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沒有隨從,身上的衣衫也不怎麼華貴,看起來很普通,可就在這個人出現的剎那,高台上的簫二爺臉色就大變起來,本來囂張的氣焰,瞬間消失。

「見過會長,請會長入座。」高台上的神武門主一看到這青年來了,也露出恭敬之色說道,青年笑著點頭,直接上了看台中央的座位上坐下,好像根本看不到那劍拔弩張的氣氛。

「會…會長?難道他就是我神武門的頂頭上司,君子會的會長蕭君子?」

「我的天,肯定是他沒錯!他怎麼來了!」

下方的弟子全都驚呼出聲,一個個眼神中都露出了驚駭,君子會的會長,這是傳奇一般的人物,在整個北方大陸,都屬於頂尖,誰都不知道他來這裡做什麼。

「呵呵,都別站著了,坐下。」蕭君子沒有在乎那些驚呼聲,淡笑說道。

曹家的人都是一愣,不知道怎麼辦,曹二爺卻是在這時大喝,「聽不到嗎!都給我坐下!」

曹家的人頓時都坐下,曹二爺這時露出尷尬的笑容道,「簫會長,您既然要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

「曹二爺的意思是,我去哪,想幹什麼,還要提前向你報告?」淡淡的話語從蕭君子口裡傳出,立刻讓簫二爺神情大變,連連擺手道,「萬萬沒有這個意思……」

「哦,那是我誤解了。」蕭君子笑著點頭,「不過剛才簫二爺可是很厲害啊,看那樣子,好像要滅了神武門。」

「誤會,都是誤會。」簫二爺繼續說道,「我只不過是等了一天,一時氣憤而已。」

「誰讓你等了。」

就在這時,擂台上的方恆終於出言,「我有邀請你嗎?」

此話吐出,頓時讓眾人一驚,這話剛才神武門主說過了,羞辱了曹家一次,現在方恆再次說出來,無異於二次打臉。

「你!」曹二爺臉色一怒,看了周家一眼,突然說道,「是周家邀請我來的。」

聽到這話,周家的人神色一變,他們都知道,曹二爺這是在借著曹家的能量,拉他們下水,他們還不敢反抗,以曹家的能量,對付他們太簡單了。

「好,就算是他們邀請你來的,可他們邀請你暗算我了嗎?」方恆冷冷道,「我剛一過來,你就用氣勢壓迫我,這是你一個觀戰者應有的態度?還是說你根本就是不要臉?」

毫不掩飾的罵聲從方恆嘴裡出現,場中眾人全都凝住。

他們見過方恆的實力,也知道方恆的厲害,卻都想不到,方恆連曹家這等巨無霸組織的人都敢罵,這太瘋狂。

「小子,你找死!」曹二爺大吼一聲,「來人……」

「呵呵,曹二爺,你也太不把我放眼裡了吧。」座位上的蕭君子笑了一聲,「我讓你動了么?」

曹二爺臉色一變,忍不住問道,「簫會長,您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個問題,立刻讓大家豎起了耳朵,這正是他們想知道的。

「曹二爺,你的問題有點多了。」蕭君子的笑容終於有些收斂起來,「現在,我只說一遍,閉嘴。」

話語落地,曹二爺拳頭一握,卻不敢再說什麼,和蕭君子想比,他還真的只有聽命行事的份。

見到蕭君子是這個態度,看台上的人全都不說話了,哪怕蕭君子沒有說他和方恆之間的關係,他們也都明白,今天要是想在對方恆做些什麼手腳,那是不可能,蕭君子不會允許的。

「可惡,這個小子到底怎麼和這種人物搭上線的。」王亂天牙關緊咬,他本以為方恆只是一個受到神武門重視的天才,這種身份不好對付,卻不是沒辦法對付,現在方恆和蕭君子搭上了線,這就不是他能對付的了。

「多謝簫會長主持公道。」台上的方恆一笑,對著那蕭君子一抱拳,。

「呵呵,這是應該的。」蕭君子笑著回應,「開始比武吧,有我在這裡,你們只管施展出自己的真本事,不要顧忌。」

「好!」方恆點頭,目光看向了台上的周隱,周隱這時候的眼神不停閃爍,卻沒有驚慌,笑了笑說道,「沒想到,你竟然能讓這種人物庇護你,果然是厲害,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我會盡我的全力打敗你。」

「哈哈,好!」聽到這話,方恆大笑,「這才是我想要的!」

轟!

話語之間,一股恐怖的火焰就從方恆身上爆發,瞬間就照亮了漆黑的夜色,讓所有人都為之驚呼。

「好厲害!這股強度,看著是先天六重,可是先天九重的人都沒幾個能比的上!」

「這就是天才和普通的區別啊,不知道周隱會爆發出什麼樣的力量呢?」

議論聲響起,高台上的周隱臉色沉凝,手掌,突然一抬。

呼!

狂風在他的手中匯聚,很快,無數青色的靈氣被抽取出來,不停的在他手上扭曲著。

「冰凌成劍!」

周隱低喝一聲,白色的寒氣升騰出來,附在了那團靈氣上,片刻后,就凝成了一柄透明的青色長劍!

「好手段。」方恆點頭,「以靈氣為劍意,以冰凌為劍身,此劍要是對付別的先天六重之人,怕是一劍就能抹殺。」

「不過對你,好像還是不夠。」周隱介面道,「所以,我還有一柄劍。」

話語說到後半段的時候,周隱的身影就突然消失,下一刻,就來到了方恆的背後,冰凌長劍直接刺出,空氣都出現了一條細細的通道。

方恆目光一閃,腰間真武劍直接出鞘,鐺的一聲,冰凌長劍被他擋住。

「影殺。」

周隱這時低喝一聲,冰凌長劍的影子下,竟再次出現了一柄短劍,對著方恆的脖頸就劃了過去,其速度快如流星。

看到這短劍速度,方恆眼神一縮,猛然大喝,「黑暗之門!」

轟隆!

黑色的大門突然擋在了他的面前,周隱卻是臉上露出笑容,手掌一引,短劍竟繞過黑色大門,向著門后的方恆就刺!

「什麼!竟然能讓短劍轉向,這是什麼手段!」

「莫非,周隱達到了虛武境?」

一陣驚呼聲響起,憑空操控物體,除非陣石之外,只有虛武境的存在才能做到這種事情。

「狂風掃葉!」

面對這種短劍攻擊,方恆腳步動了起來,身影如風,以差之毫厘的距離躲過了短劍,卻在這時,周隱的身影竟不知何時來到他的身旁,手中的冰凌長劍狠狠一劈,青色的靈光夾雜著寒氣全部爆出,生死台都出現了一層冰霜,威勢極猛。

「有意思!」感受到這股力量,方恆笑了一聲,手中真武劍同樣劈出,熊熊烈火爆發,和那寒氣對撞在了一起,竟不分上下。

「你果然擋住了。」周隱淡淡說道,「看來,還是得在加強力量。」

「先接我一拳再說。」

轟隆!

話語吐出,方恆的拳頭如炮彈般轟向了周隱的腦袋,其強橫的真力讓高台的冰霜瞬間清空,周隱抬手,卻是咔嚓一聲,手臂斷裂,整個人向著後面飛了出去,冰凌長劍狠狠刺向地面,才最終穩定身軀。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好力量。$頂$點$&()」

穩定身軀的周隱看著方恆說道,手臂在說話的時候就浮現了一層冰霜,扭曲幾下,竟直接恢復了斷裂之處。

「恢復力不錯。」方恆淡淡道,「你剛才不是說會加強力量么?出手吧。」

「呵呵,那我就讓你看看我這段時間的成果,寒蛟出世!」

喀拉拉!

一股巨大的冰柱從周隱的身上升騰出來,如同蟒蛇,恐怖的寒氣四處釋放,很快,天地之間都被冰凌充斥,宛若寒冬到來!

「寒冰領域!」

周隱再次低喝,只見那條冰晶蟒蛇軀體一震,天地間的冰凌竟一下回攏,在生死台周邊凝聚成了一道道厚重的冰牆,就連上空,也已經被一座巨大的冰牆覆蓋,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寒冰空間。

「厲害,真是厲害!居然可以憑藉本身力量締造領域空間!」

「這可比當初的趙靈強多了,趙靈只不過是用陣石的能量!」

下方的眾人都開始驚呼,所有人都明白,陣石的力量和自己的力量相比,自然是自己的力量更好操控,現在周隱到達了這個地步,已經是強橫到極點的表現。

「在這裡,我就是神。」

周隱看著四周的寒冰,笑著說道,「你打不過我的。」

嗖!

話語落地,周隱的身影就直接消失,四周的冰牆中,竟出現了無數道他的身影。

「冰殺!」

兩個字傳出,無窮尖銳的冰凌從虛空中成形,瞬息間,就向著方恆衝擊過去。

方恆面無表情,身影不停閃躲,當閃躲到冰牆邊上的時候,冰牆之中的周隱竟突然出來,短劍向著方恆後腦刺去。

「融!」

方恆低喝一聲,渾身火焰真力一爆,直接把前方的冰凌融化,身影沖向前面,躲過了這偷襲的一劍。

「冰牢!」

見到方恆躲開自己一劍,周隱沒有意外,手掌遙遙一引,只見方恆的腳下,身周,全都出現了厚重的冰塊,轟轟幾聲響,就把方恆的上下左右全給封住。

「我說了,在這裡,我就是神。」

看著被冰塊封住的方恆,周隱笑了一聲,手掌驀然捏緊。

咔嚓!

無數的冰塊猛然收攏,狠狠的向著方恆擠壓過去,其強橫的力量,足夠讓任何先天八重以下的人滅亡。

周隱的笑容越來越來越得意,他似乎已經見到方恆身體破碎的情景。

「看來,你的進步真的很大。」

就在這時,那巨大的冰塊中傳出了方恆的聲音,讓周隱笑容一僵,手掌捏的更緊。

「不過,還是比不上我。」

轟咔咔!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只見那無窮的冰塊,瞬間炸開,一股恐怖的火焰氣勁四處衝撞,很快,包圍生死台的冰牆都出現了裂痕。

「什麼!」感受到這股力量,那始終自信的周隱終於驚呼一聲,身上的寒氣再次噴發,想要穩定住自己的領域。

「你這東西,壓不住我的。」方恆搖搖頭,身體再次一震,恐怖的火焰真力連環爆炸,只見那無窮的寒氣,全被驅散,那一面面比房子還大的冰牆,片片碎裂,在爆炸中直接化為虛無。

噗!

周隱嘴裡吐出一口血,他怎麼都想不到,自己施展了領域空間,卻被方恆這麼簡單就破掉了。

「武者的戰鬥,說到底還是能量的戰鬥。」恍若沒有看到周隱的吐血,方恆自顧自的道,「能量一共有三個方面,分別為**,真力,精神這三種,在這三個方面中有一個強的,就可以在同階武者中佔據一席之地,有兩個強的,就可以橫掃大部分同階,若是三個全都很強,那就可以越級戰鬥,被人稱呼為天才。」

話語說到這,眾人本來驚駭的表情都停滯住,認真的傾聽,方恆的話,恍若給他們打開了另一扇大門。

「所以想要成為真正的高手,這三個方面都要強橫才行,這一點你做的很不錯。」方恆點頭道,「不過,也只是不錯而已,和我比,無論哪一個方面,你都比我差太遠,比如真力。」

嗡!

方恆長劍一甩,一道火紅色的劍光就閃現出來,劃破空氣,直接降臨到周隱身上。

「寒冰守護!」

周隱大吼,無窮的寒氣在他面前形成盾牌,卻只是一瞬,就被劍光破裂,讓他的肩膀一痛,鮮血噴發。

沒有在乎周隱的狀態,方恆再次說道,「再比如,**。」

轟!

方恆身影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周隱身邊,一掌拍下,空氣爆炸,周隱抬手抵擋,卻只聽咔嚓一聲,他的手掌直接變形,身體砸在地上。

「最後一點,精神!」

方恆目光一縮,恐怖的氣勢從他的身上釋放,狠狠衝擊向地面上的周隱,讓周隱臉色蒼白,連慘叫都無法發出。

「看懂了么?三個方面,我都很強,甚至可以說,我只憑藉一個方面,就能戰勝你。」方恆淡淡說道,「所以,你剛才說我打不過你,實際上這話應該顛倒過來。」

話語傳出,全場安靜。

高台下的弟子已經完全沉默,方恆的話要是光說,大家只會覺得新鮮,現在卻不同了,他的話語在配合上他的動作,就宛如一個真正的武道前輩在講述武學至理一般,讓他們都有所感悟。

「看來,我平日里光鍛煉真力,疏忽了**修鍊啊。」

「嗯,我也要鍛煉精神了。」

一道道自言自語的聲音開始響起,無數的神武門弟子,似乎都找到了自己的缺點,打算回去后好好修鍊。

察覺到這一幕,看台上的神武門主等人都笑了起來,方恆所說的道理,他們都知道,平日里也不是沒有對弟子們講過,只是弟子都聽不進去,現在方恆通過碾壓周隱把這個道理講出來,引起了眾弟子的思考和反省,這讓他們震驚之餘,更多的就是高興。

蕭君子看到這一幕,也笑著對旁邊的神武門主道,「簫叔,我以前不是告訴過你了么,講道理要從弟子感興趣的方面講,死板的講是不起作用的,現在看到了吧。」

「呵呵,會長說的是,怪我以前沒有想到這些。」神武門主笑的合不攏嘴,不管怎麼樣,方恆能帶給這麼多弟子一個啟發,他就覺得剛才為方恆出頭不虧。

神武門的人高興,其他的人卻不怎麼高興了,曹家和武家的人臉色陰沉,方恆殺他們家族子弟,這本身就讓他們憤怒,現在還這麼強,這對他們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消息。

特別是坐在邊角處的王亂天,他氣的身體都發起了抖,他沒料到,方恆的成長的這麼快,快的讓他都有了一股害怕。

「可惡,這小子太可怕了,這麼點時間就達到了這個地步,那再過兩年我豈不是會被他抹殺?不行,我一定得想辦法除掉他。」

王亂天眉頭皺緊,目光在場中的這些人身上不停打量,最終卻是一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