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此處.修者極少.只有不到百位而已.他們或是本身就實力強大.距離仙神境界只有一步之遙.或是擁有古寶護身.尚且能夠前進.更有甚者.數人結成了聯盟.共同祭出法寶合在一起.艱難的向前.

神台頂部.神輝燦燦.傳來一股股淡淡的清香.繚繞出種種神秘的道圖.升騰而起四方神獸.讓人眼花繚亂.

現在.已經能夠確定.在上面絕對具有不可想象的存在.最少也是上古至尊的遺物.

「轟.」

不知道多少層台階上.再次傳來一聲轟鳴聲.

聖地仙門的修者發狠.終於祭出了至寶.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勢.快速的前進.

神台上的仙霧被至寶光芒驅散了不少.清晰看到了一口巨大的棺材懸浮空中.不斷流轉出可怕的威壓.

那是一口兩丈長左右的木質棺材.就那樣安靜的懸浮著.像是承載了諸天萬界.裝盡了萬古時空.

什麼九層天宇.什麼日月星辰.什麼浩瀚宇宙.什麼無垠星空.都抵不上那棺材的一角.它彷彿是無上至尊重生.如同是傳說中的大帝在世.散發出一股至高無上的恐怖威壓.讓人仰望.讓人顫抖.讓人想要頂禮膜拜.

「不行了.走不動了.」

喬七寶皺眉.不甘的說道.

雖然有張鴻心護持.但是隨著深入.上方傳來的氣息越發浩蕩了.彷彿能夠將諸天給壓塌.即使有神環籠罩.也徑直穿透了進來.肌體有種將要崩潰的跡象.讓人難以承受.

「刺啦.」

突然.一股毀滅的氣息從上方沖了下來.如同有一方世界崩碎了.瞬間撞擊在神環幕布上.險些將其直接崩碎.

「咔嚓.」

緊接著.一道金光乍現.如同一枚燃燒的太陽降臨.狠狠砸在幕布上.竟然將一百零八道神環徹底炸碎了.

「轟.」

隨之.如同汪.洋般恐怖的威壓從外界沖了進來.硬生生擊打在了李昊三人身上.頓時.三個人影倒飛.狠狠摔在了一層階梯上.咕嚕嚕直接滾下去數十層.

「該死.」

張鴻心勃然大怒.眼眸中突然射出兩道金光.徑直穿透了虛空.望向前方.

那裡.一張黑白相間的圖卷一閃而逝.夾雜著一道絢爛金光.消失在霧氣中.

兩名仙神境界的高手臉色上殺意繚繞.一步邁出.快速朝著三人衝去.

五彩神台上.流轉有至尊的無上威壓.沒有足夠的修為.恐怕瞬間便會被徹底崩碎.李昊三人修為不高.只這一下.就能夠直接毀了他們.

撥開了無盡仙霧.一層階梯上.三個身影狼狽的躺在台階上.渾身青一塊紫一塊.及其狼狽.

「該死的.幸好我有法寶護身.不然摔也直接摔死了.」

李昊頭頂懸浮著一枚古鏡.正劇烈的顫抖著.垂落下絲絲縷縷的混元氣.死死抵抗著外界的威壓.將三人保護在內.

「是道一聖地與太微聖地的人…」

風曜德眼神灼灼.臉色十分難看.


「在神殿大門前.是不是也是他們出的手.」

李昊憤怒道.

「極有可能.」


張鴻心點了點頭.眼眸中無盡的殺意瀰漫.

「早晚要讓他們還回來.」

李昊撇了撇嘴.緊緊盯著神台頂端.怒道.

「那兩面大旗借我用下.沒有古寶護身.我們恐怕走不上去.」

風曜德點了點頭說道.

「恩.」

李昊輕輕揮手.頓時眉心中衝出兩面大旗.閃爍著絢爛光芒.在空中獵獵作響.

張鴻心伸手取走了招妖幡.輕輕一搖.頓時瀰漫而出無盡星光精華.風曜德摘下聚仙旗.渾身神力鼓盪而出.釋放出絢爛的七彩神輝.兩面大旗交織在一起.竟然有種將要融合的跡象.散發出了一縷至寶的威壓.恐怖絕倫.

終於.他們再次前進.大步邁出.快速向著神台頂部沖了上去.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他們幾乎快要邁入了頂峰.

這裡的威壓更加恐怖了.簡直就如同是至尊復活了一般.壓得所有人喘不過氣來.

抬頭望去.一大片人影駐足.各個鼓盪著無量的神力.瘋狂的催動著一件件古寶.

在上方不遠處.就是神台頂端了.在這裡已經能夠望穿仙霧.看到一口巨大的棺材懸浮.再其上.是一尊金色的太陽.綻放出無盡的光芒.俯視萬物.仔細看去.似乎還有一株神樹生長.就紮根在棺材下方.散發出濃郁的芬芳香味.

神葯.疑似至尊的棺槨.

無論哪一件都是讓人流口水的存在.牽引著所有人的心神.沒有人捨得放棄.

李昊抬頭.清晰看到道一聖地的謝天易.頭頂著太極圖.站立在最高處.與他並肩而立是的其他聖地仙門的太上長老.各自有『黃金神衣』和『玄藏宮』護身.

「諸位.前方恐怖絕倫.幾乎相當於上古至尊的一擊.幾乎沒有人能夠走過.」

「不如.我們共同聯手衝上去.至於那存在的神物.各自憑藉實力爭取如何.」

謝天易轉過身來望著僅剩的數十名修者.開口道.

眾人一陣竊語.稍微思索了一番.頓時點頭應承.

如此.所有人都分成了三股.各自站立在一件至寶之後.運轉體內的所有神力.朝著至寶灌入.

頓時.太極圖升天.黃金神衣復甦.玄藏宮響徹.三件至寶受到了無窮量神力的刺激.終於被激發出了一股無上威能.如同上古至尊復甦了一般.將外界的恐怖氣息完全隔絕開來.

「走.」

一聲大吼.所有人一同邁步.朝著最後一段天梯而去.

「這老不死的.壓根就沒把我們算進去.」

李昊望著那至寶凝練出的護罩.堪堪在他們面前停駐.不由大怒.

謝天易為人陰狠.一心想要將李昊置之死地.更是先後兩次出手.只差一些便真的將李昊徹底毀掉.如今他更是果斷.直接將其一行人除外.不給他們進入神台的機會..

「沒關係.這兩面大旗乃是無上『道器』的碎片.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兩面合一.也足夠我們衝上去了.」

張鴻心點了點頭.同風曜德一起催動渾身神力.將兩面大旗的威勢開到最大.帶領著三人緩緩邁步.

一步.兩步.三步…

他們一行人雖然步伐緩慢.但是確實抵抗住了外界的威壓.朝著神台之巔而去.

萬丈之遙的五色階梯.簡直如同是一條登天之路.

而在那最頂層.存在著一個絲毫不比傳說中仙界差上多少的神秘地方.

最後一步邁出.終於來到了神台之巔.

仙霧濃郁如湯.肆意繚繞不停.

芬芳沁人心脾.隨風搖擺不息.

廣闊的天地間.一輪太陽橫空.一座古棺橫陳.一株神樹起伏.構成了一副讓人心動的畫面.深深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間. 聖地仙門,傳承十數萬載,底蘊深厚,不僅出動了數位仙神境界的高手,更是出動了至寶,登臨『仙界』,除此之外,隱居古山大川的修者也有不少,每一個都至少是半步仙神的絕世高手,

能夠歷經艱難來到這裡的,幾乎都是年邁的老人,壽元幾近乾涸,想要拚死一搏,然而,他們卻一個個都極為強大,最少也修行了千年的時光,深不可測,

待得李昊一行人到來,卻稍顯的有些突兀,頓時引動了所有人的目光,

現在,幾乎整個炎洲的所有修者都認識了他:不止擁有天縱之資,有少年大帝的風範,更是具有了不得的人脈,背後有數位絕世高手護佑,

雖然年少,但是沒有一個人再敢小覷他,雖然知曉他身具仙寶和至尊烙印,卻也再沒有人膽敢打他的主意,

至少明面上,所有人都保持著『矜持』,

李昊抬頭,嘴角勾起一個弧度,瞥了眼謝天易和幾位老人,不著痕迹的笑了笑,

似乎感受到了什麼,謝天易轉過頭,望了一眼李昊,

「怎麼,很好奇我怎麼還沒有死,」

李昊咧嘴,輕笑道,

「……」

謝天易微微皺眉,徑直轉過了頭不再看他,

如今,至尊的棺槨就在眼前,傳說中的神樹也近在咫尺,人們的視線都聚焦在那裡,沒有人顧得上理會他們的恩怨,

五彩神台,最中央處,一座木質棺槨橫陳,足有兩丈之長,就那樣安靜的懸浮在虛空中,如同一方世界一般,瀰漫而出恐怖的威壓,在其身旁,數不盡的仙霧繚繞,化生出一頭頭真龍白虎,一隻只神凰玄武,肆意的挪移翱翔,

「嘩,」

一陣清香傳來,隨之澎湃的生命精氣流淌,如同海嘯一般,徑直傳進所有人的鼻孔中,

古棺旁邊,一株三長多長的神樹搖擺,蒼勁有力的枝幹如龍般衝天而起,上面長滿了密密麻麻的葉子,每一片都閃爍著七彩光芒,如同水晶般剔透,更有甚者,還有數十顆鮮艷的果實聳動,每一顆都有龍眼大小,瀰漫而出誘人之極的精氣,升騰而起數不盡的清香,

「至尊的棺材,」

「傳說的神樹,」

「機緣啊,天大的機緣啊,」

這一刻,所有人都瘋狂了,幾乎控制不住的渾身顫抖,艱難的吞咽著口水,

修行了千年,他們早已經心如止水,幾乎除了那飄渺之高的大道之外,別無所求,然而,今日看到了這番幾乎如同夢境般的景象,沒有人能夠再保持什麼矜持,一個個都興奮到了極致,

神樹果實,能夠延壽數百載,更是能夠提高修為境界,


至尊傳承,烙印有上古道典,幾乎可謂是大道顯化,能夠讓人觸摸到那飄渺的大道,

如此機緣,如此寶物,恐怕就算一位至尊大帝重生也難以平靜,

一些修者再也忍耐不住,終於出手了,

一輪古鏡橫天,散發出恐怖的神力波動,一下子漲大了無數倍,朝著那古棺衝去,想要將其收取,

「轟,」

然而,根本難以近前,距離古棺還有一米左右的時候,那棺槨突然震動,彷彿溝通了諸天萬界,墜落下一條條混沌瀑布,一下子將那古鏡砸成了齏粉,

「,,,」

「明明只是一尊棺材,怎麼如同至尊降臨一般,如此可怕,」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不敢置信的望著依舊懸浮的棺槨,

「哼,至尊大帝,每一位都強大到令天地都顫抖,即使死去了,也是不容褻瀆的,」

一位老人冷哼,不屑的說道,

「那又怎樣,已經死去百萬載了,早已經成為一捧黃土了,」

「就是,你不想褻瀆還來這裡幹嘛,裝什麼清高,」

還沒有得到寶物,一群人便直接爭吵了起來,一個個擼起了袖子,險些開打,

「……」

「諸位,我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首要目的,是為了那神樹,是為了續命,」

「至於至尊的傳承,也得等我們有命去參悟才行,」

謝天易皺眉,輕輕彈了下太極圖,發出一聲清脆的轟鳴聲,壓下所有人的聲音說道,

「對,先將那株神樹拿到手再說,」

一群人頓時醒悟,紛紛出手,越過了古棺,徑直朝著那扶桑樹抓去,

三長長的扶桑神樹,通體呈現七彩的光芒,灑落數不盡的生命精氣,極為耀眼,似乎是感受到了外界的威脅,它竟然一陣搖擺,突然拔天而起,紮根在了那古棺上,

頓時,所有的攻擊都落空了,輕易之間被那古棺釋放而出的威壓湮滅,

「這…」

一群人啞然,望著那株肆意在古棺上搖擺的神樹,一個個臉色微變,

古棺橫陳,瀰漫出至尊的威壓,能夠湮滅所有的攻勢,根本打不到近前,眼睜睜看著神樹在眼前晃啊晃,卻絲毫沒有辦法收取,將一群老人急的跳腳,

「用至寶啊,白痴,」

突然,一個聲音輕飄飄傳來,充滿了嘲諷和鄙視,

然而,眾人一下子醒悟了過來,一個個望向聖地仙門的長老,

對付至尊,只能夠使用至寶,只有那種復甦后的大帝威嚴,才能夠抵抗那種可怕的偉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