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洛天也是毫不客氣,對方之前多次出言譏諷,甚至還揚言讓龍傑當對方的坐騎,觸碰到了洛天的底線,洛天的手下也沒絲毫留情的意思。

「一拳……十拳……」兩人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之下,對轟了一百多拳,諸葛皇朝終於被洛天一拳轟在了地上,身上裂痕叢生,大道之力不斷的在裂痕之上遊走著。

「諸葛皇朝敗了!自始至終都沒有將洛天壓制過!」人們臉上露出驚嘆之色,看向洛天。

「跟洛天生在同一時代,真是一種悲哀,連諸葛皇朝都敗了,九大體質不出,誰還是洛天的敵手!即使九大體質出現,誰又能是輪迴體的對手,怪不得連天道都要將其鎮壓!」人們議論紛紛,看著倒在地上的諸葛皇朝。

「我是無敵的,除了我哥,沒有任何同級之人,可以勝我!」低沉的吼聲在諸葛皇朝的口中響起,在人們震撼的目光之下,諸葛皇朝緩緩的站起身來,雙眼變成了一片灰色。

「無敵,是一種境界,在你說出,除了你哥沒有人是你的對手的時候,你的無敵之心,就已經受到了影響!狹路相逢,勇者勝,你之所以敗的這麼快也跟你的信念有著很大的關係!」洛天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諸葛皇朝,正如之前諸葛皇朝俯視眾人時一樣。

諸葛皇朝聽到洛天的話,身軀一震,隨後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口中不斷的低吼:「我還有一招,我還有一招,這一招,同級之中,誰都不可能接下!」

諸葛皇朝彷彿陷入到了某種瘋魔的狀態一般,雙手雖然還在不斷的脆裂著,但是卻是在身前不斷的舞動著,道道的灰氣,不斷的在諸葛皇朝的手中飛出,最終將整個結界都是沾滿,而洛天則是站在那裡任由諸葛皇朝施展。

「混沌育青雷!」諸葛皇朝低聲呼喊,雙手朝著虛空狠狠的按。

「嗡……」在諸葛皇朝按下的一瞬間,將整個結界沾滿的混沌聖力,頓時波濤洶湧起來,一道道青色的閃電,在混沌聖力之中,緩緩的升起。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混沌育青雷

「混沌育青雷!」低沉的吼聲在諸葛皇朝的口中傳出,漫天灰色的混沌聖力,彷彿不要錢一般,從諸葛皇朝的手中飛出,將整個結界填滿,道道青色的雷霆,不斷的遊盪在灰色的混沌聖力之中。

「天威!」洛天站在混沌聖力之中,任憑那灰色的聖力,拍打在自己的身上,看著混沌之中那不斷遊走的道道青雷,眼中露出凝重。

被天道壓制,洛天能夠感覺到那幾道青色的雷霆之中蘊含著天道之威,而且還是恐怖無比,自己若是不小心應對,也會受到重創,甚至身死道消,他可是知道天威的可怕。

「天威?洛天那小子之前便是被天道鎮壓過,若是一般的堪比普通天劫的天威,對這小子應該沒什麼影響吧?」人們議論紛紛,看著那逐漸被混沌聖力壯大起來的青色雷霆。

「嗡……」混沌聖力緩緩消失,最終在人們驚憾的目光之下,徹底融入進了青色的雷霆之中。

隨著混沌聖力的消失,九道水桶粗的青色閃電,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在諸葛皇朝頭頂懸挂著。

「去!」諸葛皇朝彷彿被抽空了渾身的力氣一般,朝著洛天,伸手一點。

彷彿受到了諸葛皇朝的命令一般,九道青色的雷霆瞬息而動,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

「我倒要看看,你這通過混沌聖力孕育出來的雷霆同真正的天劫到底哪個更強!」洛天朗聲開口,眼中卻是露出陣陣的凝重,大道之力再次蔓延,金色的大印橫空落下,朝著青色的雷霆鎮壓而去。

「咔嚓……」但是下一刻,洛天打出的開天印,便是直接被青色的雷霆轟散,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還行,應該還在我的承受範圍內!」洛天看著開天印被轟散,眼中沒有絲毫的意外,因為那開天印本來就是他來試那青色雷霆的威力的。

想到這,洛天飛身而起,大道封魔拳,加持著梵天攻殺大術,朝著九道雷霆沖了過去。

「找死,我還沒看見誰敢用肉身硬捍我用混沌孕育出來的青雷呢!」諸葛皇朝臉上帶著冷笑,彷彿已經看到了洛天,被雷霆劈的粉身碎骨的場面。

隨後,諸葛皇朝那本就蒼白的臉色,卻是更加蒼白起來,眼中更是露出陣陣的驚駭,而整個魔山上所有觀看洛天和諸葛皇朝戰鬥的人們,也是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視線中,洛天的身影,如同一隻黑色的雄鷹一般。同青色的閃電碰撞在了一起,一道了雷霆被洛天直接一拳轟碎,另外有兩道則是直接轟在了洛天的身上。

「嘭……」洛天身上升起了陣陣的白煙,大片的裂痕出現在剛才兩道青雷激蕩的地方。

「強大,被兩道如同天劫一般的青雷打在身上,肉身竟然只是脆裂了一些!」人們臉上帶著驚嘆看向繼續朝著另外六道青雷衝去的洛天。

「該死,這都贏不了你!」諸葛皇朝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眼中露出強烈的不甘心,咬了咬牙,張嘴一口精血噴出,化成一條血箭,衝進了六道雷霆之上。

「咔嚓……」六道青色的閃電,在洛天殺到身前之前,再次轟然暴漲,散發住刺眼的光芒,將整個結界都點亮。

洛天身形一頓,經過諸葛皇朝精血的加持,洛天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絕對不可能同時接下六道著帶著滔天之威的雷霆。

「尼瑪,這青雷,每一道都有滅殺聖人後期的威力了吧!諸葛皇朝那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竟然能夠有這種強大的武技!」鄭欣,萬凌空幾人破口大罵起來,眼中卻是帶著凝重,沒有離開擂台一眼。

「放心,洛天大哥不會有事,他的肉身,是我見過的除了我以為最強的了!」陳戰鏢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對洛天很是自信。

「對,一個小小的諸葛皇朝而以,同級之中,洛天就是無敵!」鄭欣幾人眼中恢復了自信,洛天從來也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就在所有人都在議論之時,洛天也是同那六道青色的閃電碰撞在了一起,轟鳴激蕩,道道的青光閃動,拍打在擂台之上。

洛天渾身黑氣瀰漫,大道封魔拳不斷轟出,一道道拳影,不斷的同那蘊含著天道的閃電碰撞在一起,從遠處看起,洛天彷彿天神下凡,沐浴在雷光之中一般。

「這下該敗了吧!」諸葛皇朝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力氣可言,眼中看著洛天不斷的同青雷對抗著。

「大道封魔!」洛天黑張揚,一拳一拳轟出,彷彿瘋魔了一般。

婚然天成:首席霸愛小甜妻 亂石穿空,結實的結界內,碎石不斷的激蕩起來,煙塵也是隨之升騰,洛天的身影也是淹沒在了雷霆和煙塵之下,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轟鳴不斷,人們只能聽到那結界之中,傳出陣陣讓人們心驚的轟鳴之聲,神識探進去,也是瞬間被那狂暴的波動所湮滅。

足足持續了一刻鐘,轟鳴之聲才漸漸平息下來,讓人們眼中露出期待之意,甚至就連坐在那裡的六名半步紀元的大能們也是好奇的看著結界,眼中露出陣陣的驚嘆之意。

「此子,不愧是輪迴體啊,氣血強大,肉身強橫,這樣的攻擊,都能抗下來!」修羅域主閆修羅眼中露出奇芒,深邃的目光,彷彿能夠穿透一切一般。

「嗡……」波動傳出,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身上有著絲絲的裂痕,一道道青色的雷電在裂痕之上遊盪著。

「怎麼可能!」在黑色身影出現的一瞬間,諸葛皇朝臉上便是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你還有什麼招式么?」洛天如同蓋代魔君一般,出現在了諸葛皇朝的頭頂之上,大腳伸出,狠狠的踩在了諸葛皇朝的頭上。

「嘭……」諸葛皇朝臉上還保持著震驚的神情,便被一腳踩碎了頭顱,鮮血撒在了擂台之上。

洛天沒有停手,一把將諸葛皇朝的身軀抓了起來,等待著被他踩碎的頭顱的重生。

片刻之後,諸葛皇朝帶著蒼白的臉色,緩緩的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眼中寫滿了驚恐。

「啪……」洛天大手掄起來,一巴掌扇在了諸葛皇朝的臉上,冰冷的聲音在諸葛皇朝的耳中響起:「你不是要將我踩在腳下么?」

「你不是要替你的哥哥掃平未來的敵人么?」

「你不是狂傲,把誰都不放在眼裡嗎」洛天沒有停手的意思,掌握著很好的力道,讓諸葛皇朝清醒,但是卻不至於要了諸葛皇朝的性命。

嘩然之聲響起,人們看著洛天那一巴掌一巴掌的落下,嘴角抽搐起來,心中暗嘆難洛天是真的不將這些聖子當回事,當著人家域主的面抽人家的聖子,這種事情誰敢做?

「嘭……」洛天感覺抽的差不多,一把將諸葛皇朝扔在雷台之上,站到了諸葛皇朝的身前:「服了么?」

諸葛皇朝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作響,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受到過如此侮辱,心裡上的打擊,比起身體上的打擊更加沉重。

「哈哈,諸葛皇朝,接著狂啊,剛才還是老子一副天下第一,現在到好,被人打成豬頭了,笑死我了!」鄭欣等人毫無忌諱,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嘲諷,聲音傳進諸葛皇朝的耳中,每一句話,都好像一把刀一般,插進諸葛皇朝的心上

「噗……」諸葛皇朝怒急攻心,口中噴出一口黑血,看著周圍人們那有些嘲諷的眼神,雙眼無神坐在擂台之上。

「心性不夠啊!這孩子沒遇到過逆境,一路順風順水,此次受挫,若是能夠汲取教訓,也許是件好事,若是不能,那也就廢了!」混沌域主諸葛昊天臉上帶著嘆息之色,伸手一揮,將諸葛皇朝抓到了自己的身前,沒有開口,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去悟透。

「嗡……」洛天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之下,走出了結界,緩步走到了鄭欣幾人的身前,臉色無悲無喜,實在是這樣的事情經歷的太多了。

「乾的漂亮啊洛天!」鄭欣幾人將洛天圍了起來,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不愧是洛天,最先結束了戰鬥!」人們議論紛紛,將視線放到了另外兩處還在激戰的戰場之中。

洛天目光也是看向兩處戰場,目光看向渾身皇道龍氣瀰漫的龍傑,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覺醒了血脈之力的龍傑,如此可怕,之前便是一直隱約間有著將周維壓制的趨勢!」鄭欣等人一直觀察著三場戰鬥,為洛天解釋起來。

「龍傑的實力,即使是我都有可能不是對手,周維的實力也是毋庸置疑,即使我對上,想要取勝,也是棘手無比!」洛天看到兩人的戰鬥,絲毫不比自己的同諸葛皇朝的波動若上多少。

視線中,龍傑萬法不侵,即使沒有露出本體,打出的皇道龍氣也是可怕無比,覺醒了血脈之力,龍傑已經同正常的人類一樣,不用亮出本體,也一樣能夠施展出自己的十成實力。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勢均力敵

魔族的擂台之上,轟鳴不斷,雖然比起最開始小了許多,洛天的勝利讓人們驚嘆了一翻之後,人們的視線便是再次回到了擂台之上,因為另外兩場戰鬥同樣精彩,讓人們激動無比。

龍傑,妖域最近崛起的天驕,龍族血脈濃郁到了極致,堪比龍祖龍戰天,即使是同樣在妖域的大族鳳族的鳳九天,也不是龍傑的對手,貨真價實的妖域第一天驕。

周維,神秘無比的星羅域的第一天驕,一向都是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即使對上龍傑,周維的臉上也是帶著笑意。

狂暴的武技不斷的在兩人手中打出,由於之前關係不錯,兩人倒也沒有像之前洛天和諸葛皇朝那樣,下手太狠,即使如此,兩人的實力,在人們看來也足以比的上之前被洛天狠狠修理了一頓的諸葛皇朝了,甚至更強。

另外一邊,神族的神子孫飛文同閆洪濤兩人的戰鬥也是精彩無比,孫飛文這些年雖然光芒被孫夢如掩蓋,但是此時展現的實力也是強大無匹,一副無敵之資,讓神魔域的人們另眼看待了一翻。

修羅域擅長暗殺之術,這種正面的戰鬥,對閆洪濤有些不利,但是閆洪濤畢竟是聖人後期,面對孫飛文打出的道道神術,也是從容應對。

時間緩緩的流逝,四人的戰鬥不斷的升級,手中的武技威力越來越大,眼中都是露出陣陣興奮的光芒。

四人足足戰鬥了一個時辰,四人的衣著都是狼狽無比,但是眼中卻是神光閃動。

「決勝負吧!」孫飛文口中喘了口粗氣,看著對面的被差點被自己將肉身打爛的閆洪濤,輕聲開口。

孫飛此時的狀態也不太好,兩條手臂剛才直接被閆洪濤硬生生的給扯了下來,但是眨眼之間便是生長了出來。

「神王再生術!」人們看到孫飛文那瞬間長出來的手臂,失聲開口。

神王再生術,神族的神術之一,與之前孫夢如施展的神王印和神王九天圖,稱為為神族的三大神術,其中以神王再生術最難練成。

「不愧是神族的神子,竟然將神王再生術都練成了!」人們倒吸了口涼氣,看著手中神光閃動的孫飛文。

「你們神族除了兩大神體,竟然還有如此天驕!」幾名域主臉上帶著感嘆之色,看向孫飛文,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孫飛文,竟然也是如此強大。

閆洪濤雙眼微凝,做為修羅域的聖子,閆洪濤自然聽說過神族的三大神術,也知道三大神術何等的可怕。

「修羅不死身!」閆洪濤雙手微動,漫天的血氣緩緩凝聚衝進了閆洪濤的身體之中,閆洪濤的身軀也是瞬間變成全盛的狀態,手中血色的長龍不斷的匯聚而出,彷彿真的是從地獄之中走出來的修羅一般。

「神王九天圖!」

「修羅斬!」孫飛文和閆洪濤同時開口,波動滔天,九重天的道圖從孫飛文的手中飛出,四重大陸的威壓,朝著閆洪濤鎮壓而去。

另外一邊,閆洪濤手中凝聚出一把血色的鐮刀,朝著神王九天圖劈去,彷彿嗜血的修羅,同神王九天圖碰撞在了一起。

轟鳴滔天,彷彿兩種極致的氣息碰撞在一起一般,極致的爆炸之力,澎湃而出,拍打在四周的結界之上,嗡嗡作響。

「咳咳……」孫飛文大口咳血,眼中露出一絲震撼之色,看著那被阻攔而下的神魔九天圖竟然會被閆洪濤擋下。

「小子,跟我戰鬥,分神可不是什麼好事啊!」就在孫飛文失神間,閆洪濤冰冷的聲音在結界之中升起。

鬼魅一般的身軀出現在孫飛文的身後,血色的匕首,抵在了孫飛的脖子之上,血腥的氣息衝進孫飛文的鼻子之中,讓孫飛文的臉色猛然一變,但是下一刻一道冰冷的寒氣,衝進了孫飛文的手中。

「若是真正的戰鬥,現在的你,已經死了!」閆洪濤站在孫飛文的身後,將匕首收了起來,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

「不過你也很強了,至少在我看來,你比諸葛皇朝那個廢物要強上一些!若是平級一戰,正面碰撞的話,我或許真不是你的對手!」閆洪濤繼續開口。

「輸了就是輸了,我輸的起!」孫飛文將身體之中的那道寒氣逼出,沖著閆洪濤開口。

說完,孫飛文便是回到了人群之中,雖然輸了,但是人們卻是依然帶著敬意看向孫飛文,能夠同閆洪濤對戰這麼久,足以經證明的閆洪濤的實力,更何況神族還有孫夢如,只要孫夢如不手,神族便不會敗。

「可以啊,當初我可是差點死在那個傢伙的手上!」洛天拍了拍孫飛文的肩膀,眼中帶著一絲鼓勵,他也沒想到孫飛文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

「沒事,技不如人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孫飛文搖了搖頭,心中卻是決定,自己進入到聖人後期的時候,要再去找閆洪濤。

「還剩一場了,只剩下龍傑和周維了!」人們再次恢復了喧嘩,目光看向最後一場戰鬥。

「勢均力敵!」洛天看到龍傑和周維的戰鬥,眼中露出陣陣的驚訝,心中升起了四個字。

此時兩人的都是狼狽無比,口中的鮮血不斷的從兩人的口中噴出,皇道龍氣,同星象之力不斷的在兩人的催動之下,碰撞在一起,每一碰撞,都是讓兩人的臉色蒼白一分。

兩人又是足足拚鬥了兩個時辰,肉身與武技,直到兩人兩人臉色長白,站立都有些站立不穩。

「最後一式!你若接下,就算我輸,這也是我如今能唯一能夠施展出的武技了!」龍傑輕聲開口,感受了一下身體之中的聖力,目光看向周維。

「我也差不多!」周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笑容不再那麼自然,因為他也感覺到自己的聖力也僅僅能夠維持一式武技。

「決勝負的時刻到了么?」人們看著兩人對立而站,不斷的凝聚著聖力,氣勢也是緩緩的攀升著。

「星辰耀青天!」周維輕聲開口,星辰之力頓時交織在周維的手中,正是周維的拿手武技,也是周維自開始就沒有用過的武技,因為這武技對周維的消耗也是很大,而且威力也是有些超出周維的控制範圍,怕傷到龍傑。

但是隨著同龍傑的戰鬥,周維知道自己小看了龍傑,即使自己使出星辰耀青天,龍傑也不見得承受不住。

「真龍戰九天!」面對周維的星辰耀九天,龍傑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低吼一聲,龍威浩蕩。

「龍戰天當年的武技?」在龍傑開口之際,天空之上的六名域主臉色便是微微一變,當年幾人都是跟龍戰天打過交道,自然知道龍戰天的絕學。

龍傑雙手打出九道真龍,彼此交錯在一起,彷彿能夠吞天噬地一般,朝著周維嘶吼而去。

「擋住!」兩人同時沒有將自己的武技與對方的武技碰撞,而是選擇用自己的肉身承受住對方的武技。

星光閃動,天空昏暗下來,一顆顆星辰墜落,異像橫生,星光將周維包裹起來。

龍傑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龍吼之音,皇道龍氣破體而出,同樣將龍傑護了起來。

眨眼之間,兩人便是與對方的武技相遇,怪異的氣息將龍傑纏繞起來,龍傑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道無形的大網給網住了一般,大網不斷的收縮著,若是自己承受不住,那便是直接會血肉崩碎。

「吼……」一道道皇道龍氣嘶吼著,將那無形的大網向外撐起。

「嘭……嘭……」但是在那怪異的力量之下,一道道皇道龍氣轟然崩碎,化成陣陣的金色的氣息,在龍傑的身前瀰漫。

周維那裡也是不太好受,眨眼之間九條真龍便是衝擊在了周維的身上,瞬間便是衝散了周維的身前的星辰之力。

九條長龍,不斷的衝擊著周維的身軀,沒衝擊一下,周維的口中便是噴出了大口的鮮血,身體更是升起道道的裂痕,彷彿隨時能夠崩碎。

「擋住!」無形的大網,終於來到了纏繞在了龍傑的身上,使得龍傑瞬間便是變成了一個血人。

人們眼中了露出陣陣的震撼,看向狼狽到極致的兩人,沒想到之前最是不溫不火的兩人,此時卻是最血腥的。

「兩人都麻煩大了!」洛天眉頭緊皺,看著擂台之上痛苦不堪的兩人,最後將目光看向天空之中的六名域主,如今這種情況也之有六人才有實力阻止。

「差不多了,再下去,就讓兩個孩子傷到根本了!」貂元山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是啊,攔下吧!」星羅域主開口,同貂元山同時出手,一人一個手中迸發出兩道流光,將兩人身上的枷鎖打斷。

「呼……」龍傑和周維兩人長長的出了口氣,隨後相視一眼,眼睛一翻,同時倒在了擂台之上。

鄭欣幾人眼疾手快,在兩人倒下的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擂台之上,將兩人拉回到了人群之中,為兩人服下了丹藥。

「精彩!」周維的人們歡呼起來,目光炙熱的看著龍傑和周維。

歡呼了一陣之後,眾人便是從兩人的的戰鬥之中擺托出來,將目光放在了洛天和閆洪濤的身上。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再戰閆洪濤

魔族的魔山之上,整個魔山,幾千萬人都是彷彿沸騰了一般,三場天驕的戰鬥,都是異常的精彩,洛天以絕對的實力碾壓了諸葛皇朝,閆洪濤最後戰勝了孫飛文,而龍傑和周維兩人則是平分秋色。

珠玉之名 人們的視線漸漸的從龍傑和周維兩人的身上轉移到了洛天和閆洪濤兩人的身上。

眼下的情況,龍傑和周維兩人很明顯沒有了再戰之力,兩人剛才的消耗極大,若不是兩名域主出手,兩人或許最後變成兩敗俱傷,雖然不會死亡,但是也需要很長的時間去休養。

洛天和閆洪濤兩人雖然有些消耗,但是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恢復,顯然兩人還是有著再戰之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