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水月岩恨不得找一個洞鑽進去,這回丟人丟大了,沒想到思倩對他沒有一點感覺。這回水月岩才有些後知後覺,他記得思倩好像修鍊的就是有情無欲之道,妖月體擅長誘發**,而一個女人如果沒有**,似乎妖月體也無處下手。

水月岩在痛定思痛,覺得自己挑錯了對手,不過他還是在心中發狠,定要將思倩拿下。

葉凡很快就得到消息,在知道水月岩竟然趁他不在的時候對思倩下手,這讓他火冒三丈,這回他可不管什麼兩派交流,他發誓一定要將這傢伙轟殺至渣。正在氣頭上的葉凡扔下處於昏迷狀態中的李詩雨,當然了紫瑤倒是沒有昏過去,不過她就連動彈一下手指都做不到,只能目送他離開。

紫瑤自然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她好半響才恢復一點力氣,看著昏死過去的徒弟暗自苦笑,這回真是倒霉,居然被一頭牲口給欺負了。不過想到那欺負自己的牲口,紫瑤又心甜如蜜,他那濃濃的情意讓她欲要醉掉,現在的她根本忘不掉,她知道自己怕是淪陷了。

紫瑤自然不知道有情無欲的可怕,一旦真正碰上葉凡這樣的高手,又進行了最真摯情感的交流絕對會刻骨銘心,想忘掉都難。思倩能夠無視水月謠就是因為這樣,她身心內都被葉凡填滿,一個充滿**的傢伙只會噁心到她。

衣物都被葉凡的劍之力絞碎,紫瑤到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只見紫光一閃,她的手中很快出現一套紫裙。看了看處於昏睡狀態的徒弟,紫瑤發現這丫頭嘴角綻笑,臉上儘是滿足之態,她暗道這丫頭怕是也淪陷了。

搖了搖頭,被葉凡真摯情感填滿的紫瑤自然不會後悔什麼的,穿上衣物,再度拿出一套給李詩雨換上。本來紫瑤打算將李詩雨抱回去,不過她發現自己身體非常虛弱,顯然還沒有從那真摯的情感交流帶來的損耗中恢復過來,她不由將徒弟叫醒。

「師傅。」

李詩雨羞愧欲死。

紫瑤笑道:「不就是師徒同侍一夫而已,沒什麼好害羞的。」

作為魔門弟子,紫瑤對於師徒同侍一夫看得很開。

李詩雨紅著臉道:「師傅,咱們今後怎麼辦啊?」

紫瑤文言苦笑道:「為師哪知道。」

李詩雨咬牙道:「那混蛋攻陷了我,我根本忘不掉他,如果他只是想要玩玩我們師徒,弟子真不知道自己會有活下去的勇氣。」

紫瑤輕撫著李詩雨的秀髮,笑道:「放心,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他的真摯情感是那樣純粹,絕不是一個無情之人。」

李詩雨嘴角綻笑道:「我也感覺他不是。」

紫瑤皺眉道:「現在咱們要考慮的就是要跟著他怕是只能脫離月魔殿,如此一來事情可就麻煩了。」

李詩雨咬牙道:「弟子才不管那麼多,如果他要我,我就跟他走。」

紫瑤將李詩雨抱在懷中,她想的可要比徒弟更多,不過她差不多也是同樣的心思,只不過要離開不能給他招惹麻煩,這事需要好好合計一下才行。

……

葉凡可不會有紫瑤師徒的複雜心思,他這回的目標就是水月岩,就算不能將這小子幹掉,也要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一輩子都別想做男人。葉凡不斷詢問魔情殿弟子,想要找到水月岩的行蹤,他的運氣非常不錯,這傢伙在思倩身上吃了虧之後,沒有死心打算挑戰其他女弟子。

真是找死啊!

葉凡勃然大怒,現在他可是將魔情殿當成自己的宗門了,水月岩如此明目張胆的挑釁,那這回必須弄殘。葉凡帶著怒氣殺過去,他的運氣真的非常好,很快就聽魔情殿弟子說水月岩將正在勾搭迷情殿的大師姐,看樣子這位大師姐扛不住了,可能會淪陷。

葉凡心中對迷情殿的女人還是非常顧忌的,不夠這回完全被對水月岩的憤怒給取代,他直接殺過去,在魔情殿不少弟子吃驚的目光中大喝道:「姓水的,給老子滾出來!」

葉凡這一聲大喝聲音傳遍整個魔情殿,如今的他雖然還是仙武,但是這實力可是實打實的半步仙尊,要不然當初紫瑤也不會因為他祭出帝之劍被震懾住,以至於一劍就被轟落凡塵。

一座屋子內,正將迷情殿大師姐壓在地上的水月岩吃了一驚,葉凡的大喝充滿一股可怕的劍意,那一刻真的他氣血翻湧,原本**正濃的他差點岔氣。

是誰?

水月岩很是吃驚,從劍意的強橫程度來判斷這怕是半步仙尊啊,難道是這女人分的相好?

水月岩感覺這下麻煩了,雖說這是弟子間的爭鬥,但是如果他挑選的對象相好的實力是上一代弟子,那隻能自認倒霉。半步仙尊絕不是水月岩搞定的,他急忙道:「這是你的相好?」

月羞顏遲疑道:「我好像不認識。」

「不認識?」

水月岩文言不由淡定起來,既然不是相好,那對方就沒有出手的立場了,他就算將這位迷情殿的大師姐就地正.法似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對方也只能幹瞪眼,充當一個觀眾。有了這樣的心思,水月岩臉上露出邪笑,他就打算繼續辦事,將接下來的技術性.動作補全。

「碰!」

水月岩剛想補全自己尚未完成的技術動作,可是這時候狂暴的劍之力轟鳴,整個牆壁被劍之力轟碎,那一刻碎木跟碎石亂舞,驚得他扭頭看去。那一刻一幕奇景出現,就算見多識廣,認為自己不管見到什麼都能夠淡定從容水月岩都瞪大眼睛,一副獃滯的模樣。

一個男子出現在水月岩的眼中,從他的角度看去,碗口粗的劍之力怒嘯,直接將他所在屋子洞穿,那一刻轟開牆壁的劍之力並未散去,而是橫掃,將這處屋子絞碎。

水月岩呆了,完全就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為何如此?

這種程度的劍之力對水月岩來說的確驚人,不過也不會如此吃驚,真正讓他感到震驚的就是打出這風騷一劍的地方,而且劍氣橫掃,絞碎整座屋子的動作,在他看來很像男人解手后的甩劍動作。

太……太風騷了!

碗口粗的劍氣一通橫掃,整座屋子在轟然倒塌,那一刻怒嘯的劍之力宛若一條怒龍一樣爆出最恐怖的劍威,它閃電間轟向目瞪口呆的水月謠。

這是一招甩劍動作,真的非常風騷,最可怕的就是斬出的劍之力妙到顛毫,那一刻封死了水月岩任何躲避的可能,讓他除了退外,就是硬碰硬。

「碰!」

水月岩自然不會硬碰硬,他就地一滾,打算避過這風騷一劍。 葉凡這一劍可怕之極,水月岩哪裡敢正面扛上,他就地一滾,打算比過去。不過事實證明水月岩太過想當然了,劍氣如龍,似乎活了,就在他一滾的瞬間拐彎,斬出最風騷的弧度,直接將他轟飛。

這是葉凡含怒一劍,恐怖的劍之力直接斬中水月岩的屁股,那一刻要不是他身上穿的似乎是一件仙衣,怕是半截身體都沒有了。不過就算如此,水月岩還是非常的凄慘,他骨折了,別說走路了,坐都成問題。

葉凡這一劍可是轟中水月岩的屁股,殺傷力太多巨大,他要慶幸不是正面轟擊,不然小弟弟都會被震碎。

月羞顏目瞪口呆的看著殺進來的葉凡,這一刻的他在她的眼中真的如同天神下凡,尤其那風暴的劍氣如龍咆哮,形成可怕的劍氣柱,居然一路橫掃,風騷到一塌糊塗。

這麼猛的男人,以前怎麼從未聽說過?

「姓水的,敢動老子的女人,今天看我不廢了你!」

葉凡怒吼一聲,這一刻他也不動用自己最風騷的劍招了,而是直接祭出自己的仙劍,一下子數百口,嘩啦啦的沖水月岩轟去,這是他的憤怒,這回定要將這傢伙轟殺至渣。

數百口仙劍可是非常兇殘的,一下子就像數百尊劍仙同時轟向水月岩,這傢伙雖然是仙主,但是葉凡這個劍仙不是普通的劍仙,同時這些仙劍也不是普通的仙劍,兩者合一,爆發出來的鋒芒居然相當於數百口劍主級仙劍齊轟。

我滴乖乖!

老婆大人有點暖 水月岩嚇得臉都綠了,葉凡本身就夠恐怖了,這一下子祭出數百口如此恐怖的仙劍,這完全就是要將他轟殺至渣的節奏啊。雖然水月岩對自己一直都非常自負,但是他很快就判斷出形勢,自己如果跟葉凡繼續糾纏,絕對會被轟殺至渣。

跑!

絕對要跑!

雖然短了不少骨頭,雙腳很難用來跑路,但是水月岩還是可以飛的,所以他第一時間就想要飛走。水月岩或許要感謝葉凡,他出場時就將這座宅院轟塌了,所以他逃走時不用撞破屋子一類的東西。當然了,水月岩絕對不會感謝葉凡,或許他要在心中狠狠的詛咒他,他從未如此狼狽過,這遠比當初被思倩打一掌還要難堪。

水月岩絕對是一名非常合格的採花賊,對於逃跑一道可是非常的擅長,雖然傷了屁股,但是他縱身一躍之時速度還是非常快的,基本上就跟離弦之箭一樣,刷的一下就飛出去了,一般人的仙主絕對難以追上,更別說是仙武了。

不過水月岩今天終歸還是倒霉的,葉凡可不是一般的仙武,他乃是堂堂正正的劍仙。劍仙跟仙武是兩個概念,尤其葉凡這位劍仙還擅長御劍飛行,飛劍飛行的速度絕不是修者的飛行速度能夠相比的,所以當水月岩臉上露出自信表情,認為自己可以逃出生天時,身後飛來的仙劍已有一口直接刺中他的屁股。

「啊!」

數百口仙劍齊射很是壯觀,它們可不會手下留情什麼的,帶著葉凡的憤怒一同朝著水月岩轟去,基本上一個照面就再度轟中他。

「轟!」

爆了!

這一下水月岩身上的仙衣都被數百口仙劍轟得爆開,這是霸王卸甲的劍氣轟擊效果,葉凡既然預料到這傢伙身上有仙衣,自然要將這東西爆掉再說。

一絲不掛的水月岩別數百口仙劍轟飛,那一刻他光溜溜的從天空墜落下來,他的慘叫傳得很遠,將無數魔情殿的弟子引來,這一刻無數人抬頭,紛紛看到一個光屁股男從天而降。魔情殿的弟子雖然知道水月岩的大名,但是對於他長什麼樣自然是不清楚的,尤其如今的水月岩一絲不掛,跟他往日的形象大相徑庭,就更加忍不住了。

看到一個光屁股男從天而降,這絕對是難得一見的畫面,無數的魔情殿弟子都在評頭論足,似乎討論者這傢伙這一下摔在地上,會不會將自己砸成粉碎性骨折。

這不是大家非常無聊,而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從數十米的高空墜落,而且看樣子還是被轟下來的,那個撞擊力量絕對非常可怕,粉碎性骨折可能性太大了。

相較於魔情殿的人幸災樂禍看戲外,月魔殿還是有不少人的眼力非常的尖,尤其是那些曾近接受過水月岩雨露的女弟子,一下子就驚叫起來。

「呀!那不是水師弟嗎?」

「水師弟這是幹嘛,為何不穿衣服就秀高空自由落體?雖然你的身體很好看,但也不能這樣玩啊,要是摔斷了那地方師姐可是要傷心的。」

一群女弟子都非常擔心,不過這些女弟子似乎反應有些慢,看到水月岩從高空落地第一反應不是去救人,而是擔心他是不是會摔斷第三條腿。看來找女人不能找這樣只注重**的女人,她們永遠關心的都不是你的小命,關鍵時刻絕對靠不住。

「是誰?」

好在月魔殿不都是一群只看不動手的傢伙,一尊紫袍男閃電間衝出來,他一手接住水月岩,半步仙尊的力量從身體中衝出來,一下子鎮住了不少靠的近的魔情殿弟子。

半步仙尊可是非常可怕的,就算是魔情殿這個級別的高手也不會多,所以碰到一尊半步仙尊發飆,很多人都會下意識的閉嘴,這可跟月魔殿沒有關係。

「師兄,你一定要給師弟報仇,他們魔情殿以大欺小,居然上一代弟子對我動手。」

水月岩臉色蒼白到極點,葉凡僅僅三次攻擊,就已經教他如何做人了,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如此狼狽,至於他調戲別人女人被打,自然不會說,這時候就算明明是自己不對,也要讓自己站在有道理的一方。

「可惡!」

吳均冷哼一聲,陰冷的目光掃過魔情殿無數觀望的弟子,他怒吼道:「誰動手的,給我滾出來!」

吳均還是非常囂張的,他一個月魔殿的外來者,居然在魔情殿內霸氣的喊出誰動手滾出來,足可見他根本沒有將魔情殿放在眼中。

吳均如此強勢,如此囂張,自然惹惱了魔情殿的人,這時候甭管誰對誰錯,你一個月魔殿的外人居然在我們魔情殿如此囂張,那還了得。如果只是年輕一輩,或許那些老一輩弟子還能忍一忍,但是你一個上代弟子也敢叫囂,那我們這些上代弟子就沒有必要忍了。

可以說吳均算是一下子捅了馬蜂窩,兩派的大規模衝突很快就會出現。

「老子動的手,你待如何。」

葉凡自然不會認慫,閃電間他腳踩飛劍出現在虛空中,一雙陰冷的眼睛鎖定著被吳均一手抓住的水月岩,這傢伙還真是有夠丟人的,光屁股跟吳均懸浮在一起,讓自己成為兩派關注的焦點,這簡直就是吊起來羞辱啊。

似乎水月岩也察覺到了,吳均這樣將他抓住,讓他暴露在眾目睽睽下,他這張臉還如何見人。水月岩必須腹黑的想,是不是師兄故意整自己,要不然不會犯下如此低級錯誤,難道上回自己睡了師姐被師兄知道了?

「是你?」

吳均的眼中露出吃驚之色,葉凡的實力跟將水月岩打得裸.奔相差太遠了,他必須懷疑是不是有人冒名頂替。

「當然是我,這小子居然敢動老子女人,這回看我不將他廢了。」

葉凡一臉的冷笑,他冷冷的看著吳均道:「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識相的就將他放了,不然不要怪老子不顧兩派情誼,將你們兩個一同廢了。」

「狂妄!」

葉凡的話非常的囂張,原本有些騎虎難下的吳均頓時臉色一沉,作為月魔殿上一代弟子,他的實力絕對非常可怕,現如今一個小小仙武居然揚言要廢掉自己,這簡直囂張沒邊了。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葉凡現在正在氣頭上,哪裡會管吳均心中想什麼,他閃電間祭出自己的仙劍,那一瞬間數百口仙劍集體轟炸,這絕不是簡單的胡亂攻擊,在那一刻它們組成一座劍陣,爆發出最為恐怖的鋒芒。

吳均原本打算含怒出手,看到葉凡如此一擊,他頓時明白水月岩為何如此狼狽了,這一招真是又簡單又暴力,別說一個仙主,就算是半步仙尊也夠嗆。

「轟!」

數百口仙劍集體轟炸非常恐怖,哪怕就是吳均這樣的半步仙尊也被轟飛,那一刻別提有多狼狽。

葉凡可不會管什麼吳均,他閃電間衝上去,數十口仙劍從他的身體中衝出來,朝著脫離吳均保護的水月岩轟去。

水月岩臉都綠了,葉凡剛剛數百口仙劍的集體轟炸震得他吐血,還沒有等他從震動的餘波中退出來,數十口仙劍再度轟擊而來。

有了先後幾次慘痛教訓,水月岩哪裡敢跟葉凡的仙劍硬碰硬,他這一刻也顧不上沒穿衣服了,玩命的逃竄。

「轟!」

數十口仙劍的集體轟炸可是非常恐怖的,閃電間所有的仙劍就將水月岩吞噬,不過就在那一瞬間一道刀光閃現,直接將葉凡的仙劍震飛。

葉凡的臉色一變,出手的人實力非常恐怖,絕對不是吳均這種半步仙尊可以比的。葉凡知道這肯定是仙尊出手了,現在的他碰上仙尊那絕對是送死的份,所以他瞬間就選擇撤退,腳踩飛劍,就連那些被震飛的飛劍也顧不上了。

「哼!」

一道冷哼在葉凡的耳邊炸響,那一刻他如遭雷擊,整個人險些操控不了腳下的飛劍摔下去。

這絕對是仙尊。

葉凡的臉色很是難看,他受傷了,居然被對方一聲冷哼震傷,這仙尊的實力果然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葉凡這一下受傷倒不是很嚴重,他的肉身強度超乎想象,當初繼承帝龍體讓他真箇就是一件超級仙器,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祭煉出半步仙尊級別的恐怖劍之力。

退!

葉凡沒有任何猶豫,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仙尊的對手,在對方面前甚至就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如果這個時候跟仙尊硬碰硬,那才是腦子秀逗了,純粹的找死。

只不過葉凡想要退,卻發現自己很難退出來,可怕的殺機將他牢牢鎖定,一股恐怖刀意彷彿隨時都要將他撕成碎片。

真是恐怖啊!

葉凡一瞬間就判斷出這次出手的仙尊實力要比那個巫帝還強出很多,在其面前,他更不可能有任何的勝算可言。

退?

葉凡一瞬間就發現自己退不了了,恐怖的壓力如同潮水一樣襲來,那一刻四面八方無窮無盡的壓迫之力碾壓而來,似乎要將他整個壓得粉碎。

很快一尊青袍人出現,他雙目閃爍著寒芒,感覺就像那出鞘的絕世魔刀,恐怖的殺意與刀意凝成一體,那一刻帶給葉凡的壓力超乎想象,讓他感覺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窒息。

死死盯著這尊仙尊,葉凡沒有說話,可是他的腦子中無數念頭卻在閃動,自己現在到底要怎麼辦才能夠對抗仙尊?

答案自然就是神器。

葉凡知道只有神器才能讓自己擺脫仙尊的境界壓制,只不過就在他想要動用火神之劍時卻猶豫了,他現在可是在魔情殿,自己弄出數百口仙劍倒不算什麼,可是放出一口神劍那就不同尋常了,他知道這會給自己召來很大的麻煩。

用不用?

如果是生死時刻,葉凡自然不會猶豫,但是現在根本不是啊。這裡可是魔情殿,他可是繼承了震古爍今跟驅霆策電的天才,魔情殿豈會讓他出事。

冷冷的看著這尊青袍刀客,葉凡臉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似乎那恐怖的壓力不存在一樣。

葉凡的這種態度讓這尊青袍刀客的眉頭瞬間就是一皺,他乃堂堂仙尊,僅憑刀意居然壓不住一尊仙武,這事要是不處理好,怕是會淪為笑柄。

「找死!」

青袍刀客臉色瞬間就是一冷,那一刻他雙目就如同出鞘的魔刀,恐怖的刀意直接凝成實質。

轟!

青袍刀客出手了,他根本不在乎什麼以大欺小,直接動手對付葉凡,似乎根本沒有將這裡當做是魔情殿。

「哼!」

忽然,一道冷哼出現,那一刻一縷劍光從斜刺里斬出,目標直指青袍刀客。這一劍的速度非常快,同時斬出的劍光也非常恐怖,驟一出現,居然要將虛空撕裂。

青袍刀客臉色一變,斬向他的劍氣非常可怕,這絕對是仙尊出手了。青袍刀客瞬間放棄葉凡,他的手中出現一柄魔刀,幾乎閃電間斬向斜刺里斬來的劍氣。

「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