點墨現在是一位翩翩公子,只要是少女就會很容易喜歡上他。

這樣孤寂的思念的日子又過去了許多年,從此之後,玉點墨沒有再回來過。

又是百年過去,聽院中的靈藥們閑談說起,據說玉點墨遇到了一位漂亮的人間女子,兩人相愛了。

流離草惆悵,很想知道被玉點墨愛上的女子究竟是個什麼模樣,她心中的希望也沒有了,只希望他們能夠好好的生活下去,只希望那個女人能夠對玉點墨好一些,再好一些。

在這之後的數月之後,關於玉點墨的消息又再傳來。

據說,玉點墨為了討女子的歡心,將自己的修為全部都給了那位女子,就為了能夠讓那位女子擁有不老容顏。

此後數年,再也沒有了他們兩人的消息,直到有一天,流離草發現玉點墨的根系枯萎了。

那個時候,她也能修成人形,已經可以離開這裡,但是可惜的是,她修成人形清醒之後看到的一幕便是玉點墨根系枯萎的一幕。

靈草根系枯萎,說明他已經失去了生命力。

無限的惆悵,玉點墨失去了生命力,但是他的本體還在,所以流離草便用她的修為來供養他的生命,因為體內靈藥修為的缺失,所以她的眼睛再也看不見了。

最終她用自身靈氣幻出一盞白燈籠為自己指路。

多年以後,玉點墨的生氣復甦,流離草得知,他已經轉世為人。

他還有靈根,而流離草卻不想讓他像人類一樣死亡,所以她便起了來尋找玉點墨轉世的心思。

那一次尋找,靈力消耗殆盡,無意中遇見了楊玉冠。

意外的,她感應到了自己眼眸的力量,而那種力量,就在楊玉冠的頭上,上面閃爍著靈草之靈氣。

她知道,人類的頭髮掉了,會再生長出來,所以她並不擔心,而且若是玉點墨回到自己本體之上,這些問題便不會是問題了。

為了不被楊玉冠發現什麼,所以她只要見到他便會抓住他的頭髮,以求能將自己的靈力奪回來些。

可是這樣下去終究不是辦法,直到她遇到了官天,且他又發現了自己的本體。

故此,才會出現剛才那一幕。

這一切聽完,官天明白了個大概,流離草剛剛停住說話,他便苦笑著道。

「玉冠兄甚是討厭你叫他小玉,也討厭你抓住他的頭髮不放,原來是這麼個意思。」

「是的。」

流離草點頭,隨後才說道:「不得雙眸,流離自然不敢再見玉點墨。」

女人心思就是這樣,遇到不喜歡的人,便不會太注重自己會是個什麼樣子。

可是一旦遇到自己十分在意的人,便會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完美,就是希望能在心愛的心裏面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官天自然是明白,且感同身受。

因為他之前也希望能夠在考古小刁蠻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只是每一次都適得其反。

沉吟了片刻,官天認真想了想,這才問道:「這麼說,若是能得到玉冠兄的全部頭髮,你這眼睛便能好了?」

第一次見楊玉冠,官天便駭然,這個少年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楊玉冠本就長得白皙,而他的五官,最畫龍點睛的也真是他的眼睛。

聞言,流離草搖頭,微微嘆息了一聲這才回答道:「這只是猜測,若非玉點墨自願,只怕就算將他頭髮拿來,也無用的。」

「我最好奇的是,為何你要將這一切告訴我,而不將你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玉冠。」

「實際上,他來這裡無數次,我也曾經刻意的引導他去尋找我的本體。

只可惜,他好像根本就發現不了一般。唯有你,第一次來便發現了。所以流離便覺得,或許你能夠幫助我。」

流離草認真說,此時看起來才有了些感情,官天見之,也是明白了。

看樣子流離草是不願意在楊玉冠面前表露出一點點的情緒,她應該是故意剋制住的。

「那我又能幫助你什麼?」

官天問道,一個是自己的好兄弟,一個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於情於理,他都應該幫助的。

「天命如此,玉點墨會有情劫,還望閣下能夠幫襯一二。」

流離突然站起,對著官天施了一禮,官天見之想擺手阻止,可惜怎麼都動不了,也只能罷了。

「就是這個,難道你辛辛苦苦等他那麼些年,就不想與他在一起嗎?」

官天瞠目結舌,原本以為流離草是想讓自己牽線,讓他們在一起。

「玉點墨心中並無流離,我又何必給自己尋來難堪,若是他心中有我,只怕他也不會忘記我這麼些年。」

說著她停頓了一會兒,隨後又道:「只要他能過得好,流離於願足矣。

若是有必要,流離也願意捨棄這麼些年的修為,只願他安好,便足已!」 ?「……」

官天無言,果然,在愛情里,女人總是這麼大義凜然。

想了想,官天又試探性問道:「難道這些事情,你都不打算告訴玉冠兄嗎?萬一他是失去了記憶,或者別的什麼事情了呢。」

「完全沒必要了。」

流離草搖頭,血紅衣衫揮動,隨後才道:「人間有句話不是叫三千煩惱絲嗎,你看,我這裡的煩惱絲可不止三千了。」

說話間,一陣風吹過,將流離草那長發吹起,官天看著,驚覺這長發,宛若墨色瀑布。

「這些應該全是你思念他所致吧?」

官天問,流離草默默點頭,「是的,流離尋找了數百年,好在最終尋找到了雨點墨。」

緊接著她苦笑一聲,自嘲道:「若是不是尋找到了他,只怕我這三千煩惱絲還會繼續生長。」

官天沉吟,原來她的頭髮這樣長,是這樣原因。

說到這裡,流離突然歡喜聳肩,似乎是滿足不已,爾後才道。

「說起來,流離很是滿足了。至少玉點墨在需要我幫助的時候,會來找我,不過作為交換,他得好生為我清洗一次這三千煩惱絲。」

長袖舞動,青絲四處飛散,這素麵朝天的美人兒確實是讓人心疼。

沒有注意到官天神色的變化,流離草又自顧自的繼續道。

「他為我清洗這三千煩惱絲之時,我心中總會那麼平靜,難得會好好沉睡一番,非半日不會醒來。而在沉睡之中,又會想起從前來。

比如我們的初遇,比如他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比如他最後的離去,他的點點滴滴,我都記在心裡。」

說著她輕拂自己心扉,仿若是無限回味一般。

官天聽著,停頓了數個呼吸,想了想這才問道:「所以剛才你會突然醒來,是因為我發現你的本體?」

「是。」

流離草絲毫都不避諱,苦笑著繼續道:「只可惜,發現我本體的不是玉點墨,而是你。」

「那他的本體現在又在何處?」

官天追問。

流離草聞言,又突然站起,長袖舞動,猶如鮮血在陽光下流淌。

她的身形旋轉了一圈,隨後才在官天面前停下,這才慢慢回答道。

「此處皆是玉點墨,玉點墨便是此處。」

娛樂圈之璀璨人生 「不明白。」

官天搖頭,聽流離話中的意思,難道這個結界就是楊玉冠,還是這個結界之內的東西是楊玉冠?

「玉點墨執念太深,以至於我最終未能將他的本體保住。無奈,只能將其靈氣封存在這個結界之中。」

官天聽了,瞬間明白,驚詫問道:「你的意思是,這裡的風是玉點墨,陽光是玉點墨,連我們呼吸的空氣也是玉點墨?」

「是。」

流離草認真點頭,繼續道:「玉點墨情劫不消,執念不除,那麼他的本體生生世世都會在此處四處飄散,永遠不能聚集為一體。」

「現在的我們,就存在於玉點墨的靈氣之中,而這個結界,也是你運用玉點墨的靈氣而製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