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沈瑤看到顧明珠,招了招手,說:「明珠姐,好巧。我聽說你要跟王景炎訂婚了,還說去找你玩呢。沒想到,咱們先碰上了。」

顧明珠語氣不咸不淡的開口,道:「是啊,挺巧。」

沈瑤說著話,想起來旁邊還有簡汐和程易成:「介紹一下。這是簡汐姐,你們都在A市,應該見過面吧?還有,那位是程易成,最近新銳的作家。」

沈瑤不知道顧家和慕家的恩怨,介紹兩人是出於一片好心。

顧明珠點點頭,說了句:「都認識。」

之後沒了別的話。

倒是裳於悅,咯咯的笑了笑,說:「認識,當然認識。葉簡汐,慕太太嘛……在A市可是鼎鼎有名,我去A市沒幾天,都認識她這樣的人了。明珠接自然也認識。」

顧明珠聽到裳於悅別有深意的話,擰了寧眉頭,對沈瑤說:「瑤瑤,你們這是要走了吧?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

「明珠姐,難得碰上。敘敘舊,總是應該的。想必慕太太、程先生和沈小姐,不會覺得被打擾。」

裳於悅堵住了顧明珠的話。

顧明珠心生不悅,要不是王景炎非要她陪著裳於悅,好拉近他同二伯家的關係,她不會跟裳於悅走到一起。

裳於悅這態度,擺明了就是想找麻煩。

看來,不管是王家的人還是王家的親戚,都是那麼惹人厭煩。 第1073章挑釁不成,反被羞辱

裳於悅不管顧明珠是怎麼想的,這半年時間來,她處心積慮想著怎麼報複葉簡汐。現在葉簡汐自投羅網,來帝都這邊,她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放過她?

是以,把話說完。

裳於悅就毫不客氣的坐在了葉簡汐的對面:「慕太太,別來無恙。」

沈瑤感覺到裳於悅說話帶刺,抱歉的看著葉簡汐。

如果不是她,裳於悅和顧明珠也不會過來。

但現在裳於悅開口要留下來,沈瑤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沈家的勢力遠不如王家,而裳於悅的姐姐,裳於雲自從嫁給王毅山後,身價就跟著水漲船高,裳於雲又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上次王家宴會,她認識的周家的小姐,在宴會不小心碰到了酒保,把葡萄酒灑在了裳於雲的禮裙上。那裳於雲雖然沒說若雲,可當著所有人的面,給了那酒保一巴掌,隨即讓王家的人把那酒保解僱了。

這簡直比直接罵人,還要羞辱人。

沈瑤不敢替葉簡汐出頭,可又擔心她,急的額頭上的汗都流了下來。

葉簡汐平靜的看了眼像只昂揚等待戰鬥的鬥雞似的裳於悅,不緊不慢的說:「裳於小姐,想必你還記得A市發生的事情。如果不記得,我不介意提醒你。」

長久以來的經驗告訴葉簡汐,對待裳於悅這種人,根本不必同她客氣。

你退一尺,她便進一丈,最終她會一步步的把你逼到退無可退的地步。

而且經過裳於悅自殺的事情,她們註定無法和平相處。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同裳於悅客氣!

裳於悅聽到葉簡汐的話,想到那晚自己絕望自殺的那一幕,臉色驟然變得難堪,放在桌子上剛鑲鑽的手指甲扣得白色的桌布變了形。

這個賤人!

竟然還敢當著她的面,提起A市發生的事情!

以前被她欺負,那是因為在A市。現在可是帝都,她葉簡汐還以為,在這裡可以任意欺凌別人?

裳於悅臉色陰沉了一會兒,忽然陰笑了聲:「我當然記得,不止記得,我還準備加倍奉還給你!」說話間,她猛地站起來,一隻手撐著桌子,一隻手迅速的朝著葉簡汐臉上甩過去!

在座的人都沒想到她會忽然有這樣的舉動,都被嚇了一跳。

葉簡汐往後仰,想要避開裳於悅甩過來的手。但懷裡抱著妞妞,她若是避開,這巴掌鐵定打在妞妞身上!

只是猶豫了零點幾秒,葉簡汐就止住了自己躲開的舉動,摟著妞妞,準備硬扛下裳於悅這一巴掌。

然而——

在裳於悅的巴掌落下的前一刻,坐在裳於悅身邊的程易成,忽然站起來,大力的推開她。

裳於悅冷不防被他那股力道衝擊的,像只斷了線的風箏似的飛出了隔斷。

顧明珠看著朝自己撲來的裳於悅,沒有任何猶豫,退到了一邊。

「咚——」裳於悅沒有任何意外,撞在了對面的桌子上。桌子上的碟子和碗筷,噼里啪啦一通響。

程易成卻一點也不關心,一臉著急的看向葉簡汐:「姐姐……」

他這一開口,其他的人都反應了過來。

妞妞瞪著圓溜溜的眼睛,哇的一聲哭出來。

沈瑤也無措的看著葉簡汐,她以為裳於悅只會說幾句刺耳的話,不會對人動手!那忍忍也就過去了,可沈瑤竟然二話不說,就上來打人!這也太過分了!要是讓洛琛哥知道,簡汐和她在一起時,被裳於悅打了,那沈家和慕家的關係也就完了!

「簡汐姐,你沒事吧?」

葉簡汐錯開和程易成對視的目光,扭頭看向沈瑤,說了句:「我沒事。」

兩人說話間,裳於悅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腰部那裡被撞的疼得厲害,裳於悅心裡的怒火,如同爆竹般炸開,「葉簡汐!你這個賤人!查理的事情,還有這次的事情,我不會就這麼罷休!你給我等著!」扭頭看向程易成,她尖刻的罵道,「姓程是吧?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動動手指頭,都能讓你在帝都呆不下去!你敢動我?」

「裳於悅,是你先動手打人的,你還講不講理?你以為整個帝都是你們王家隻手遮天嗎?」

沈瑤氣的紅著臉大喊。

裳於悅輕蔑的看了眼沈瑤,尖刻道:「你算什麼東西?不過是沈家一個低賤的丫頭,也有資格跟我說話?」

「你……」

沈瑤向來不喜歡與別人起爭執,現在聽到裳於悅這麼說自己,想不到別的話反駁她,眼圈一紅,淚差點掉下來。

葉簡汐抱著啼哭不止的妞妞,目光凌厲的盯著裳於悅,勾唇道:「那你們裳於家又算什麼東西?不過是靠著賣女兒起家,巴上一個王家人,就以為可以狗仗人勢了?」

裳於悅被刺到痛處,尖利的聲音不由得提高:「賤蹄子,你說誰是狗?」

「哪家的狗一直在吠,吵得我耳朵痛。」

葉簡汐反擊。

裳於悅漂亮的臉蛋變得猙獰無比,欲走上前再打葉簡汐。

但她還沒來得及靠近,程易成就擋在了葉簡汐跟前。他雖然只有十六歲,但身體發育的已經很好,一米八多的高個,往那裡一站,很有威脅力。

裳於悅向來嬌生慣養,哪裡能打得過程易成?

打,打不得!

罵,罵不過!

裳於悅快被氣炸了:「你給我滾開!」

程易成面無表情的看著比自己矮一頭的裳於悅,「我不讓。」

裳於悅伸出手中指指著程易成的鼻子,顫抖著說:「好,好,你有種,你有本事就一直護著那個賤蹄子!」

「別再吵了,嫌丟人丟的還不夠嗎?」

顧明珠冷眼旁觀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

裳於悅聽到顧明珠的話,猛地回頭,幾乎咬碎了一口牙齒,在心裡暗暗地罵了聲賤人。別以為她不知道,剛才她跌倒的時候,顧明珠有機會扶住她,可這個賤人偏偏躲開,害的她出醜,現在還在這說風涼話!等她回去,她一定要告訴姐姐和姐夫!

裳於悅瞪了顧明珠一會兒,冷哼了聲,踩著高跟鞋,噠噠的走了。

顧明珠看著裳於悅怒氣沖沖的背影,邁開步子準備走。

*****

兩人走之後,餐廳的服務人員趕來,看到一地的狼藉,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簡汐說:「沒什麼,朋友之間發生了一些爭執。損失,我會賠償。」

她從包里,拿出自己的黑卡,遞給服務員。

但程易成從服務員那裡,要回了她的卡,然後把自己的卡遞給了服務員,回頭對葉簡汐說:「說好了這餐我請客的,損失當然也應該由我負責。」

葉簡汐對上他乾淨的眸子,挽了挽唇角,說:「謝謝你。」

程易成的眼睛里閃過一抹黯然,「姐姐,你不用跟我那麼客氣。」

葉簡汐沒搭他這句話。

她跟言邑之間,再也回不到過去那麼純粹的關係了。

怎麼可能不客氣呢?

服務員結了賬單,恭敬地把程易成的卡還給了他。

一行四人從餐廳里出來,到電梯口,葉簡汐想了想,還是提醒道:「你今日得罪了裳於悅,她是睚眥必報之人,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可以跟我說。」

畢竟他是為了她,才惹毛了裳於悅。

程易成聽到她的話,卻當她在關心自己,一直沒什麼笑容的臉上,驀地綻開燦爛如夏花的笑容,「嗯,姐姐不用擔心我,我會好好照顧自己。」

葉簡汐想了下,覺得也是。

他幕後的黑手,神通廣大,連裴家和柏原崇都不怕,又怎麼會害怕一個裳於悅?

一直到出了酒店,葉簡汐都不再言語。

坐上了沈家的車,看著程易成的身影,在後視鏡里迅速的倒退。

葉簡汐微微的吐了口氣。

沈瑤坐在她旁邊,難過的快要死了。帝都這邊世家關係縱橫交錯,沈家不比其他家族,那麼有權勢。所以,往日里她少不得要受一些窩囊氣。可她自己受委屈也就算了,連累了別人,心裡總覺得過意不去。

沈瑤越想剛才自己的作為,還不如程易成呢。

眼睛里漸漸的湧起了霧氣,絞著衣服,小聲說:「簡汐姐,對不起……我沒想到裳於悅會那麼對你……」

葉簡汐聽出她聲音里的哭音,有些詫異。

她跟沈瑤不算太熟,只是靠著洛琛的關係,才會那麼親近。

可現在沈瑤為了她受委屈,而難過。

這讓她想到了如意和裴娜,從小到大,除了她們,她身邊的朋友,有幾個人能無條件的為她受委屈,而真正的感覺到難過呢?

沈瑤真是單純又美好的孩子。

葉簡汐笑了笑,說:「我沒事,真的。裳於悅做的這些,比起以前我經歷的那些,可都是小意思。」

她這麼一說,沈瑤的眼淚咕嚕就落了下來。

「簡汐姐,你是不是受了很多苦呀?洛琛哥,沒保護好你嗎?」

沈瑤啪啪的掉著眼淚。

妞妞剛止住的眼淚,被她勾的又流了出來。

葉簡汐看著一大一小兩個哭泣包,不由得覺得好笑,「並沒有,洛琛保護的我很好。」

沒有洛琛,她葉簡汐或許早沒在這個世上了。

怎麼會沒保護好她?

葉簡汐心裡頗為感慨,但有些話,她無法對著沈瑤和妞妞都說出來。

只能在心裡默默地想。 第1074章誰敢欺負她,他一定會加倍欺負回去

好言好語的勸了兩人一會兒,好不容易哄的兩人不哭了,葉簡汐叮囑道:「今天的事情,還是別跟洛琛說了,免得他擔心。」

沈瑤也怕慕洛琛責怪她沒能保護好簡汐,點點頭答應。

妞妞撅著嘴巴說,「那個阿姨好凶,不告訴慕叔叔,就沒人教訓她了!」

「她又沒打到我,而且,你看她不是也受傷了嗎?」

葉簡汐哄妞妞。

可妞妞都已經是六歲大的孩子了,加之這半年時間,安墨卿故意給她灌輸一些想法,所以並不像之前那麼好騙。

「她罵了姨姨,就應該教訓!」妞妞紅腫著眼睛,說:「姨姨,你不告訴叔叔,是不是害怕叔叔教訓你?」

這都哪兒跟哪兒。葉簡汐有些不明白妞妞的邏輯,但還是順著她的話,說:「是啊。」

「姨姨,你怕叔叔罵你,我們就告訴我爸爸,我爸爸是超人,他誰都不怕!讓他去教訓那個壞阿姨。」

妞妞提起安墨卿,驕傲和崇拜溢於言表。

葉簡汐看著她這樣,卻是想起了昨天慕洛琛說的那番話。

不由得暗暗地嘆息。安墨卿和景颯颯這麼費盡心思,把妞妞送到慕家,也是怕妞妞在安家受委屈。妞妞幾乎是被安墨卿嬌寵長大的孩子,他視為珍寶。他去之後,安家其他的人,只怕巴不得把妞妞蠶食鯨吞,哪裡會像他那麼用心對待妞妞呢?

葉簡汐不得不承認,妞妞在她身邊呆的時間越久,她就越心軟。

景颯颯當真是了解她的心思。

「姨姨,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

妞妞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

葉簡汐從沉思里回過神來,笑著說:「我可沒跟你說定。妞妞,這件事誰都不能告訴,不然姨姨就不跟你玩了。」

妞妞不高興。

葉簡汐答應,晚餐給她加一塊蛋糕。

小丫頭才勉強同意。

*******

兩人回到沈家,沈瑤和妞妞都按照約定,沒跟沈家其他人提起這件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