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此時的藍楓,背後斜背著一柄重劍,重劍表面粗糙而黝黑,劍鋒極厚,比尋常的重劍還厚上一半,不過藍楓現在的體型比過去健壯了許多,因此看上去反而更加協調一些。

這一柄被藍楓取名為磐石重劍的三紋靈器,通體乃是由磐鈺、黑墨、鑽櫚三種材料煉製而成,也是藍楓這幾天所煉製的十件武器中品質最高的一件。

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比尋常材料更加難以煉製成武器,原因是隔絕靈魂感知的材料數量不多,種類卻是多不勝數,除了極少數常用的材料,被煉器師們經過無數次的研究,最終成功選擇出幾種完美的搭配方案外,其餘的材料,多數沒有人主動去研究,因為那意義並不大。

所幸,藍楓雖然無法用凝魂虛煉來確定隔絕靈魂材料的搭配,但他還有吐息鍛造法可用。

這導致,他最終雖然只勉強煉製出兩件三紋靈器,但其餘的二十四份材料,卻也沒有完全浪費,最差也是煉製成了一紋靈器,一次也沒有失敗過。

磐石重劍是藍楓所煉製的兩件三紋靈器中品質最高的一件,它的品質應該不亞於藍楓過去所煉製的那些三紋靈器,若是用神兵鑒來鑒定其品質,藍楓有信心獲得999分的評價!

「哥,他們怎麼還沒來?」藍山的性子遠不如藍楓那般沉穩,在大堂中等待了許久,依舊不見朱華所說的那些特殊學員,頓時有些不耐煩了。

斜瞥了藍山一眼,藍楓淡然笑道:「應該快了。」

就在藍楓話音剛落的時候,一個身著華貴服飾的青年,從珍寶閣的側門走了進來,在其身旁,還有著兩位天級初期的護衛。他高揚著頭顱,從藍楓身旁經過,然後旁若無人般坐在大堂中一個軟椅之上,老神在在地打量著堂中經過的人。兩個天級初期的護衛,則是靜靜地佇立在他身後兩旁,用著警惕的目光,注視著每一個從青年身邊經過的人。

不多時,大堂中又陸陸續續來了更多的青年,其中偶爾摻雜著幾個面孔稚嫩的少年。

這些人靜靜地站在大堂的一個角落,有的滿臉期待,有的面帶沮喪,有的情緒低落,有的則是淡然平靜,其中男生佔了多半,女生只有寥寥兩三人,但無論是誰,都無一例外沒有出聲。

藍楓並沒有主動去接觸他們,因為他對這些青年與少年絲毫不感興趣,他的任務只是順路保護一下他們罷了。

不多時,朱華收到手下的彙報,然後急急忙忙從樓上走了下來。

他先是對藍楓點頭打了聲招呼,旋即徑直地走到一群青年與少年身前,渾身散發著一股威嚴氣息,淡淡的目光掃過所有人。

「時間差不多了,我先點一下名。」朱華對這些年輕人的態度很淡然,當然,以他地榜強者的身份,也的確用不著刻意放低姿態,「第一個,鄭為先。」

「到。」人群中,一個面向憨厚的青年恭敬地應道。

朱華看了過去,點了點頭,隨即繼續念道:「鄧萱萱……」

這時,人群中一個氣質高貴的女人,緩緩地抬起頭來,用著美麗的丹鳳眼注視著朱華,平靜地應道:「到。」

「荊天涯。」

「到。」

「李鳴」

「到。」

……

「葉穹。」念到最後一個名字的時候,朱華緩緩將手中的名冊合攏,收回了儲物手鐲,目光也是再度投向了人群。

可是當他念出這名字之後,人群中許久都沒有人回答,整個珍寶閣大堂都顯得極為安靜。

眉頭為皺了一下,朱華的目光在人群中掃過,音量稍稍提高了少許:「葉穹!」

直到朱華念第二遍的時候,人群中方才響起一道嘶啞的聲音:「到。」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面容憔悴、身材瘦削的少年,有些忐忑不安地微垂著頭,他的頭髮有些凌亂,臉部就像是沒有血氣一般,顯得十分蒼白,眼球中布滿了血絲,好似幾天幾夜沒有睡過覺般,顯得頗有些狼狽。

藍楓也注意到了此人,瞧著少年那有些茫然,又略帶惶恐的面龐,藍楓隱隱感覺有些熟悉,嘴裡也是喃喃著少年的名字:「葉穹?」

他可以確定,自己從未見過此人,那麼為何在見到少年的時候,卻又生出一種熟悉感?

聯想到這些人的身份,藍楓不由得聯想到他們的父母,很快,另一個人的名字,便是突兀地浮現在藍楓的腦海之中:「葉修!」

眼瞳微縮了一下,藍楓的神情不由得認真起來,目光仔細打量著葉穹,越看,他越是覺得,這少年與葉修的五官有著極多的相似之處,輪廓大致相同,就像是一個年輕版本的葉修。

「莫非,這孩子是葉修院長的親人?」藍楓心中暗暗猜測起來,都姓葉,而且輪廓又如此相似,自然是存在著這種可能性。

當初在大鄴城二級學院,葉修對藍楓多有照顧,雖然其中不乏拉攏藍楓的原因,但他對藍楓的幫助,卻是實實在在的,藍楓也因此欠了葉修一個人情,只不過藍楓還沒來得及還這一份人情,大鄴城二級學院便已經遭逢大難,作為大鄴城二級學院的院長,葉修也是隕落在那一場災難之中。

望著那一個惴惴不安的少年,藍楓暗暗搖了搖頭,低嘆了一口氣,然後走上前去,對著少年問道:「葉修是你的什麼人?」

聽得藍楓提起葉修這個名字,少年愣了許久,然後有些戒備、遲疑地說道:「葉修是我爺爺。」

「爺爺么……」藍楓微微點頭,少年的回答,並沒有超出他的預料,頓了頓,他繼續問道:「你父母呢,他們為何沒有親自來送你?」

聞言,少年將頭埋得更低,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悲傷,他情緒低落道:「我父母早就死了,爺爺是我唯一的親人。」然而老天卻是十分殘忍,將他在世間唯一的親人,也一同奪走了,讓得他成為一個孤苦伶仃的孤兒。

藍楓臉龐浮上一抹歉意,他並不知道葉穹的情況,想必剛才那句話,一定勾起了葉穹的傷心記憶。

沉默了片刻,藍楓緩緩吐了一口氣,然後鄭重地看著葉穹:「葉修院長曾對我多有照顧,如今他老人家既然不在了,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正好我也會去一級學院……」

葉穹有些遲疑,現在的他,還沒有從葉修死去的打擊與悲傷中恢復過來,內心極為脆弱,也十分敏感,因此並未在第一時間答應藍楓,而是疑惑地問道:「你是?」

藍楓毫不隱瞞地說道:「我是藍楓,曾經的大鄴城二級學院煉器系學員。」

聽到藍楓自報姓名與身份,場中不少人都是迅速反應過來,紛紛吃驚地看著藍楓,目光中夾著一抹羨慕、崇拜,以及少許的嫉妒。

望著藍楓那張平靜而沉穩的面孔,人群中頓時傳來一陣騷動。

「他是藍楓?」

「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的冠軍,五星煉器大師,藍楓?」

「他就是那個在煉器師青年賽決賽中獲得連續三個999分評價的煉器天才?」

「據說吸納使紀塵大人欽點他為一級學院未來的天驕學員!」

「老天,他竟然這麼年輕!我還以為傳言是騙人的呢!」

幾個月的時間過去,有關藍楓的事迹,也是傳遍了整個北州域,而藍楓,也是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天才人物,無數的年輕煉器師,都是將藍楓當作自己的榜樣,甚至有許多天賦不錯的人,都因為藍楓的名頭,而競相學習煉器,讓得北州域颳起了一陣煉器師熱潮。

眼前這群人中,不少人都是崇拜著藍楓,他們絕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在這樣的場合下見到了自己的偶像。

對於這些崇拜藍楓的人而言,這一刻無疑是幸福的,他們臉龐也是洋溢著興奮而激動的笑容。

「看來你的威望,比我這珍寶閣閣主還大了不少。」瞧著議論紛紛的人群,朱華無奈地嘆了一聲,然後苦笑著看向藍楓,論權利,他身為蒼狼城珍寶閣閣主,絕對比藍楓強無數倍,因為他不僅能調動蒼狼城珍寶閣閣內的資源,還能夠調動蒼狼帝國其餘各大城池的珍寶閣資源,然而在更多人看來,他們只聽過藍楓的名頭,卻沒聽過他朱華的名字,這著實讓他心頭有些羨慕。

煉器師青年賽的冠軍,影響力實在太大了!

更何況,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比以往規格更高,整體的素質更強,影響力也是更加恐怖!

感受到朱華投來的「幽怨」眼神,藍楓尷尬地輕咳了一聲,然後重新將目光投向葉穹,微笑問道:「怎麼樣,現在你應該不會再懷疑我的身份與目的了吧?」若是換作尋常人,藍楓可沒有功夫去跟對方解釋,但葉穹是葉修的後人,藍楓實在無法眼睜睜看著對方如此落魄,至少,在關鍵時刻,藍楓願意拉他一把,至於他以後的造化,那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葉穹,姓葉,單名一個穹字,意指蒼穹、天空,也有隆起的意思,但無論是哪一個含義,都不難看出葉家之人對他抱有多大的期待。 「您是藍楓先生!」葉穹張大了眼睛,他猜測過眼前之人的身份應該十分不凡,但卻萬萬沒猜到眼前之人會是藍楓,那個名揚北州域的超級煉器天才。

對於葉穹的反應,藍楓並不意外,他現在的名氣,雖不敢說是北州域第一人,但差得也不多,十個人裡面,估摸著至少會有七八人聽說過他。

葉穹深吸了一口氣,原本有些戒備的眼神,頓時變得親切了許多,他有些激動地點頭:「我,我願意跟隨您……」

那可是藍楓吶,整個北州域,不知多少人打破了腦袋想要接近他,然而如此難得的機會,卻是落到了他的頭上,對他而言,這無異於天上掉下的餡餅,幾乎快把他砸暈了。

此時的葉穹,只感覺身體包圍著一股濃濃的幸福感。

這是他爺爺葉修隕落之後,他臉龐第一次露出開心的笑容。

其餘人則是有些羨慕地看著葉穹,恨不得取而代之,除了極個別人之外,其餘大多數人心裡都是十分崇敬藍楓的。

「看來你們也明白了,藍楓先生將會與你們一同出發,前往一級學院。」待得眾人的情緒稍稍平靜一些的時候,朱華微笑說道:「另外,我順便再宣布一件事。原本定下護送你們前往一級學院的副閣主,因為臨時有事,暫時來不了了,而藍楓先生,正是我特意請來保護你們的。有了藍楓先生保護,想必你們的安全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他雖然不知道藍楓的實力具體有多厲害,但至少不會比副閣主弱。

聞言,眾多學員不禁皺了下眉,有的人目光帶著一絲遲疑,有的人則是透著明顯的質疑:「藍楓先生?他能勝任嗎?」

論煉器天賦,沒有人敢質疑藍楓,哪怕再自負的人,也不敢小瞧藍楓。

但若是論實力,卻是有很多人都不太信任藍楓,畢竟,真正了解藍楓實力的人並不多。

就連葉穹的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一抹憂色,讓藍楓來保護他們,真的能行嗎?

藍楓淡然地注視著一群學員,臉色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的變化,他是朱華請來保護這些學員的,而不是求上門來保護他們的,若是他們不願意接受他的保護,他自然不會強求。

瞧著反應略微激烈的眾人,朱華眉頭微微皺起,他雙手下壓,示意眾人安靜下來,待得所有人閉上了嘴巴,他方才嚴肅地說道:「藍楓先生的實力,大家無需置疑,這一點,我可以用珍寶閣的名義向大家保證。」

頓了頓,他繼續道:「當然,若是誰不願意接受藍楓先生的保護,可自行尋找旁人庇護,本人絕不勉強。」

聽得此人,眾人臉色微變了一下,儘管他們心中略微懷疑藍楓的實力,但若是讓他們自己去尋求旁人庇護,他們卻沒有絲毫辦法,別說朱華這樣的地榜強者,就是一個人榜強者,也不是他們這些小角色能夠輕易請得動的。

遲疑了片刻,眾人最終還是咬牙答應了下來,雖然他們心中仍舊有些懷疑,但是朱華既然敢把他們交給藍楓來保護,想必藍楓的實力肯定不會太弱,否則,若是他們出了事,朱華也是得承擔不小的責任。

其中一位身著華服的青年,則是出言道:「讓我們接受他……藍楓先生的保護,也並不是不可以,但我要求帶上兩個護衛。」

相對於藍楓,他更相信自家的兩個護衛,這兩個天級初期層次的護衛,修為算不得多高,但戰鬥力卻是極為強橫,乃是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強者,就算面對天級中期強者,這兩個護衛也是能夠戰而勝之。

為了招攬這兩個護衛,他的父親可是花費了極大的代價。

朱華聞言看向青年左右的兩個中年男子,那一股濃郁的煞氣,讓得他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以他的眼力,自然是很輕易便能看出,這兩個中年男子的身上,沾著不少的血腥之氣,恐怕是殺過不少的人,只是尋常時候被他們刻意收斂了起來,一般人很難看透罷了。

沉吟了片刻,朱華深深看了青年一眼,旋即緩緩點頭:「可以。」

這兩人的實力應該還過得去,既然這青年主動要求他們跟隨,朱華自然也不會拒絕。

聽得朱華答應了自己的要求,青年臉龐露出一抹笑意,然後點頭:「那好,我沒有意見了。」

「其餘人呢?」朱華說話間,目光朝著眾人掃了過去,「誰還有異議嗎?」

聞言,所有人都趕忙搖頭,他們可沒辦法找到一個能夠保護他們前往一級學院的強者,而且,就算他們能夠找到,也是萬萬請不動的。

瞧著默不吭聲的眾人,朱華平靜地道:「既然如此,那大家即刻上路吧。我給你們安排了一頭頂級飛行坐騎—三頭紫翼鵬,只需兩個多月的時間,便能夠抵達一級學院。」

見眾人開始陸續朝著珍寶閣後院廣場走去,朱華沉默了一下,又說道:「最後再給你們一句忠告,最好聽從藍楓先生的安排,他的實力,未必會比本人差……」他說這話,並非無的放矢,就算沒有羅瑞與林向榮說的那些話,他也絲毫不會小瞧藍楓,因為在藍楓的身上,他嗅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危險味道。

要知道,他可是地榜強者,在整個青州大陸數以萬計的天級強者中,也是能夠排在前列的超級高手!

而能夠讓他感受到一絲威脅的藍楓,也絕對不是簡單的角色。

眾人的腳步稍稍一頓,然後繼續前行,雖然朱華的表情很嚴肅,但眾人聽在耳中,卻是有些不以為然。

藍楓的年齡在眾人眼裡,並不是什麼秘密,一個二十一歲的年輕人,就算再天才,又能厲害到哪裡去?

他們相信藍楓的實力頗強,也許比他們所有人都強,但要說可以媲美朱華,他們卻是萬萬不信的。

「不比他差?」藍山聽得朱華此言,卻是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撇嘴道:「他也太看得起他自己了。」

藍楓無奈地瞪了藍山一眼,警告地道:「就算你不說話,也沒人會當你是啞巴!」

言外之意,自然是警告藍山不要胡亂說話,雖然藍山說的是事實,但聽在別人耳中,卻未必是這個意思。

片刻之後,所有人都登上了木台,藍楓兄弟倆則是與朱華做最後的告別。

「朱閣主,有緣再會!」藍楓抬了抬手,微笑說道。

朱華絲毫不敢託大,趕忙回了一禮:「有緣再會!」

與朱華告別之後,藍楓沉穩地邁著步子,與藍山一同登上木台,伴隨著三頭紫翼鵬發出一道高亢嘹亮的嘶鳴,其龐大的身軀迅速升空,借著一股龐大的氣流,「嗖」的一聲劃破天際,朝著遠方疾飛而去。

瞧著有些茫然無措的眾人,藍楓淡然道:「你們的天賦,與那些特招學員,以及通過潛龍大賽獲取名額的學員相比,還有一點差距,唯有通過刻苦的修鍊,才可能彌補,因此,我建議你們珍惜每一刻時間,否則,就算你們進了一級學院,也只能成為別人的陪襯……」

這群學員中,大多數人都從未遠離過家鄉,一時之間有些茫然無措,滿心的愁緒,但藍楓的話語,卻是幫他們撥開了心中的迷霧,明白了接下來的生活重心是什麼。

當然,藍楓的話語,並不是對每個人都有用,譬如那位帶著兩個護衛的青年,他似乎就對藍楓的話語有些不以為然,只是礙於周圍眾人對藍楓十分敬重的緣故,他只能將一些話憋在心頭,暗暗嗤笑。

瞧著眾人反應不一,藍楓不再多言,而是走向藍山,以及葉穹身邊。

「葉穹……我以後直接叫你小穹吧。」藍楓想了想,徵詢地問道,葉穹的年紀不大,看上去才十六七歲,藍楓則是已經二十一歲了,無論從哪方面來看,他叫一聲小穹,都是沒有問題的。

葉穹眨巴著眼,十分高興地點頭:「嗯!藍楓先生!」

藍楓擺了擺手,道:「叫我藍楓學長或藍楓大哥都行。」

遲疑了下,葉穹最終還是喊道:「藍楓大哥!」

「哥,這是你新認的弟弟嗎?那豈不是說,以後我也是哥哥了?」藍山眼睛一亮,有些興奮地問道,然而還沒等藍楓回答,他便轉頭對著葉穹說道:「小穹,快叫聲二哥聽聽,不叫二哥也行,可以叫聲山哥。」

葉穹無辜地看了藍楓一眼,然後無奈地喊道:「山哥。」

「一邊去,別把小穹帶壞了。」藍楓翻了翻白眼,將藍山撥到一邊,然後收起了笑容,對葉穹嚴肅道:「小穹,你現在的修為,應該只有元力境二重吧?」

葉穹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然後不好意思地點頭說道:「嗯。」

他的天賦算不得多好,之所以能夠擁有元力境二重的修為,全靠葉修給他準備了大量的資源,依靠著諸多資源,方才能夠在十六歲的年紀,修鍊到元力境二重的境界。事實上他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潛力已經不大了,想要繼續進步,除了艱苦修鍊之外,還需要耗費更多的丹藥等資源。

只是他很不甘心,不甘心止步於此,他希望能夠打破天賦的桎梏,取得更大的成就,接近甚至超越他的爺爺。 野心是每一個成功者必備的東西,藍楓並沒有興趣去嘲笑葉穹,當年的他,不見得比葉穹好多少,正是因為他擁有著野心,才能夠度過一次次危機與挫折,取得今日的成就。

有些事情,堅持了未必能成功,但若不堅持,便絕不會成功。

「我的修為比你高一些,因此,若是在修鍊上遇到什麼問題,可以問我。」藍楓微笑說道:「我不敢說比那些導師教得更好,但至少比你自己一個人瞎練要好一些。」葉穹的爺爺便是葉修,論實力,藍楓自信能夠勝過葉修許多,但葉修作為一個二級學院的院長,教導能力肯定不會差,藍楓在這方面可不敢託大。

葉穹感激地道:「謝謝藍楓大哥。」

自從葉修隕落後,曾經那些上趕著巴結討好的人,現在卻一個個都變了態度,讓得葉穹深深地體會到了人情冷暖,內心也是變得十分敏感,因此藍楓的善意,也是讓他感到格外地感動。

藍山在一旁安靜地聽了片刻,旋即有些無趣地打了個哈欠,沒精打采地道:「哥,我睡了,到了記得喊我一下。」

葉穹聽得有些發矇:「睡?」

睡一覺能睡幾個月?這還是人嗎?

「等等,他不是要睡覺嗎?他手裡拿著的是什麼?」瞧著藍山手裡憑空出現一塊色澤光亮的鐵塊一樣的東西,葉穹眼中泛起一抹疑惑。

沒等葉穹搞清楚藍山的意圖,下一刻,前者的眼睛便是瞬間瞪圓了。

只見藍山將那鐵塊直接往嘴裡送,吧唧吧唧咀嚼了幾下,便是將那鐵塊一樣的東西,完全地吞入腹中,那種宛如鋼板被嚼碎的聲音,讓得葉穹有種牙疼的感覺。

藍楓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吃就吃吧,別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說話間,藍楓暗暗搖了搖頭,擎天府府主烏木龍也不知從哪裡打聽到藍山的習慣,居然偷偷地送了一枚儲物指環給藍山,那儲物指環中,幾乎塞滿了各種各樣的金屬礦石,其中不乏極為珍貴的煉器材料,這讓得藍楓一度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藍山的身份,因此才會借著各種各樣的機會,大獻殷勤。

只是烏木龍從始至終都沒有提過此事,藍楓也不好說什麼。

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麼藍楓只能說,楊家、藍家能夠受到擎天府的特殊照顧,還真是沾了藍山的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