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沐血走後的不久以後,男人終於從神界回來。

只是,洞穴里,除了古蓮,便再也沒有其他人的蹤跡可尋。 只是,洞穴里,除了古蓮,便再也沒有其他人的蹤跡可尋。

當尋覓了這個洞穴,將近是將洞穴里都翻了過來似的尋了一遍。

卻依舊不見沐血的蹤影。

一下子,彷彿是陷入了莫名的恐慌。

顧不得理智,哦不,現在的男人已經沒有理智了。

她走了,他不會有所謂的理智了。

什麼理智,責任,通通去死吧!

徹底急紅了眼,男人一把提起了原本坐著的古蓮,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將她放走了?!」

其實男人心裡知道並不是古蓮的錯,雖然古蓮修為高,但是卻絕對強不過,已經成神的他。

但是他別無辦法,他的怒氣,恐慌,恐懼都無處發泄,既然如此,憑什麼別人得比他活得好?

所以,那就遷怒吧。

在這個時代,有權力遷怒的永遠是上位者。

而古蓮也極其熟悉男人的性子,只是古怪的笑了笑,道:「你自己不是清楚么?」

輕柔的,帶著些諷刺的意味。

男人眼底驟然噴出怒火,一把將其丟在地上,道:「那你就去死吧!」

「我救過你!」

「那又如何?」男人冷笑。

「你真以為本座必須護著你?!若非本座心情好,能將你接過來?!你以為若不是怕她一個女孩在這沒了玩伴,本座會將你接過來??你以為你自個是誰??沒有了她,這個世界也沒有存在的必要,包括你!!」

古蓮瞪大眼睛,彷彿是不可置信,「你說笑的是不是?」

她過來的價值只是因為怕那個女人沒有同性別的玩伴??

所以才將自己接過來的?

如今那個女人沒有了,她就也得跟著死么?!

儘管心裡是那樣的不可置信,但不必男人與她說什麼,她都非常清楚這個是事實。

他就是這樣的不可理喻。

偏偏她愛慘了這個男人。

「你瘋啦?!」古蓮終於忍不住了,恨恨的說道:「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普通人而已!!」

「閉嘴!」男人眼底的邪氣外泄,隱隱有墮神之兆。

「為什麼不讓我說?!」古蓮咬著牙,「她就是個廢物!憑什麼得到你的青睞?!我哪裡不好么?」

「本座叫你閉嘴!」男人低沉的聲音帶著些不易察覺的怒意,道。

同時,手中的力氣不斷加大,似乎要硬生生擰斷了古蓮的脖子。

古蓮難以呼吸,忍不住掙扎同時心底確是在為自己而感到悲鳴。

這就是她愛的人啊!那麼狠,又那麼情深。

只是他的情愛,他的心,都不在自己身上。

嫉妒的想發瘋,悲傷的想發瘋,也恐懼的想要發瘋,古蓮奮力掙扎,終究敵不過男人的力氣。

就在古蓮快要咽氣的前一刻,古蓮忽然道:「她自己走的,不要殺我。」

是的,古蓮頂不住了。

而聞言,男人終於鬆開了力氣,道:「她在哪?」

「她,我,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自己慢慢的走出了洞穴而已。也沒,沒想到她會不回來。」 「她,我,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自己慢慢的走出了洞穴而已。也沒,沒想到她會不回來。」

古蓮說這話的時候,心裡極其心虛。

雖然她確實是不想讓沐血回來。但是也絕對不能這樣表現出來。

況且,若是讓男人知道,她不僅是不想讓沐血回來,而且還派來了殺手去殺那個女人。她就會麻煩了。

哦不,應該說是殺身之禍。

畢竟她又不是沒有看過這個男人對著那個女人那樣的溫柔與眷念,相比之下,她顯得那樣可笑!

心底是無限的哀愁,抬起頭做出委屈的表情想惹來男人的憐惜。

卻見男人冷冷的看著她,居高臨下的,不屑的,隨後只留給她一個冷漠的背影。

「你不能這樣對我!」驀然,古蓮尖叫一聲,道:「我救了你,若不是我,你就不會成為邪神的徒弟了!!我對你有恩!你怎能這樣對我!」

「呵!」男人忽然轉過頭,道:「你別忘了,你的恩情,本座早已還清。」

古蓮一呆,隨後反應過來。

她給予他的恩情,早在她不知不覺的時候,就已經還清。

比如她差些被男人輪了的時候,又比如她得罪了一家豪門之後。

這些殺身之禍,男人不知道為其擋了多少件。

只是人類依舊而貪婪的。

而古蓮就最甚。要求越來越多,也越來貪婪。

男人本身是不願答應的,只不過後來念及恩情,他或多或少都會答應古蓮一些無理的請求。

冷漠如他,是多麼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於是古蓮,都認為邪主,對她不太一樣。對她比較特殊,古蓮還認為對方愛慕自己。

於是古蓮指使男人做什麼事都是那種理所當然的模樣。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知道古蓮的德行。

而古蓮也不在意,依舊惹了麻煩就找男人。通常時候,男人都會選擇幫她。

故而,古蓮就認為這樣的男人簡直太好,想著想著,自己還是答應他的「追求」好了。

因此第一次,她沒有叫男人幫忙,第一次自動的聯繫上了馬車上的男人。

當古蓮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男人的時候,卻見他在一家一家的尋找糖葫蘆。

於是忍不住上前詢問。實際上古蓮只是為了裝作偶遇的樣子看到男人因為遇見她而高興的模樣。

結果,結果卻是這個男人竟然掛著非常幸福的笑容,對著她道:「我妻子叫我尋找她喜歡的糖葫蘆。」

那時候,一瞬間,就因為一句話,古蓮心底就崩塌了。

但是她還是不得不笑著掛著一張虛假的笑容。

似不經意的問起了男人的妻子的事情。

她從男人嘴裡,可以聽得出那個女孩是那樣傲嬌,那樣辣脾氣。還冷漠,以及各種各種的缺點。

但是儘管如此,古蓮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得到,那個男人眼底有著一種深深的情愛。

那叫溫暖,那叫愛慕。那叫幸福。

是的,男人表現的很幸福很滿足。顯然,他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一幕的古蓮收到了打擊,她接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在多年的瞎想中,古蓮早就認為眼前這個男人會是自己的男人)愛上其他女人。

忽然感到眩暈,隨後古蓮乾脆的就暈了過去。

而男人只是冷冷的看著,不帶一點情感。

而後,男人大步離開洞穴,去尋找那個該死的女人了。

……

好幾日之後,陰冷的地底里,對著門,正放著一棺材。

而男人心心念念的女人——沐血,此刻就安詳的躺在其中。

其實沐血還沒有完全喪命,但是此刻也已經失去了嗅覺了。

身體也行動的緩慢,與其等日後一下子就躺下來了,還不如自己躺進去。

起碼,這個地宮,殭屍們建的她還是很滿意的。

規模很大。

並且,機關很多。

「我死了之後你們就離開吧。」水晶棺材里,沐血嘴裡說著話,但是沒有一點點的聲音。

而毛僵們,由於是靠著沐血的死氣激活靈魂的,此刻對沐血自然是百分百的衷心。

「主人,我們願意為您守候永生永世的,地府。」毛僵們道。

毛僵用的是心理傳音,故而沐血此刻的聽的清楚。

「何必?」沐血嘆了一聲,眼裡忽然滲出了眼淚。

這一輩子,誰都拋棄了她。

不論是父皇,還是母妃。姐姐也因為她而被火燒死。整個沐國的百姓也容不下她的存在。

就是她名義上的師父,實際上的丈夫,也對另外一個女人這樣溫柔。

她被全世界所拋棄,但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時光,竟是自己當初利用死氣將他們這些殭屍當成武器一樣對待源兒的屍人們願意以百分之一百的忠誠對待自己。

「不值得,不值得……」沐血輕聲細語的吐出了這三個字的口型。

只是毛僵們此刻卻不說什麼了。

它們並不是傻子,也與人類一般擁有思想。自然知道起初沐血只是利用他們。

但是依舊無法改變是眼前這個利用它們的女人使他們覺醒了被封印在屍身里的靈魂的事實。

就沖這一點,它們也應該對她忠誠。

因為她是它們的救世者。

也是它們日後的信仰。

是的,信仰。

……

而另一邊,男人心中充滿了怒火。壓抑著怒火的爆發點,眼神極其陰霾的看著他旁邊那個女子——古蓮。

而古蓮臉上卻是充滿了笑意。

「君郎,你說你,乖乖從了我不就好了么?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啊?」

說著,古蓮忍不住又道:「不過我也得確實要感謝一下那個女人,否則我也不能趁你失去理智,下了個陣法啊!」

「我知道,你能力修為都比我厲害很多,但是,偏生你失去了判斷能力,此下,也只能栽在我手裡了。」說著,古蓮得意的笑了。

她笑著笑著,眼底就不由得帶上了瘋狂,痴痴的道:「君郎,就讓蓮兒成為你的女人吧!」

古蓮有些癲狂的說完之後,手底之下也沒有停下來,而是急急忙忙的就將男人一把推倒。 隨後,她就忍不住跨坐在男人身上。撕扯著男人身上的衣料。

「要我,要我!」古蓮痴迷的道,隨後就準備要吻上男人,卻見男人忽然發了狠,一下子自身實力爆發,將女人狠狠的推了出去。

古蓮只覺得一陣疼痛,皮肉碰到尖銳的石子,加上男人毫不留情的用上了神息,一下子,她就被摔的差點要了半條命。

拼了命似的要站起來,卻如何也爬不起來了。

一下子,古蓮似乎意識到什麼,就這樣趴在地上哭了起來。

她不是怕痛,也不是怕其他的甚麼。而是這個她愛的男人,竟然用這樣狠的力氣把自己給摔了出去。

身體上即便是再如何痛,終究比不上心底里那抽搐的,翻騰著的劇烈的痛意。

那個男人,竟硬生生將自己摔成了殘廢!

要知道,雖然男人是修為是比她高,但是她也確實不差。

否則陣法也不可能困得了那個男人那麼久。

而此刻,男人顯然是下了殺意,否則不可能使出這樣的力氣對她。

就因為她想得到他,他就這樣對她?

古蓮心中悲哀,緩緩的流下眼淚。

可男人卻再次出現在她眼前。

一下子,古蓮的眼都亮了,著急的往男人身邊爬了過去,抬頭看他。

她看的仔細,似乎是要看清楚男人眼中究竟有沒有心疼,或是有沒有愧疚。

但是,古蓮的心思顯然落空了。

男人眼底,明顯的寒潭一片,不帶有一絲生氣,全是漠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