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樂天扭頭看了她一眼。

「來七天那是一般女人的正常恢復期,你一個小毛丫頭……第一次來月事,一般三天就差不多了,除非你月事不調,否則一般都是三四天就會結束。」他很專業的說道。

顧小冷「哦」了一聲。

「以後這種事不要問我,我一個大男人哪懂這些……」樂天哼了一聲。

「那我問誰?」顧小冷看著樂天。

「家裡不是有女人嗎?」樂天反問。

「我和紫萱姐又不熟,和一號也不熟……」顧小冷無奈的說道。

她不知道施紫竹的名字,不過知道她有個稱呼是一號。

樂天沒去理會她,將她送到了學校之後,在顧小冷的要求下,樂天還是將她送進了學校。

「你能不能走快點?磨磨唧唧的……你不會是想臨陣退縮吧?」樂天看著顧小冷。

顧小冷眨了眨眼。

「我……我突然有點不想上學了。」她說道。

「你和我開玩笑?」

樂天不由分說就拉住了顧小冷的胳膊,以防這個小丫頭跑走了。

「好痛……」

顧小冷叫道。

「別墨跡!趕緊給我走。」樂天瞪著眼珠子。

「我走我走,我自己走嘛……你個壞人!你難道不知道憐香惜玉的嗎?」顧小冷揉著自己的手腕。

她加快了腳步,跟在樂天的身後。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我背後說壞話!我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不要來惹我……」樂天突然說道。

「知道啦……」顧小冷扯著長腔。

來到了教導處,教導主任將顧小冷送到了教室,樂天站在門口看了看,那些大學生明顯對顧小冷有著極大的好奇。

婚內有詭 顧小冷也不怕生,倒也相處融洽。

老師過來了,居然是徐晴!

「是你?」徐晴驚訝的看著樂天。

「我送小冷過來上課!你沒事了吧……」樂天看了一眼徐晴。

徐晴點點頭。

「對了,你能不能等我一會,我昨天開了手提電腦的攝像頭,拍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她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等多久?」他問。

「我這一節課大概是一個小時……」徐晴回答。

「那好。」樂天點點頭。

上課鈴聲響了,徐晴對樂天點點頭,她就走進了教室,沒想到樂天也走了進來,他隨意的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

顧小冷奇怪的看了看樂天,這傢伙這是什麼意思?旁聽?

徐晴看了看坐在下面的顧小冷,微微點頭。

「同學們好,今天我們班來了一位新同學,她的名字叫顧小冷……是一位小天才!小冷……你介紹一下自己吧?」她說道。

顧小冷站起身。

「各位哥哥姐姐好,我就是顧小冷,從今天起……有什麼不會的問題儘管可以來問我。」她毫不低調的說道。

「嘩……」

整個教室都沸騰了,這個小丫頭也太大言不慚了吧?

「小冷的智商大概在二百左右!校長已經下達了命令,任何學生不允許打擾到小冷的生活……如果你們有問題,倒是可以去請教小冷,但是不可以做一些無關的事情,記住了嗎?如果小冷出現了問題,這個後果不是我們可以付得起的。」徐晴重點的說了一下。

樂天微微皺眉,他倒是對這種保護主義很是反感。 顧小冷看了看徐晴,這是把自己當大熊貓了嗎?

「老師……我反對!我就是一個普通學生,我不要特殊照顧……」她嚴肅地說道。

徐晴看了看,沒說話。

這是校長的命令,可不是她可以更改的。

樂天坐在教室裡面聽了一節課,他差點就睡了……

可是顧小冷這丫頭卻真的聽得津津有味,她甚至還能對徐晴問的問題舉一反三,徐晴都被問的有點擋不住了。

一旁的大學生都驚住了,這小丫頭也太變態了吧?

一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下了課,顧小冷就被圍住了,有好奇的女生,也有想一探究竟的男生。

徐晴看了看樂天,樂天點點頭。

「哥……你晚上來接我!」顧小冷看到樂天要離開就叮囑了一句。

「你不住校嗎?」樂天奇怪的看著她。

「我今天不想住……」顧小冷回答。

「哦。」

樂天點點頭,離開了教室。

「小妹子……這是你哥哥?也是學校的學生嗎?」一個女神奇怪的問。

「不是,他是個警察。」顧小冷回答。

周圍的學生一愣,警察……

有一些有歪心思的傢伙就主動地退避三舍了。

樂天走出教室就看到了徐晴這女人正抱著書在外面等自己,他示意可以走了。

「你這個妹妹實在是天才,問的問題我差點都回答不出來。」徐晴說道。

「那你可要小心了,實在不行你私下叮囑她一句,讓她上課不要提問。」樂天笑了笑。

徐晴點點頭,還真的是認真的考慮了一下這個提議。

兩個人來到了徐晴的宿舍。

「你看……我昨天聽了你的建議,我就打開了錄像功能,結果還真的錄到了東西!」徐晴打開手提電腦。

樂天看了看電腦上的畫面,攝像頭是對著床的,也能照到半個宿舍的門。

在電腦畫面上,一個人走了進來,他好像在徐晴的宿舍里找什麼東西。

「這個人走進了我的浴室,在裡面呆了五分鐘才出來……」徐晴疑惑的說道。

「這個時間你在做什麼?」樂天問。

「我在上課啊,下午正好有課,你離開之後我就去上課了。」徐晴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這是個男人還是個女人……」他皺了皺眉。

「我也看不出來……」徐晴搖搖頭。

攝像頭的解析度不是太高,畫面有些模糊,這個人戴了一個大口罩,身上居然還穿著寬大的長袖衣服……

這樣看起來,是根本分不出男女的。

「這個人的個頭不是很高,短髮……身材很胖,腳上穿的是運動鞋!」樂天仔細地看著,看了一遍又看一遍。

徐晴站在他旁邊。

「男女分不出來,看步伐極有可能是個女人……她走進了你的浴室,會不會在找那個電動玩具?」樂天看著許晴。

徐晴一愣,頗為尷尬的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

「宿管呢?你問過宿管了沒有?」樂天問。

「沒有……這種事我哪敢聲張!」徐晴繼續搖頭。

樂天又看了一遍視頻,他拿出手機給韓妮妮打了過去。

「喂?」韓妮妮接電話的速度很快。

「昨天讓你化驗的那些東西結果出來了嗎?」樂天問。

「哦,出來了,我正準備打電話給你呢,經過檢測……電動玩具上的體液是徐晴的!至於那一滴血跡……不是徐晴的!」韓妮妮說道。

樂天靠了一句。

「那豈不是說……一點線索也沒有了?」他問。

「沒錯!單憑這兩點,不能證明對方是女人,也不能證明徐晴有拉拉的行為!」韓妮妮點點頭說道。

樂天無語。

這特么的……忙活半天白忙活了。

「那滴血液能不能化驗出是男人的血還是女人的?」他又問。

「可以,要看看基因的組成成分,看看是XX還是XY的!」韓妮妮回答。

「需要多久?」

樂天問。

如果這個基本的問題不解決,那其他的就更難查了。

「半個小時。」韓妮妮回答。

神魂武尊 「好,我等你的消息……」樂天點點頭。

韓妮妮剛要掛電話,樂天的聲音又響了。

「小妮子……你記不記得昨晚喝醉之後,我們有沒有發生過什麼?」

「不記得……」

韓妮妮很肯定的回答。

掛上了電話,樂天吐了口氣,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去追查了,既然這些女人沒有承認的,那麼即使自己問了也是白問。

象棋俗人 等過了一個月,是不是處女,自己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了。

徐晴看著樂天,這個人好像有什麼煩心的事一樣,眉頭時不時的就皺了起來。

「你……有什麼問題嗎?」她奇怪的問。

「哦?沒……沒問題,你幹嘛這麼問我。」樂天回過神。

「我看的狀態好像不對,有心事嗎?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我談談。」徐晴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沒事,一點小事……」

徐晴一看,也就不再堅持。

等了半個小時,韓妮妮的電話打來了。

「是男的。」她說道。

「靠!」

樂天愣住了。

這特么的……居然是男的?為什麼會是男的?這怎麼可能……

「你確定?你是不是化驗錯了?」樂天重複了一遍。

「不可能!你這是懷疑我的工作態度嗎?」韓妮妮哼了一聲。

樂天一看,趕緊改口說不是。

韓妮妮這才沒有太計較的掛上了電話。

「怎麼了?」徐晴看著樂天。

「那一滴血是男人的,那電動玩具上的體液是你的……」樂天眯了眯眼。

徐晴驚訝的看著樂天,她有點搞不清楚這裡面的關係。

「也就是說……一個男人給你下了葯,然後他沒有親自上場!而是用你平時使用的電動玩具強暴了你!這特么的……這貨比我還變態啊?」樂天看著徐晴。

徐晴眨了眨眼,在自己的身上到底發什麼什麼事啊?

這怎麼越來越複雜了呢?

樂天突然從窗戶向下看去,那個宿管依舊站在宿舍的門口,看起來非常的盡責盡責。

「你說……這個宿管有沒有一時疏忽的時候,讓哪個男人混了進來?」他問道。

Leave a Comment.