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武國選拔賽,也隨著這最後的話音,比試結束了。

最終的十人名額之中,聖皇武府依舊成了最大的贏家,十人中佔據了三個名額,包括蘇子衿、蘇沅,以及許辰。緊隨其後的是千符門,出線了兩人,林躍和葉婷。隨後的姬氏皇族、大覺寺、錦華書院、紫月閣以及散修,各有一名。 武國選拔賽的比試,經過這幾日轟轟烈烈的比試,終於到了最後結束的時候。

正當眾人意猶未盡準備離開,各大勢力領隊也紛紛起身準備告辭的時候。站在擂台前面的林躍卻突然站了出來,起身對台上的眾多領隊拱了拱手,然後出聲道:「給位大人請留步,林躍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雖然林躍是他們的晚輩,這樣的話語也有些冒失,但身為武國的絕世天才。他的話語還是得到不少高層人物的重視的,一時間不少領隊高層紛紛停下了腳步。就連下面準備散開的觀眾們,也隨即馬上轉身過來,準備看看林躍到底還想幹什麼。

「林躍,你還有什麼事情,說來聽聽?」一名白須老者起身問道,他是這次選拔賽上落雲城名義上的負責人,由他出面問話,自然也是正常無比。

林躍拱了拱手,對白須老者道:「在下在千符門內苦修一年有餘,一直還有一個心愿未了,那便是想挑戰某人一次!」

「挑戰何人?」白須老者問道,不過話語之間,目光已經朝蘇子衿這邊看了。

在場的選手之中,值得林躍出口挑戰的,毫無疑問,只有蘇子衿一人。而且當初正是蘇子衿將林躍擊敗,這才登上了潛龍榜第一的位置。

下面圍觀的人,心中想到林躍要挑戰蘇子衿,頓時也是充滿了興趣,紛紛面帶期待的朝台上看了過去。

而此刻,林躍對白須老者拱了拱手,然後轉身,面前其他的幾位選手,開口說道:「我想挑戰的是他——許辰!」

說完,林躍的目光灼灼的看向了許辰,眼神之中,帶著些許冰冷。

而聽到林躍要挑戰的人竟然不是蘇子衿,反而是許辰。在場的所有人,就連許辰自己,都是為之一驚,根本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

圍觀的觀眾們,那就更是熙熙攘攘,一下子議論開來了,別提多麼熱烈了。

那白須老者顯然也沒有料到林躍要挑戰的既然是許辰,一時間倒是不知如何回答了,他扭頭看了一眼千符門和聖皇武府的兩位領隊,心中暗暗叫苦:「這兩家大人物,我可是全都得罪不起啊!」

最後,只能將目光落到當事人許辰身上,開口道:「許辰,不知道你對林躍的挑戰,是什麼想法?」

許辰此刻也已經回過神來了,目光一沉,看向了對面風度不俗的林躍。心中卻是急速的思考了起來,這林躍是高等武靈級別的武者,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要是之前,許辰還沒有突破到初等武靈境界的話。遇到這樣的挑戰,絕對二話不說,直接出口拒絕。因為那樣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但是現在,已經晉陞到初等武靈境界的許辰,實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現在的他,若是再對上錦山老人,不用小鳳的幫忙,也能夠將其擊殺。

不過林躍這種天才,卻不是錦山老人這種多年苦修,一點點磨道高等武靈境界的傢伙能夠相比的。雖然之前的比試之中,一直沒有看到林躍完全展現出真正的實力,但許辰可以肯定的是,這傢伙的實力,絕對比錦山老人更強。

看到許辰沉默不語,林躍沒有說什麼,倒是旁邊的師妹葉婷冷冷一笑,嘲諷的開口了:「堂堂勇武侯,聖皇武府的天才,難道連接受挑戰的勇氣都沒有嗎?這樣的傢伙,哪有一點武者之道。」

一聽這話,溫碧涵可忍不住了,頓時反駁道:「我們為什麼要接受你的挑戰,你以為你們是誰啊!想挑戰就挑戰,我們可沒工夫陪你們玩。」溫碧涵自然是清楚林躍的實力,不想許辰受到打擊。

不過那葉婷顯然也是故意要激怒許辰的,此刻又出口道:「哼,不接受?我看就是不敢吧,沒有膽子就別找什麼借口,徒增笑料而已。聖皇武府的傢伙,也不過如此罷了。」

「你,胡說八道——」溫碧涵氣急。

那葉婷卻是越說越得意,笑道:「我,我怎麼了?你要是不服氣的話,倒是出來和我過過招啊。我可不是聖皇武府的那些軟蛋,不敢應戰。」

溫碧涵心中氣憤無比,恨不得馬上出手,將這傢伙的嘴巴給撕爛。但是若是真的打起來的話,她心中也是十分清楚,自己的實力不如葉婷,沒有勝利的可能。

眼看溫碧涵吃癟,那葉婷更是得意了,繼續諷刺道:「怎麼!聖皇武府的傢伙,就只是會耍嘴皮子嗎?」

這次,溫碧涵還沒有開口。旁邊一襲素衣白裙的蘇子衿,淡淡的向前一步,輕輕開口了:「我也是聖皇武府的,可以陪你過幾招。」

蘇子衿這話一出,那葉婷頓時就窘得滿臉通紅,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面對蘇子衿,就連林躍也是手下敗將,更別提她葉婷了。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她所謂的譏諷和嘴皮子工夫,完全淪為了可笑的笑料而已。

而下面的觀眾們,則是發出一片歡呼和讚歎之聲。顯然,蘇子衿的人氣,可要比她葉婷高得多。


看到師妹陷入困境,此刻,林躍淡淡一笑,走了出來,看向蘇子衿,輕輕拱了拱手,倒是客氣得很,道:「師妹不懂事,說話不知輕重,若有得罪,還請見諒。這件事情因我而起,那就還是回到我身上吧。」

林躍這一番話,頓時輕描淡寫的將葉婷給摘開了,同時也是暗暗表示,這件事不關蘇子衿的事,只是他和許辰的事情而已,希望不要有人插手。

果然不愧是千符門的首席弟子,實力自不用多說。如此處事手段,就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而蘇子衿眉頭輕皺,沒有反駁什麼,輕輕朝許辰看了一眼,意思也是很清楚。這件事情,就由你許辰自己做主。當然,身為聖皇武府首席的她,關鍵時刻,自然還是許辰堅強的後盾。

許辰頓了頓,目光再次落到面帶微笑,氣度不俗的林躍身上,開口道;「林師兄天才之名,我是早有耳聞。只是我們之前素昧平生,不知林師兄為何要挑戰在下。」

這是許辰心中的疑問,也是幾乎所有觀眾心中的疑惑。

以林躍現在的身份,主動挑戰許辰,似乎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

為了踩著許辰上位,博取名聲?對於已經名聲顯赫的林躍來說,根本沒有這個必要。況且若是他一不小心在比試的時候吃了點虧,那不僅名聲不會提升,反而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為了報復許辰?那就更加談不上了,二人在此前根本就不認識,又何談什麼仇怨。

或者說,那就是單純的挑戰而已,只是為了切磋,沒有任何的目的和原因。這樣的理由,卻是沒有什麼人會相信。

林躍停了許辰的問題,眼神輕輕一動,臉上的肌肉卻是微微抖動了一下,開口道:「不知道許師弟你還記不記得一個名字——祁易?」

「祁易?」不少人聽到這個名字,露出疑惑的神情,顯然不清楚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不過許辰心中卻是猛然跳動了一下,祁易,寧城符師工會的副會長,當初與自己結怨。後來又與風殘一起,對自己進行三番兩次的追殺。最後,在許辰的刻意算計之下,死在了紫焰狂獅的手中。

可以說,祁易是許辰的仇人,這樣的傢伙,他豈會忘記!

「祁易是千符門的人!林躍想要為他報仇!」許辰心中迅速浮現出這個想法來,瞳孔猛然緊縮。

不等許辰開口回答,一直盯著許辰的林躍,輕輕開口了:「從許師弟你的眼神之中,我看得出來,你認識他!」

許辰穩住心神,道:「祁易,我當然認識。當初我在寧城符師工會進行符師考核之時,他是工會的副會長。」

聽到許辰竟然進行了符師考核,下面圍觀群眾,不禁發出一聲聲的驚嘆訝異之聲。他們根本就沒想到許辰這樣一位武道天才,竟然同時還是一名符師。

微微頓了一下,許辰語氣一變,沉聲繼續道:「後來,我在寧城參加青年符師大賽之時,奪得了冠軍。挫敗了祁易暗中給弟子內定的第一名,從而惹惱了他。這樣的傢伙,我又豈會忘記。」

許辰這樣一番話語,簡單的將事情說了出來,沒有什麼隱瞞。同時也在眾人心中造成一個印象,是那祁易不對在先,林躍若是還要堅持為祁易出頭,報復許辰的話,那就未免太小人了。

面對許辰的小心思,林躍臉色依舊不變,道:「你一人之言,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我也不想和你爭辯什麼。我現在只想問你,祁易死了,你知不知道?」

許辰當然知道祁易死亡,但要自己承認是自己殺了他的,那卻不可能,況且那祁易也卻是不是直接死在自己的手中的。

冷笑一聲,許辰突然朗聲大笑道:「好,死得好!這樣的公私不分,泄憤報復的小人,死得再好不過了,真是大快人心。」

此話一出,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林躍,臉色猛然變了變,罕見的露出一抹怒意。 「師兄!」林躍身邊,葉婷輕輕的喚了一聲。

林躍臉上的怒意這才被掩蓋下來,但那微微聳肩吸氣的動作,卻表明著此刻他內心之中的憤怒。

「祁易會長是我的啟蒙老師!」林躍盯著許辰,聲音之中,微微帶了一抹顫意。

許辰輕輕一愣,也沒想到那祁易竟然是林躍的老師。不過就算如此,他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朗聲對著林躍道:「那又如何?難道林師兄你的老師,做出卑鄙的事情來,就不是小人了嗎?」

聞言,下面的觀眾頓時發出一聲聲驚呼。他們此刻才知道,林躍要挑戰許辰的原因,看來就是因為這位祁易的死亡了。

只是他們看到許辰強硬的表現,心中不免為他暗暗擔憂,與林躍的老師結怨也就罷了。現在又公然罵他是卑鄙小人,林躍豈會放過你。

「你!」林躍顯然是極力壓制著心中的憤怒和衝動,對許辰狠狠的瞪了一眼,寒聲問道,「我最後問你一句?祁易的死,到底和你有沒有關係?」


「有,當然有關係!」許辰朗聲哈哈大笑道。

此話一出,頓時讓包括蘇子衿在內的幾乎所有人,全都吃了一驚。心中暗道不好,就算你許辰真的與祁易的死有關係,現在面對暴怒的林躍,也沒有必要這麼囂張的承認吧。

林躍眼神也是猛然一寒,冷聲道:「這麼說,你承認了祁易的死,與你有關。」

許辰語氣一轉,道:「當然有關係了。也許那傢伙,就是因為挾私報復,三番兩次追殺我沒有成功,最後氣急而亡也說不定。」

「或者還是說,林躍你認為我殺了初等武王境界的祁易!」

許辰這麼一說,大家心中又是猛然一變。看來那祁易卻是不怎麼樣,身為堂堂武王強者,竟然因為私仇,對一個小小的符師多次追殺,最後還沒有成功,也未免太難看了。

而林躍一聽這話,幾乎氣到了極點,壓住心中幾乎要噴涌而出的怒火,對許辰道:「你是在戲弄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許辰也毫不客氣,「難道就允許林躍你肆意挑戰喝問,就不允許我多說幾句了。」

「你大膽!」林躍實在忍不住了,對著許辰爆喝而出,手中一柄利劍劃出一道寒光,朝許辰兇狠的刺了過來。

這一劍,速度奇快,連帶著周圍的內元與空氣激蕩不已,可謂是氣勢不俗。若是被擊中,就算以許辰現在的實力,恐怕都會受傷不輕。

雷霆一擊,不過如此!

觀眾們不禁發出一聲聲驚訝的呼聲,同時面對那駭人的劍勢,身子本能的就往後退卻開來。

眼看劍勢就要刺到許辰身上,許辰也感到一股銳利的寒意幾乎要將自己的皮膚割破,這林躍,果然實力不俗。

神魂之中,許辰已經在瘋狂的催動千機梭,形成圓盤盾牌前來阻擋林躍的攻勢,與此同時,體內的內元也在快速聚集,準備抵擋林躍的攻勢。

就在林躍的劍勢即將刺到許辰的瞬間,一道白影閃過,手中一柄木劍輕輕刺了出去。毫無花哨,沒有任何的氣息,就好似普通孩童玩耍時候胡亂揮出的一劍。

但就是這樣的一劍,叮噹一聲刺在林躍的利劍之上。竟然瞬間將他狂暴的氣勢壓了下去,然後木劍尖端輕輕一抖,舞出數個劍花。向前一盪,頓時將林躍連人帶劍一起擊得年年後退了數步。

蘇子衿一出手,頓時滿場寂靜。

片刻之後,這才猛然爆發出驚醒的歡呼之聲。果然不愧是強大的木劍,潛龍榜第一的天才,如此一劍,竟然便將林躍逼退。

聽著眾人的歡呼之聲,林躍面色通紅,羞憤交加,瞪著蘇子衿,厲聲道:「難道聖皇武府是準備和我千符門為敵嗎?」

蘇子衿聞言,面色不變,淡淡道:「聖皇武府不主動與任何勢力為敵,但也不會巨大任何敵人!」

強硬的喝問,迎來的卻是更加強勢的回答。

一時間,下面的歡呼聲更加的震天動地,不少人看向蘇子衿的目光,傾慕無比。原本他們以為蘇子衿只是飄然脫俗,清新冷冽。但是現在,又看到了她強勢高傲的一面。

林躍面色一變,話語被哽在了喉頭。

而此刻的溫碧涵,還不忘給他補了一刀,諷刺道:「你以為你一個人就能代表千符門嗎?還口口聲聲的『我千符門』,別自以為是了?」

「你——」林躍更是氣憤無比。

但溫碧涵的話語卻也不無道理,林躍就算是再天才,但現在也只是一個還未完全成長起來的潛力股而已。沒有成為真正的頂尖強者,對於千符門這種大宗門來說,不可能為他而得罪聖皇武府這種同樣等級的勢力。

稍稍平復心中的憤怒,林躍穩定了一下情緒,乾脆不去看蘇子衿了,再一次的將目光投向了許辰,出聲道:「不管我師父祁易的死與你有沒有關係。今天你辱罵了他,我身為他的弟子,絕對不允許你這樣離開。」

嘴上占不到便宜,以勢壓人也沒有得逞。林躍乾脆再一次將矛頭對向了許辰。話語強硬而霸道。

許辰目光一寒,隨即冷笑道:「果然不愧是那個小人的弟子,同樣的蠻橫不講理,今日我算是見識到了。」

「你閉嘴!我向你挑戰,你敢不敢應戰!」林躍厲聲喝道,乾脆什麼也不多說,直接要和許辰開戰了。

「堂堂潛龍榜第二名,向我一個入門不過兩年的弟子挑戰,還真是公平啊!」許辰冷笑道。

觀眾們也是隨之議論開來,雖然許辰現在的名氣很大,但畢竟修鍊時日不長,無論是境界還是資源,都遠遠不如林躍這種天才弟子。林躍卻執意向他挑戰,未免有欺負人的味道。

「怎麼,說到動手,就不敢了!什麼狗屁勇武侯,什麼聖皇武府天才,都是一群膽小如鼠之輩而已。」林躍憤怒無比,竟然無腦的咒罵了起來。

頓時,許辰身邊的溫碧涵、王勇,就連蘇沅,也是眼神一凜,變得銳利了起來。而蘇子衿手中的木劍,也輕輕一顫,發出嗡嗡的聲響來。

看到這一幕,林躍也是為之一顫。如果蘇子衿出手的他,今天他要教訓許辰的目的,不可能達到。

但事已至此,他沒有任何的退路,林躍咬牙對許辰道:「敢不敢接受挑戰,一句話而已!」

許辰看了看身邊的師兄師姐,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然後向前一步,對林躍道:「一個卑鄙小人的弟子而已,有何不敢。」

「你——,那就上來和我一戰!」林躍暴怒,輕輕一躍,跳到了擂台之上。

許辰卻是不動,朗聲笑道:「我聖皇武府是武道宗門,和你千符門比試武道,未免佔了你的便宜。今天,我就讓讓你,和你比試一下繪符制符,看看你這千符門首席,到底水準如何!」

話語剛剛出口,頓時滿場嘩然,不光是下面的觀眾驚愕得合不攏嘴了。就連溫碧涵他們,也是露出驚訝的神情。

雖然剛才已經知道了,許辰是一名符師,而且還奪得了什麼寧城青年符師大會的冠軍,看來有一定的水準。但是要和千符門的首席弟子林躍比拼千符門擅長的制符,這簡直是,是——自尋死路。

就連林躍自己,在聽到許辰的話語之後,也是露出驚愕難以置信的表情。隨後沉著臉,瞪著許辰,似乎想要看看,他到底想搞什麼陰謀詭計。

許辰見狀,冷笑一聲道:「怎麼,連制符,堂堂千符門首席都不敢比的話,那我看著比試還是算了吧。」

雖然不大明白為何這許辰如此自信,但林躍卻相信武國年輕一代之中,在制符方面,還沒有人能夠超過自己。頓時咬了咬牙,道:「好,我就和你比制符。」

「不過,要是你輸了的話,必須留下一隻胳膊,作為辱罵我師父的道歉。同時還要到我師父墳前跪拜三天。」林躍惡狠狠的說道。

「欺人太甚!」溫碧涵一聽這條件,就忍不住了,出聲道。

許辰扭頭對溫碧涵砸了眨眼,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然後對林躍道:「好,我答應你的條件。不過若是你輸了的話,那又該如何?」

葉婷在旁邊嚷道:「你別痴心妄想了,師兄他是不可能輸的。」

「是嗎?」許辰嘴角含笑,盯著林躍。


「裝神弄鬼!」看著許辰那得意而自信的笑容,林躍嘀咕了一聲。然後出聲道,「若是我輸了,我把這個輸給你。」

說完,林躍掏出一個手掌大小的黑漆漆物體,上面隱隱帶著內元波動,看來不是俗物。

「那是什麼?」許辰問道。

旁邊的葉婷卻驚呼了出來:「師兄,那可是龜靈盾,那可是地品高等的寶物,這麼貴重的東西,要是輸掉的話——」

林躍自信的一笑,道:「我不會輸的。」

而許辰聞言,眼珠也是快速轉動了起來。地品高等寶物,龜靈盾,聽起來應該是一個防禦性的武器。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卻是一個不錯的補充。

「好,我賭了!」許辰笑著說道。 「好,那就開始吧!」林躍眼神狠厲,盯著許辰,似乎恨不得將之碎屍萬段。

台上的領隊高層,原本還想調和一下的,現在看到短短几分鐘之內,二人就已經吵得不可開交,最後連賭注都定了下來,也就只能輕嘆一聲,任由他們去了。


由於是進行制符的比試,因此還要提前準備一些東西。不過好在這落雲城中倒也準備充足,很快,符紙、符筆、熔鼎以及常用的繪符草藥就準備好了,全都運到了擂台之上,平均分為兩份。

隨後,便是討論比試的方式了,按照一般的規矩。也就是分別繪製同樣的符篆,比試效果,或者製作自己最好的符篆,最後進行評定。

但今天的情況卻比較特殊,在場的符師高手,只有千符門的領隊。而林躍作為千符門弟子,若是讓千符門領隊當評委,卻是不公平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