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沒有多餘一個字。

一天天的,不是這人就是那人來的,他沒那時間在見人這件事耗著。

聽聞慎爺說不見,管家先生看了眼身邊無動於衷的女孩,「慎爺,洛小姐人也在門外。」

這會,裡邊的男人聽清楚了,管家說的是洛小姐……

他把那開了半扇門關回去的動作一頓。 一時間,舉手的人越來越多。

秦燃風抬眼看過去,只見所有人都舉起了手,表示自己要留下。

他更加瞠目結舌,懷疑自己弄錯了什麼。

怎麼他剛才說了半天都沒壓住這些人,夜司爵就說了幾句話他們就都願意留下來了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

站在門口沒進來的羅毅慢慢勾起了唇。

剛才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夜司爵一進門,先是氣場碾壓,然後靠對金髮碧眼男人說狠話,動搖這些人覺得夜司爵離不開他們的自信。

然而夜司爵又表明了自己的誠心,想辦法套出對方開了多高的價格。

緊接着許給這些人承諾,給他們畫未來的大餅——當然,這個大餅是真實不是虛無的。

在座的所有人,或是國際獎得主,或是高等大學的優秀畢業生,無一不是驕傲的。

驕傲的人,根本不會滿足於一份固定薪水,他們要的,是看到自己的價值。

而夜司爵的承諾,正是給了他們看到自己價值的機會。

當然,這種辦法並不是對每個公司的老闆都有效,夜氏集團這名號在全球都是金字塔頂端的存在,在這樣的公司奮鬥,根本不需要擔心別的,只要擔心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就完了。

「嘖嘖……」羅毅搖搖頭,夜司爵這種如此善於洞察人心的傢伙,作為老闆來說,真是最可怕的。

還好他不是他的員工和對手,否則真是容易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還得為對方數錢。

高,實在是高。

等到在場所有人都簽了三年內不能離職的合同,紛紛離開后,秦燃風還是沒緩過神來,用看神一樣的眼神看夜司爵。

羅毅低笑一聲,推了下眼鏡,拍拍秦燃風的肩說:「怎麼?還沒回魂呢?」

秦燃風被拍了下才猛然回過神,急切地揪住夜司爵的袖子問:「大佬,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夜司爵閑散地掃了秦燃風一眼道:「找到他們的需求,滿足他們的需求。」

秦燃風一邊認真地聽着,一邊從會議桌上撈過來一本本子和一支筆準備記。

然而夜司爵卻是沒有再說話了。

秦燃風腦袋一歪,問:「然後呢?」

夜司爵一邊用手機噼里啪啦不知道給誰發信息,一邊淡淡道:「沒然後了。」

秦燃風的小腦袋瓜瞬間又冒出八千個問號:「???」

沒然後了??

這就是全部了???

他這個小朋友為什麼那麼多問號?

秦燃風不信邪地纏着夜司爵追問,但夜司爵眼睛一直盯着手機,根本不搭理他。

秦燃風不滿地問:「你到底在幹什麼?網戀?」

夜司爵冷冷斜了秦燃風,那眼底帶冷風,秦燃風嚇得立刻噤了聲。

旁邊的羅毅覺出不對勁,詢問夜司爵道:「發生什麼事了?」

夜司爵神色凝重地說:「我不是把東南西北派到慕夏身邊,暗中保護她嗎?但剛才慕夏差點被炸死,東南西北沒有任何一個人出現,我懷疑,他們可能已經……」

羅毅和秦燃風心裏同時一緊。 「謝我幹嘛,你應該謝楚秦。我也是被他救的,而且這湯藥都是他採摘的,也是他熬制的。」石瑤微笑着回道。

「真沒想到,楚秦不僅是一名帝王級強者,還會熬藥。」洛依依,有些驚訝道。

「他不僅會熬藥,還會熬粥,做飯……還有,什麼燒烤之類的,總之他會的,遠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石瑤說道。

洛依依,聞言,不自覺地露出了一抹微笑,接着問道,「石瑤姑娘,你對他這麼了解,你也是他的女人嗎?」

石瑤搖了搖頭,「他有幾十個女人,但是我不是,我只能算是他的管家和跟班。」

「幾十個!」洛依依,美眸一睜,笑容變成了微微複雜的神色。

「是啊,你看到的,除了項璃,其餘七個都是他的女人,而他更多的女人,大概六十個左右吧,都在我們巨神星域,沒有帶出來。」石瑤,點了點頭道。

「這麼多!」洛依依微微撅了撅嘴,「果然,男人都是花心大蘿蔔!」

「男人哪有不花心的呢,尤其是帝王級強者。其實,楚秦在帝王級強者之中,還算好的了。」石瑤,溫柔一笑道。

「那倒是!帝王級強者,都是活了無盡歲月的,他們的紅顏知己,可能多到他們都數不清了。我父親,就有幾百個……」洛依依點了點頭,表示認可道,「楚秦,也算正常吧。」

「那你又錯了。」石瑤,接着一笑道。

「哪裏錯了?」洛依依,黛眉微蹙,表示疑惑道。

「楚秦這個花心大蘿蔔,一共才二十歲!」石瑤回道。

石瑤聞言,口中剛剛吞下的湯藥,差點吐了出來,幸好她及時咽了下去,咳嗽了幾聲道,「二十歲,不可能吧!」

「我也覺得不可能!就算是始祖級生物,也不可能二十歲成為帝王,但是……這是事實!」石瑤回道。

洛依依,徹底有些愣住了,別看她和楚秦一般大小,她已經活了幾萬年了。

但就算如此,幾萬年成為了半帝強者,她已經是洛家,乃至中古世家,能夠在史上排名前五的絕世天才!

二十歲的帝王,她敢都不敢去想。

中古世家史上最年輕的帝王,也就是洛天雲,也是兩億年晉級至高神啊!

和楚秦,簡直就是天差地別啊!

「這個變態!」洛依依,忍不住說道。

「阿嚏!」正在這時,楚秦赤露著上體,打着噴嚏走了過來,「石瑤,你說誰變態呢?當着面罵人,可不行啊!」

「楚秦大人,我沒有罵你啊,是……」石瑤,看向了洛依依。

「依依,你醒啦!」

楚秦,很是驚喜地看向了洛依依。

聽到楚秦直呼自己為依依,洛依依心頭微微加速,不過很自然地應道,「嗯,醒啦,謝謝你啊,楚秦。」

「不客氣。」楚秦很自然地坐在了石瑤和洛依依的旁邊,將手中一大塊,足有百斤的獸肉,放在了旁邊。

緊接着,楚秦將帝獸狂刀拿出來,切肉!

「拿至高神器切肉?」石瑤和洛依依,同時驚訝道。

「有什麼關係,刀就是用來切肉的。」楚秦一邊說着,一邊很自然地切著獸肉。

「話說楚秦,你哪來的肉?」洛依依問道。

「不是昨天追依依你那條巨龍嗎?肉就是他身上割的。」楚秦,一邊切肉,一邊回道,「等會,給你們兩個,好好補補身體。」

「楚秦,我昨天就有些疑惑。」洛依依說道。

「嗯?疑惑什麼?」楚秦,好奇地問道。

「這貔貅秘境,似乎可以限制神力,你為什麼能一拳打死那頭巨龍?」洛依依,驚訝道。

「這有什麼疑惑的,神力沒有了,這不是有軀體嗎?」楚秦將切好的肉,串在木杆上,架在火上烤,淡然一笑道。

「可是,我們的神軀,也被限制了啊。」石瑤,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也跟着驚訝道。

「什麼,你們的神軀,也被限制了?」輪到楚秦驚訝道,「這麼說,你們現在是凡人之軀?」

「嗯!」洛依依和石瑤,同時點了點頭。

「那我為什麼,沒被限制?」楚秦,一邊將一些葯醬塗抹在烤肉上,一邊有些疑惑道,「難道是,青龍血脈!」

「很有可能!」洛依依說道,「這裏是貔貅秘境,他的力量壓制了我們的神力,神軀,但是貔貅,應該壓制不住青龍!」

「可是,我的青龍之力,為什麼用不了呢?」楚秦瞳孔微微一轉,看着自己的右手,疑惑道。

「那不應該啊!」洛依依,也是有些迷惑道,「既然青龍血脈之力還在,你的青龍之力,應該不會消失才對。也應該是你的青龍之力維持,才能夠讓你的神軀,不被壓制!」

「那可能是我之前使用青龍之力過度,導致的短暫性消失吧!」楚秦,似乎有些領悟了。他之前和龍帝一戰,用了過度的青龍之力,後來與雷帝傀儡戰鬥之時,才會力量有所削減。

「那應該是的,這麼說,你的力量,應該不久之後會恢復的!」石瑤,露出了興奮之色。

「也許吧!」楚秦說着,將烤好的肉串遞給了石瑤和洛依依,「快點吃,吃完,去找天雲前輩和小舞她們,也許天雲前輩,知道原因。」

「嗯,天雲爺爺,見多識廣,應該遇到過這種情況。」洛依依,點了點頭。

「嗯,好吃!」石瑤吃了一塊烤肉,有些驚喜道。

「真的嗎?」

「真沒想到,如此粗虐的烤法,竟然這麼好吃!」洛依依吃了一口之後,也是讚不絕口道。

「那是因為,我將一些特殊的仙草,當做調味劑使用了!」楚秦輕然一笑道,「無論何時,不能虧了自己的胃!」

「嗯嗯!」石瑤和洛依依,同時點頭道。她們感覺,雖然失去了神力,淪為了凡人之軀,但是跟着楚秦,不僅安全感滿滿,而且幸福感十足!

「楚秦,我可以再來一串嗎?」石瑤問道。

「隨便吃!」

「那我也要多來幾串!」

……

三人酒未足飯飽之後,楚秦帶着石瑤和洛依依,離開了這個臨時基地,朝着叢林深處進發。

石瑤和洛依依,一直緊跟着楚秦,就差和他肌膚接觸了,畢竟她們兩個現在是凡人,弱小的可憐,太需要楚秦的保護了。

而楚秦,自然也是很願意,充當兩人的護花使者。

三人在叢林之中兜兜轉轉,似乎是迷路了……

「楚秦,我們這麼漫無目的地找,能找到天雲爺爺他們嗎?」洛依依問道。

「那沒辦法,我現在除了是一個拿着刀的直漢子,啥也不是!」楚秦,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個……我,我好像想起來了,天雲爺爺,給了我一件特殊的神器!」洛依依怪不好意思道。

「神器,不是不能用嗎?」楚秦,微微疑惑道。

洛依依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金色的立體羅盤,「這是根據天雲爺爺的血液定位的,不需要神力加持!好像還能用!」

「你不早說!」楚秦聞言,直接拍了拍洛依依的腦袋。

「那個,我也是剛剛想起來嘛!」洛依依,摸著被楚秦輕拍的地方道。

「不對啊,依依,你這指針怎麼指的是天上?」楚秦,有些詫異道。

(本章完) 陸景延俊眉上挑,「不是你,難不成是我?」

低沉的聲音如同大提琴曲般悅耳,但其中裹挾著的威懾力,令薛霆心頭一顫。

他渾身一個激靈,暈乎乎的腦袋頓時清醒了不少,忙笑嘻嘻道:

「四哥說了是我,自然是我。」

陸景延睨了他一眼,將文件一合,沉聲說:

「打電話給張明,儘快把川城內R組織的人肅清。」

薛霆若有所思點頭,「四哥,放心,張明已經開始收網了。」

「你叫來了技術聯盟的人,為什麼?」陸景延深邃的眼眸自他身上掠過。

薛霆也不覺詫異,急忙解釋:

「張明有東西需要專門的技術人員破解,我讓技術聯盟派了些人過來,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川城警察局。」

「什麼都瞞不了四哥。」薛霆揉了揉頭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陸景延面無表情,冷聲問:

「張明說了,他需要幫手?」

薛霆搖了搖頭,「可是川城這個小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