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沿著秋水的地圖,穿過這條峽谷后就應該是一片荒漠。繼續保持隊形,向著前方掠去。

期間的戰鬥,可謂是逆水行舟。不斷的突圍,不斷的擊殺。很多人多次負傷,但大家眾志成城,心堅似鐵一往向前。在他們心中,少主就似明燈,跟隨即是使命,無怨無悔,直至巔峰。

就在大家經過一天的激戰和行進后,已經遠遠可以看到遠處前方有著通亮光芒,彷彿穿透了厚厚的雲層般的天光,那是太陽的光!

那光此時顯得那般溫暖和神聖,讓人無端的生出希望和嚮往。

從未有過一天,能讓大家感覺到看到太陽的光,平日稀鬆平常至極,此時卻會讓自己有著如此的欣喜交加!

眾人一時興奮狂呼,那種發自心底的壓抑聲,彷彿來自地獄,卻是有著勢上九霄之威。

短短几個呼吸后,那爆喝聲剎那安靜下來。

瞬間又見面色凝重了起來,視線所過之處,在那即將到達的光明之處有著無盡的靈魂體,猶如被全部擋在光波前的滔天巨浪,不停地翻滾激蕩。。。。。。

!! 子堅跟著來到教室,李珠兒寶貝的看著茶籽油,以後她的小金庫能不能漲起來,就看它了。

「珠兒,這榨油的經過你也看到了,你組織人手去採摘吧,我要儘快看到茶籽油。」

李珠兒激動的說「夫君,放心吧,妾身會安排好的。」

這油脂問題交給李珠兒,問題不大,不就是榨油罷了,又不是什麼高科技,至於李珠兒準備給雇來的百姓多少工錢,怎麼管理,這就是她的問題了,想來她比子堅更加專業,她好歹是這個年代的人,比子堅這個後來者更加懂得。

子堅「對了,帶會來的少女也全部交給你管吧,還有那些被土匪劫持到虎頭寨的女人,你先管理,她們幫你做事沒有問題的,不過她們的工錢由你負責了。」

李珠兒正想著找人做事,聽到子堅把那幾十個少女,還有上百人被土匪糟蹋過得婦女交給她,滿心歡喜,在夫君心裡,她的地位蠻高的嘛!

子堅「你去安排吧,小桃,去吧張老師叫過來!」

小桃暫時成了子堅的傳話筒,跑腿這種事情用不著他,不然首長的架子還怎麼擺。

小桃剛來不久,不認識張老師是誰,找義勇軍打聽后才知道張老師的地位,張有德的地位在義勇軍中,屬於特殊的,基本在子堅的地位之下,當屬義勇軍第二人。

子堅不是有幾個親信嗎,應該他們的地位不錯,但張有德還是義勇軍的老師啊,那怕李肆也不敢在張有德面前放肆。

張有德拿著一份整理好的文件進來。

「首長,某來了。」

子堅「張老師坐,義勇軍的獎勵金額算好了沒有!」

這次義勇軍在外作戰,劉鎮是義勇軍打下來的,子堅也沒有出手,所以當然要獎勵了,抄了劉華山的銀子,子堅掙了差不多七萬黃金,銀子更是多達二十多萬兩,還有一大堆的其他東西。

子堅拿了大頭,當然不介意分給義勇軍小頭了。

張有德「首長,已經按照報上來的報告,整理好每個義勇軍需要發放的銀子,其中有三個義勇軍作戰最好,有兩個義勇軍分別殺死了五個敵人,其中有個張臨的義勇軍,殺敵六人。」

子堅點頭,還不錯,第一次對外作戰,能幹掉六個敵人,至於那六個敵人有多菜子堅不管,反正成了張臨的功勞。

子堅「那三個義勇軍提升為小隊長吧。」

子堅在文件上,把張臨三個功勞最大的升為小隊長,每個月能有十兩的基本錢。

剩下的義勇軍,子堅看了一下,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有的義勇軍一個敵人都沒有撈到,只能拿十兩獎勵銀子,有些義勇軍殺了一個,兩個敵人的,則會相應的增加一兩,二兩銀子。

那個張臨,就能拿到手十六兩銀子,和普通百姓相比,這絕對是這個時期的高收入了。

比如去幫張老四做事的親戚,張老四給出二十文的工錢,如果張老四請的是外人,最多給十五文錢,這就是普通百姓一天的勞動收入,和義勇軍相比,那就差的很遠了。

不過義勇軍拿命拼的,收入高是肯定的了,要是義勇軍的收入比普通百姓還少,誰才會幫子堅拚命!除了義勇軍需要的銀子,還有就是雇傭百姓花的銀子,在張家村雇傭了三百多人,每人就是一兩銀子,就是三百多銀子。

子堅認為這三百多銀子花的值得,他們幫子堅搬運回來的物品,有糧食,字畫,還有那些子堅沒有興趣的古董類,張有德預估價值超過了五萬兩銀子,還不包括糧食在內。

這麼多東西搬運,還有劉鎮百姓的幫忙,超過一千的劉鎮百姓被雇傭搬運物品,他們昨天已經結完工錢離開,沒給錢的是張家村三百多人。

子堅在文件上簽字,確認了文件的有效,不用說,這又是他的惡作劇,以前看別人簽字的時候,那個瀟洒,有了機會,子堅當然也要學習學習了,學習什麼,當然是裝比范!

文件簽字后,張有德才能拿著這份文件去找李珠兒取錢,張有德正想這離開,子堅叫住他問,「張老師,張家村有做瓦罐的匠人嗎!」

張有德不知道子堅做什麼,回答道「首長,有是有,但做出來的瓦罐給百姓用的,所以。」

給百姓用的瓦罐就別指望好看,與張府上使用漂亮的陶瓷根本沒有比較的必要。

子堅「沒事,能用就行,你待會把那個人叫過來,我有事情找他做。」

瓦罐用作魚肉的存放,等油脂問題搞定后,用來保存魚肉的,這個時期食物保存的方法不多,使用油脂無疑最簡單的,當然用鹽腌制也可以,但鹽腌制的鹹魚,子堅不喜歡,鹹魚味太大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要是有鐵皮,子堅就不用瓦罐這麼厚的東西做罐頭了,可惜沒有鐵皮啊,只能將就了。

張有德拱手離開,子堅要做什麼,他就沒有必要詳細知道,做好首長吩咐的事情就好。

張有德先去找李珠兒。

「夫人,這是首長要調動的銀兩,請你過目。」

李珠兒看了上面子堅的簽名,接著看需要用到的銀子,超過了兩千兩。

這麼多的銀子,要是以前,肯定吃驚不小,他爹的所有錢財加起來,也沒有超過一千,但這裡,義勇軍一次的支出就超過了兩千多銀子,怎麼不讓她吃驚。

不過想到庫房裡超過三十萬兩銀子,這麼一點支出,也不是什麼大事,想到夫君把這麼大的銀子給她掌管,李珠兒心裡甜滋滋的。

想到當初,如果不是自己大膽,把身子給了子堅,就沒有現在的大權了。子堅當初給了李珠兒自由,李珠兒如果離開,回到家裡,等待她的,將是被大哥草草安排婚事,隨便嫁給一個普通人,當初的膽識,換來了今天的地位。

李珠兒想事情入神,張有德等待著,身邊的少女不由提醒李珠兒。

李珠兒「好,張老師稍等。」


很快,李珠兒命人取出了需要的銀子,分成三個箱子。

張有德讓義勇軍把箱子抬走,對李珠兒拱拱手離開,箱子自由義勇軍抬到軍營,到那裡發放,他還有事情要去完成。

張家村燒制瓦罐的匠人叫做鄧大瓦,名字取得與做的手藝有關。

在鄧大瓦的草屋外面,擺放著倒扣的瓦罐,粗瓷大碗,都是平常百姓家用的陶器,證明著這家主人的身份,製作陶器販賣的人家,至於瓷器這樣高端的器物,這家主人沒有能力製造。

張有德過來,有個負責看管瓦罐的小夥子看到,連忙上前恭維道「這不是張老爺么,有什麼需要的嗎!」

張有德之前是張家村的唯一一個讀書人,所以都認識他。

張有德問「鄧匠頭呢,首長有事情找他幫忙,讓他出來吧!」

小夥子進去,很快一個看起來過五十的老人出來,其實真實年齡才三十齣頭,但燒陶事情很辛苦,加上吃飯都不能解決,所以把人都催老了。

鄧大瓦出來,想客氣一番,張有德說道「首長找你有事,先走吧,有什麼問題路上說!」

小夥子看著爹跟著離開,摸不著頭腦,不過想來不會是壞事吧!張老爺上門來請,總不會是壞事吧! 鄧大瓦帶著有些激動的心情過來,他觀察首長老爺這幾天的行為,是一個好人,起碼對百姓是這樣的,從來沒有見過首長老爺欺負百姓的事情,相反,讓百姓做事,還非常的大方。

昨天鄰居從劉鎮子回來,在鄧大瓦面前吹噓了在劉鎮中吃宴席的過程,可以坐在同一個地方,跟首長老爺吃一樣的東西,可以放開肚皮來吃,那滋味那個鄰居不停的回味,好像有多麼了不得的樣子,讓鄧大瓦後悔不已。

那天義勇軍招募人手,剛好有一爐大碗正在緊要關頭,實在走不開,不然那幾十個燒制的大碗就要廢了,至於為什麼不讓兒子過去,因為兒子要打下手,不能離開。

早上的時候,就有張家村的百姓相傳,在下午的時候,首長老爺將會給去劉鎮幫忙做事的百姓銀子,足足一兩銀子。

要是他當初前往做事,父子兩就可以有一百斤的糧食,事後也能領取二兩銀子,這比他那燒制的大碗值錢多了,那幾十個破碗值多少錢的!把它全部賣掉,也最多能掙兩百文錢。

在選擇西瓜和芝麻之間,鄧大瓦選擇了芝麻,不知道有多後悔。

知道兒子說張有德老爺找他有事,鄧大瓦才有點精神出來接待,沒想到他直接開口了,說首長老爺有事找他。

鄧大瓦第一時間是高興,像吃了糖蜜似的,首長老爺找他,肯定有好事,如果是不好的事情,就不是張老爺親自過來了,早就是那些那些長槍的軍爺上門,這樣想來就是首長老爺有好事找他,當然高興了,然後跟著張老爺到了張府。

張有德拱手道「首長,這位就是張家村的窯戶,鄧大瓦,某有事先忙,先告辭了。」

子堅擺手,「嗯!張老師有事先忙吧。」

等張有德離開,子堅重新打量這鄧大瓦,衣著外觀就懶得說了,與一般的百姓相差無幾,只是看起來年紀比較大了。

子堅「小桃,上茶。」

小桃很快捧著兩杯新茶進來,子堅「這位鄧師傅,請坐。」

子堅有事找人幫忙,當然客氣一番了,至於什麼禮不下士,見鬼去吧,反正這就是子堅的接待客人方式,家裡有客人,還不請人家喝杯茶么。

鄧大瓦看到首長老爺真的請他去坐,沒有別的意思,才有些敬畏的坐下,雖然子堅表現的很客氣的樣子,但他骨子裡面還是保留著下人對上位者的尊敬。

子堅在大明王朝中,也不是什麼上位者,但此時此刻,子堅就是鄧大瓦得罪不起的老爺,所以他保持的恭敬態度。

鄧大瓦這樣恭敬的態度,子堅表示無所謂,反正他已經很客氣了,在待人接客方面沒有問題,鄧大瓦這樣是他的事情了。

子堅開口道「這次請鄧師傅過來,是想找你燒制瓦罐的,就是這個樣子,你看看能不能燒制出來。」

沒有多客套什麼,子堅直接說出來意,同時把一張畫有瓦罐樣子的白紙,推過去給鄧大瓦。瓦罐的樣子就是整體為圓形,底部略小,中間較大,開口收窄,高半米的樣子。需要瓦罐配有蓋子,方便密封。

這就是子堅要做的瓦罐,用來做罐頭用的。

魚已經抓回來了,油脂問題也即將解決,罐頭就順應解決了。

鄧大瓦拿著白紙看上面的圖案,非常明白的左視圖,鄧大瓦對畫圖的人佩服不已,這麼好的圖紙,他一眼就看出首長老爺要的瓦罐是什麼樣子的,至於標記的高度,(50cm)是多高,鄧大瓦就不明白了。

「首長老爺,這個高是多少,小人不清楚其中的道理。」

好吧,子堅疏忽了,指望沒有學過小寫熟數字的鄧大瓦,看懂圖紙數據是不可能滴。

子堅用手比劃著,就大概這麼高,說完比劃出半米高的高度,讓鄧大瓦有個了解。

鄧大瓦看到子堅給出的高度,結合圖紙看到的瓦罐樣子,在心裡已經模擬出瓦罐的大小。

「首長老爺,這種瓦罐小的能做出來,其實,和這樣相似的瓦罐,小的家裡就有幾個,只是沒有蓋子。」

子堅「不會有漏水什麼的吧!另外造價多少錢?」

「絕對不會漏水的,小的做這行二十多年,從來沒有賣出漏水的陶器出去。首長老爺這種大小的瓦罐,小的家裡有差不多大小的,因為沒有這種蓋子,對外賣五十六文錢一個,首長老爺需要的有些不同,小的最低價六十文錢了。」

所說的不同,就是加了個蓋子,所以要多幾文錢。

子堅點頭,人家給出最低價了,想來也不會騙他,六十文一個半米高的瓦罐,價錢應該不是很貴,可以考慮大量生產。

子堅「我前期要五千個這樣的瓦罐,你什麼時候能交貨。」

鄧大瓦原本就是半邊屁股坐在椅子上的,差點沒坐穩,什麼?沒有聽錯吧,五千個!同時咽了咽喉嚨,這,這,這是要發財的節奏嗎!

鄧大瓦有些巴結的問「首長老爺,你要五千個?」語氣有些不確定。

子堅理所當然道,「當然了,需要這麼多才讓你過來的嘛,要是一兩百個隨便說通知你一下不就行了,我以後需要的瓦罐還要更加多,一萬,五萬個瓦罐,所以你想掙我的銀子,就要回去做好大批量生產的準備!」

鄧大瓦聽到還要更加多的瓦罐,有些暈倒的衝動,是高興的衝動。

子堅「我急需要用到瓦罐,所以這兩天你要給我先弄出五十個出來,我可以預先給你五十兩銀子。剩下四千多個罐子,你要儘快給我燒制出來,如果太慢的話,我就把事情交給別人來做。」

要是鄧大瓦給子堅拖個六七天,子堅肯定另找他人,誰讓他速度這麼慢得,完成不了子堅的事情,那該幹嘛幹嘛去,反正子堅不需要了。

鄧大瓦立刻站起來保證道「首長老爺請放心,如果後天小的不能拿出一百個瓦罐,小的頭都不要了。」

有了銀子的動力,鄧大瓦用性命做擔保,一定要完成,其實他這樣保證有些為難的,因為他家的作坊只能小批量燒制瓦罐,以前張家村對陶器的需求不大,哪裡考慮到這麼大批量的燒制,但為么銀子,哪裡管的著這些。

子堅「呵呵,那倒不必要,瓦罐你儘快就好,不過你想快點拿到銀子,就看你的速度多塊了,那個張老四你認識吧,他一天捕魚上萬斤,你的瓦罐用來裝魚肉的,剩下你知道吧!」

鄧大瓦這才知道瓦罐用來幹什麼的,那個張老四獵戶當然也認識了,想到他一天捕魚上萬斤,那要用多少罐子才能裝滿啊!

子堅「你也不能趕進度把那些殘次品給我,不然銀子就別想要了。」

「首長老爺放心,小的不敢。」

子堅「這次給你一百五十兩銀子,其中五十兩是瓦罐的預先定金,一百兩銀子是小借給你的,給你用來擴大燒制瓦罐的作坊,以後用瓦罐來償還這一百兩銀子。」

子堅這是培養一個公司吧,讓他發展壯大,有利於自己的計劃,至於為什麼不自己做,子堅才沒有那麼多心思搞,銀子是掙不完的,子堅只要給出收購數量,鄧大瓦就會賣力的幹活。

他嘛,只要動用銀子,保證有人搶著把任務完成,何必自己找事做,有空與李珠兒頭她們談談人生,談理想不是更好! 第五十八章燃燒的沙漠

大家瞬間凝固的表情,充斥著一種暴怒、不甘、無奈。

像是有一件心愛的寶器,瞬間被毀壞!這種由喜極而剎那的轉為無奈,就似要將一個人慢慢的窒息而死亡。

表情一個個變得凌冽起來,一股蕭殺的氣息漸漸瀰漫。眼神剛毅變得鋒銳,又由鋒銳變得冰寒。


眾人一個個緊了緊手中武器,李辰目光凝重,思考著如何能夠渡過眼前這一道坎?

片刻后凌空大喊,「繼續保持隊形,大家跟緊一些,蛋蛋居中萬不得已時,你且出手吧。其餘弟子皆全力向外擊殺,生死在此一舉。拼了,弟兄們!」

「拼了!殺出去!」

眾人神色激憤同聲爆喝,聲如九幽暴雷,勢似山河狂瀉!

「凌霄無影。」


爆喝間李辰勢如閃電,就已衝進了靈魂體的範圍。麒麟槍揮舞間,猶如滔天的金色光芒,颶風般的席捲了前方的一切阻擋,強大的氣爆聲、對撞聲淹沒了一切。大地在不停顫動,空間在不斷震蕩。

囡囡御動碧水大劍,肆掠橫掃間,猶如巨龍戲海那無匹的鋒銳之勢,大有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之威!

婉兒和清塵在後方,護佑著眾多後方弟子。左突右攻漫天的火焰,將此地儼然變為一片岩漿般的海洋。

居中的十二人看準時機,在火攻之後順手出擊,加大著這方攻擊波的殺傷範圍。

天龍虎這次一馬當先,竟然率先衝破了靈魂體的防禦範圍,在前方龍虎嘯山林震蕩的整片區域感覺即要破碎。釋放出無匹的漫天火柱,將那一帶範圍靈魂燒為灰燼清掃的乾乾淨淨。

大家極速的穿越著、擊殺著、抵抗者,相互間的配合卻恰到好處,冒然間將靈魂體自然形成的陣營,硬生生的撕裂開一道口子。

就似妖魔鬼怪突然遇到煞星,驚魂不定時一遭重創亂作一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