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櫟兒,你們在後,爹爹上前去。”

沐雲軒看着夠四個大人平排進出的密道口,皺了皺眉,沒想到這裏會有這麼大一個密道口。

“好!爹爹小心。”

“有姐夫上前,我們都能有很大的安全感。”

哪納蘭憶一句姐夫,讓沐雲軒心情大好!

“就衝你這句話,你納蘭憶在皓月國,由姐夫罩着。”

沐雲軒開心一笑,大步往前走去,還不忘回頭看蘇紫陌一眼。

蘇櫟和相視一眼,也不約而同的笑了笑。

蘇櫟到是有些震驚,爹爹也有笑得這麼開心的時候。

密道很寬,很高,就是連沐雲軒這一米八左右的的高個子都能直起身子來走路。

兩邊的石壁是用很多橫條石堆砌,很堅固。

蘇紫陌皺眉,這裏到底藏了多大的祕密,纔會把密室建得這麼牢固。

“嗚嗚……!”往裏邊沒有走多久,就聽到了小孩子哭泣的聲音。

走在前邊的沐雲軒皺了皺眉頭,腳步不由自主的加快。

聽到孩子的哭聲,蘇紫陌的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越往裏邊走,孩子的哭聲就越大。

而沐雲軒幾人又被一道鐵欄杆給擋住了去路。

透過鐵欄杆,蘇紫陌他們看到有一二十個孩子被關在裏邊。

蘇紫陌一看,眼眸裏閃過一絲冷意,這些孩子怎麼會……?

蘇齊臉色頓時一變。

蘇紫陌抱着他緊挨着牆壁站。

“孃親,這些孩子爲什麼會被關在這裏?”

蘇齊看着大概二十幾個孩子看着他們驚恐的眼眸,心裏形容不來到底是什麼滋味。

孩子們看着沐雲軒他們,一個個露出驚恐的眼眸,一個挨着一個,瑟瑟發抖的看着他們。

“你們爲什麼會被關在這裏。”蘇櫟蹙眉問道。

孩子們一個個雙眸幽幽地望着蘇櫟,一個個只敢看不敢說,他們那驚恐的眼神看得蘇櫟心尖兒一顫,他們到底是有多害怕,纔會露出如此驚恐的表情。

“你們不要怕,我們是過來救你們的。”

納蘭憶溫聲說道,俊臉上眉頭緊蹙着,黎夏國居然會有這樣黑暗的地方存在。

一聽,有幾個膽大的放鬆了警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長得微胖的大概五六歲的小男孩起身,有些顫抖着聲音說道:“我們是附近村子裏和草原部落裏的孩子,今天一早被人抓到這裏來的。”

蘇紫陌將兒子放到地上,嘴角輕勾,神色詭異,走到鐵欄前邊。

“早上到現在也只不過是四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我剛剛過來的時候,並沒有聽到有孩子失蹤的消息。”

“而且一個早上就抓住了二十多個孩子,而且還沒有被人發現,看來這些人的辦事能力很強。”沐雲軒想不到,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

“我們都的在牧羊的時候被抓住的,家人們發現我們不見了,最起碼要到傍晚。”小男孩又接着說道。

“不錯,孩子們經常會成羣結隊的去草原上放羊,他們很容易下手,這裏是天門的據點,一定和天門有關係?”蘇紫陌心裏敢斷定,楊清清到底是在玩什麼把戲呢?有一個君臨天在搗亂就已經夠亂的了。

“上次的事情讓天門受到了重創,現在他們又爲什麼要抓孩子呢?”

豪門灰姑娘 蘇紫陌想不通,他們抓孩子是爲了什麼目的呢?

“爹爹,孃親,不管爲什麼?先把他們救出來在說。”蘇齊看不得和自己同齡的人被人虐待。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不過他們剛剛進來的時候,是不是太順利了,有這麼大的一個祕密在這裏,怎麼會沒有人看守呢?

剛剛賣假丹藥的那名男子,真是人面獸心。

這個世界對着你笑的人太多太多,可是那虛僞的笑容下面,到底有多少是人們不爲人知的祕密呢?

沐雲軒一掌劈開綁住鐵欄杆的鐵鏈。

“你們快出來。”納蘭憶急急的說道,他必須馬上回去稟報父皇,查一查這些孩子是那個部落和村子裏的。

“快走,我們快出去。”小男孩催着地上的孩子們起身,離開這裏。

二十幾個孩子起身,兩人一排,快速的往外走。

沐雲軒和蘇紫陌非常的警惕着周圍。

可是奇怪的是,他們把孩子全部救出去以後,周圍都沒有一點動靜。

納蘭憶找了周圍的巡邏隊侍衛,把孩子送回家去。

隨後納蘭憶要回去稟報納蘭文昊,蘇齊和蘇櫟一看,想給爹孃更多的相處空間,兄弟兩人也和納蘭一起會宮去。

“陌兒,我們去看日落吧?都說大草原上的日落非常漂亮,我想帶你一起去看。”

沐雲軒滿是柔情的說道,其實,看日落也是一點,更多的是去看看草原的其他地方有沒有什麼線索。

“好啊!”蘇紫陌笑着點了點頭。

青楓牽着一匹棕色的馬走了過來。

蘇紫陌笑了笑,他居然連馬都準備好了。

沐雲軒快速的抱起她騎上馬,兩人往草原的方向奔去。

蘇紫陌依偎在沐雲軒的懷裏,一股幸福充滿了心間,她很慶幸自己知道如何選擇,也明白如何去堅持;更懂得懂得如何去珍惜。

手並不一定是用來打人的,而是用來擁抱你所愛的人;腳也不是用來踢人的,

是用來向理想的目標邁進的,更是和愛的人一起前行的步伐。

蘇紫陌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着這溫馨的一刻。

沐雲軒垂眸,深情的看了她一眼,脣角泛着溫情的笑意。

沒有她在身邊的時候,他一個人總是孤獨苦悶,心裏總是放不下她,真正的愛人,難找、難捨、亦難忘,她不是一個逢人就能掏心掏肺的人,唯有她,能讓他對她掏心掏肺的。

不管你經歷多痛的事情,到最後都會漸漸遺忘,可是愛一個人的過程,沒有什麼能敵得過這愛的時光,這份愛,一半是回憶,一半是繼續,他會努力的把這份愛經營好!

把所有的不快給昨天,把所有的希望給明天,把所有的努力給今天,現在他沐雲軒,已經引來無數人的羨慕和妒嫉。

棕色的駿馬奔馳在碧綠的大草原上,很快,兩人來到一個小山坡上。

湛藍如洗的天空飄着朵朵白雲,對應的是大地碧綠的曠野,羊羣在青青中浮動着白色,像一把珍珠撒在了綠色的絨毛毯上,草原上的野花點點斑斑,點綴在這片綠色的海洋裏,把草原變得五彩斑斕。

“好美!”蘇紫陌不由自主喊出來。

“有陌兒在更美!”沐雲軒低頭,在她散發着的清香秀髮上吻了一口。

“你啊!越來越會說甜言蜜語了。”蘇紫陌擡起美眸,笑看着他。

“雲軒,我唱歌給你聽吧!”蘇紫陌想起那首美麗的草原我的家,不過貌似歌詞她記得不太全。

“好啊!要聽陌兒的歌聲那可真是太難了。”

蘇紫陌看了看蔚藍的天空,突然來了唱歌的興趣,在心中醞釀了一會,紅脣輕起,動人的聲音傳出。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風吹綠草遍地花,彩蝶紛飛百鳥兒唱,一彎碧水映晚霞,駿馬好似彩雲朵,牛羊好似珍珠撒,啊……牧羊姑娘放聲唱,愉快的歌聲滿天涯,牧羊姑娘放聲唱

愉快的歌聲滿天涯,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水青草美我愛她……。”

一曲唱完,沐雲軒深深的沉醉在她的歌聲裏,她每次都能給他難忘的時刻。

其實,這是蘇紫陌唯一會唱的一首草原歌曲,記得前世,她也喜歡聽這些民族歌曲,可是都沒有記住歌詞。

“駕……駕……。”

突然,不遠處傳來急迫的揮馬鞭的聲音。

蘇紫陌和沐雲軒猛的擡眸,看向山坡下有四匹馬正疾馳從一羣羊羣飛奔而去,而牧羊的人真是四個孩子,四個孩子正在玩耍。 “陌兒,我們過去看看。”沐雲軒眼眸微凜,難怪他們剛纔救那些孩子出來的時候沒有人阻止,原來這些人在大草原上尋找目標。

“嗯!”蘇紫陌眼中多了幾分冷意,這些人也應該是天門的人。

“雲軒,小心些,蘇紫陌知道天門的人最擅長用計謀。”

“陌兒放心。”沐雲軒擁緊蘇紫陌,柔柔依一笑,看到遠處的人人影,又是滿眼的凜冽。

四個小孩正在高興的捉螞蚱,對於他們來說,油炸螞蚱也是一頓非常豐富的晚餐,對於每一個小孩子來說,能享用自己親手抓到的晚餐,是一件令他們非常開心的事情。

突然,一根馬鞭捲起了一個趴着正要去捉螞蚱的小女孩。

“啊!”小女孩一聲驚叫,人已經被馬鞭拉到了馬背上。

也引起了其他三個小男孩的注意。

“妹妹!”其中一個小男孩飛奔過去。

另一名男子手中的馬鞭也卷向了小男孩。

可是這一次他們沒有能如願以償,當男子把馬鞭甩向小男孩的時候,被沐雲軒給攔了下來。

“你們是誰,敢攔大爺的好事?”

沒有得逞的男子凶神惡煞的看着蘇紫陌和沐雲軒。

“要你命的人。”沐雲軒馬鞭輕輕一拉,如閃電一般直擊男子的心臟。

只聽砰的一聲,男子的身影落在小男孩的面前。

小男孩被嚇的目瞪口呆,看着地上的屍體不知所措。

其他三個男子看到同伴死了,三條馬鞭毫不留情的揮向沐雲軒和蘇紫陌。

沐雲軒眼眸微凜,周圍瞬間起了一層屏障,馬鞭甩過來之時,三人只覺得虎口發麻,馬鞭從手中落地。

沐雲軒快速的撤了屏障,一掌之間,居然殺了三個人。

蘇紫陌淡漠以視,此時的她,一臉淡如菊。

她沒有阻止沐雲軒殺人,也不想費力的去問他們是誰派來的,與其費力的去問,不如讓他們自己上門來找,以楊清清的性格,他們能忍多久呢?

人往往把別人看得過重纔會覺得累,瞭解了對方的性格,自己也反而輕鬆了很對,楊清清一下要抓這麼多孩子,爲什麼不從皓月國抓,卻大老遠的跑到了黎夏國來。

蘇紫陌覺得,有的時候,沉澱自己的心,靜觀事態變遷更適合她。

“啊……,殺人了,殺人了。”反應過來的其他兩個小孩子大聲呼喊,而剛剛的那個男孩,顧不上害怕,跑到馬邊,把自己的妹妹抱下馬。

沐雲軒眼眸微擡,舉手煉化地上的屍體。

“你們趕快回去,這裏有壞人專門抓孩子的,回去告訴你們爹孃,最近不要讓孩子出來牧羊,等到朝廷通知安全以後在出來。”蘇紫陌看着手無措施的孩子們說道。

隨後,兩人騎着馬,往另一個方向飛奔而去,其他地方也一定還有人在抓孩子。

果然,兩人沒有走多久,就看到了另外四名已經得手的男子,能他們身邊騎馬疾馳而過。

“雲軒,跟上他們,之前的那個據點,已經關了二十多個孩子,已經關不下了,跟上去看看,他們會把這些孩子帶到什麼地方去。”

兩人一路跟在四人身後,一路尾隨,一進黎夏國京城,四人就把孩子隱藏起來。

一直到了黎夏國的京城裏的一個破舊的衚衕裏,其中一人帶着一名已經暈過去的孩子去敲開一道木門,兩人不知道交談了什麼?很快,四人也跟着一起進去。

“陌兒。”蘇清絕帶着一對人馬過來。

“哥哥,這裏有一個據點,哥哥帶人在外邊等着,陌兒和雲軒進去看看,等一下從這裏出來的人,哥哥都把他們抓起來。”

蘇紫陌快速的說道。

“好!陌兒,你們小心些。”蘇清絕給身後的侍衛打了一個手勢,訓練有素的侍衛都往兩邊隱藏起來。

“走,陌兒。”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沐雲軒擁起蘇紫陌,兩人翻過牆頭,進入了一處後院。

這裏並不太寬,院子裏放着簡單的生活用具。

只見剛剛進去的四個人又走了出來。

蘇紫陌和沐雲軒快速的隱進暗處。

等四人出去後,兩人又快速的往後面的房間裏走去。

剛走沒幾步,兩人就被人發現,被人團團圍住。

拉着蘇紫陌的沐雲軒手緊了緊,眸中的狠光閃爍。

“沒想到你們還能找到這裏來。”一個身穿黑色衣服,頭戴鬼面獠牙面具的男子從暗處走了出來。

蘇紫陌和沐雲軒看向他,此人不但帶着面具,就連聲音都是僞裝過的。

重生賭石千金 “你是誰?把這些孩子抓過來幹什麼?”蘇紫陌厲聲說道。

心裏猜測着男子的身份。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你太喜歡管閒事了。”

男子聲音裏帶着濃濃的怒氣,又有些悠長。

“哦!你認識我?還很恨我?”蘇紫陌冷冷一笑,看來又遇到一個熟人了。

“呵呵!”男子暗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

“你知道嗎?你這個女人外表是很美,但是很美,也很毒,你甚至比一顆毒藥還要毒。”

男子聲音越來越大,聽起來很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