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沐舒羽一愣,瞬間有些心虛。

「你瞎說什麼?什麼江旭不江旭的,我再跟你說話!!誰讓你扯別的了!你敢裝作我來這裏私會卿寒,看我不要你好看,你別忘了你母親還在醫院裏面,還在我的手裏!」

提起母親,溫惜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她緊緊地扼住了沐舒羽的手腕,沐舒羽吃痛地皺眉,「啊啊,你鬆手啊!溫惜!!」

「沐舒羽,我告訴你,如果我的母親有一點事情,那麼,我保證,整個陸家,整個北城的媒體,都會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我是怎麼失去一個孩子的,你是怎麼假裝我爬上陸卿寒的床!」

她的底線,就是江婉燕。PS:今天回來太晚沒時間了。

這章算FD版,先發再改了,明天看吧!

「還是沒有GOD的相關消息嗎?」

出了念力空間,余歡打開手機翻看消息記錄。

身為美食神阿卡西亞全套菜單中的主菜,又被傳說中的食材之王,余歡懷疑GOD就跟查克拉神樹,惡魔果實一樣,擁有世界的本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十七章:美食界!面對來自林海這邊的騷擾,對面也是苦不堪言。

理論上來說,這波他們直接放線進來支援,人多打人少,就算等級上有一定差距,但是前期打團還是能打過的。

但林海這邊的隊友們根本就不接團啊!

就是拖!

這時候,對面的陣容弊端就顯現出來了。

趙雲沒四級之前,這個陣

《王者峽谷:我真沒想操盤啊》第兩百六十一章堵死後路 臨近傍晚,新城中忽然再次戒嚴,且力度之大,簡直前所未有!

完全就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

城中的老百姓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誰又敢亂動?都是乖巧的呆在了家中。

很快,便是有全副武裝的士兵,挨家挨戶的上門,低低的對他們敘說了什麼。

無數得到了消息的老百姓,臉孔上都是露出了炸裂一般的表情,卻根本沒人敢出聲。

很快,便是遵照這些軍爺的安排,一個個急急開始收拾家中,把最值錢的細軟都帶走……

……

夜色逐漸籠罩在天地間,久違的大風雪,再次瀰漫飄灑,整個世界都是一片蒼茫,能見度極低。

西城碼頭這邊,並未燃起多少火光,至多便是能讓人勉強看清路。

而就是在這等充滿了蒼茫的縹緲之下,無數人影,幾如是無聲的布偶,正在周圍諸多士兵的圍攏之下,依次而又有序的開始登船。

「兄弟,你,你這手筆,哥哥我是真服了哇。你,你難道,真的想自己出錢養著這三四萬人嗎?」

城頭上,幾堆熊熊燃燒的篝火邊,孔有德此時儼然已經是知曉了李長壽的計劃,不由充滿驚悚又紛雜的看向了李長壽。

原本,他以為他已經足夠高估了李長壽,卻是不曾想,李長壽的膽子,特別是那等要吞天噬地般的氣魄,根本就不是他能想像哇……

李長壽笑着看了看孔有德,轉而又看向了旁邊的尚可喜兄弟,拱手道:

「大哥,兩位尚兄弟,都是自家爺們,多餘的話,我李二便也不多說了。這一切,便多拜託你們了!

至於首級之事,兄弟們也無需擔憂。

我這裏本身便還有些存貨,估摸著,明日後日,想來還能得到一些,便是我李二一級不留,也絕不會讓自家兄弟沒有着落!」

「兄弟,你這便說遠了哇……」

「李大哥,你是什麼人,咱們弟兄心裏都門清著呢,怎敢負李大哥?」

看着孔有德和尚家兄弟急急就要表態,李長壽卻是笑着擺手:「我知道兄弟們都是好漢子,但是,一碼事歸一碼事!這事兒,這就么定了,按我說的來!」

「兄弟……」

「李大哥……」

……

孔有德他們帶來的大船,此時幫上了大忙。

饒是這些船都不是什麼好船,很多東西,也都不好敘說,但數天前開始,李長壽便一直在為此事做着準備,早已經把這些船里沒用的東西,都清理乾淨了。

此時,這番雷霆般的命令執行下去,一趟,至少可以帶走兩萬多人。

畢竟,眾人都只能帶細軟,別的根本不能帶的。

想想吧。

後世的小蹦蹦車,一趟都能拉個七八人乃至十幾人,況乎是這等大船呢。

明軍標準的大沙船,規定,或者說可承載量,是二百人左右,但那是士兵和水手,且能保證士兵和水手都住的舒服的條件之下。

而蛤蟆村新城距離二郎神島,不過只咫尺之遙,又哪有那麼多講究的?

只要船不沉,能裝,那便裝唄。

縱然這肯定會引發一些波動,造成混亂,可,他李長壽連韃子都不怕,難道,還會怕這些鬧事的小老百姓?

唯一讓李長壽有壓力的,便是二郎神島的糧草和柴火情況了。

畢竟。

男女分營,大通鋪,包括一些基礎設施,都是好搞的,至多算是軟件條件。

可……

那等剛需的硬件條件,儼然就不是李長壽想搞就能搞的了。

不過李長壽卻並不害怕,反而是充滿鬥志!

一來,他此時是有大功績在手的,手中還有不少現銀與餘糧。

二來,他此時有很多船。

真要不行,大不了到時就在海上多飄浮幾天,堅持着忍一下唄。

只要此時李長壽能穩住了,操作得當,待到他的聲名起來,朝廷難道會放着他李長壽這等大功臣不管么?

怕是只會下血本拉攏!

時間很快來到了子時中,大雪紛飛間,那等蒼茫不由更甚。

李長壽此時的心也近乎是沉靜到了極點!

去掉了城內的這些老百姓,他李二也算是輕裝上陣了!

便是皇太極親臨,那又如何?

「哥,我們,我們真不能留下了么……」

這時,三姑、月姬、芍藥,包括小四、李蕊、小角兒、小吉祥等女,都是梨花帶雨的來到了這邊,未語淚先行。

「害,一個個哭這麼傷心干甚?至多三兩天的,咱們便能碰面了,都別哭了啊……」

李長壽很想安慰這些他最熟悉也必須要拚命去保護的女人,可此時,便是李長壽,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嗓子眼恍如被堵住了,根本就說不出那等俏皮話來……

「哇……」

三姑這時再也忍不住了,第一個撲到了李長壽懷裏,哇哇大哭起來。

轉而。

一眾女人們都是找到了目標,簡直如『肉夾饃』一般,死死將李長壽包圍在了正中,哇哇大哭。

饒是李長壽的力氣,一時都是掙扎不得的……

……

終有的離別,到頭來還是要來……

李長壽倒並非是不想把三姑她們留在身邊,畢竟,他和她們,早已經是血肉相融!

奈何。

二郎神島地方太小了,就算搭建好了不少『鴿子籠』,能勉強讓這些老百姓暫時棲身,可其中矛盾,儼然是不好解決的。

至少,劉夢澤是解決不了的。

那李長壽便只能安排,代表着他意志與身份的三姑,親自去坐鎮!

確保事情不會出現不可控的致命紕漏!

站在城頭上,看着船隊漸行漸遠,自己的親人們,愛人們,妹子們,都已經趕往二郎神島,李長壽心裏,一時竟有些控制不住的空蕩起來……

說到底,人到底是社會性動物。

便是強如他李長壽,也不可免俗那……

「嘩嘩!」

深沉的浪濤不斷的拍打着海岸,恍如一首如泣如訴的悠揚交響樂。

直到船隊再也看不見了,完全消失在這等縹緲的蒼茫中,李長壽這才是收回了目光,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眼神隨之也變的愈發冷冽與清明!

他李二,已經準備好了!

縱然要捨棄他花費了重金,花費了無數心血與代價才打造來的這座城池,卻也一定要好好的體味一下,所謂的『女真不滿萬,滿萬無人敵』,到底是個什麼狗模樣!

便讓這肆虐的暴風雪,來的更猛烈些吧! 君耀寒我這茶壺的手微微僵了一下,眼神里都閃過了錯愕的神色。不過很快,他面上再度恢復了讓人如沐春風的表情:「月月,何必着急?等到他死了,你們這樁婚事,自然就宣告終結了?還是過來,陪我品茶吧。」

「那能一樣嗎?」

南初月絲毫沒有鬆口的意思,她緊緊的盯着君耀寒的眼睛:「現在全京都都在傳,我被君北齊趕出了寧王府,不日就會拿到休書。結果休書沒有出現,他死了。」

說到這裏,她冷哼了一聲:「你覺得,大家會傳出怎樣的版本?」

「不重要了。等到他一死,這天下就是我的,自然是不會有人再次欺辱你的。」

對上君耀寒含笑的眼睛,南初月不屑的冷哼:「南昕予為什麼會落到那一步田地,需要我明說嗎?如果說在那之前,我對你懷有無盡的希望。可是看到她悲慘的境遇,我就什麼都懂了。我們,都只是你的棋子而已。」

最後一句話說出的時候,她的眼神里透出了明顯悲憤的神色。

君耀寒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人也站了起來:「月月,你怎麼可以自降身份,和南昕予比?她不過是一個被人玩爛了的破鞋。」

「破鞋……若不是你,她會淪落到那樣的境地嗎?說起來,我也是嫁過人,早已配不上殿下了。」說這句話的時候,兩行眼淚從她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沒有瘋狂的嘶吼,也沒有惱怒的撒潑,所有的一切都很是安靜,卻無端的攪動了君耀寒的心弦。

他不自覺的向著南初月走了過去,抬手擦去她面上的淚水,語調變得又柔和了幾分:「月月不一樣的,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我心裏都明白的。現在,我們就要重新在一起了,你不要想這麼多,好嗎?」

她眼裏充斥着淚水,抬眼看向他的時候,眼神里滿是悲哀:「馬上就要在一起了?」

「當然,他死了,你我自然就在一起了。」

「那殿下想好,怎麼告訴天下臣民,叔叔死後,你娶了自己的嬸嬸?」

一句話問的君耀寒說不出話,眼神里充斥着些許的迷茫。

從進門開始就一直注意着他面上神色變化的南初月,自然明白這是她的機會,她從袖口裏拿出一根香點上。

向來反應靈敏的君耀寒立即捂住自己的口鼻,後退了幾步:「你要做什麼?」

南初月滿臉淚痕的臉笑了起來,顯得很是怪異:「你竟然怕我對你不利?這是合.歡香,有什麼作用,你不會不知道吧?我知道你嫌棄我,可是我還是想當你的妻子。」

她說話的時候,握着手裏的香一步步向君耀寒走了過去:「那就讓我們做一夜的夫妻,今晚過後,我們再無瓜葛!」

君耀寒微微鬆開手,嗅了嗅空氣里的味道,眼神里出現了錯愕的神色,再開口時嗓音也有了幾分沙啞:「月月……」

「或許殿下根本不需要迷香,也能證明你對我的心思?」

……

橘秋是被一杯涼茶潑醒的,她猛地坐了起來,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面前的玄五。

由於迷藥的作用,一時間她還有點不確定自己身在哪裏。

她抬手揉着自己的腦袋,嘴裏嘟嘟囔囔的說道:「什麼情況?你為什麼要打暈我?」

「不是我,」玄五的眉頭皺的緊緊的,「我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你暈倒在地,是被人下了迷藥。可是給你下藥的人,為什麼還要給你蓋上毯子。」

毯子?

下藥?

所有的一切都讓橘秋感到迷茫,似乎自己的記憶缺失了一塊。

直到她感覺都手裏攥着什麼,拿到眼前看才發現是一封信,上面有「君北齊親啟」五個字。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是,重要的是她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